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

微信编辑器


第1卷 天地沙鸥





第1章 章一



  窗外风吹,似乎捎进了些月色,凉凉的。也有些人声的喧闹,他们的脚步声细碎。还有烛火,烛火从门扉渗入,是院子里青铜灯燃着的味。天应是有雨新停,院泥还湿润着,夹杂着青草的气息涌入屋来。
  刘钦熙就这样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感觉世界此刻是如此清晰。
  他好似做了一个长梦,只记得那是燃烧的世界,其余模糊不清。
  此刻他只觉得脑袋昏沉,想起身饮水,奋力动动身子,丝毫气力都生不出,甚至有点喘了起来。
  “水,水……”
  一出声,他便惊觉自己嗓音的沙哑,如破布撕裂一般,再往后却眼前一黑,似乎意识已从身躯里逃离,又昏昏地睡去了。
  他不知道,之后院子里才沸腾了起来,声音同烟火似的忽地在夜晚绽放,人来人往,一只只鞋底在门槛上反复着进出。
  “老爷夫人,少爷好似是醒了!”
  小丫头从他的房门前经过,影影绰绰地听见他的低语,点燃了今夜的一切。
  等到刘钦熙的意识重临这世界时,已是再一天后的清晨,门窗紧紧闭着,初春的冷雾进不得分毫,炉火焚香缭绕,房间里暖馨异常。
  “娘?”刘钦熙带着些惑意看着趴在床前的妇人,她还深睡着,眼角微红,脸颊上也残余着泪痕。
  这一刻刘钦熙觉着有些熟悉与陌生,明明不曾分别过,却感觉母亲似乎又年老许多,脸上倦意深深。
  他吃力地撑起身子,将母亲掉落的毯子拾起重新盖好,轻轻咳了两声,似乎是有人给他喂过水了,不似之前那般干裂。
  看着自己干瘪的双手,刘钦熙大概知道了些什么,开始从记忆里寻着最后的记忆,对他而言一切恍若隔世,明明如此,回忆起又极其遥远。忽然间他睁开眼睛,猛吸了一口气,思绪一瞬间清晰起来。
  那是一场平地惊雷。
  或许是动静大了,原本睡着的母亲缓缓醒来,看着眼前已醒的刘钦熙,她湿润的眼里满是不安、愧疚、惊诧与无以言表的爱意。
  “熙儿,熙儿,真的是你吗?”她一下子把刘钦熙拥到怀里,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淌着,抱得紧紧的、死死的,生怕谁抢去了似的。
  “熙儿,怎么样,饿不饿?渴不渴?要不要先吃点粥?大夫呢,快去把大夫叫来,要徐先生!红儿,翠儿,快去煮点东西,顺便去把老爷藏的那根老参取半截来,一并煮了。”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呼唤着门外的丫头,又双手轻轻抚着刘钦熙有些削瘦的脸庞、发梢,晶莹的泪仍挂在脸颊。
  刘钦熙眉头轻舒,只缓缓靠在了母亲的怀里,“娘亲,没事了,没事了。”
  “熙儿,你没觉着有什么不舒服吧?快快,继续躺下休息会,大夫不时就到了,要不要先喝些水?”
  娘亲还是那样,遇到些事慌慌张张的,明明就对照顾人很笨拙,却拼着一切要为她爱着的人做些什么。
  所以他和父亲阿弟向来才都不愿麻烦娘亲。父亲常说这辈子能娶了娘便是一生的福分,让她操心什么的他可不愿意。
  “已无大碍了,只是身子有点虚、头也沉沉的,没气力,”刘钦熙露出一个有些惨淡的笑,“或许静养一段时间便好,娘不用太担心的。”
  “什么叫不必担心!”娘亲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竟似乎真有些恼怒,说着说着又快要流出泪来,低低抽泣着道。
  “你知不知道你都这样不言不语如死了般躺了有多久了?整整一年呀,全府上下可是都快当你死了呀!你个小兔崽子,小兔崽子还在这没心没肺地说些什么话!”
  “娘,我……”
  “行了行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等你康复我在找你细细算账!我去看看粥在弄了没,没在弄娘亲手给你做。”
  “嗯。”
  打断了刘钦熙的话头,娘亲便把他按在床上盖好被子,擦拭了下眼角往门外去了。又怕他再起身做些危险的事,特地叮嘱门外侯着的丫鬟,要好好盯着这位久别重逢的大少爷。
  刘钦熙躺下,思绪万千。
  一年吗,难以言喻的恍惚之感跳动在心间,这么说来他应是十八了,又莫名其妙地过了一春秋。
  也不知春闱此时还能否赶上,以他去年的准备而言大抵无碍。也不知张君瑜好些了没,六七月里寻花问柳去了,弄了个糟糕至极的的名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