思你匪浅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绕口简介:两个一开始看对眼的新同桌对对方的习惯看不对眼后来为了让自己看对眼努力掰正却一不小心看对眼了的故事。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版简介:

班上来了个插班生,排名倒数第一,严重打击了原本是倒数第一谢睿的自信心。老师安排“第一第二”坐一起,原本是旧班正数第二但转校分数不作数变成倒数第一的庆岁也十分憋屈。但由于谢睿觉得庆岁眉眼很温柔,庆岁觉得谢睿气质干净利落,两位觉得老师的安排还不错,看对了眼,开始了一段持续一节课的温柔五节课的暴躁的同桌时光……

ps:小受不是真的学渣(起码没有太渣)ww他只是刚好成了普高的吊车尾而已,而且小攻是暂时在小受所处的学校寄读。后面的就不剧透了balabalabala......

哦对了,攻和受的标签没贴错就是很复杂的性格。不要着急,后面会慢慢揭两位小可怜的疤(搞事脸)







第1卷 我以为的我以为却不是我以为





第1章 新环境



  高一开学季,谢睿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拎着空无一物的书包,大步流星,来到五中一栋教学楼前,侥幸的呼出一口气:老天有眼,让他撞上历年来中考最容易的一次,磕磕碰碰的,起码上了普高。

  谢睿土生土长在小县城,今年国家划县为市,刚好是他们县。新任市长儿子今年中考,成绩是断断挤不上一中的。但市长够格啊,敲打敲打了教育局,又重礼送往命题人家里。一顿流水下来,中考果然容易了些。即使容易的隐晦了,但对于谢睿这种普高有点悬的人,擦着边过线也挺好。

  虽然说市长并不知道一中可以买的事实......

  五中17班,按班级分配,是平均分最差的了。谢睿刚好分到这个班,他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

  有一种人,只要成绩烂到了极致,在哪里都一样。

  谢睿深以为然。

  谢睿不想这么早去看班级。往五中内部绕了两栋楼,就看到有块地方围着铁栏杆,里面是塑胶跑道。

  应该是操场。

  谢睿摸了摸下巴,对着铁栏杆上掉漆生锈的地方无可奈何。

  跑道旁边种了梧桐树,十几年树龄。娇气得很,风一吹,叶子就呼啦啦的落。

  梧桐树的树皮不禁让谢睿想起来“摧枯拉朽”这个词,他也不管什么意思,估摸着是说树皮裂,又老又丑的吧。

  谢睿吹了声口哨,寻了块树荫大的地方,细细打量着新环境。

  在操场上还高挂了喇叭,传出情感饱满的差点就要脱口而出“肯德基双层肉汉堡现已加入豪华套餐”的腻人普通话。谢睿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来来回回比较了下,确定了:大概比指甲刮黑板的声音好些。

  谢睿眯了眯眼,觉得五中操场穷酸了。八百米的跑道中间挤个足球场,配置给三千多名学生,也不嫌操场挤。

  谢睿满脸遗憾的出了操场,看到教学楼年久失修发潮翘起的白漆,心里问候了五中校长一遍,无奈的进了高一(17)班的门。

  唯一值得表扬的是:这个学校非常和谐的体现了五中的环境特色——“穷”。

  教室里乱哄哄的,风扇呼呼转,嘈杂声不绝于耳。但无一例外的,在谢睿进门后,声音都消弥了,只剩下风声习习吹拂。半晌,才响起了大大小小的“卧槽”等诸如此类的赞叹。

  谢睿陷入沉思。

  他确实是好看的,一鸣惊人的那种。但不是眉眼惊艳了人家,而是气质太干净了。像一块璞玉,没被雕琢过,却被人摩挲,把玩了千年,莹润中带着如旧的岁月。

  让人忍不住亲近,忍不住想起古人描绘的翩翩公子,忍不住想起“看杀卫玠”的典故。

  可惜璞玉带瑕。

  没人知道他初中浪里白条的样子。

  谢睿拉了拉衣领,毫不担心自己方才建立的温润如玉的形象被破坏,大大咧咧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黏腻的汗水顺着脸慢慢滚落到脖颈,没入衣摆内,凉风一吹,怪腻人。

  班上的人来的比他想象的多。空座位没有多少。

  双排都没人的,只有靠门和讲台旁边,谢睿不假思索,毅然选了靠门的位置。

  坐讲台旁边对他来说就是放屁,他又不是什么好学生。坐老师眼皮子底下并提醒着自己好好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