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想好

微信编辑器


还没想好封面

第2章 前世



安以柔在爱丁堡生活的,,,,,,呵呵还真不错
,还买了一个吉他和吉他谱自己研究了几天,然后开启了自己的卖艺之旅。
虽然过的不是富裕,但是吃饱喝足不成问题啊,而且还交了朋友。
有时候她一天奇奇怪怪的还能赚个几十英镑,讲真的其实是她唱歌真的好听。
为什么说是奇奇怪怪尼因为有时候安以柔唱的很随意可是就有人给钱,有时候唱的认真也没有一个人给钱,所以是奇奇怪怪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西班牙的学校经常放假啊,所以顾倩倩来看过她好几次呢。

〈因为西班牙人很多但是不急不慢的性子,导致国家也是有一个悠悠闲闲的氛围,当时顾倩倩一家决定移民西班牙就是因为他们去西班牙旅游的时候被当地氛围吸引的〉
安以柔本来经常和朋友一起去小饭店吃吃喝喝,后来觉得太浪费了,有时候就邀请朋友到自己家里做客。
虽然只会刚开始只会简单的像蛋炒饭啊,煮泡面啊,番茄炒蛋啊,但是那些天天吃面包的人来说真的好吃。
所以安以柔因为自己的一次作,搞得自己一度以为自己引狼入室了,不过朋友来的时候一般都会带一些礼物啊,什么的。
安以柔的朋友里还有几个朋友开玩笑着说,要让安以柔到他们家去当厨师,倒是鼓励了有把安以柔,让她觉得说不定自己以后还可以当个厨师呢。
然后,朋友们来家里做客安以柔就拿他们当小白鼠,厨艺蹭蹭的涨力不少。
说起安以柔的朋友啊其中有两个有钱人一个开琴行的肖恩,一个是英国皇室亨利九世的旁支嫡次子艾尔,一个清纯可爱的邻家小妹妹杏子,还有一个有这反社会性格的黑人女孩梅尔,哦,还有一个大胖子罗斯。
英国一般的贵族在外面很少说自己是个贵族,但是艾尔不一样每天不说个几遍都害怕别人忘了他是个贵族的身份,朋友们天天嘲笑他,但是他不在意还是有事没事的提一提‘这个身为贵族怎么怎么样,,,,,,’
讲真这个贵族的身份都盖不住艾尔是个傻冒的事实。
在安以柔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朋友们送了很多礼物啊。
其中艾尔送了一个戒指,虽然这个戒指有着不同的意义,但是,他们并没有想多,就连埃尔自己的没有想多。
他就是在逛街的时候在一个街角的古玩店里看见的,莫名的感觉这个戒指不错挺适合安的,然后就买了,而且比宝石的便宜一点虽然也就一点。
安以柔的生日派对是肖恩,艾尔,准备的钱,杏子准备的日式料理。
那天安以柔很开心!
但也很落寞。
她觉得两个人不合适,分开是个不错的选择,她不怪爸妈离婚但是当时不懂事来了爱丁堡后就把原来的手机壳拔了。
选择离开是她安以柔对待父母离婚的选择,但是她没有想过自己竟然真的在这待了接近三年还就自己一个人,有时候想想自己都佩服自己。
那天安以柔第一次给爸爸妈妈分别发了一句“爸爸/妈妈我过的不错,不要担心啦"
她真的挺想他们的还想祖国,,,,,,
安以柔在一家华人开的餐馆当服务生,本来是想应聘后厨的,但人说后厨满了。
好吧,她就是担心外面人多口杂。
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以前安以柔在街边卖唱的时候就担心被警察撞到,然后问这问那,她还看过被移民局人员追赶的黑工,场面相当刺激的。
"停一下,小姐我们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wc,安以柔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运气了。
这才刚下班就被逮着( ఠൠఠ )ノ
安以柔扭头就跑,她可不想被遣送回国,她木有脸!








