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织衣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个三流作家说,电影的胶片燃烧灰烬,回忆停留在昨天,如果已经走到了尽头,那就回到昨天,重新挚爱。

最开始,我们都一般的盲目自信,以为所有事情都会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以为开口,她就会点头,至此朝夕相处;却从没想到过会有拒绝的结果。

仿佛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突然发觉眼前的人,在自己心里的关系就变了。变得灿烂,夺目起来,仿佛在她身上看见了至纯,至善,至美。
  那一个炽热的夏天,女孩站在少年的面前,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期望与美好。 
  转眼间梦幻破灭,少年的眼泪浸湿了枕头,生出思念与惆怅的种子,发芽成无数的须枝,裹住了少年夜里的悲鸣。
  后来女孩留在了少年的梦里,女孩给了他所有的欢喜,只是都在梦里。
  

第1章 01



  人生如泡沫幻影,我的周围堆满了这些泡沫。突然这些泡沫破灭了;我掉了下去,摔成一滩肉泥。
  “很难去形容我脑中的嗡嗡声。显然是它把我唤醒了。我很难跟你这样拥有自由大脑的人解释。不管怎么说,振动让我醒来……”——凯瑞·尼采:《一颗奇怪的歌唱的星星》
  
  我并没有从一开始就热爱学习,也许是我从小身体就有先天性的缺陷;就在几天前我的左脑还在封闭的状态(一天十节课必须八节课用来睡觉)。
  慢慢的,周围有了光。仿佛即将有人要闯人我的世界,带给我思想和灵魂,却又剥夺我的自由,使我无法呼吸。我从课桌上缓缓抬起头,恍然如梦,周围空气软软绵绵的,好像是掉进了云朵里一般。
  教室外又下起雨来,雨声盖过老师的声音,连带着替换了人内心愉悦的心情。
  这时脑中传来一个念头:“我得干点什么!” 
  翻开桌上的书,上面印着“周国平”箸。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文字。(虽然后来常常因为看的第一本书是他写的而羞愧,但也不能否认是他让我爱上了文字。)
  我去年才开始读书,张嘉佳小学四年级读完了整套《语林新话》,冯唐高中前读完了整个金庸,古龙和伪古龙,在十八岁写出了一本《欢喜》,他说如果当时流泛与市场就没郭敬明,韩寒什么事了。我想,如果我能早几年就看书,那看的第一本书就不会是只是周国平的,可能会强迫自己读完司马懿,《三海经》,《论语》,《中庸》,莎士比亚,契科夫,然后十八岁写出一本状态最好的《始终》一举成名,不过没有。
  曾经用一天看三到六本书的速度,在两个星期之内读完了学校门口文具店里的所有课外书籍。其中也有如,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这等非常好的书籍。
  偶然有一天读到了冯唐,通过冯唐又知道了王小波。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文字原来可以到达这种境界。
  冯唐暂且可以不谈。语文老师曾说冯唐的诗不比他好,我不以为然。他的《欢喜》我曾在一天的时间里重复看了十三遍。
  王小波先生笔下的人物更真实。性格忧郁,孤独,外表娇小可怜——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里面什么都不穿,对你说,“抱我。”
  这样的文字使人看了异常兴奋,仿佛看见了喝醉酒的李白,在你面前跳肚皮舞。
  后来被校长发现了,说我思想污秽,把小黄书带到学校里来,败坏了校风,破坏了青少年良好的行为规范。我的书被上交,是班主任帮我拿了回来。他颤颤巍巍的握住我的手,说:“好,好哇,咱们班又多了一个要书的。”
  这类书是我思想的启蒙,是那些作家智慧的结晶。让我看见那一扇门,发现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后来体育课,生物课就都被班主任取消,改成了自习,班主任亲自监督。因为这我成为了全班的公敌 ,只有数学课代表不为然,她说要感谢我八辈祖宗,让她多了一份考上高中的机会。
  物理老师进教室的一瞬间,便代表着这节课自由活动。但有一个要求,不能吵着老师练英语语法。我们物理老师是女的,戴着啤酒瓶底般厚的眼镜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又知英语,在我心里的地位仅次于语文老师。每次一个人在讲台上念完她这节课该交的内容就停下来,然后一个人绕着教室一边走一边念英语。
  老师亦是如此,我们又怎能不学习呢!环视教室一圈,课堂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