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世阁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妖孽横行的时代,各国纷争不断,仙界欲弃人间不顾。
人间衰败、妖魔结盟、面对冷漠的仙界,人类的存亡迫在眉睫。
常年无人问津的鼎海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以卿为信之人登上陆地,寻找拯救海底的办法,却在此过程中将各心中的疑惑一层层解开。
误落海底是否另有隐情?
破碎的玉佩是否另有其主?
前世的羁绊今生是否愿意延续?
先祖的秘密是否已被尘封?
埋藏秘密的卷轴是否还能寻到?
万年的仇恨是否能够化解?
我为你入魔,你却轼我,
我为你成仙,你却恨我。
卿家六人,将演绎传奇。

卿世阁封面

第海底异常平静,似乎与人间的危险没有一丝联系。


  鱼类在此繁衍生息,靠近珊瑚石,偶尔会看见几只小妖游过。
  再往深处前进,便瞧见了海底。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庞大的阁楼,外结界将阁楼周围包围,作为种植庄稼的地方;内结界则包围阁楼保护其不受伤害。
  许多人在阁楼下,聊天,种地,或者坐在一起对歌,一副平和的景象。
 然而鼎海里的居民已习惯这个有着人类居住的阁楼——卿世阁。
  作为交换,阁主与鼎海妖怪约法三章。阁主用法力将珊瑚石以下的所有区域设置结界进行保护,妖怪为人们提供生存的地方。
  阁楼分为八层,最底层为储存粮食、幻晶的地方;第二、三层十分宽广,可容纳数十人居住;上面几层则为卿世阁五名名创造者居住。此外,阁楼周围也有人工引进的河流、植被和店铺。
  在这里,结界将海底的水隔离开来,人们可以正常呼吸,与地上基本无异。
  “看来人类离灭绝不远了嘛。”一头橘红色卷发、身缠绷带的女孩无聊地翻着史册,打着哈欠。
  “未……未卿小姐!”侍女模样的少女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大事不好了!”
  “金妮,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未卿皱着眉头,似乎对名唤金妮的女孩冒失的行为感到不愉快。“就算是在海底,也要保持优雅!”
  “是,是……”金妮赶紧点头,“未卿小姐,你快和奴婢出去看看吧!”
  “出了什么事?”未卿一边说着,一边跟着金妮快步走出去。一路来到楼底,只见一个偌大的仓库除了些许晶体的碎渣外再无别物。
  “谁干的!”未卿气愤地大叫。
  这可是阁主煞费苦心从“上面”带回来的,究竟是谁这么过分?
  “……您干的……”金妮低着头小声地说。“您忘了吗?前几日您还说想要一个水晶屋,结果这水晶屋没弄成,仓库里的幻晶倒是消耗了不少……”
  最近内结界开始出现裂缝,而幻晶又是不可缺少的材料。未卿用剩下来的幻晶渣都被金妮收集在一起,供给维修。
  未卿倒吸一口凉气,挥霍幻晶时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呈现。她猛地抓住金妮的肩膀,道:“怎么办怎么办!末今日就会回来了!要是她知道幻晶只有这么一点了的话……”
  “等……等等……奴婢要被摇散架了”金妮连忙阻止未卿,摇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刚才有崇者传来消息,阁主已在回来的路上了……”
  完了。
  未卿欲哭无泪,就在这时,她瞥见手上紧缠着的绷带。
  “金妮,内结界出现裂缝的事,末知道吗?”
  金妮想了想,道:“裂缝是这几日才出现的,而阁主恰好不在,应该是不知道的。”
  “嗯……”未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未卿小姐,你问这个作甚?”
  “秘密。”未卿神秘一笑,靠近金妮,在她耳边道:
  “待会儿你只需这样……”
  
  
  
  
  
  
  
  “阁主到——”
  话音未落,所有人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一抹蓝色的身影跨入外结界,徐徐向下飞来。手持高大法杖,左眼下龙飞凤舞的卿字象征了一切。
  紧随其后的是有着紫色长发的女子,身着绣花长裙,端庄优雅。肤似凝脂,光洁的额头上有一颗朱砂痣,为她姣好的容貌又添上一笔抚媚,只一眼便让人无法忘却。朱唇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恭迎阁主!晓卿大人!”众人洪亮的声音充满了敬仰与欣喜。
  待两人完全落在地面上,金妮从人群中走出来,“恭迎末卿小姐、晓卿小姐。”
  “嗯。”末卿轻应一声,放开黎明绝望,让它自己飞向阁楼顶。
  “今儿个真奇怪,未卿竟没有出来。”晓卿挑眉一笑,转向金妮问道:“金妮,你家未卿大小姐呢?不是又在房间里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
  金妮一惊,随后温和一笑:“今日听闻两位小姐要回来,未卿小姐可是激动了好久呢。这不,小姐已经在内结界等候着您们了,说是要给二位惊喜呢。”
  “那家伙的惊喜?倒是值得一看。”晓卿将目光转向末卿。“末,你觉得呢?”
  “无需多言。”末卿的眼中没有了之前的杀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温和。“带路吧,金妮。”