第3章 穿越



穿过旧圣保罗教堂,从这头跑到那头,手在剧烈地摆动中磕到了教堂的长椅上。
但是此时的安以柔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是一个字“奥里给”。
安以柔跑了几条街,那追她的小姐妹都没有放弃,也是个彪啊,安以柔心里想着。
空气里突然有一阵微波扩散,因为太微小了所以没人注意到。
而这个微弱的气波源头就是来自于安以柔手上戴着的被血浸染的戒指。
“卧槽”安以柔大骂一声。
只听“噗通”一声,安以柔掉水里了。
安以柔心里一个大大的疑惑加我giao,她怎么就往水里蹦尼?
算了,回国就回国吧,小命要紧,大不了回国看看,然后再跑回来!>﹏<
一个呼吸间安以柔已经想好了对策。
然后对着那追着她但是现在懵掉的小姐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你说你不会游泳,往水里跳什么跳?心里无语的司法人员心里吐槽满满,但还是跳了下来。
安以柔看着小姐妹跳了下来放心了,但是下一秒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她。
我丢,安以柔最害怕那些软软的东西了,比如蛇啊,蚯蚓啊之类的软体动物了。
这种感觉吓得她头皮发麻。
然而木有等她害怕到三秒,她的意识就被水里卷起的一个小漩涡抽离了。
再次醒来,她就躺在一个充满沁香的雕花大床上。
看看这细皮嫩肉的一模就知道肯定不是她原来的身体。
她竟然灵魂穿越了。
当时的她只想送给自己一首歌“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啊,虽然她天天说自己过的很好没有,但是其实她也后悔过当出离家出走没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养了她怎么多年,还没有尽孝,自己却因为不开心直接离家出走了怎么多年,她原来的对话卡里未接电话有几百个未读信息也有几百个,但是她还没有看过呢!
“小姐小姐,我们回来了,你要的史册我给买来了,还有小姐爱吃的凤梨酥。”
安以柔的回忆被娇俏的声音打断了,睁开眼睛看着前面活生生的小人啊,哎,一声叹息在心里升起。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今天是安以柔来到华盛大地的第二天。
安以柔以前初高中也是看过一些穿越小说的,那些女主一般不是都是会有原主的回忆吗?
为什么她没有,搞得安以柔很方啊!
“小姐,小姐你怎么啦”梨儿看着还在发呆的安以柔,下意识的伸手在安以柔眼前晃了晃。
虽然这个动作很不符合规矩,但是小姐本来就不会怪罪而且,梨儿觉得小姐从昨天开始就更有亲和力了。
“哦,没什么你把史记还有凤梨酥放在屋里的桌子上就可以了。”回过神的安以柔对梨儿笑了笑。
“啊,哦,好的。”梨儿被安以柔的笑晃了神,梨儿在心里想着,咱家小姐真是美若天仙,一点不夸张。屁颠屁颠的跑到屋子里然后回来给小姐摇秋千。
华盛大地,共有六大国,还有很多隐世家族,六大国经常发生战争抢夺土地和人民,隐世家族很少参与,除非涉及到他们的领域。
安以柔现在是南盛国安将军府的二小姐,她上面还有一个比她大五岁的哥哥叫安以修,老爹叫安风烈是个忠心报国的老将军,老妈是一个身材丰腴的美妇,不仅如此还和别的人家不一样,不仅不重男轻女还重女轻男叫李美凤。
“小姐,大少爷昨天晚上从苍溪回来了,还给你带了一些小玩意,你要去看看吗?”梨儿端着洗漱用的木盆走了进来。
此时的安以柔也已经醒了,晚上早早的就睡了,早上也就早早的起了,也算是圆了安以柔要早睡早起的愿望了。
“好啊,等下就去看看,来帮我梳头先。”
镜子里的人很陌生,细眉软眼,水光波动,皮肤白的宛若初生儿,衬得一头乌发墨如云,巴掌大的小脸,小巧的琼鼻,耳垂小巧,脖子纤细,一身碧绿的衣裙,整个身上木有二两肉,感觉随便一阵风就能给吹跑了。
安以柔以前虽然长得可爱但是绝对木有怎么精致的面容(⊙ˍ⊙)












