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界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布满血污的港口,被泡的浮肿的尸体不知道是属于海兽还是人类,黑红的港口之下,血海翻腾,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聚合……

第1章 臭血港




地戒城,一座位于峡谷裂缝中的奇特竖状城市,虽是一座存在于地底的城市,但是渔业却极其发达。

卓拉,一条流经地戒城的无比宽大的地底河流,她滋养这这个城市,给他们带来食物以及水源,一个个的港口要塞在河流两侧参差耸立,各式各样的河怪的尸体或吊在船上,或躺在港口,使得港口上和附近的河区血污遍布,从岸上往下看,只能看到一片斑驳的暗红色物质粘稠的搅在一起。

在四月份,峡谷的季风几乎停歇,污臭的味道比之在保温箱里塞了一年多的袜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味道已经不是单纯的精神刺激了,有不少人甚至会出现中毒昏迷的症状。

“你小子发什么呆呢,刚刚被骨鱼那一下撞傻了?”一个身着连体灰褐色渔业服的中年男人推了推旁边和他穿着同样衣服,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说道。

“还……还好”年轻人双眼有些涣散着摸着自己的脑袋,上面还有一点点的血迹。

“算了,你先去祈祷室休息一会吧。”那个中年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就离开继续去干自己的活去了。

牧星捂着脑袋,很疼,但是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没在这上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牧星皱着眉头,环顾四周,破败的木船,满眼的不知名的鱼类,行色匆匆的工人,大呼小叫的监工。无数的记忆如同回潮一样断断续续得涌入了脑海。

牧星,地戒城的一个五等公民,在这个被称之为臭血港的地方工作了整整七年的一个普通人。

顺着熟悉却有陌生的的甲板,牧星走倒了一个由简陋木板搭建而成被称之为祈祷室的小屋,屋子陈设简单,就六张长椅以及一座用洁白的石头雕刻而成的一座女性雕像,她的五官已经模糊不清,身体也都布满灰色的斑块。

“卓拉保佑。”一走进屋子,牧星就下意识的虔诚的诵念了一句,这是这具身体前主人身体的记忆。

“我到底是谁?”牧星坐在一张靠外的长椅上,低声的自语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原主人的记忆,真正自己的记忆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就好像真的只是失忆一样,但是牧星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他了。

“暂时维持。”想了大概约莫半个小时,看着不断往祈祷室走来的工人,牧星打定主意先将自己伪装的和原来一样,之后再做打算。

“好点了吧。”之前的中年工人一屁股坐到牧星身边,熟练的从自己的鱼业服里掏出一根灰褐色的植物枯枝,接着给自己点上,呛人的气味伴随着藏青色的雾气一下子就充斥了整个祈祷室。

“我说老塔米,你这烟潮的有些厉害啊。”一旁的工人挥着手将烟气全部赶到一边。

“你懂什么,潮一点这才够味。”老塔米呵呵一笑,继续吞云吐雾。

“烟藤晒干之后在受潮可是会有毒性的,怎么就抽不死你呢”一旁的人笑骂着。

“老子多猛啊,哪像你,估计也就能坚持三十秒。”老塔米背靠长椅,瞧着二郎腿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样。

随即,一个个黄段子就在这间狭小的祈祷室里此起彼伏了起来。

“卓拉宽恕。”牧星又下意识的说道。

“啧,我说牧星,虽然劝了你很多次,但是该说的我还是要说。”老塔米将烟按灭,随手丢在地板上,接着喉咙耸动呸的吐出一口浓痰。

“无论你怎么祈祷,卓拉都是不会保佑你的,她只会保佑那些官老爷和高等公民,最近我听说港口又死了不少人,都是像我们这种最底层的五等臭虫,你有见过其他等级的人死吗?”老塔米搭着牧星的肩膀叹气道,“认清事实吧,别做梦了,要我说,你这岁数赶紧找个老婆,生个娃,这样事情一多,你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对于老塔米的热情现在的牧星说实话是有些不适应的,但是为了表现的不太异样他还是佯装流里流气的说了几个黄段子。

“不提了,你这头现在还疼不。”老塔米把视线投在牧星结乐血痂的伤口上接着道,“我觉得最好花点钱,找个医生看看,毕竟那些怪鱼身上可能带着奇奇怪怪的毒素。”

“嗯,我是打算去找个医生瞧瞧,待会我请个假”牧星回应道。

“请假没问题,不过……”老塔米说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