第1节 第二章 模糊壁画



“是。”
  末、晓二人随金妮前往内结界,周围的崇者也相继散去,继续手上的活儿。
  “娘,娘!”一个小男孩扑进少妇的怀里。“那个蓝色头发的小姐姐,好厉害啊!”
  “卿世阁阁主,能不厉害吗?”少妇莞尔一笑,将小男孩抱起来。“你还没出生时,你爹爹就被妖怪杀害。娘迫于无奈,欲跳进鼎海获得解脱,若不是被阁主一行人发现,及时带到了这里,你与娘恐怕都死在鱼肚子里了。”
  “娘,海底的人们都是从地上来的吗?”小男孩水汪汪的眼睛环顾四周,好奇的盯着周围的人。
  “是啊。”少妇点点头。“妖孽横行,政府腐败。这里的人,都是受到妖怪与国家衰落的压迫,想跳入鼎海寻短见的。”
  “还好,我们遇见了她们。她们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庇护所。她们,一定是天上派来拯救我们的仙人吧。”少妇说着,眼里饱含温和的笑意。
  
  “末卿小姐、晓卿小姐,我们到了。”金妮停下脚步,笑着道。
  且看这周围空荡荡的,哪有未卿的影子。
  “未卿人呢?莫不是在耍我们。”晓卿挑眉,一脸不解。
  “看上面。”末卿轻轻道。
  晓卿抬头,看见一个橙发少女徐徐落下。缠绕在手臂上绷带被解开,在空中飘动。时而与她用于固定两边头发的蓝色绸带交织在一起,时而又如纯白的翅一般。
  她在空中挥动绷带,旋转身体,舞姿轻盈,最后轻巧落地。
  “末,晓,欢迎回来。”未卿对着两人开心一笑。
  “这绸带舞,你从何处习得的?”晓卿不可思议地看着未卿。
  “前段时间,我看见晓在自家房间里跳着舞,我便在一旁偷偷跟着跳了。”未卿吐了吐舌头,目光转向末卿。“末,我给你们的欢迎礼怎么样?”
  “很好。”末卿微微一笑,就在未卿暗自得意的时候,末卿道:“平常我们回来,你可不会如此欢迎我们。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未卿杏眼一瞪,身子一抖,连说话也开始结巴:“我……我这不是激动嘛,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想你们!”
  天啊!那什么绸带舞确实是她偷学的,但她又怎么会让她们知道,这临时安排的舞,只是为了遮挡内结界的裂缝而已呢……
  末卿没有说话,让未卿感到十分不安,眼睛也不知看往何处。
  一阵沉默之后,末卿默念咒语,落在地上的绷带被一阵白光包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自动包裹在未卿手臂上。
  末卿道:“下次,不要再擅自解开绷带了。你的体质特殊,长时间暴露在内结界的法术里,你皮肤的损坏会加剧。”
  未卿闻言,低头看着手上变青紫的部分,苦涩在一瞬间蔓延开来。
  “嗯,我知道的。”未卿苦笑。
  从来到海底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自己将再也摆脱不了这绷带。
  但是,能让她在海底自由地行走,这样就足够了。
  “下一次,我、我教你跳绸带舞吧,你虽悟其形,却不悟其意。”晓卿走上前来,头不自然地偏向别处。
  未卿一愣,随即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对着晓卿,大大地点了一个头。
  看着这和谐的一幕,金妮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向来不和、遇上就斗嘴的未卿、晓卿二人,关系得到缓和,真是太好了呢。
  “我先回去了。”末卿突然说道。困意席卷而来,令末卿的声音有一丝飘渺。不等未、晓二人应答,她便飞进了最顶层的房间。
  “果然,幻晶会吸取持有者的精元。生前罪孽越重,幻化成幻晶后的妖力越强。”晓卿喃喃道。
  作为阁主,末随时都需要到地面上收集幻晶,更何况,那枚法杖……
  
  “主人,很抱歉,又让你累成这个样子。”立在一旁的"黎明绝望"传出饱含歉意的声音。
  “无碍。”末卿倒在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壁画。
  这壁画是由末卿常年的意向所产生的,刚开始时只是一块模糊的色彩,现在大致能够看清里面是一个人了。
  看体型,应该是一个紫发少年。可是,他是谁呢?
  末卿伸出手,想触碰壁画里少年的脸,最终,浓浓的睡意又让她垂下了手。
  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