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色思桦年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夏夜里,我时常会爬上黑蜮蜮的房顶,躺下,沐浴晚风,接着闭上眼。当然,这时候必不可少的是一座木质的烛台和一根快燃尽的蜡,带着木腐味儿,再卷进淡烟、瓦松淋过雨后的沁香。于是乎,惺惺松松的我也成了夏夜里未开的一朵花,熟透的一只瓜,漫卷着枝丫,绕着篱笆,化作琵琶。萧声荡漾在耳边,和着《六幺》,梧桐树下的人呀,宛若零落的梨花,梦醒又成碎影。留下,余音绕梁般的残骸,刺入千疮百孔的心门。

堇色思桦年封面

第1卷 天赋异禀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某人在客厅里不着调地“吟诗”。
“哦?老婆,诗不错,你写的?”
“额…不是,这么烂的诗哪能是我写的。”
“我觉得挺不错,不过这诗中怎会有我们的名字?”
“哎,巧合巧合。”看着她那只有在敷衍时才能露出的表情,一时竟语塞。
“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嗯呢,就是凡界那些王爷……”




第1章 菩提·桃夭



“人常说,西域黄沙满天,甚是荒芜。可这眼前的景象,又作何解释啊?”
库苏湖畔风光撩人,辽阔起伏的草原就像是铺上一层厚厚的绿绒毯,数不尽的牛、羊、马如五彩斑驳的珍珠撒满草原。
堇色箕踞在绿茸茸的草地上,惬意地欣赏着异域风景。
“郡主,该启程了。”虽是郡主可身旁却仅有一奴服侍。
“小欢,我已不是什么郡主了,那人早就与我无任何关系了。你也不必再随我去大凉。”
“郡主!”
堇色站起,两三步走到马车前,说道:“我知道你是凉州人。哝,这是一些银子,回去好好孝敬父母,可别像我一样。”
说罢,堇色跃身上马。小欢见势赶忙拦住。
“小姐,奴家虽思乡心切,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敝庐离这不远,如果小姐不嫌弃,今晚可以在那安顿下来。”小欢劝解道。
“谢啦,不过……”堇色转身对她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将拇指和食指相交),“我走后,不要想我哦!”
马蹄声响起,忽而有风吹过,声似寒萧,曲调悠扬。
……
〖晋永熙三年,河间王司马汤联合大羯氏、五军都督东亭辰山毒杀太后张凤华。后,监国侯司马飨、平原王司马刬、宦者令洪司疾挟晋帝司马舂逃至雍州,然,晋帝召皿国公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淮荣王司马煮拜会于金镛城。已而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此间是非对错,忠奸孰如,且看,且听,这乱世的吟唱〗
“喂,有没有人啊?”
眼前这位是一个的身袭白衣、头戴抹额的公子。
这位显然是有些迷惘,右手握住腰间的剑,顿时,周围的光亮强了些许。
“哦,灵戒?”一个暗哑的声音响起,却不见人。
说罢,男子右手食指上突然出现了一只奇特的戒指。
“哈哈,难怪难怪。”这时从暗处出来个老人,但声音并不同之前,“司马少爷,有失远迎啊”
男子却一惊,这老头怎么知道我姓司马?少爷?不对,他一定是认错人了。
“哎,老东西,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老人惊愕一声,手指从腰间拿出一枚毒针:“你不是司马…你是谁?”
男子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嘴角微微上翘:“我是谁?你问的也太迟了点吧,不过,死者为大,我尚且能告诉你我的名字。”
“哼”老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男子气势徒然暴涨:“本大爷叫——司,马,邪。”
老人暗叫一声不好。
可是已经晚了,司马邪腰间的剑已经离鞘,接着手中灵戒一闪,司马邪已经消失在原地。
先前,俩人是面对着的,现在司马邪却出现在老人身后。
那老人还来不及惨叫,就倒在了地上,紫黑色的血液不断从胸口个窟窿涌出,不禁令人作呕。
“你们杀了那么多人,这种死法也是轻饶素放了。”
就在这时,司马邪手指上的灵戒光芒四射……







第2章 沙丘·蛊毒



西域人善蛊,而天山正是蛊术的源地。天山六垌垌主萧膳更是蛊术精绝,年轻时,曾毒死数名渊镜强者。
一个月前,有个俏皮的姑娘来到萧老门前,声称对练蛊制毒之术感兴趣,想要拜他为师。
萧老忽然想到年过花甲的自己连一个徒弟都没有,再来,看这姑娘是诚心拜师,人也聪明,便收下了她。当时自己也是迷迷糊糊的。
最初,这姑娘还挺乖巧,和自己的孙女一起学习蛊术,俩人看着也相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