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笙离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阿离初初在素荒山的时候大概是觉得这世上除了娘亲、腓腓、阿瑾,再没她能牵挂的人了吧。每天素荒山上过着云卷云舒的日子挺好,可念生的出现,让她所有的安逸都打破,娘亲,爹爹,仇恨,以及他对念生的恨与爱。。。。。

第1章 阿离



今年的素荒山自入冬起,大雪便没停过,窸窸窣窣,下白了整个素荒,就好像全天下的雪都落在了这里。
  素荒山脚下忘笙村。村民刘在正拉扯着一位年轻的女子。
  “阿瑾,等雪停了在上山吧。你现在上山,太危险了。”
  然而绕是刘在如何拉扯劝说,这名唤作阿瑾的年轻女子都不愿回头应允一声。
  阿瑾的心里,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她,素荒山上,好像有种莫名的力量在拉扯她。
  “我一定要上素荒。”阿瑾说的坚定。
  刘在看阿瑾这般,他晓得再怎么多说也无用,所以也便不在劝说,摇摇头,离开了。
  “阿瑾,生死由命。”
  “生死由命?那我偏要走一遭。”
  自十三岁那年,莫名在忘笙村醒来,阿瑾听的最多的便是“生死由命”这个词。
  那年也是大雪,阿瑾满身是伤躺在忘笙村口,被刘在奶奶捡了回去。等她醒来时,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脑子里确是一片空白,唯有“阿瑾”二字记得熟稔,那是她的名字。
  忘笙村的人,多年不曾见过外人,阿瑾的出现,让她们觉得欢喜又可怕。喜得是新鲜,怕的是她那满身的伤。怕过于喜,那便是胆战心惊,不吉不利。
  “刘老,你不该捡这么一个来路不明、还受伤这么严重的人!”
  “刘老,你看她只记得自己叫什么,还这么冷冰冰的,着实不像什么好人。”
  “刘老,她说不定是个祸害!”
  “刘老,让她自生自灭吧。”
  。。。。。
  “刘老。。。生死由命。。。”
  那时的阿瑾,虽记忆不在,可骨子里的倔强,确是抹不尽的。
  虽然伤未好的彻底,虽然心中荒芜不知去哪做什么,也要倔强的下床离去,她不怨受他人一点的冷言冷语,那比身上的伤还痛。
  “阿瑾是我带回来的,她的事轮不到你们来管!只要我老婆子在的一天,就没人可以动的了她一下!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刘阿婆说的坚定,她本就在忘笙村有一定的威望,又是这般语气,哪有人还敢反驳。
  本是心里冷的如屋外大雪一样的阿瑾,看到刘阿婆这般维护,心里顿时温暖如春。
  满身是伤的阿瑾,不带任何记忆的阿瑾,把自己的十三岁,乃至以后,留在了忘笙,直到前尘往事全部忆起,阿离唤她。
  在忘笙待了五年了,阿瑾有了新的记忆,刘阿婆对她很好,五年什么不好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前想要她走的村民也早已习惯了她的存在,偶尔,还会秧她去家里帮个忙。
  这五年,阿瑾不曾记起过去任何一桩事,一个人,生活平净如水,可心里有个地方,却始终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可素荒下大雪的这段时间里。阿瑾的脑海里确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感觉很重要,却看不清,抓不到。
  这日的阿瑾,心里更为难受,白茫茫的素荒,好像有什么在拉扯她,让她过去。她要登山。
  刘阿婆的年纪大了,阿瑾不想她为自己担心,便让刘在,一起帮自己圆着,说是去村头王婆婆家帮忙。
  虽骗过了阿婆,但刘在也不愿她一个人上山,一起生活了五年,虽然自己不大喜欢她,但多少也是有感情的。可阿瑾着实倔强,他也着实拗不过她,只能任由她去。
  素荒山本就萧条,几日的大雪更是让本就荒凉的素荒更加荒凉了。
  阿瑾穿了几层的厚棉衣服,还是冷的发抖。即使是这样,她仍然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山里走去。
  越往素荒走,阿瑾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越强烈。
  大雪越下越大,素荒的积雪也是越积越厚,阿瑾的行走也越来越困难。
  “哇。。。。”
  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打破了素荒的寂静。阿瑾那一瞬间慌了心神,有个声音告诉她,就是这个了,她要寻找的就是这个婴儿。
  寻着哭声,阿瑾很快的找到了婴儿,那是一个血红色襁褓包裹的婴儿,眉清目秀,是个女孩儿。
  阿瑾看到婴儿的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