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下的太阳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夜色笼罩,萧条枝影

在城市最漆黑的阴影里,少年回忆起曾经的时光,不自觉得漏出久违的笑容

他手里握着滚烫的枪管像是握着权杖

在那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雨中少年明白

人总要在最深的挣扎中埋葬自己

第1卷 流云



在流云之下的人们都是尘埃

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但当风起之时

他们引吭高歌,对着风暴舞蹈

流云之上的人们称之为星辰



第1章 消失的世界





第1节



一间空荡荡的病房里,纪知秋缓缓睁开眼睛,仿佛新生儿一样打量着这个世界。

花白的墙壁,身旁一堆叫不出名字的精密仪器,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陌生。

纪知秋用力坐起,开始回顾自己模糊的记忆。

纪知秋,一个偏远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和其他人不同的是,纪知秋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便不知所踪,只将他托付给一个相貌凶恶的法国男人,也就是他的养父。说到相貌凶恶,其实全部是因为男人左眼上那道深到骨子里的刀疤,纪知秋每次见他,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寒意,仿佛刀疤中住着世上最凶狠的恶魔。纪知秋隐隐觉得养父的声望有一部分归功于这只眼睛。

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周末,纪知秋收到了改变他一生的通知(至少在今后很多年间,纪知秋都为今天失去的生活而深深地惋惜),养父过世,纪知秋收到邀请去法国参加葬礼。

对于养父,纪知秋其实了解的并不多,只在自己小的时候才在法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他只知道,养父的家族在法国颇为显赫,而他作为被托付的孩子,早早地便被打发回国,和自己的姑姑生活在一起,至于父母为什么把他托付给养父,纪知秋大抵觉得是父母想让他生活得更好,而被打发回国,纪知秋并不在意,在这种大家族的生活也并没有多么幸福。而几年未见的养父突然过世,纪知秋却很震惊,纪知秋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坚如磐石的养父会这样离开人世。葬礼的事情是由姑姑告诉他的,并没有任何其他信息,甚至是养父的死因。并且会有专人来接纪知秋前往法国,不许其他人陪同。

对于这些做法,纪知秋感到疑惑的同时也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自从两年前的那件事开始,所谓的“冰川事件”便在全世界流行,几乎每个月都有新闻报道新的“冰川事件”,如今全世界都已人心惶惶。

养父去世纪知秋虽是深感痛心,但也只能祈祷别再发生更沉重的事情。

葬礼也是朴素的出奇,不仅仅是相对养父的家族来说,就算是普通人家,葬礼未免也显得有些敷衍,仅仅是最亲近的朋友和亲人十几人参加,就连养父的哥哥也没有收到邀请,而纪知秋作为只和养父生活过几年的名义上的养子却能来参加,不禁让纪知秋心里有些不安。

葬礼进行得非常顺利,甚至没人哭泣,一切都仿佛例行公事一样结束,可对于纪知秋,一切才刚刚开始。

遗产的分配如同葬礼的进行一样顺利,养父的儿子约里奥继承了绝大部分财产,养父的女儿贝尔娜黛特继承了少部分,不过纪知秋当时并不知道,在财产之外,养父为纪知秋留下了一份特别的遗产。

接下来的记忆开始模糊,纪知秋隐隐记得自己被安排住在养父家没人住的房间里,回到房间后的记忆几乎都是空白。

在病房里的纪知秋试着缓缓移动身体,可依旧无法离开病床,身体沉重得厉害,纪知秋看着身旁的精密仪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突发了什么疾病,可自己的左眼为什么缠上了纱布,自己现在在哪,纪知秋心里充满了问号,“难道‘冰川事件’降临在了我这个苦逼高中生身上?”剧烈的头疼停止了纪知秋的胡思乱想。纪知秋像个虚弱的小羔羊又躺在了床上,等待着命运的宰割。

“小秋!你醒了。”在纪知秋又在病床上度过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有人来“拯救”他了,来的人正是养父的女儿,贝尔娜黛特。

“姐,我饿……”纪知秋有气无力地说出了这句好像有点不合时宜的话,虽然纪知秋心里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但是好吃懒做的天性还是让他优先选择解决生理上的问题。

贝尔娜黛特来到纪知秋的病床边,开始在仪器上操作着些什么,完全忽略了纪知秋的“求救”,“比我们预期的时间早了很多。”贝尔娜黛特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