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和尚的白月光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李容秀前生一步踏错,便是步步深渊。
祖母因她病重,小和尚因她早逝。
她爱之人含冤而死,她恨之人却平步青云。

从彻骨的寒冷中醒来,转头便跌入了骄阳日里。
铜镜里,是她十八岁时的模样,尚未铸成大错时。

重来一回,她要护孀居的祖母百岁无忧,保小和尚千岁欢喜。
若有人阻拦,她便拆了她的青云梯,毁了她的至尊荣!

寺门外立了个面生的和尚,天生丽质的秀姑娘顶着个光溜溜的脑袋…

“小和尚为什么你可以出家我不可以?”
“小和尚我也出家了!”

李容秀顶着和尚的脑袋,却不做和尚该做的事?嗯…是个假和尚。
站在她面前的僧人一脸木然,这姑娘莫非真是个傻的?

“看看是你渡我,还是我嫁你!”李容秀叉着腰歪着脑袋看着他。


李容秀剃光了头发,死乞白赖跟着小和尚进了宫,还成了太后的心尖宠?

进谗言坑白莲,拔头发撩和尚!

高冷禁欲高僧(假的)×多动症白月光(傻的)

第1章 楔子



沉香烧得安稳,香味淡然。

  没有开窗,这味道就一直萦绕在堂子里。

  木鱼声停顿又敲响。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

  她就这么念着,从青丝如玉到两鬓寒霜。

  她已然习惯了,如同习惯这沉香味一样。

  青灯古佛半辈子,本该是安心,亦或是死心,那些执念早该烧成这佛前的青灰。

  堂外的钟敲了七下,一声声仿若击在她心上,一下重过一下。

沉静的心一如炉前烧尽了的灰,猛然溅了火星子,想要烧起来,却有些无力。


缓缓睁开蒙了雾的眼,望着观音手中的杨柳枝,朦胧间似是开出了玉色的花来。

  “老太太,用饭了!”清脆的少年声打破了沉静。

  干裂的唇微启又合,只叹了口气。

  自己已然是老太太了,会唤她秀姑娘的人都不在了。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如若没有被当作棋子嫁给皇上,如若早些遇见他,结局定是不一样的,会不一样的。

  她成了白发老人,而那个人却永远留在了最好的年华里。

  那年,般若清音如风。

  她总爱跑去寺里听他讲故事。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僧人又在念着,这些她都快记下来了。

  “小和尚,我又来听你讲故事啦,小和尚,你开开门啊小和尚唉...,我们再去树底下讲故事啊,小和尚,小和尚。”

  僧人开了门。

  “呵~秀姑娘今日想听什么。”

  “什么都行。”

  “从前有个老和尚,总是被贼光顾,他忍无可忍了,有一天,贼又来了,他就对贼说,请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那贼听了高兴极了,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谁知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手,捆在柱子上,然后用棍子痛打他,一边打还一边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哎哟!别打了~~~哎哟~~~~痛!哎哟!!住手!!哎哟~~,”“那贼痛极了,无奈跟着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这便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故事。”

  “你那是三皈依,我这却有四皈依,要不要听啊。”

  “何谓四皈依”

  “手伸过来,跟着我念。”

  “皈依佛。”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法。”

  “皈依僧。”

  “皈依僧。”

  “皈依……皈依秀姑娘。”

  “皈依…嗯”

  “说啊,皈依秀姑娘。”

  他紧握着手中滚烫,却只沉默。

  “好啦小和尚,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听你讲故事。”

  “三日后你便入宫吧。”这是回府后父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只觉心头被刀刺穿,凛冽的冷风呼呼往心口灌。

  “当父亲求你了!”

  “二姐姐,父亲都如此了!你也该懂事些。李府的气运,可全凭你了!”四妹妹
拉了她的手。

  是啊,父亲一生所谋,不就是李府的气运吗。

  “大师,看我的破军终于齐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