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夜庭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大业朝末年,一场藩王叛乱撕破了盛世的表象,乱世的帷幕缓缓拉开。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奴隶在暴动,寒门在崛起,庶族在夺权,女人……在反抗,而世家贵族们,沉湎于过去的辉煌和荣耀中,醉生梦死。

  一切的一切,要从成熙二十九年的那场雨说起。

香山夜庭封面

第##封面



名称:香山夜庭
作者:有狐绥绥


文体:小说
类别:长篇小说 ~ 4 章
风格:玄幻
时间:2020-04-2
长度:2.7千 字
阅读章显示:章号与标题
阅读节显示:节号

梗概



一句话梗概:那时,有人曾逐光而去。

  大业朝末年,一场藩王叛乱撕破了盛世的表象,乱世的帷幕缓缓拉开。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奴隶在暴动,寒门在崛起,庶族在夺权,女人……在反抗,而世家贵族们,沉湎于过去的辉煌和荣耀中,醉生梦死。

  一切的一切,要从成熙二十九年的那场雨说起。





标题:序

  永盛二十一年,北室宫。

  自皇太后驾崩,侍奉皇太后的宫人内侍悉数被暂押于偏殿。经历十数日惶惶不可终日的煎熬后,一个寒冷的早晨,带甲禁军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

  圣上终于下旨封宫。

  先太后被追谥为纯宪皇后,生前权势滔天,身后依然尊荣不绝,圣上碍于孝道不予追究皇母,却不代表他会放过这些曾经侍奉过先太后的宫人内侍。

  容叶跪伏在冰冷的地砖上,看着突然闯入的禁军,想到的却是许多年前的事情。

  她是隆安四年入宫的,起初被分到一位昭仪娘娘处伺候。她机巧善言,很快被昭仪娘娘提到身边侍奉。

  那是隆安六年初春,天还冷着,她取了尚宫局新做的春衣匆匆走过宫道,正撞上浩浩荡荡的皇后仪驾,慌乱之下跌在冷如冰砌的石砖上,顾不上散落的衣裳和膝盖的剧痛,战战兢兢地跪倒。

  仪驾停在她面前,一个轻婉的声音淡淡落下:

  “你是哪宫奴婢?这样冒失。”

  “回娘娘,奴婢是锦秋宫侍奉云昭仪的知烟。”她不敢抬头,恭声答。

  “抬起头来。”那个声音仍是平淡的,落在耳中却平白多了三分威仪。

  她依言慢慢抬起头,一道着正红宫装的绮丽侧影映入眼帘,宛如古代仕女图里端秀的丽人,寥寥数笔绘出颠倒众生,仪态万方的气韵,留给世人无限惊艳华美的侧影。

  甚至没有看到那人的脸容,她便觉得这该是一位何等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人物。

  她不敢多看,微微垂下眼帘,察觉到仪驾上的人转过头来,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云昭仪殿里的人……”那人语气轻慢,却有种别样的婉转动人,“长得倒不错,圣上可不最喜欢这样的样貌么。”

  她惊了一惊,却不敢出一言。

  “还不谢恩,娘娘抬举你呢。”仪驾前有人轻笑一声,道。

  惶惶然间,却听那个声音传进耳里:

  “你可住嘴吧,把人吓得。”微嗔中倒是夹着些许笑意,格外轻柔悦耳,先前开口调笑那人只笑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这衣裳拿回去想必是交不了差,去尚宫局寻卫尚宫换了吧。”那声音随着仪驾徐徐远去,她怔然抬起头,望着仪驾声势浩大地过了长直门,消失在视线里。

  心中似有道光,明堂堂地跃出——

  原来那便是大业皇后,端坐在九重宫阙之上的女人。

  朝阳初升,晃花了她的眼,久远的记忆复归原位。

  被押出北室宫那一刻,她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平静,没有挣扎,没有恐慌,瞥见禁军脸上一闪而过的诧异,她竟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渐渐远了的巍峨宫室。

  这座困了她半生的宫宇,临别时竟也生出几分怅然。她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可是这里的每一块地砖她都无比熟悉,整整二十三年,砖石上的每一道刻痕,窗棂上的每一片雕纹,都成为了烙进灵魂的记忆。

  隆安六年那个初春,她取衣晚归仍是挨了罚。记忆里那是最后一次被昭仪罚跪,因为两个月后云昭仪病逝,锦秋宫树倒猢狲散。她在浣洗处熬了半个月,栖梧宫来人将她要去了。

  后来呢。

  后来她改了名字,在栖梧宫一待就是七年。

  她看着繁华似锦的栖梧宫一日日冷寂下去,一如它的主人越来越沉晦难喻;看着年幼的太子殿下眉眼渐渐清晰,却同皇后娘娘没有半分相似;看着那个惊才绝艳的女子步步为营,越来越锋芒毕露,也越来越孤单冷清。

  隆安十三年,她离开了栖梧宫,因为她的主人迁去了那座原该是天子起居之所的北室宫,作为奴婢,她唯有追随。

  隆安十五年,天子驾崩,幼帝登基,皇后以先帝嫡妻、幼帝生母之名临太后之尊,却没有迁住长宁宫,仍居北室宫临朝摄政。天下哗然,朝野议论纷纷。

  仔细算来,竟已过了二十三年。

  

  橘红的初日自云端倏然跃出,天边染上了血焰般的霞光,映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