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天下间女子,或福或悲,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却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无法掌控自己的爱情。红豆用外皮表示,一种思念。他用微笑掩饰,他的深爱。她用执着证明,她的坚持。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才会害怕再次失去。殊不知,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即使再漫长的等待,即使永远只是一瞬间。

彼岸花开封面

第3章 于我,你就是天下



于我,你就是天下

她是被师父师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姑娘。
一身才华,绝世武功。
他是当朝皇帝最宠爱的九皇子。
心思百转,冷漠孤傲。
阴差阳错,他们相遇。
他爱上了她。
为了她,他亲手在后院池塘中栽下了她最爱的白莲花。
花瓣绚烂,洁白无瑕。
三年后,他领命征服其他四国。
出发前一夜,她在月下为他抚琴。
他静静的听了一夜。
临别,他拥她入怀,“等我回来。”
她默默点头。
战场上,他足智多谋,骁勇善战。
她一袭白衣胜雪,策马而来。
他怒喝,“你来做什么?”
她轻笑,“我来帮你啊。”
两年战场厮杀。
她陪他金戈铁马,千里奔波。
还剩最后一个国家。
国王却道,“你娶朕女儿云霞公主为妻,朕便让国。”
一桩婚姻,万条人命。
他却不愿。
然而皇帝下了圣旨,命他娶亲,并传位于他。
他仍是不愿,她却劝他,不忍他背上那天下骂名。
那一日,他登基为帝,封她为颜惜贵妃。
她只是淡笑。
那日他娶亲,皇后一身大红喜服,金凤呈祥。
可是那人,不是她。
晚宴之上,她献舞,他准了。
她请求灭了宫中灯火,他也准了。
她一身白衣,一舞倾城。
最后一刹,舞袖轻甩,莲花散落。
她离殿而去,“保重。”
他猛地起身,灯火重燃,只剩下一地白莲花瓣。
她换上黑衣,连夜出城。
转身望了望城门,她已毫无留念。
这帝都,这皇宫,再也容不下她。
黄昏落日,湖畔倩影。
马蹄声近,她暮然回首。
他策马而来。
她眼中漫雾。
“终于找到了你。我随你一起,四海为家,游荡天涯。”
他飞身下马,拥她入怀。
她哭着说,“你的天下怎么办?”
他笑,凝着她的目光温柔醉人。
“于我,你就是天下。”
[ 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第4章 年华如初



年华如初

她喜欢他。
她虽是女子,却敢爱敢恨。
她在七夕节,在天下人面前,
诉说了那份爱慕,却是被拒绝。
她生的绝色,眉目如画,精通琴棋书画。
他第一眼看到她便是喜欢。
可他却是如何能配的上那美貌绝色的人儿。
他只是穷寒书生而已。
他如何随心去爱她呢。
"你为何不喜欢我?"
她满是痛苦的声音低声询问。
"多谢小姐厚爱,只是小生早有意中人。望小姐切勿打扰我与她。愿小姐,祝福在下。"
他冷酷近似无情的说。
却是那般锥心痛。
"好。"
她笑魇如花。
在她转身之际,两行清泪流下。
他与青梅竹马成了亲。
那日,他一身喜袍,俊郎如昔。
她看着他娶了别人。
看着他们拜了天地,行了大礼。
她看着新人嘴角扬起苦涩的笑容。
那日嫁衣如血。
她为他穿上了嫁衣。
却是从那断情涯跳下。
那日他洞房花烛夜,却喝的大醉。
口中念念着"浅浅,浅浅......"
不知为何两行泪珠从他眼角滑落。
年华如初。
若我知你爱我至深,
我定不负卿相思意。
[错过的年华在北漠开出斑斓的紫薇花,却荒芜了轮回的春夏。]