第4章 家人



安以柔刚刚踏进将军府正院子,就听见老爹那洪亮的声音,“干得不错啊!修儿,这次你把那苍溪独山上的马贼都清理干净了,陛下一定会夸奖你的,到时候你要矜持知道吗?”
“哎呀,爹我当然知道啊,但是您也不能用矜持把?咱们不会用词,咱就不用呗。”安以修一边答应一边反驳在自己的老爹。
“哥,你怎么能这样说父亲呐”安以柔听着轻松的话语声走了进来,还顺便说了一句。
一家人都惊奇的看着安以柔,安以柔以前很少讲话的还特别安静,以前一家人聊天的时候安以柔就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你问她什么问题就回一句“嗯”“是的”“好的”,,,,,,就只喜欢写写画画。
那刚刚一句俏皮又轻松的话竟然是从安以柔嘴里吐出来的,是真的挺惊讶的。
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老将军笑得更加深了。
“来柔儿,看看你哥给你带的苍溪特产宣纸还有细毛笔。”安风烈朝安以柔招了招手。
“好的爹,还有谢谢哥哥啊。”安以柔面露微笑边说边朝他们走去。
李美凤被儿子拉到旁边去问“娘小妹怎么了,是不是受刺激了,怎么感觉变了尼?”安以修一脸问号。
“娘也不知道啊,要不等下娘问问?”李美凤也是一脸问号。
等礼物被梨儿送回院子的时候,安以柔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午饭。
期间安以柔害怕担心会露馅就很少说话了。
可是把,面对生活了十几年的爹爹还有娘亲自己的女儿变了一个人。就算安以柔有以前安以柔的记忆并且照着她以前的生活活着,也会被发现啊。并且她还没有,这就尴尬了。
“来柔儿,娘亲和你聊聊”李美凤把准备撤的安以柔叫住了。
安以柔看着既陌生又熟悉娘亲,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娘亲,您有什么事啊?”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感觉今天柔儿变了啦,柔儿最近是不是遇见什么开心的事了?”李美凤问道。
安以柔想了想本来是想告诉她的,后来想了想,算了吧,就这样吧走一步算一步,要是他们知道自己不是真的安以柔会不会被被抓起来,古代杀人挺容易啊!
而且难道跟他们说自己是穿越到这里的,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就在回答李美凤的问题前安以柔脑补了回答的结果。
“是这样的娘亲,这几天啊女儿天天做梦都会梦见一个老仙人,他告诉我了好多事,虽然有好多事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有一个特别深刻的一句话就是说,要我改变自己。”安以柔一边说以便观察李美凤的神情。
古代人都是有神论,这样说应该可以吧。看着娘亲的表情,安以柔也放心了。
“正院这样啊,嗯嗯娘亲也觉得这样挺好的。”
噗﹋安以柔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几天后
安以柔无聊的趴在院子里的桌子上,哎天天就是睡觉吃饭。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梨儿端着一叠糕点走了进来。
“不是啊,就是太无聊了啊!”安以柔抬起头感慨了一句。
“嗯~,小姐你平时不都是写写画画的吗?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你动笔欸”梨儿歪着头看着安以柔。
嗯~画画,她不会但是唱歌快以啊,嗯不错不错。
“小姐,你这个画的是什么啊,五条线中间画的是小蝌蚪吗?”梨儿看着安以柔在哪画的一身是劲,好奇地过去看了看。
“嗯~,梨儿啊我们家有没有乐器什么的?比如古琴,古筝。”安以柔突然想弹琴了。
“有有有,小姐,你不记得啦,小姐十岁的时候将军从北盛国带回来的那什么马琴,当时小姐不是挺稀罕的吗?” 梨儿有点奇怪的看着安以柔,小姐真的变了好多啊,就是这记性差了好多,有好多事都忘记了,还好有自己这个小奴婢帮衬着,嘻嘻小姐就是离不开自己。
梨儿想着想着就偏了。
不过这样的小姐感觉多了人气,还有灵动,以前的小姐虽然也好但是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还不喜欢讲话,梨儿觉得那才是真的无聊啊!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
“梨儿,那你把那个马琴拿到这里吧,噫,梨儿,傻乐什么呢?”安以柔放下手里的笔看着一边发呆一边傻笑的梨儿问道。








