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钩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十年气如虎,
一梦出长安。
甲兵灿若雪,
戈矛林如山。
万马蹄声碎,
楼兰月下残。
一鼓平胡虏,
春渡玉门关。

他本是侯门世子,却身陷权谋争斗,沦落江湖。满腔报负的他时时于江湖之远、庙堂之高的矛盾纠结中徘徊辗转,最终却发现,二者本无区别,庙堂是江湖,江湖也从来没舍弃庙堂…

第1章 章标题





第1节 一梦出长安



十年气如虎,
一梦出长安。
甲兵灿若雪,
戈矛林如山。
万马蹄声碎,
楼兰月下残。
一鼓平胡虏,
春渡玉门关。

长安城,两扇朱红的大门缓缓开启,一队羽林骑士风一般汹涌而出,铁蹄如雷鸣般敲响着青石板,直冲向朱雀大街,促不及防的路人小贩纷纷闪避,引起一阵纷乱。
长安城朱雀街的一幢大宅后院,啾啾的鸟啼声和着一个银铃般的女声,竹林掩映下,只见一名红衣女子“嗖”的一声跨过一个四方的井沿,再一滑步,已闪到井旁的假山后。那女子不过十四五岁,正是顽皮戆赖的年纪,只见她手中拿着一张信笺,向着方井前的那扇门扮着鬼脸:

“来啊、来啊!”

女孩张望许久,井后那扇门却毫无动静,她鼓了鼓嘴,拿起那张信笺一转身:“啊”的一声惊呼,脑袋己和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只比女孩大二三岁,却比女孩高出一头,一根黄色丝带缠着发髻,满脸的笑容。一伸右手抚摸住女孩的头,左手闪电般抢下女孩手中的信笺。

“别别别,我知错了,哥哥你好厉害,原来你早就练成了流云步。哎呀呀!饶了我吧!”

那少年笑着将女孩转了一圈,顺着女孩后脑轻一用力,将她推出去七八步。待女孩站定,少年双手一背,身形徒然向上拔起,再一转身,双手张开,身形已如一朵流云般落在女孩身前。

“流云步是我徐氏独步天下的轻功,步似流水无形,身如云转云舒,小妹刚才所用,只得其形,未得其意。须有空谭燕影,流云逐月之意方可谓之小成”。

“空潭燕影、流云逐月,徐老儿果然生的好儿子,哈哈哈哈”。

兄妹俩正待切蹉武功,一串苍老的笑声由远及近自墙外传来,笑声一止,一个黑色人形已如苍鹰般自屋角处扑下,稳稳站于兄妹二人面前,犹如一片落时。兄妹二人均面露喜色,那女孩早抢上一步,抓住黑衣人的衣袖叫到:“高伯伯”。那少年则躬身施礼:“见过世伯”。

黑衣人一把扯下脸上的一块黑布,显出一张焦黄的面庞,急切道:“两个小娃娃快快离开长安,定远侯有难,这就走。”

突如的变故让兄妹俩在当地,却听见四下里一片噪杂,急如爆豆的马蹄声环绕着整个屋子。

那队羽林卫士的目标正些这所府邸,为首的将官抽出长刀大声呼喝:“定远侯通敌叛国,阖府上下通通拿下,拒捕者格杀勿论。”“是”,一众甲士齐声应答,虎狼般冲进大门,一会儿功夫,男女老少三十余口已全部押在庭院当中。

一名老太监使劲的卷缩了一下发僵的五官,又堆出满脸的笑容。一名中年男子缓缓转过头来,锐利的目光扫了一下老太监。老太监不禁一个寒颤,连忙躬身道:“陛下,午膳备好了,可要传膳”。

屋子里除了老太监和皇帝,还有两位面如冠玉的年轻人,一位正与皇帝对弈,另一位则如一个恬静的少女般,似依非依般站在皇帝身后。

那皇帝重重落下一子,伸了下懒腰,似答未答道:“传膳罢!”见皇帝传膳,两位年轻人赶紧施礼道:“儿臣告退”,却又都站着未走。皇帝扫了一眼两个儿子,一把抓起棋秤上的棋子,一粒粒的放到棋盒中,似乎是想听那棋子碰撞的声音,缓缓道:“贤儿和勇儿还有话要说?”

那下棋的是三皇子陈贤,他连忙跪倒在地:“定远侯是太子师傅,晓畅兵机,此次兵败,杀敌过当,罪不及家人;况处置太子师傅,朝野震动,干系重大啊!”

那恬静如少女般的皇子陈勇也匍匐跪下,朗声说到:“此次领兵的北燕主将闵昌亦为徐天云弟子,当年在大陈为质时,徐天云视其为奇材,学生打败了老师,甚为可疑。”

四名小太监抬着一桌膳食鱼贯而入,在那老太监指挥下,悄无声息的撤去棋秤,将饭菜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