第5章 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他是囹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
他武艺精湛,才高八斗。
他争得无数女子以身相许,却从未将心给过任何人。
她是夏家的已故大夫人的女儿,更是嫡女,却因侧夫人的排挤而受尽委屈。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医术精湛,无病不治。
那一天,他与她在竹林巧遇。
他看见,她在吟"不流斑竹多情泪,甘为春山化雪涛。"
他问她,你也喜欢竹子。
她说,嗯。
从此,他与她结下了缘。
第二天,她却被告知,太子要娶她为太子妃。
两年的相处,他与她有了真爱。
为了她,他在后院载满了青竹。
他告诉她,他只爱她。
他不知道,她在寻找弑母的仇人。
到最后,她却发现,害死她母亲的,是他。
她没有挑明真相。
但是,现实残酷,他将她降为侧妃,另娶了林家小姐为太子妃。
他要解释。
而她只是笑,该结束了。
那天,他大婚,娶新太子妃。
但是晚上,他们没有圆房。
半夜,她闯进他屋,握着一把匕首。
刺杀不成,她逃了。
奈何他轻功高过她不知多少。
他追她至江边,夺过她匕首。
他质问她为什么。
她笑,因为你害死了我母亲。
她与他说着一切,他的脸越来越苍白。
他只是一味说着,对不起......
她仿佛在看他,目光又好似透过了他。
最后,她说,好好对待太子妃。
然后,她仰身,浸入江中。
他一瞬间惊恐,拼命叫着,言儿,不要......
但她,已心灰意冷。
带着绝望沉入水底。
他为了不让她受到别人伤害,将她降位,另娶太子妃。
而最终,却是他伤了她。
或许,他错了吧。
但是,他再也见不到她。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你若负我,我当绝情。]



第6章 泪落无声,雪落无痕



泪落无声,雪落无痕

那一年,冬天来的晚。
皖国书香门第凌家新添了一位小姐,也是唯一一个女孩。
刚一落地,初冬的第一场雪便飘散于空中,
于是,这位小姐唤作凌思雪。
这一年,她16岁。文采飞扬,容颜貌似天仙。
皖皇忌惮凌家势力,便将她指婚与他。
他叫叶咏风。
他本是皖国世家定王府的小世子,却因皖皇对定王府的忌惮而失去了父亲,成了定王。
那一天,他与她成婚,却并未圆房。
之后,她以定王妃的名义居身定王府,在长时间的相处后,她与他培养出了真感情。
他与她终于圆房,他许诺,今生,唯她一人。
他待她极好,她无论要做什么,他都不束缚她。她想要什么,他都会给她。
直到遇见上官月莲。
上官月莲痴迷着定王,嫉妒凌思雪,想至她于死地。
终于有了机会,上官月莲给她下了药。
碧落,此药吸入半点,便会身体虚弱,不到一个月便会死亡。
上官月莲以此来威胁他娶她为侧妃,然后就给他解药。
他答应了。却没有告诉她。
娶侧妃那天,是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她望向窗外,雪花飘飘洒洒。
她嫣然一笑。
过去的承诺,那句"唯你一人"不过是过眼云烟。
她明白,男人怎么会忍受身边只有一个女人?何况还是个缠绵病榻的女人。
她不再与他亲近。
而他为了实现对上官月莲的诺言,也再没亲近过她。
但是,上官月莲却迟迟没有给他解药。
一个月很快过去。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领兵打仗,为了所谓的权力。
她却以为,他已经不爱她。
终于病倒在床,她仰望天空,看着雪花片片飘落。
快结束了罢。。。
远在边关的他,听到消息即刻赶回王府。
却还是晚了一步。
她早已逝天。
没有半分不甘,只有绝望。
他却痛不欲生。
雪儿,没了你,我要这权力有何用......
雪儿,我们不是约定不离不弃的么......
雪儿,离开你,要我怎么活......
雪儿,对不起......
到最后,只剩下了眼泪。
他不知,这一个月,她有多么绝望。
他不知,他冷落她后,她有多么心痛。
可是,她也不知,为了她,他怎样努力去争权力,只为让她一生无忧无虑,开开心心。
终究是斗不过天,他与她阴阳两隔。
他与她,终究是有缘却无份。
那一年,他灭了上官月莲满门。
那一年,他征战四方,夺得战神一称。
那一年,皖帝驾崩,皖国易主。
那一年,定王府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终于,他夺得了他想要的权力。
这一生,他机关算尽,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这一生,他引得无数女子芳心暗许,却失去了挚爱。
这一生,他树立了无数敌人,却没能得一起知己。
依旧忘不了那个温婉的女子笑的模样。
泪水,潸然流下。
初冬的第一片雪,悄然飘落。
[末路陌路细碎尘埃,怨景愿景彼岸花开。]



