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齿仙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炼齿仙,偌大天庭一从不被人提起的低鄙官职,生来注定与孩童和炼炉厮守共渡;猫妖,九重天开天辟地来最为位高权重的妖类,本应注定辉煌名垂青史……一朝渡劫为凡,恰与子同袍,注定短浅的禁忌情愫,寿命只达凡之浮游半生,却够倾之以魂牵梦萦,炼以清心……

第1章 我叫阿离



  

  



第1节 我叫阿离



  00

  仙界琳琅,数葩仙官,为冶炼人间儿喜怒,为提纯人间而浮沉,仙,务为凡,生为凡;人,伏为仙,亡为仙…仙,世世代代傲于俗;俗,祖祖辈辈卑于仙…

  其一于此,名曰“炼齿仙”。以孩童的乳齿为原料,昼夜寻觅,捡拾,带回天庭府内冶炼,供天庭日常所需之能,数日再以新齿名曰“恒齿”指还以原主,日复所职。

  

  01

  齿仙的外形与人相近,不过是多了一条猫尾巴似的传导体,尖端能感应周围是否有幼童掉落的乳齿,再传导回天灵盖,以尾指引方向。此乃牙仙身之重位,凡人不可轻易触碰。

  范灵均乃千千万万平凡的齿仙之一,对待天真浪漫的孩童,本该是个和善脾气,可偏偏是个暴脾君主,虽然他的小官职根本配不上他的大脾气,但不止一次长老下警告,最严重的一次还下过勒令书,害得他被整整停职一月。

  炼齿府,略带污浊的空气缭绕,整齐摆坐似八卦的炼炉,烈焰带来阵阵灼烧感。两旁梨花木贵,架着炉底传能的琉璃瓶,再过几时就等挨家挨户发派。画烛屏风角落,管事人的案桌…

  “我告诉你,这次出处可别再搞什么幺蛾子”

  长老两鬓斑白,鹤发童颜,轻晃手中的尖毫拂尘,转身将其重重的拍在梨花木桌上,目光冷冽犀利:“要是连这点小事儿都干不好,百年修炼的仙躯是要被夺,贬凡反思的,要是连悔改之心都没有…”长老眼神温和了下来,语重心长:“你自己知道有什么后果,我也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但…切莫犯了大忌”长老看似提醒,其实也是在警戒,浪费这般才干与极富个性的天资,十载难逢,实是可惜。

  “长老,是不是我年岁尚幼且资质不足,帝不重用我”小仙一脸委屈

  须叟,长老沉默不语

  眼前小仙一晃神,诺诺嘀哝,以孑然一身扬长而去,留下一位老者背身哀叹的孤影

  一届仙,怎能放下身段穿梭于人间疾苦。桀骜不驯,怎能甘心与人近距离接触的苦差事。有心,要做正襟危坐的高官,不用日夜奔波,怎奈何帝不赏识…卑啊,悲……

  

  刹那间,范灵均便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张望,那遥控杆似的尾巴的尖端直竖了起来,催促着他新目标就在不远的地方:“就算不甘贫乏,吾仍只为一界小仙,帝亦不重用…悲啊…”范灵均蓦然神殇,一片嘈杂声中大步流星,强打精神继续工作。

  静夜,悠悠地来到一檀木门前,那隔壁的居民都看不见他——凡人讴歌的神仙鬼怪当然是想象出来的,竟然还能哄骗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睡着,可实际上凡人是见不着神仙鬼怪的,毕竟他们只是肉眼凡胎。

  范灵均一个箭步穿墙而过,轻盈如一片暮冬落叶,站房梁下向四虚张望——床榻桌椅都由上等的红木制成,雕梁画栋,龙飞凤舞。旁的书柜摆的满是书籍,浆着窗花的木柜下方散落了一地账本,显得这一角有些杂乱无章。蝈蝈在不知何处叫唤,堂内深处,一箱房烛火幽暗,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稚嫩而凄凉。

  范灵均左手抚开珠帘,感觉他所寻觅的东西就在眼前了,连连摇头,哀怨道:“晦气啊…长老不甚欢喜,吾既不甚欢喜,怎连此等凡人幼童也失了天真浪漫,深夜里哭啼…”

  

  

  冷冽的寒风在纱窗上泛起涟漪,幽明的烛光投射出一毛绒团子般的身影,折射,拉长,倒像个看淡人间烟火的年长智者。范灵均的影借着淡淡烛光,与对头小巧的脑袋重叠在一起,伴随着若隐若闻的蝈蝈声,两人显得意外的宁静与祥和。

  不见对头侧目,但光凭背影就知道一定是英俊才郎的胚子。

  那句成语怎么说来着?一见如故,或许是缘分吧

  你与他不声不息,你望着窗外思绪萦绕心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