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州小娘儿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钟自强从北方到江南打拼,从一无所有到叱咤风云,美女相伴,情债肉偿!

第1章 寒山寺往事





第1节 洗澡也惊奇



    
钟自强大汗淋漓的冲进门,把篮球哐的准确投入床边的脸盆,飞快的脱下能拧出水的背心短裤,拎着洗发水沐浴露,脖子上搭了一条毛巾,踢踏着巨大的人字拖,往水房走去。水房就在二楼右转角,蹲位卫生间的另一侧,就是淋浴。姑苏学院位于胥州市的古城平江区,平江属于文物保护控制区域,宋朝就有著名的步行街,这个区域不允许新建超过五层或者20米高的建筑。顺着白塔路往东,路旁种植了人腰粗细的梧桐树,阴翳敝日,天气炎热时,能遮挡猛烈的阳光;一旦下起雨来,这条街路外的有味道。雨意潇疏,最是适合跟美女一起压马路。走不远,就是天下闻名的拙政园。

  钟自强正在猛搓大腿,泥粼不多,就是澡巾不时把浓密的腿毛给纠下来,丝丝的抽着凉气,龇牙咧嘴,痛并快乐着。钟自强身高183,是标准的北方老爷们儿,170斤的体重,肌肉发达,肩宽背阔,下肢健壮而修长,典型的穿衣显瘦脱光肌肉,是中国男人里比较标准和强壮那类。基本上,在男人群里,除非他主动欺负人,否则别人是比较怵他的的。女生,都比较迷恋他这个类型,身材好,结构合理,长的不差,好运动,又有点文艺范。更难得的是天然有型的胡子拉碴。

  背地里,跟钟自强过滚床单的一个学姐,跟几个姐们儿吹牛,说钟自强是“软一尺硬四十”。不知道怎么传的,传来传去,钟自强有了一尺四的外号。据说,整个姑苏学院外语系的女生宿舍,睡前必定要召开一尺四的严肃讨论会。

  钟自强不理这些,正在专心致志的给自己搓澡,一条腿大邋邋的蹬在窗户上,一只手按着另一只套着澡巾的大手,使劲的搓着。就是一尺四有点费劲,老是耷拉来耷拉去,有点影响。地上散了一地泥,这大夏天的,打两个小时篮球,身上都能起痱子。玛德,给个支点,老子就能撬动地球;给个小妞,老子就能创造一个民族。钟自强一边搓,一边哼着只此一生的旋律。

  砰!

  水房的门给大力的推开,一个女生冲了进来,先刺入眼睛的是那双大白腿,腻的粉白,再往上,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背心,一对白乳从两条肩带中间不甘寂寞汹涌挤出,有种随时可能挤爆的感觉…好大!这是钟自强的第一反应,估计有37E。

  美女看都没看赤身裸体的钟自强一眼,更没理会钟自强能吐出来一米的舌头和惊诧的眼神,那女的迅速拉开蹲位的木门,毫不理会的自顾自的脱下热裤,露出玉臀,蹲下,哗啦啦的黄河水…一条龙完成,才慢吞吞的站起来,似乎才意识到蹲位的木门不到半米高——牛高马大的钟自强似乎不需要踮脚尖探脑袋都能自如的看到明媚春光,又泰然自若的瞥了一眼惊呆了的钟自强,才嗔道:

  “没见过美女撒尿啊啊!”

  然后,非常冷静的,观察着钟自强的身体,像是劝诫的说,“你快洗你的吧”!

  门关上了,钟自强还没回过神来,那边门又梦的打开了,伸进来一个精致的美女脑袋,直勾勾的盯着钟自强的裸体,“你就是那个一尺四吧!”

  噔噔噔…“也不过如此嘛!哈哈!”

  玛德,这叫什么事儿?眼睛被强奸了?还被无视?钟自强愤愤的骂道,这年头,啥破事?啥人?这是男生厕所!

  回到宿舍,几个家伙正在打牌,贴纸条。王昭君脸上贴的几乎看不到眼睛,只能吹气露出缝隙看人。王昭君是山东临沂人,典型的山东大汉,187,一身腱子肉,却不爱打篮球,挚爱健身。

  “玛德,老子不玩了,你们仨,合伙耍奸!”王昭君半是玩笑半是当真。“强子,你来!给我报仇!”

  “老四,你不行啊!”钟自强接过牌,逗着王昭君。

  “昭君,你还是出塞吧!要不我们几个晚上临幸你!”李博笑眯眯的说。李博排行老大,苏州吴江本地人,面色白静,戴着黑色方框眼镜,一脸江南水土温润的样貌,不急不缓。

  “你丫有种来,老子腚尻子洗干净,你们轮着来,一人一炮,一个收费50!”王昭君因为这个名字,被人嘲笑了不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