第7章 锦红



锦红

她和他的相遇本就是一场错误。
只因长姐不愿嫁他这痴傻之人,
她便成了替代品嫁给他。
他本该是受宠皇子,
却被他人所害,
无奈装作痴傻。
第一眼见到他,
她觉得这人傻得让人心疼。
他觉得这女子真是温柔如水,
看他因痴傻被欺负,
她放下了柔弱外表,
第一次动手打人。
看他因身份被暗杀,
她放下了琴棋诗画,
第一次学习杀人。
看他因无钱被嘲笑,
她放下了绣花缝衣,
第一次女扮男装做生意建势力。
她以为他是真的痴傻,
不论他万般蛮狠无理,
她都耐心哄他。
终究,为了他,
她夺了皇位,只为了给他。
帮他杀逆臣,立忠臣,稳定了皇位。
他终于告诉她,他并不傻。
他给了她皇后之位。
皇帝的宠爱能有多久?
她看着他为了稳定皇位而扩充后宫,宠爱别的女子。
他来看她的次数越来越少。
她去找他。
他却说:
“不要无理取闹。
身为一国之后,是让你助朕管理天下。
不是为了让你整日争宠。”
她笑了。
什么都没说,回到了自己宫中。
她换了一袭血红长裙。
“若有来世,
只愿不要再遇见他。”
她要以最美的姿态离开他。
她是笑着死的。
笑的那般美好,
却又那般凄凉。
“瞳瞳,
舅舅这个故事讲的怎么样。”
“舅舅,
故事里的女人好傻啊。
这要是我,
肯定不会帮他夺得皇位让他欺负自己的。
而且为什么要自杀?
若是我,肯定把那男人杀了。”
他笑了。
却留下一滴血泪:
“对啊,她真的好傻。
为什么不杀了我。
为什么让我独存于这世间。
你不想见我,
我又怎么会去黄泉路上碍你的眼。”
——357年
皇后逝世,
葬入皇陵。
皇上从此下令解散后宫,
不准任何人再穿红衣。
“对不起,我的爱,来迟了。”
——365年
先帝逝世。
遵循先帝遗嘱,
与皇后葬入一起,
却不准放在同一个棺材。
你不想见我,
我又怎么舍得去碍你的眼,
哪怕我万般想你念你。
【别等失去后,才发现,这锦绣江山,敌不过她一个微笑】



