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五月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耽美耽美耽美(排雷)!

二战背景

【一九四一年的五月,巴黎少年克莱芒邂逅了英俊有礼的德国军官,从开始的戒备重重到温暖相依,克莱芒少年的热情像火一样燎原,西克特的爱则像海一样平静沉默,深处实则波涛汹涌。

在战争的残酷和温存中,克莱芒逐渐变得迷茫,似乎找不到未来的去路... ...原来战争中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谁是谁似乎并不太重要,只有人性的光辉冲破战争的硝烟,去弥补战火的创伤。】

剧情可能发展的比较慢,因为不止想写爱情ˊ_>ˋ新人小白,有什么错误或者建议欢迎指出、提出!

巴黎五月封面

第1章 母亲



一九四二年,五月。
五月的天,闷得紧。说热,夜晚起来手臂上还会起疙瘩;说凉,倒也算不上。一年四季都分布着降水的城市,像个大蒸笼。

四点吃过晚饭,母亲把饭桌收拾好,让我在饭桌上写作业,她在厨房里熬蔬菜汤。
我痛恨极了两位数相乘,也不喜欢面积,它们这些数字在我的眼皮底下窜来窜去,我一个个将它们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一溜烟儿,它们就跑了,我则要回过头去,重新算一遍。
偶尔我抬起头来,看到我母亲在厨房里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近两个星期来,我觉得她的脸上好像蒙上了一层阴云,做什么事都是阴阴郁郁的——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温柔美貌,她依然温柔地对我讲话,抚摸我的头(尽管我比她高)——只是不像以前一般欢快活泼了。她也很少弹钢琴了,钢琴盖子上早该积了一层薄灰。
我实在不想再和那些数字打游击,于是我试图找些事儿来做。
“妈妈——”我趴在饭桌上,拉长了声音。
“是的,克莱芒?”她找出一个大碗,想要把蔬菜汤倒进里面。她娇小的身躯要扛起那一大锅又热又滚的汤,这场面实在是让人感到害怕。
“我来吧,妈妈。”我站起来走过去,一边倒着汤——我父亲出征前,最爱喝的便是这种汤——一边说:“我想给爸爸写信。”
我的母亲站在一旁,古怪地沉默了一会儿,说:“是吗?”
汤全都倒到了那一只大碗里,母亲捏起碗的两个把手,把它提向饭桌,“那你写吧,我帮你寄出去。”
我盯着她的侧脸,见她的神情柔和无比,仍是一个温柔的母亲——我想我的错觉又出现了——因为我从这柔和中看到了悲伤。

“克莱芒?克莱芒...”
母亲站在我的床边,像推摇篮一般轻轻推着我,像呓语一般轻轻唤着我。我闭着眼睛,一声不吭,好像真的睡着了似的,但我相信我急跳的眼皮会暴露我装睡的事实。然而,她的唤声逐渐弱下来,她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打量着我,然后她走出了我的房间——脚步声轻柔得像一只幽灵,怕是最灵敏的猎犬也无从听见——她下楼去了。
我张开眼,盯着昏暗的天花板。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母亲轻轻关上门的声音,我一骨碌爬起来从斑驳的玻璃窗里往外看,只见我的母亲出到了街上,她披着那条黑得像完完全全一块黑布似的看不出是什么的披肩,像老鼠一样紧贴着墙角疾走着。她把自己完全裹在黑色披肩和黑色的墙角里,她走出去不远,我就再也分不清她和她周围的夜色了。
事实上,从上周天的晚上开始,我的母亲总是在我睡下后来轻轻叫我,好像是要唤醒我——之所以说“好像”,因为她的根本目的似乎是想看我睡着没有——但当我没睡着,爬起来问她怎么了时,她总是塘塞过去,或者问我想不想喝一点她熬的蔬菜汤。我不喜欢蔬菜汤,更不喜欢没有盐的蔬菜汤,所以到后来,即使我没睡着,我也装作是睡着的样子。如果我睡着了(尽管是装睡),她便会披上那条披肩,出门去,去到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就像,刚才的情况一样。
夜色很浓厚,看不清即使在雨天也依稀可辨的埃菲尔铁塔。家家户户都关着灯拉着窗帘,宵禁过后的巴黎像一副沉睡的某种巨大动物的骷髅骨架。我拉上窗帘缩回到被窝里,尽量让自己不去想母亲的事。房子旁的大街上不时传来脚步声,在过去的一年多,我——或者说全巴黎人民——都被这种脚步声所带来的深深恐惧压倒了。我们生怕也许下一秒就会有三个德国士兵冲进我们的屋子里,强硬又不失礼貌地要带走什么人,或要搜刮什么东西,再或者直接向窗户里开枪。除此之外,在邻近犹太区或者福熙林荫道的地方,深夜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