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往事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第1章 章标题



第一卷 第1章 蓑子
“三溪旁,黑山上,走过一段又一段,若能识得秋风诀,教君腰缠钱万贯。”
这是疙瘩村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歌谣,上至八九十岁的老叟,下至刚刚下地学步的黄毛小儿,几乎都晓得这首歌谣。据村里老一辈的人讲,这首歌谣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如果谁能参透这其中的奥妙,那这一辈子就吃穿不愁了。当然,对于这种口口相传,几乎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歌谣,疙瘩村里的人向来是不以为意的。

疙瘩村口,有一颗很大很大的桑树,在春日的暖阳下好像在发着绿油油的光。
“蓑子哥,你过来一下。”说话的是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圆脸的小女孩。
那个叫蓑子的孩子动也不动。
小女孩一手拿着一根狗尾巴草,一手拿着一块绿豆糕,蹦蹦跳跳的来到蓑子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蓑子抬了抬头,一脸淡漠的瞧着小女孩。
“你吃不吃这个?”小女孩把手上的绿豆糕递到了蓑子的面前。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很是可爱。
“不吃。”蓑子只是摇了摇头。盯着远处的黑山发呆。
“那你帮我编个小狗吧?”说着,小女孩又把那支狗尾巴草塞在蓑子的手里。
蓑子把狗尾巴草拿起来看了看,又摇了摇头道:“编不了,要编成小狗,得要有好多根才行。”
那小女孩叹了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安安静静的在蓑子旁边坐下。
两个孩子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忽然不知从哪吹过一阵风来,很是清凉。
“啊,你看这是什么啊”小女孩捡起一片被吹落的的桑叶,一脸惊喜道。桑叶上面是一只白白胖胖的蚕宝宝。
“恩,我该走了。”蓑子没有看那只蚕宝宝,而是站起身来朝村外走去。
小女孩看着蓑子瘦小的背影,心里只觉得很不痛快。她把手上的绿豆糕一口塞进了嘴里,坐在树下不停地大嚼着。


蓑子一个人住在疙瘩村旁的黑山脚下,他的父母在他八岁那年就因为得病而双双过世了。那段时间的记忆是很模糊的,蓑子隐约只记得家里那黑漆漆的房间和发霉的墙壁以及父母因病而发出拉风相似的喘息声,每当他想靠近病榻时,总会受到呵斥之声,他知道,这种病是会传人的。
再后来,村里人帮着忙把他父母给葬了,只简单的给裹了两条草席,葬在了黑山里。村子里的会看事的说,黑山的风水好,于是这地方变成了村里大多数人死后的归处。
蓑子的父亲是个猎户,常常进山打猎,蓑子记得,每当父亲带着笑意归来时,自己总能吃上美美的一餐。若父亲回来时摆的是一张臭脸,那自己可就的小心了,要是再调皮可就得挨板子了。可是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在了,过去的事也只存在于蓑子模糊的记忆中,蓑子一家人和村里人的来往极少,对于蓑子来说,曾经那么真切发生过的事,却好像从来不曾发生过一样,因为他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和他一起分享回味这段记忆。
多亏了村子里的人的帮忙,蓑子靠着吃百家饭撑过了一段日子。可不知怎得,他觉得这些村子里的人忽然变得十分陌生,他感觉到十分孤独,开始封闭自己。等于又过了一两年,他开始以帮村子里的大户放牛为生,每天一大早就把牛牵到山谷里去放,日落了才把牛牵回到他熟悉的那个牛棚里。而他依旧住在村外的黑山脚下,村子里的人也几乎很少看见他的身影。日子就这平静的又过了几年。

独自漫步在田间的小土路上,空气中弥漫一股浓郁的花香,这是栀子花的香味。梭子很喜欢闻这种香味,不过这味道闻久了却是会让人觉得有些恶心的。
太阳渐渐西沉,蓑子如往常一般来到他放牛的的地方,这是黑山里一片很开阔的地方,这里有条小溪,常年往山下输送着山泉水。泉水很清澈,蓑子脱光了衣服,在小溪里痛快的洗起澡来。他喜欢在水里泡着的感觉这让他感觉到很放松,他泡在水里,只有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