第8章 等待



等待

那一年冬天,他在雪地中遇见她。
她躺在雪地上,单薄的衣服上落满了雪。
她的脸颊冻的苍白,嘴唇发紫。
他是徐家大公子,那日上山采药。
他看见雪地中的她,于心不忍。
于是,他将她带回了徐府。
她昏迷了三天三夜,他照顾她三天三夜。
她醒来告诉他,她叫辛姚,是个孤儿。
他选择相信。
她在徐府住下了。
徐公子名徐靖辰。
徐老爷与夫人已故,只剩他一人。
两个月的相处,他与她熟识。
他疼她如亲妹妹。
而她也只当他是哥哥。
两个月后,他该娶妻了。
宁家小姐是徐家定下的娃娃亲。
宁婉林也是从小仰慕着徐靖辰。
那一日,他大婚。
她笑吟吟的庆祝他。
当晚洞房夜,他却喝醉了。
独自一人坐在桌前,一碗一碗灌着酒。
口中不断呢喃,姚姚,姚姚。
而她,在月下,默默流泪。
她不是不爱他,而是不敢爱。
她确实是孤儿,但不是普通的孤儿。
她流离在外,被一个杀手组织收养,教授武功,培养成杀手。
她这次来徐府是她的任务。
探听徐府机密,成功后刺杀徐公子。
所以,她不能爱上他。
就这样,她在徐府潜伏了半年。
对于徐府的机密已然了如指掌。
但是,这半年,他不知,她日子过的有多苦。
宁婉林嫉妒他对她的好,处处为难于她。
第一次,他不在。
她被污蔑偷盗,被罚三十大板。
回到院子,她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
第二次,他也不在。
她被人侮辱,气不过,反驳了宁婉林几句,却因为犯上被罚跪在雪地中整整一天。
......
她从没告诉过他。
终于,她无法忍受宁婉林处处刁难,将事情告与他。
他只是淡淡地说,不要无理取闹。
她没有说话,慢慢走出了徐府的大门。
她一步步的淡出了他的世界。
转身之间,眼角悄然滑下一滴眼泪。
他在身后望着她,不知怎的,嘴边流下一丝鲜红的血迹。
那天晚上,徐府内出现一群黑衣刺客。
为首的是一名女子,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
他辛苦迎战,一手执剑,一手护着宁婉林。
一个猛击,他挑断为首之人的面纱。
他愣住了。
他没想到,竟然是她。
她微微一笑,别来无恙。
她看到,他右手抱着宁婉林。
她眼波微荡,执剑向宁婉林刺去。
他拿起剑挡。
她扔下了剑。
他却没反应过来,刺出去的剑来不及收回。
那把剑刺穿了她,血,瞬间溅到他雪白的衣服上。
他猛的抽出剑来,托住她柔弱的身躯。
"姚姚......你......"
"我不能杀你......所以,我只能自己死......"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身上,瞬间被血染红。
她没有哭,她的眼泪早就哭尽了。
"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去杀人了。我也不想......杀你。"
他是何等聪明,如今已经猜到她的身份。
她轻轻地笑了,"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虽然这只是一个骗局。但
......还是要......谢谢......你。"
到最后,她几乎说不出话了。
临近气绝,她用尽仅剩的力气望着他说:"来生......一定要......等我......"
那目光温柔似水。
眼眸轻轻闭上,手也无力地垂下。
他只感受到,她浑身冰冷。
他执起剑,手起,刀落,挽起一朵血花。
黄泉路上那么孤寂,我陪你一起,走向来生。
等我。
[我伫立于繁华三千间,等待你归来的承诺。]



第9章 忆成殇



忆成殇

那一年,杏花如雨。
他在杏林中遇到她。
她像个孩子,微微对他笑。
他一贯冷漠的脸庞,竟有了丝许动摇。
再见她,她是靖安大将军的千金,
随父亲一起进宫赴宴。
他是当朝九皇子,
却对她动了心思。
皇上命他带兵随靖安将军驻守边境,
于是,他与她相熟。
知道她喜欢杏花,
他命人快马捎来一篮杏花花瓣,
在她的帐前,撒下一把把花瓣,
仿佛是杏花雨一般。
知道他喜欢乐曲 ,
她寻找梧桐木与蚕丝自制瑶琴,
在他的帐中,为他抚琴,吟唱,
就像寻常夫妻一样。
他们彼此之间深深地依恋。
回到京城,他便迎娶了她。
成婚一年,他待她很好,她也深爱着他。
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
皇帝老了,皇位坐不住了,
皇们也开始了争斗。
他也不例外。
为了拔除其他皇子的势力,
各皇子都急着拉拢朝臣。
所有人都以为靖安将军会帮九皇子,
但是,其实靖安却是在帮三皇子,
因为三皇子对靖安有过救命之恩。
他与她都知道。
她去求他不要杀死父亲,
而他只是淡淡的说,你父亲,不能再活了。
她哭着喊道:"皇位真的那么重要吗?"
他皱了皱眉:"很重要。"
因为有了皇位,我才能让你过得好,哪怕牺牲你父亲。
但是,却不能告诉她。
她愣了愣,忽然笑了,
一边笑着却一边流泪。
他别过脸,吩咐下人软禁她。
对不起了,我必须这样做。
-------438年
九皇子杀死靖安将军,
夺得皇位,登基。
她听闻父亲的死讯,悬梁自尽。
他追悔莫及。
-------439年
他已然成为了一个昏君,
喜好美色,不理政事。
她的妹妹不顾阻拦冲进皇宫,剑尖指向他的心口,
“你这么做,可对得起姐姐?”
姐姐刚刚过世,他便选妃入宫。
他睨了她一眼,挥手拂开长剑,
“你不懂。”
她冷笑,
“是,我是不懂,
我不懂你怎能如此绝情,
不懂姐姐怎会爱上你这样的男子!”
他不语,
握剑的双手,
指缝中透出丝丝殷红,
落在地上凝成盛开的红梅。
是夜,他唤来三位妃子。
一人吟曲,一人起舞,一人抚琴。
若有人来,定会讶然,
这三名女子,每一位,
都与他过世妻子的有八分相似。
那歌是她唱过的歌,
那舞是她跳过的舞,
那琴曲,也是她弹过的琴曲。
但是,都不是她。
【我寻遍天下,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你。】



