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卿一诺终身误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天下大乱,血雨腥风弥漫九州。决定王朝生死的龙脉究竟隐藏何方?紫微临世,双龙夺权,试问谁能一统江山?百年未解的刀剑之谜,莫非只是欺世愚言?
跨越生死的承诺,难容世俗的畸恋、蚀骨磨心的相思,又有谁能得来善终?承卿一诺,终身尽误!但无悔最初……

第1章 竹林旖旎



  怅望浮生急景,凄凉宝瑟余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远水登临,    
  
  目送连天衰草,夜阑几处疏砧。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常阴。    
  
  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江南萧山。    
  
  时值三月,大地回春。远山重峦点点蒙翠,淡雾薄云悠悠浮动。瀑布奔腾悬淌,化作潺潺溪流九曲回肠,慷慨滋润着秀丽山川。    
  
  东脉攀云峰上坐落着一处恢弘的建筑,是武林之首九仙教的道场。    
  
  后山,有片占地宽阔的野生竹
林。
  
  方过清晨,阳光穿透竹叶缝隙投射林间,凉爽中带来惬意的温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一名风姿绰约的青衫少女拔剑起舞,清脆的剑气横竹林。   
  
   她剑法多变,平刺几招后忽而回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三进三收,繁杂缭乱,轻快迅疾似山谷清风,“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忽听一道清朗玉音,空气中飘来一抹淡雅药香。
  
  耳畔剑气冰凉,少女侧身横挡。双剑交击,细碎银花应声激迸。    
  
  来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腰佩玉剑着银衫,更衬得清俊的面貌儒雅非凡。    
  
  少年合着少女剑法,二人默契过招:“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少年身法稳健如白鸽翱翔,少女轻盈灵巧似雪燕凌空。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少女双膝交叠半弯持剑上斜。少年紧随单立,剑尖随之相交。    
  
  少女媚眼如丝,看似情愫涌动的瞬间,忽然剑势一转。不见痴缠,凌厉的剑势如铁钩破冰,飞快地令少年无从接招。    
  
  “宇文师妹… …”    
  
  好在她内功薄弱,只是剑法上的花架子。且这关雎剑法,本就是他编出来逗她开心的小玩意儿,所以很快找到破绽。    
  
  不过,他也暗暗惊诧她的能力。    
  
  按少女基础,哪怕是这关雎剑法,也只能懂些微末皮毛。但她的表现,分明却将它升华。    
  
  少年横剑轻晃,击向少女左腕。少女转势阻挡,被他趁机击中剑柄。    
  
  “啊!”少女一声惊呼,下盘微乱,少年担心,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滚开,”少女却不领情,一把推开他,嗔道:“好你个凌夕,真是活腻歪了!昨晚失约害我吹了一夜冷风,今儿个早上又迟来。说好的卯时呢,这都什么时辰了?”

  凌夕温柔地把她揽腰抱起,吻上光滑白皙的面庞:“好师妹,等不来就早些休息吗。若非被师父缠住,我早就飞来了。”    
  
  宇文卿诺本想赏他记不重不轻的耳光,听得这般说也软下心来,娇哼声:“切!我可不像某人那么薄情。”
  
  凌夕薄唇游弋,触碰上那颗樱桃娇唇,宇文卿诺翻个白眼,把他脑袋用力一拨:“瞧你那猴样儿,我还有话没问呢!”    
  
  凌夕焦灼难耐:“师妹,有什么话待会儿再问,我全都告诉你。”     
  
  “哎哟!”他皱起眉头,肩头被宇文卿诺拧起块皮肉。她十根指甲修地玫瑰刺似的尖利,让凌夕好不吃痛。    
  
  宇文卿诺笑嘻嘻地揪着他耳朵:“你要是不说,我就不让你碰。老实交代,那几个老东西为何找你?”    
  
  凌夕十分无奈,他急着发泄欲/火,宇文卿诺却在这里废话连篇,他不想对她生气,因为又要花时日去哄,就耐心道:“无非就是时局上的事,你不会感兴趣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