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兰之歌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他来自草原,他是草原的孩子,当他有一天开始面对都市的生活的时候,不知道他如何与这个社会相处。

第1章 太阳





第1节 初生



“今天是2018年1月18日,农历腊月十七,呼和浩特交通广播提醒大家今夜有雪,小心路滑。”整个车子沉寂在99.8HZ的《交通广播》中,乌恩其缓缓地用衣袖抹去了车窗上早已升起的霜,乌恩其想好好看看这个让他陌生了半年的呼和浩特,因为近些天的降温,较为宽阔的街道人少得很,但是那零落从街角散出的霓虹灯光依然令乌恩其好奇,毕竟在他的家乡,唯一的一支灯点燃着整个村庄的希望。
来到呼和浩特半年多了,这位内蒙古农业大学畜牧业的大一学生还是对这个说大不大的城既陌生又害怕。窗外渐渐开始飘下了雪,装点着这个对于他来说灯红酒绿的城。“家乡也该下雪了吧,不知道奶奶的腿好些了没?”一想到家乡,这个有着黢黑的肤色、高鼻梁的健硕小伙子的略带混色的眼睛就迸发出一抹光亮。今天晚上乌恩其要回家了,搭乘着当晚最后的一班去锡林浩特的k7916次列车,再坐上第二天去旗上的班车,在转一次去镇上的汽车,最后再坐上2个小时的勒勒车,乌恩其就到家了——东乌珠穆沁旗嘎海乐苏木乡,一个曾经不是景点的地方。
火车上,乌恩其的对面坐着一对父子,父子有着一样厚实的圆形脸庞,带着大小不一的棉线帽子,父亲在给刚入世的小巴特尔哼着《黑骏马》的调,缓缓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慢慢的将小巴特尔带入了夜晚的世界,他去梦里去追逐羊群去了。“要是父亲还活着,我也能叫他一声父亲吧。”乌恩其起身走到了列车门口,掏出皱皱巴巴的硬苁蓉,缓缓的点了一支,烟雾夹着车门外渗进来的冷风,他想父亲了,虽然也说不上真正的想念,毕竟自己出生前父亲就去世了,“父亲”从小对于年少的乌恩其来说只是一个抽象的名词,但是他还是想父亲了这个名词了。乌恩其轻轻地用手指在玻璃上写下了巴雅尔太的名字,巴雅尔太没有存在很久,名字很快又被寒冷的呼和浩特吞噬了,他想都兰了……
七月份的昨日,雨悄悄的侵袭了锡林郭勒的草场,整个草场都夹杂着淡淡的草香味,每一根草上虽然都压着豆粒般大小的露珠,但是依旧显得那样轻快又有活力,共生在湛蓝的天空下的草场,在都兰河的陪伴下,显得格外秀丽,就像唇檀烘日、媚体迎风的喜态美人。不远处坐落在都兰河旁的藏青白色的蒙古包也随着异地露珠的地下而悄然的苏醒了。贴着金黄色图腾的木门缓缓的被推开了,一位顶着蓝色小毡帽,高鼻梁、混色眼珠的健硕青年走了出来,他是巴雅尔太,都兰的儿子。巴雅尔太用力的向天空抽响了略带黑色的马鞭,清脆有力的声音叫醒了草场,伏在不远处的黑马钢嘎•哈拉,漆色的皮毛闪耀着灵性的光辉,轻快的抖落发的亮的皮毛上的露珠,应接着马鞭的呼唤,迅速的跃了起来,都兰就这样一天天的醒来又睡去。
巴雅尔太从小住在都兰河旁,就算草势不好,他也最多三个月就回到都兰,母亲毕力格总是对自己说“我在都兰河旁生下了你,我们祖辈都生活在这里,都兰是你的母亲,她给予了我们牛崽,给了我们水,我们要一直呆在她的身旁,他就是我们的格日尔图﹙光明﹚。”巴雅尔太从小便认为母亲是全天下最睿智的女人,她懂得什么迹象要下雨,她懂得什么时候羊要下羊崽,当然,母亲还告诉她如何去追邻进乌日巴胡草场的老巴图的漂亮女儿——赛罕。他是在去旗上供销社买砖茶认识赛罕的,那天一大早巴雅尔太裹着父亲的羊毛大外衣搭着拉草料的大车去供销社买东西的,母亲喜欢用印着“川”字的砖茶去熬奶茶,毕力格的奶茶在十里八乡熬得最香,再加上肉干、奶豆腐和炒米,喝完让人暖暖的,一点也不觉得冷了。所以巴雅尔太经常去供销社买砖茶,顺着再去买些生活用品。在挑选完物品后,巴雅尔太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面色红润、身材高挑的女孩,这是赛罕第一次随父亲来供销社的,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货品,让赛罕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她好奇的四下观望着。巴雅尔太深深的被这个被玫红色蒙古袍包裹着的姑娘所深深吸引,老巴图似乎发现了这个陌生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