第10章 宠溺



宠溺

外界都说洛国最儒雅的王爷娶了凌国最刁蛮的公主,疼爱无度,随其胡闹。
府中小厮皆深有所感。
“王爷,王妃把一个雕花花瓶给摔碎了!”
“随她摔,大不了再去买一个,王府又不缺钱。”
“王爷,王妃把您的锦鲤全都拿去厨房红烧了啊!”
“随她做,大不了本王过几天再去养多点,鱼么,就是用来吃的。”
“王爷,王妃把您的书画都拿去卖了啊!”
“随她卖,大不了本王再画几幅她,看她舍不舍得卖。”
“王爷,王妃嫌膳房做饭不好吃,都倒掉了!”
“随她倒,大不了重新做,反正食材有的是,何况膳房做的的确难吃。”
“王爷,王妃爬到后院的桃树上摘桃子去了!”
“随她摘,大不了再种一颗树,梨树还是杏树都可以。”
“王爷,王妃女扮男装出府去郊外游玩了!”
“随她去,大不了派人保护她,不过本王相信以娘子的实力,是不会被欺负的。
“王爷,王妃收拾着行礼说要浪迹天涯,逍遥一生!”
“随……”
小厮只觉身边一股劲风吹过,王爷已经离开了书房,向王妃的居所奔去。
一身素服的王妃就怔怔地看着居高临下的王爷。
他笑:“娘子怎么不早说,带为夫一起,天涯海角,为夫陪你。”
[不管天涯海角,我此生唯你一人。]



第11章 莫忘妻



莫忘妻

她是三公主,二公主还未出嫁,她却要为了国家和亲。
或许是因为她不是嫡出。
或许是因为她不够得宠。
为了国家和平,牺牲一个公主也没什么,说的好听是深明大义,不好听……为奴为婢。
“公主。”
“锦绣,本宫没事。”
“锦绣告退。”锦绣担心地看了她一眼。
她堂堂公主,现在居然需要一个婢子为她担心。
当真是可笑,可笑。
同为公主,为何是我?
喃喃着:“嫡亲……嫡亲……”倏忽大吼,“嫡亲又如何?嫡亲又如何!”
然而,所谓命运,终究是无法割舍。
她的命运,就是这样,没有宠爱,就没有荣华。
她还是去了。
去了别的国家。
过上了另一种与从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她绾上了三千青丝,换上了如血嫁衣。
最后的最后,嫁于从未相识。
大婚那日。
处处喜红,红的耀眼,红的夺目。
听锦绣说,这一日,他不仅娶了妻,还纳了妾。
她点了点头,一日独坐。
黎明之前,她,还是一个人。
他是一个皇子,她是一个公主。
本来应该是天作之合。
至少,也该相敬如宾,
最少,也可逢场作戏,
大婚以来,那个所谓的夫君,从未来看过她一眼。
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举目无亲。
她对着和亲的最后一丝丝期待,消失殆尽。
咫尺天涯,不外如是。
那个妾室也曾来看过她,她是一个青楼女子,也是最得宠的妾室,她温婉可人,不算大家闺秀,也有小家碧玉,难怪深得他心。
她突然很羡慕,很羡慕,以至于——嫉妒。
又过了一年,婉妾怀孕。
而她还未圆房,
她想得到这个孩子。
很想,很想。
她跟婉妾交好,得到他的赏识。
迟到的圆房。
“锦绣,她如何了?”
“回公主,难产。”
“活着?”
“已死。”
“孩子呢?”
“男婴,取名为忘启。”
“莫,忘,启。”
国姓是莫。
莫忘妻。
夫君,你把我,当什么。
“夫君,那孩子能不能养在我的名下?”
“也罢,你好好待他。”
我自会好好待他。
不久,夺嫡之战一触即发,他的妻妾一个一个纳,她有了一个想法。
“锦绣,你说,本宫待你如何。”
“公主待我甚好。”
“本宫把你许配给夫君如何。”
“……谢过公主。”
锦绣一跃成为了宠妾。
不过一月,立为平妻。
“夫君,我将锦绣给你,你甚为欢喜,若以江山为礼,你可安心?”
“夫君,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便是杀了你的婉妻……我应该让她活下来,看看你的狼子野心。”
“夫君,我见你时,早已倾心。”
“夫君,待我死后……待我……死……后……”
望你今后,不忘锦绣,不忘山河,不忘妻。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第12章 嫣然笑



