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最后一个妖办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他的爱情有诗词和仙草地。菩萨问他:放下屠刀,可否立地成佛?答曰:子不死杀戮不止!对于爱情,近在咫尺的不知道珍惜;远隔天涯的却牵肠挂肚。为了妖王的定单、为了生存、为了义气,只有血溅三尺……

第1章 妖怪聚会



  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在山野里游荡,七天七夜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也不知道究竟前往何方。

  逃亡的路上只有草根或野果充饥,勉强支撑他没有倒下。嘴角的血迹没顾上擦,前额至左眼睑处有不同程度的青肿和酱紫色,连同泥垢污渍画了一脸花。算是毁容了,不!按他其貌不扬的面相来看,应该叫整容才对。

  进了一个山坳,峰回路转。一条山道蜿蜒曲折深入谷内。一个半丈高的界碑与他擦肩而过。由于年深日久,石碑早已被野藤苔藓覆盖,如果此刻拔开藤蔓,赫然有刻字入目:阴风谷。铭文:私家重地,擅入者死。字不多以朱砂染色。

  或许穿过这山谷能找到官道也说不定,他想。山道两旁奇峰叠起,古柏扭曲,怪石嶙峋。一股股阴风吹来,草木随之摇曳若鬼影幢幢。不只风冷,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越往里走越是心惊。道边草丛多次出现动物和人类的骸骨。这山谷恐有凶兽出没。突然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

  :“是煎着吃,抄着吃、还是煮着吃才好?”一个沙哑的声音道。

  “这人太瘦,煎着吃费油,抄着吃不香……”还有人道。

  :“也是,依老朽之见不如圈养个半载,养肥了再宰,怎么着也够炖一锅大菜的,介时放个辣子、葱花、姜蒜,啧啧啧……”梅山老妖道,引起了他的馋虫。

  :“我要吃!我现在就要吃,要烤着吃,现在就吃,”一声童音打断前者的话撒起娇来。

  :“呵呵!你个小馋猫……”一个女子哄孩子似的说,“哎!哎各位!你们听听,灵婴大王想吃烤肉啦!”哈哈哈!另外几个人也笑着跟风议论,提出异议,都觉得先养肥再说,即然要烤有肥膘烤着吃才香。这个人多脏啊!小心你吃了肚子疼。

  他醒了,确切的说是痛醒的。眼皮显得沉重。努力的睁开眼晴,先看见两根拇指粗细的铁勾,从左右双肩琵琶骨穿过。琵琶钩把整个人悬空吊在半空中。鲜血涔涔渗出,从鞋尖滴下。难道是做梦?不象!

  :“咦!你们看呐!他醒了,他醒了!”被称为灵婴大王的童音再次响起,好象发现了特别好玩的事情。嗯!我们都看到了旁边有人说。

  一个宽广的洞府大厅最里面,有一方圆形石桌,石桌旁坐着四个老怪。石桌上有美酒佳肴,瓷盘玛瑙盏盛有仙草和异果。“灵婴大王”乃是一个十几岁的孩童形状。身披边绒亮银铠甲,面白唇红神色狰狞,且眉间有“卍”字印迹。有区别的是头上生了一对类似龙的犄角。

  其它三个老怪,分别是此地的阴风谷谷主“邪眼真人”,一身的淡黄色道袍,背印八卦图,头戴通天冠;有犀牛皮甲胸扣斗大的护心镜,黄毛尖嘴猴腮的“梅山老妖”;身着绛紫绸缎抺胸长裙饰珍珠流苏,腰身凹凸有致,美妇人打扮的伏牛山“慈云洞”洞主“极暗夫人”,看似笑靥如花,却若有若无的弥漫出一股魔气。有道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四个老怪,一人一魔二妖,是歃血为盟的拜把兄妹。

  琵琶钩上的人变成了酒会上的娱乐项目。他存在的价值凸显。几老怪眼光何等毒到。早瞥出他的身份不太一般,绝非普通的凡夫俗子。少年的灰色道袍,早已破败不堪,道袍一角的门派标志早已不辩。看得出来,少年人筋脉尽断,且之前修为不高,应该是筑基七段。

  几老怪又相互吹捧敬了一轮酒,“梅山老妖”起了兴趣,面向少年道,“这厮说说吧,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