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故事也许就发生在你我之间,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帅气的小哥哥,漂亮的小姐姐,沉默寡言的邻居孩子,时常在屋檐下躲雨的流浪猫……他们身上,可否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第1章 妹妹



家里有爸爸,妈妈,妹妹,和我。

我们住在两间不足20平米的,厨房,卧室一体的小房子里,地面长期浸淫着水气。即便是白天,却也仍要开灯。然而就算是这样的房间,还是租来的。在这个小小的镇子,没有属于我们的家。

妹妹活泼机灵,我呆滞木讷。所以妹妹要更讨人喜欢些。妹妹不会系鞋带,她的鞋子都是没有鞋带的。妹妹起床晚穿衣慢,所以妹妹到了12岁时,爸爸还会给她穿衣服,穿袜子。妈妈喜欢亲妹妹的脸蛋,好看的脸蛋谁不喜欢呢。有时妹妹会厌烦地推开妈妈,妈妈还是会笑着抱着她亲上去。我只站在旁边,像一根柱子,看着她们的母女情深。

爸爸是工人,妈妈没有工作。爸爸爱喝酒,喝了酒就会长篇大论。他们会因各种各样的小事吵架,总的来说,是因为钱吵架。他们一吵架,爸爸就会拉着我,给妈妈一起跪下。

今早爸爸在家里翻箱倒柜,寻出钱来去买了酒喝。我看着妈妈摔了他的酒瓶。

“疯婆娘你作甚?妈的有病去医院!”

“你只会喝酒,你晓不晓得房东来今天找我涨房租了?这钱我收衣柜你都能翻出来?李世权你行啊?”

爸爸两腿耷拉坐在塑料凳子上,背靠着漏出砖块的墙壁,眼皮似乎没睡醒地瞅着地面。

“我一个男人,在外给人挑砖,养家糊口,不嫖不赌只抽点烟偶尔喝点小酒,不得行啊?你一个妇人家不给我打好酒反而怪我喝酒?”
…………
我蹲在门口,看门口的蚂蚁来来回回,真是有趣得很。它们可有思想吗?它们知道它们为了谁而活吗?蚂蚁渺小,我一根手指便能碾死。

妹妹受不了爸妈的吵闹,也出门来与我一起,“天天吵架,真是受不了。”妹妹含着糖块嘟囔道。我并没有说话,爸爸是工人,妈妈没有工作,养我们一家人,定是辛苦得紧。他们为何要生两个呢,养两个孩子,实在是太难了。要是只生养了我一个,会是轻松许多吧。

妹妹从小就生得好看,瓷娃娃一般。她爱哭,一哭起来眼睛像是装了一汪露珠。
夏日炎炎,太阳晒得人发晕。我同妹妹准备去河边玩水,大河上建着桥,桥上长着树,是一处极清凉的地儿。不过老一辈的人总觉得桥上的树阴气重,不许孩子们去玩。倒便宜了我们,不用跟其他孩子争地方。


我往河中间走去,那里的水好深,淹到我的大腿根,却凉快得很,还有小鱼从我的腿边游过。我喜欢吃鱼,真想把它们抓起来吃掉。妹妹见我在水里自在得很,便也要下水来,我扶着她的手,她慢慢地向我走来。她可真矮,水都淹到她的腰了。我们在河中间,耳边是水流和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头上的石桥底部印着几个繁体字。

夕阳下的我在回家的路上,烧烤摊的香味飘进我的鼻子。回到家后,房间紧闭,爸爸妈妈也许已经和好了呢~















第2章 迟青



迟青精神恍惚地走进了一家饭店,在最里面的的一张桌子前坐下。饭店人声鼎沸,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唯独迟青坐的这张桌子没有人。人们像是默认了的,那张桌子就是迟青的。

饭店老板看见迟青进来,让服务员端了份凉拌西红柿给她。迟青一言不发,也不用筷子,用手拈起西红柿送进嘴里。然后精神萎靡地在街上游魂一般飘荡。

老板看着迟青的背影,摇摇头。这时一位食客问她,

“老板,这女娃并未付账,你家亲戚?”

“嗨,你是晓不得,这姑娘原来是对面学校老师,教英语的,我儿子就在她班上,我儿子说她教书不古板,在学生面前像是大姐姐似的。经常和她男朋友到我这来吃饭,每次吃饭都会点这个凉拌西红柿。

不知道搞什么,几个月前她突然不修边幅,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学校看她这样估计也没让她上班了,天天见这女娃在街上走来走去,失了魂似的,每天都来我这坐一会,问她话也不答,就只吃这凉拌西红柿。

看她那样子也不好问她要钱,反正西红柿也不贵,就让她去了。好久没见她男朋友了,估计多半是和男朋友分手了。”

食客听了撇撇嘴,“啧,为情所伤的女娃,把自己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迟青不知道人们对她的谈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里,她现在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