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我想吃糖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可怜的弟弟因意外败露自己的情感,辛辛苦苦追哥哥却失望而归,只好夹着尾巴可怜兮兮地走了。

段情从小就讨厌这个弟弟。

可为什么,这人说走就走了?

“哥哥,我想吃糖。”

“没有糖。”

“那你亲我一下吧。”

【忠犬温柔攻x随性傲娇受】

HE!HE!!

哥哥 我想吃糖封面

第1章 一



段清四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同出去玩。他们三个人坐在摩托车上,爸爸开着车,妈妈抱着他坐在后头,他被爸爸妈妈夹在中间。他看着两侧呼啸而过的景象,听着耳边撕碎空气般的风声,晓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然而就在下一秒,也许不是下一秒,可是变故总是那么突然。他只觉得天地像两头不怀好意的魔鬼,朝着他缠来了,撕卷他的肢干,他一度以为自己的心被碾碎了。但是他只是在一片白色中醒来,失去了左手,还失去了一个父亲。
母亲带着他嫁给了一个离异商人,那商人有个儿子,比他小一些。商人赚了大钱,就买了带花园的大房子,给母亲买了奢侈品,供兄弟俩上了民办学校。
段清对于继父有养育之恩,总是恭敬又不谄媚,外边的人有夸他的,也有说他不识抬举的。
段清不喜欢他这个弟弟,很多时候,对一个人有偏见,看不顺眼就够了。
他却看他弟弟不顺眼。
这种情感在林澈出生那几年尤为强烈,直到段清长大懂事,才淡了一些。但是段清对他的弟弟,总有些不待见。
林澈这个孩子,待人总是温柔的,惹到别人了自己先急三天,脾气也好,总吃了不少亏。段清说他“一团和气”,也总是嘲讽。段清觉得他那副模样讨厌,跟条哈巴狗似的,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作践得很。林澈真正的性子却谁也摸不透,段清估摸着他是个虚伪人物,长大后也就愈发疏远。
本来就是硬凑在一起的弟兄,怎么会和洽呢?



前几天母亲过世,段清从国外的大学赶回来参加葬礼,却差点没认出当兵回来的林澈。林澈站在客厅里,人高马大,麦色皮肤,眉宇间一股张扬的神气,好像天生就该扛着一把枪似的。他站在那儿,似乎连房子都小了一圈。
林澈从小就想当兵,小时候,他还缠着段清给他讲长征的故事。
段清打小就是个学习不好的歪脖子树,什么都不知道,胡诌长征是拿破仑带领的。小小的林澈当场指出错误,段清身为兄长脸上过不去,想要一脚把他踹下床。林澈就抱了他的腿撒娇,段清就勉强“原谅”他,这样的事情,两人小时候天天上演。



段清回国的几天里去了一趟以前常去的gay吧,他不是忘了母亲才刚去世,而正是打击太大,他实在受不了才跑出来宣泄。就在他灌了几杯酒,被点了的鸭子准备扛回酒店的时候,林澈就出现了。
林澈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在这种龙盘虎踞的地方大喇喇地抢人。有人拉他,他没穿军装毫无顾忌,直接一拳打过去,那人鼻子就算没整过也歪了。酒吧里的人看着了纷纷撸袖子要打,林澈对着一帮青龙白虎文身无所畏惧,一群吃软怕硬的人见他似乎不是个好惹的,便只好作罢。
家里静悄,父亲为母亲的后事还在外面忙活。林澈把段清放到床上,林澈对今天在gay吧找到哥哥这事儿其实挺恼火的,对待段清也是粗鲁的,给他扒衣服扒得用力了些,段清便不舒服地哼哼。
林澈摸到段清空落落的左手衣袖,不禁愣了愣,望向哥哥的脸。
心里的恶魔在怂恿他,天使却被逼得缩进了角落。



林澈着魔般坐到了床沿上,伸出手,轻轻抚摸哥哥线条柔和的侧脸,他微微弯下腰,啄了啄段清柔软微烫的嘴唇。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他红着脸纠结要不要再亲一口时,一只手忽然搭上他的后颈。
他浑身一震,条件反射就要抓过那手一阵反拧,却生生止住了动作。
段清微微睁开眼,压下弟弟的头,轻轻含住了他的下唇吮吸。
林澈只感觉自己在颤抖,他察觉到哥哥的唇瓣温度很高,顿觉不对劲,抓住哥哥的左手把他和自己拉开距离,发现段清面色绯红,耳朵红得要滴出血来。
不会发烧了吧?林澈担心起来。
段清似乎有些不慢地哼哼,他借着林澈抓着自己手腕的力量坐起来,又凑上去缠林澈的舌头。
“哥...哥!”林澈喘着粗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