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第一篇》 我看着啊,看着啊,看着那桃花开又败。

 我盼着啊,盼着啊,盼着那冬去春又来。

我在这儿,我不在这儿,可那桃花依然在。

一一阿瑶

  《第二篇》 我时常疑惑。

  我那是爱,还是动物本能的屈服。

  他无意惊起我死灰的心脏,却又不在意的一掠而过。

  生为伴,死亦为伴。

   一一惊掠

短篇随笔封面

第1章 bg 阿瑶



  我看着啊,看着啊,看着那桃花开又败。

 我盼着啊,盼着啊,盼着那冬去春又来。

我在这儿,我不在这儿,可那桃花依然在。

一一阿瑶

孩子的嬉闹声,伴随着奔跑的脚步踩在石板路浅浅水坑带起的点点水花声,渐渐的远去了。



“哈哈哈哈,你怎么跑的这么慢。”



“呼……呼,你等等我啊。”



在前方大笑的是一个衣着简朴干净的男孩,身旁的风吹起了他的发带,他身后跟着一个矮矮的,因为奔跑正在喘着气的女孩,身上的穿着连干净都算不上,甚至还有些破烂。



“你……呼,你跑慢些啊,我要……我要追不上了。”



男孩回头看着阿瑶通红的脸颊,渐渐放慢了脚步:“算了,你也别跑了,咱们走着过去吧。”



“可是……,可是要是去晚了,桃花就……都被临村的人折完了。”



“那也没有办法,谁让你生的这般弱气,跑都跑不动,也抢不过人家。”



男孩说着从怀中掏出两个小小的桔子,剥开外皮,将剥好的桔肉递给阿瑶。



“呼,谢谢……成思哥哥。”



阿瑶的注意力被桔子吸引过去,将手中的桔肉视如珍宝一般的,小心翼翼将桔肉分开成一瓣一瓣的,细嚼慢咽的吃。



“成思哥哥,你不吃吗。”



阿瑶看着手中,成思方才把两个桔子全部给了自己,他却抽了路边的狗尾巴杂草在手中把玩。



“你吃吧,你这小身板,再不吃点东西,怕是一阵风都能给你吹走咯,到时候谁都找不到你。”



“噢。”



等他们走到村口处,果然如阿瑶所说桃树上凡是地处的桃枝被折的光秃秃的,桃树低枝处,连花苞都不见一个,只留下地上零零碎碎的桃花瓣。



“桃花,没有了。”



阿瑶失落的看着桃树,低着头小声嘟囔着,可是泪水却在眼底缓缓的积蓄着。



“唉,你别……哭。”



  成思看着在那可怜巴巴的阿瑶,抬头看着那桃树,便爬了上去。



“诺。”



阿瑶模糊的眼睛前出现了一只手,将那桃枝塞到她的手中。



“别哭了,小花猫,这个桃枝上还有这么多花苞,回去在水里插个两天肯定能开出来一枝子的好桃花。”



说完,成思用衣袖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有变戏法似得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黄梨子。



“看,这是我从京城回来的叔叔带回来的花梨,你再哭就不给你吃了哦。”



………………



“阿瑶!”



成思在破旧的木门前扣了两下,门被从里面打开,是一个年近古稀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成思,来找阿瑶啊。”



“是啊,刘奶奶,今天不是湖里的莲蓬熟了,我打算带阿瑶去看莲花采些莲蓬呢。”



“行,我喊喊她,她一听是你肯定是会去的。”



刘奶奶拄着木棍向内里走去,朝着屋内唤了两声,一个身穿湖蓝布裙的阿瑶从屋子里一蹦一跳的跑出来。



“成思哥哥!”她笑着跑过去,头上别着的小巧银簪上的流苏也活泼的摇晃着。



她三步两步的跑到成思面前,手背在后面像是藏掖着什么东西,她站定后,将手中的东西双手递出。



“成思哥哥,这个送给你。”



入眼是一个巴掌大的荷包,针脚紊乱,上面绣着两个歪歪扭扭的“鸭子”,用蓝色的杂乱线绣在下面充当水波。



“这……。”



“ 这是我……为你绣的鸳鸯荷包。”



成思还未说话,到时身后的老太太笑了起来:“这小丫头,我见她总是绣不好,便要给她帮忙,她还不让呢,非要自己亲手一针一笔绣完。”



那荷包上的“鸭子”被这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