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泣

天泣封面

第1卷





第1章 楔子



一片荒凉的原野。

看不到丝毫生机的不毛之地,宛如地狱的边缘。

到处林立的巨大岩石,常年遭到风沙的侵蚀,呈现出各种千奇百怪的模样。

狂风吹过,一阵凄厉的长啸就会响彻在空阔的旷野上。

黄沙弥漫。

湛蓝的天空中。

许多轮廓分明,大小不一的云彩快速的流动着,黄昏的余晖透过它们,斑驳着大地。

一个蓬头垢面,胡茬糟乱的男子靠着一块巨石坐在地上。

流云的阴影时不时的从他憔悴的面容上飘过,失去了水分的嘴唇早已干裂的不成样子,无力支撑着的脑袋斜向一侧,口中喃喃自语着。

“我。。还有他们。。。原来都是任你摆弄的人偶而已。”

“这一切。。。呵。。。可笑。”

看了眼右手中紧握之物,片刻后。

“我早已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所以。。。一切都将如你所愿。”

他轻微的话语声都被满天飞舞的风沙掩盖。

灰暗的瞳孔渐渐的失去了光泽。

紧握的右手却始终未曾松开。。。。。。。。
























第2章 序章



天洲南部,灵山湫水横亘在此处,山脉绵延千里不绝,狭长的山势将天洲大陆与镜海分隔开来。

湫水山广袤的地界都被一个无名仙宗纳为己有,因其山门上所刻“秋水”二字,又以湫水山为领地,所以修道界都称它为秋水山。

当然也有不乏秋水仙门,秋水仙宗之类的称呼,但是仙门也好仙宗也罢,只要提到秋水二字修道中人无不看向南方露出崇敬且向往的神色。

与其说秋水山是一座宗门,它更像是一处学府,授人仙法,助人得道,待门下弟子修炼有为之后便被驱逐下山,每当他们下山之际,整个天洲的各大宗门都会派人前往秋水山,为了拉拢这些“弃徒”而趋之若狂。

甚至还有不少宗门世家千方百计的把自家资质最佳的嫡系送进去,期望他们在将来能够名动天下,成为家族里的砥柱。

整个天洲所有天资卓越之人几乎都集中在这座山上,众多的目光也尽汇此处。

而被世人所聚焦的秋水山依旧守着天洲最南的一角,窝在这群山环绕中,与世无争,在这世间不断挖掘出那些被埋没的人才,默默的为修道界培养出众多的杰出后辈。

细雪纷纷,几个月之前,各个求贤若渴的宗门来者都已心满意足的相继离去,山门处已无半个人影,一片萧瑟。

天色刚刚破晓,秋水山的大人物,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年迈的老妪,早早的就起了床,一番梳洗过后拄着拐杖出门了。

路上恰巧碰到一个早起晨修的女弟子,婉拒了她想送自己下山的一片心意后,老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迈下台阶的身影,在这位女弟子充满担忧的目光中缓缓消失。

山门处,艰难下了山的老妪已经等待了小半天,黑白相间的头发上已经堆积了少许落雪,拄着拐杖的佝偻身躯因为寒冷有些颤抖,只是注视着远处的目光充满了期待。

当远处大小两个身影出现在眼中时,老妪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眯着眼,皱纹却更深刻了。

不知是否因为冻僵了身子,她始终没有迈步相迎,等到那绿衣女子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走到近前,她才笑着说:“翠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嗯,回来了。”

被称作翠的年轻女子看着年迈的老妪,牵起她枯槁的手握住片刻后,低垂着眼帘:“小彩,当年我离去的时候让你努力修练,为何不听?”

老妪小彩有些心虚的辩解道。

“翠姐姐,你知道我那么懒的人,修道那么艰辛的事情还是算了啦。”

“而且修道最重要的资质和悟性我都没有,肯定连门槛都踏不进的。”

“长生不老什么的我也不那么在乎,只要还能等到翠姐姐你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仿佛还是当年那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话语中还带着几分俏皮的意味。

而修道者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机缘她却没说。

论机缘,恐怕整个天洲都没有几个能够超过她,就凭这山上大量的天材地宝都能让她强行踏入门槛,走上修行之路。

只是她不肯而已。

她的心思翠又何尝看不透,心照不宣罢了。

“你啊,没出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