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侧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小白说,阿稷再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我们是臣,他是君的事实。

  这是卿君令倒在战场上想起的最后一句话。

  “南荣稷,我辅佐你,因为我是你的臣子,我该忠于你;我与摄政王结党,是因为我难忍你父亲灭我白家满门之仇,我该孝于族人。”

  

  据说梁朝有位丞相,有双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睛。他是皇帝最得力的臣子,也是得万千民心的清官。夜里,打更的人嗦了几口面感叹道。一旁算帐的帐房做了嘘声的动作,瞪大了眼珠子往外瞧。

  “你别说了,我听官爷些说圣上禁止讨论这件事儿,还有卿家那个二公子也是不能说”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头“你啊,小心掉脑袋”

  “嗨,这大晚上拿来的人,怕什么。”这打更人倒还来劲儿了。“昨儿个有个妇人来村里,说是之前宫里的姑姑,讲了很多事”

  那姑姑说道,皇帝打小就有两个玩伴,分别是尚书大人和大将军家的儿子。两人可以说是皇帝的左右手了,当初也是陪皇帝坐稳了江山,可最后朝上就只见大将军家的那个儿子。李尚书家的儿子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被当年清君侧给祸害了……

第1章



  梁朝十六年,仁宗皇帝下令镇压异教外族之群,大将军卿氏亲领行业,各地皆服身。
正是回城时,军马人甲如游行般大胆地步步大街,两旁庶民赞赞连声。说的是那卿家家主如何勇猛,如何神威。卿永忠行马在首,一手握绳,一手护着怀中,锦裹的严严实实,似是被这热闹给打扰了,裹中探出一小头,好奇地打量马下众人,那双水蓝的眼睛在艳阳里闪烁。
“已经回京都了,不必紧张,马上就到家了。”卿永忠感到怀中有颤抖着,便挠了挠他的头,护得更谨慎些。怀中的幼年紧紧抓住卿永忠的甲具,视线模糊。
卿府,
“喂!卿君令,你凭什么抢本太子的匕首。”这黄袍男孩便是当朝太子南荣稷。
“南荣稷,就你那手生劲儿,怕是把自个伤了都不知缘由。”卿君令骄傲地站在台阶上,手抛小刀起落空中。
南荣稷咬牙狠狠盯着抢夺之人,突出身躯,冲向前面,欲擒之。然那卿家的儿子自然地侧身反在人背,弹刃于另一手,且拽了南荣稷的领角,刃指后颈。南荣稷才觉后颈的冰凉,“小太子,你说是吧。”卿君令轻声一笑,正得意。
“放肆!卿君令你还不住手!”
庭外穿来了雄浑的声音,伴随着因急促脚步而作响的碰甲声。
卿君令脸色大变,赶紧收起了动作,走门前作礼道“恭迎爹爹凯旋归 来。”
魁梧的身影渐行渐近,日下阴深深盖住了卿君令的身子。
卿永忠急忙单膝跪在稷前“臣教子不方,对太子如此无礼,望太子恕罪。”
“啊~无妨,我与君令不过是打闹而已。将军请起。”
一旁的卿君令一脸不屑,视线随即转向了副将手牵的幼年,惊讶地注视着幼年澄澈的碧绿,是时双目相对。
南荣稷也注意到了副将处。
“卿将军,那孩童是?”
卿永忠起身望去,轻声唤到“白荃,过来吧。”后加重了语气“卿君令你也是。”
卿君令小跑于南荣稷身旁,而白荃由副将牵引上前。 南荣稷眼瞧着这位客人“嗯....将军带回这孩子是为何?”
“回太子,这孩子是白御典家次子。殿下也知……那事。”
白荃不适这么多陌生人的气氛,懦懦躲在卿永忠身后。
“白荃啊……”卿君令凑上前,看似比自己年幼一些,咧嘴微笑。“自是卿君令,那个穿着华丽的是当朝现太子南荣稷。”卿君令停语伸出手,
“还要躲着吗?”
白荃注视着眼前白皙却皱有茧子的手,又转珠看了一眼,怯怯搭上小手。
南荣稷眼角闪过一丝惊讶,瞬而呼声小笑。“那将军是打算收为养子?”
“然也,臣以为,尚书大人李氏德才兼备,游历八方,且闻李夫人........体弱。所以李大人最为合适。”
“可以。”南荣稷无心回答,
亦移身靠近,拿出大哥哥的气势。“所见你为最幼,我与君令唤你小白如何?”
得白荃点头,卿君令起臂抱起这个小个子。“你也太瘦了吧。”
卿永忠在一旁祥和地望着三小只,走来一仆“家主,李大人已到正堂,要叫上那个孩子吗?”卿永忠摇摇头,转身而去。“不必,随他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