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卡尔的秘宝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地点:一颗与世隔绝的星球——塞卡尔

 背景:“在塞卡尔历元年时,部分人类移居塞卡尔,然而,与此同时地球因为只送富人移民而发了暴动,核战争爆发,地球文明一去不复返,而遗留在塞卡尔的人们努力的生活着……”

  《塞卡尔法典》如是说

  真相是否如此呢……

  男主绝不会关心这种无聊的事啦

  “简简单单地活着,努力活得比原来更好 , 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了。”

  简单的生活理念与复杂的时代命运的交锋,构成了这部网文的剧情。

第1卷 促织未鸣



“这是……!?”男人跪坐着,嘶哑的嗓音中夹杂着液体的流动声。

  一把被鲜血掩住了寒光的镰刀贯穿他身着甲胄的胸膛。身后天鹅绒毡上的血迹曲曲折折,那是他爬行的轨迹。

“这就是我家族世代穷尽钱财、性命追求的秘宝?!不……绝不可能!!”
男人一把拔出胸口的刃器,他残缺的声带颤抖着低鸣,只见甲胄下开始隐隐发出红光,从心脏向右臂延伸开去,伤痕累累的手臂上显现出盘曲的符号,他猛地收紧了手臂肌肉,将那巨镰向前方的烛火甩去。“骗子……混蛋!!!”

  然而发力中途,一口污血涌出……这竭力的一掷,只是让那笨拙的农具在空中划过一条劣弧……

 他的生命几乎是与那烛火一同熄灭的。

 “又是一个无聊的结局吗……”烛火熄了,暗处的人影反倒明了了。

  
  

  

  
  





第1章 兵区遥路



  时值正午,塞卡尔独有的双月却已挂了起来,这里的太阳是孱弱的,达到可以直视的地步……荒野的小路上两辆木车一前一后,缓慢但持续地走着。
  
  “还没到吗,李叔?”

  
12、3岁模样的黑发少年,一条胳膊挂在牛车框上。显然已经尝试了所有可能的坐姿,闲的无聊,正端详着镜子里赤褐色的瞳孔。

  
“快了快了,已经能看到兵区边境了……”

  
坐在前座上的中年男人,放下了望远镜,抚摸着眼前两只六足兽厚实的臀部。拖车的动物统称“牛”——这是不成文的规矩。真正的“牛”早已和古地球文明一同消失了。更何况这个星球的超高氧浓度大气几乎不适合任何古地球生物生存。

  “话说这次要送啥?”

  少年把镜子塞进布衣袋里,那衣服上便刻出一个镜子的形状来——毕竟那衣服薄的像张纸。

  “好像是个大铁疙瘩……净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中年男人顿了一顿,显然这并不是他兴趣所在“话说鸣雨啊,你都18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我不想结婚。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

  “我是说要不要去参加皇城卫队的预选……”

  少年脸一红。没好气地回道:“就算习武也情愿去当教国的督牧……”

  “教国的混蛋们可不收黎民哦……都是些狂热教徒。”

  少年姓仇名鸣雨,在塞卡尔这颗与世隔绝近4000年的星球上,像仇鸣雨这样将姓与名分的清清楚楚的人已少之又少 了,甚至皇城贵族中已开始有以单字作为姓名的人。

  像仇鸣雨这样的黎民,通常以出生时日晷对应的“姓氏簿”上的位置选姓,以在家族中出生顺序取名。

  他出生于鸡鸣之时,那条影线不偏不倚落在了面积最小的“仇”字上,又因为有个本该相差十岁、但不幸夭折的哥哥,因此他理应是叫“仇二”的,可鸣雨那混了一辈子镖行的父亲,一拳把乡中的仪官打的人仰马翻,“仇二”就成了“仇鸣雨”了。

  然而,这对鸣雨完全不算事儿。

  他就算叫“二”也无所谓。

  仇鸣雨自幼身材小巧,结实却不魁梧,这也是为何乍一看都以为是个尚未及冠的孩子。其实他已到了塞卡尔人选择伴侣与职业的时候了——18岁。

  “你说送你去甲区学锻造如何?我有个年轻时的熟人。”

  李二叔也摸够了牛屁股,他自己是准备打一辈子光棍的,但哥哥钱一早死,哥哥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时刻操着心。

  “不要……我想入镖行。”

  镖行在塞卡尔同样存在,但业务已拓展至各个领域,有的是李三这种拖拉物件的穷人,有的是随行卫士,有能力的镖行甚至可以接受皇城或帝区的剿匪任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