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神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居以神荒之后,风尘领悟大荒天禽之力,随之也要受之天劫。
风尘接起大主之时,正是劫难来临之日。

第1章 大荒轶事



  鸿元大陆
    一为国纲,始明礼而后启民,次为法纲,法效尤而方能安,三为主纲,诸群以次逆序,唯王命不觑矣。
    “你可熟耳?”天礼祀台之上老者,对旁侧一少年道。
    “尘,略矣!”风尘,敛衽跪伏叩首。
      数百阶石梯下,几千民众跪伏,
  介朝祀台作揖,皆目礼以谨首。
一阵踏空之声,忽从远处风来 。
遂有数人凌弛于顶,犹为屹立于天地间。
“谁是风尘?。”
一女子垂首顾视下面之人。
     风尘,抬头望向她,“你是何人?”
  “我乃若水门,大弟子柳若水。”她一身青裹纱衣,说话有容有音。
    “既然是若水门人,不知来此为何?”风尘疑惑问。
“尊师法旨,特来此,将你带回!”柳若水伫立在殿前,以不可置疑的语气说。
   风尘起身,“柳姑娘,我是不会随你去的。”
   “从基十年之久,我竟达到大动神期,可否得到的高座喜爱?”
    “彼自知,何不就此随我离开。”
  “我承天礼已续大统,我如何离开?”风尘笑了笑。
    柳若水看了眼,于旁之人,“何人敢来,继承大典?”
      听於之言,堂下之人皆惶恐不极,唯一人无动于色,以一股儒雅之态,相对柳若水,此人正是风傅。
     他对柳若水道:“此大为,不可也。”
“你若推移大统之人,必授天之祸端。”
     “我修仙之人,何谓此天劫!”柳岩水,一双修长美目寸量着天地。
     “你不可能,以算整个若水派,也不可抗拒,这股天端。”风傅叹气。
         “大主感天玄变之时,为获破镜之物,寻之千穹之顶,过于山翰之阿,本为巡求无果,却返遇一兽。
其似麟,而非麟,长逆角于顶,六耳序于则,圆目漆黑之恫悚,瞳勾句芒而犀利。
     众人遇此兽,皆无兆血袭,几时三百人数,皆死于其口中,剩余廖廖数人之时,斗觉等命甚危之际。
    忽现白兽与之相搏,二者相踵互不相让,白与黑同似一体,唯有物色差异。
     白黑两兽绞击缠斗,无不是兽撕野嚎,不为人力能治止,对桓以久,不多时方圆已成裂地,黑兽似不想于白兽纠缠,争锋连过数回,便迂回以扯开距离。
     倏忽之间,另有一吭声忽来,随有数道流风,于山谷之则涌开,乃至处之地,山块皆一,坍塌而下。
    乃睹远处,巍峨几千丈,远达数万里,一座山锋传来,亢呛之鸣。

  斗觉见其高峨之巅,便有意查勘一翻,遂带其剩余几人前往,直至攀上巅峰。
在一簇草丛中,盎延生机着嫩芽,而在则却有颗赤蛋。
众人见此物,便得知此处,必是荒兽居所,此必是那荒兽遗雉。
望其所已无可觅,余有山峰之处,奈何有股山风盘绕,只要人一入那,便有股凌厉之力,让几人瞬间逝去,只剩一滩血迹于地,此像太过震慑,众人亦无法入内,也不敢再常试,只得携蛋而旋。
       之后,乃于境外横飞来,一天禽。对之人群,便以振翅之力,大现风流袭卷,周造城筑无不倾陷,顿时国中纷乱四起。
“何来妖禽,伤我人族”!
此时四方城护赶来,与其充满戾气之风禽周旋。
“我灭了你。”其中南守,大喝一声。
遂对其风禽杀去,践踏断垣残壁,绕背而在其后,使刃以旋式,快速扼杀。
可低至其侧,却无声而止,人与势一瞬间消逝,竟然难敌一息,众人无不惊耸。
“斗钧!”三人齐向喊去。
一方城守,居然就此陨灭,从此职位之人,深知彼此武德,“此禽必为大荒期;上乘,乃至于顶的存在。”
“你们去疏散人群!”
四方城守,已死其一,剩下三守,城滨队伍内,皆为引气期,于境界内低下一段,对抗比自身高一层的敌人,介是错误决择,更何况是如此飞禽。
“你们也离开吧!”西与北,同为城守,自然不会让其部下以命犯陷。

  忽焉之时,风禽迫翅而翔,向城中而去,其速以如幾,瞬时于风宫之上。

  东守以及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