第5章 偷听





研究了那个马琴两三天差不多,要是有个马琴谱就更好了,但是老将军一个粗人当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啊。
就干巴巴的带了一个琴回来。
这音还得自己看着调,好在安以柔有音乐天赋,听音还是蛮准的。
呵呵,硬是把一个本来是商调式的马琴改成了宫调式的了。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可以弹就好了嘛。
咱要求不高!
“小姐你弹得这是什么曲子啊,好好听啊!”梨儿在安以柔弹完一首稻花香后发除了感慨。
这还真是不好弹啊,安以柔结合了马琴的特点把稻花香改了改,效果还不错。
“嗯稻花香,还不错吧”安以柔也挺开心的,在这陌生的地方有熟悉的东西就会很开心啊。
安以柔把她以前会的曲子大部分都用谱子记了下来,要是以后一点点的忘了,多可惜啊!
“哦,对了,小姐,夫人后天要去莲花寺,让我问问你要不要去?”
“嗯~,去吧,反正宅家里无聊。”安以柔本来不想出去的,刚过来的第一天,是什么王爷回京,那是举家欢迎啊,虽然安以柔没有去现场看,都能想象到万人空巷的场景。
不过刚来,对陌生事物的恐惧,让安以柔错过了看美男的机会。
夜凉如水,人静风悄,圆月下鸟翼飞掠,,,,,,
“万籁听吹奏
支颐听秋水问浮游
既玄冥不可量北斗
却何相信思最温柔
顾盼花发鸿蒙,怦然而,,,,,,”
江疏也坐着马车缓缓的在寂静的街道上行驶着,经过将军府的后院时,听到了一阵空灵的歌声,还有奇怪的琴声,配合的很动听,他示意停车。
将军府里安以柔晚上睡不着,索性就爬了起来,抱着马琴跑到院子里的秋千上边弹边唱了,反正院子离得远,不用担心吵到别人,而且她会小一点声的。
“小姐,你这唱的又是什么曲子啊,?好好听啊!”梨儿在安以柔唱歌的间隙里问了一句。
“哎呦,我的妈耶,吓死人了啊,梨儿,你走路都不带声啊,还有这么晚了不睡觉干嘛啊~”安以柔吓得差点从秋千上掉下来,抱怨了一句。
“哦,我听见小姐你在唱歌,就知道小姐又失眠了,我想陪陪小姐啊”梨儿木有一点吓到人的悔过,还一脸正经地说。
“好吧,那你会讲鬼故事吗?”安以柔问。
“哎呦喂小姐啊,这大晚上的讲什么鬼故事啊?”梨儿满脸的拒绝。
但是安以柔不管谁让梨儿哥哥吓到她了,她也要吓回来。
“啊啊啊啊啊,,,,,,,小姐我求你了不要讲了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梨儿抱头乱跑,安以柔就在后面追。打闹了好一会才一起回屋了,因为梨儿害怕,非要在安以柔前屋睡。
江疏也在这里停留了很久,直到她们回屋了。
玄白虽然感觉刚刚的歌声很好听,也很奇特,但是让他觉得更惊讶的是王爷竟然偷听人家小姑娘讲话啊,竟然还听了这么久!
江疏也也不知道怎么了,,
,,,,
前几天江疏也刚刚带兵打败了东华国的侵略的兵,今天却被大皇子派的大臣怀疑与东华国有勾结,不然怎么会如此简单的就结束战争啊,一定是四皇子想要借此立功,特此设计的。
皇上没有说什么,他偏爱大皇子,连带着支持大皇子的大臣他也回宽容一点的,所以大皇子阵营的大臣上朝的时候,都是牛气哄哄的。
江疏也已经习惯了,小时候还有母妃爱着他,有没有父亲无所谓了,但是九岁的时候母妃被人害死了,他的世界就像是被黑云笼罩,不见一点光亮。
可是就当他经过将军府发时候,一阵空灵的歌声传了出来,就像能洗涤人的身心,叫他忍不住的倾听,虽然后来不唱了,但是他就是想一直听下去,也许是他魔障了吧。
将军府的小姐?
安将军就一个正妻,李美凤,而李美凤就育一儿一女,那刚刚的小姐是安以柔无疑了。
“走吧”江疏也等到院子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才吩咐玄白继续赶马车缓缓离开。




第6章 章标题



“小姐,起床啦!”梨儿拉着安以柔的被子叫道。
“梨儿,现在还早,再让我睡会。”安以柔迷迷糊糊的拽着被子,含含糊糊的说着。
“小姐,今天你不是说要和夫人一起去莲花寺上香的嘛。”梨儿不满的嘟囔到。
“哎呀,那我不去了,谁知道要怎么早起啊!”安以柔闷闷地说。
得了,梨儿已经放弃了,她就呆呆的坐在凳子上撑着手看着鼓鼓囊囊的被子,感觉小姐真的变了好多啊,以前小姐从来不睡懒觉的,现在的小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唉~~
“柔儿,你好了没有啊?娘亲还在门口等我们呢,她让我来看看,平时不是起的挺早的吗?”安以修一边朝屋里走,一边说。
“噫,你家小姐呐?”安以修没有看见安以柔疑惑道。
“哝”回过神的梨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床边。
安以修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安以柔,你堕落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