嫣然笑

"喂,公子,你走慢点嘛。"她提着衣摆不慌不忙跟着他。
"姑娘,算是我多管闲事,你回去吧。"他不由得加快速度,本是行侠仗义,怎么就多了个累赘。
"爹爹设下擂台为我招亲,你不仅赢了还把我拐来,你便是我夫君,我不跟着你跟着谁。"她提气轻功上前挽住他胳膊。
"姑娘你自重。"
"我不重。"
"……"
"我会煮饭洗衣,自幼习武不会拖累你的。"
"我四处逍遥无法给你一个家。"
"何处有你便是我家,我此生非你不嫁。"
从此他东奔西走不及温饱,她跟着他无欲无求,不愿离他三步之遥。
他被仇家暗杀,重伤昏迷,她为他回家讨药求爹爹救他,她宁愿嫁与他人。
武林盟主之女大婚,各门各派皆派人送礼,府邸四处红绸对喜,她端坐在房中任由摆布。
"你们出去。"镜中人如画,红袍加身,可惜红菱对面却不是他。
"是。"
待人离去,挥袖,烟脂水粉洒落一地,泪水模糊,看不清铜镜中出现之人。
"不是非我不嫁吗?"
听见来人声音,转身回望。
"你来做甚?"
"自是抢亲。"他拦腰将她抱起,谦谦一笑醉了佳人芳心。
"脱我衣裳作甚?"
"看不惯你一身红衣为他人。"
"傻子。"
"叫相公。"
"女子要自重。"
"你不重。"
屋顶,他一袭白衣抱她渐渐远去。
林间小屋,她四处奔波。
看着院子里杂乱无章的摆设,他无奈问道:"娘子,我送你回去可好?"
"不好。"她回眸嫣然一笑,继续打扫。
[嫣然笑,忘却半生恼 。
嫣然笑,雾里看花,花落知多少。]



第13章 时光静好



时光静好

桃花院中,花瓣飘零,蝴蝶飞舞。本是和谐的气氛,此时却带着一丝暧昧。
俊美的男子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美艳却满脸怒气的女子。
"看我干嘛?"女子眨着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眸。
"好看。"
"好看你个鬼!"
"鬼没你好看。"
"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
"你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天生的。"
"论无耻你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谢谢夸奖。"
"......"
"我说啊,嫁给我可好?"
"啊?"
"嫁给我。"
"不要。"
"不要也得嫁。"
"我!不!嫁!"
"你看我都倒贴了,多有诚意。"
"你说嫁我就嫁,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那你要怎样?"
"聘礼。"
"江山为聘?"
"不要。"
"把我送你?"
"不够。"
"一个吻?"
"勉强凑合。"
"就这么说定了!"
"还有信物!"
"呃…信物?"
"嗯哼。"
"要不,先预支整个晋王府?"
"不要不要,不喜欢。别人都送玉佩啊,手镯什么的,你......唔......"
他猛然扣住她的秀脸,噙住那一抹芳唇,侵略性的攻占了整个城池。
"那就一个吻好了。"
"我还没有同意啊喂!"
"没关系我同意了就好。"
"......"
"娘子。"
"谁允许你这么叫了!"
"你都是我的,我允许了就好。"
"真是败给你了。"
"娘子。"
"笨蛋。"
"叫相公。"
"......"
"听话,叫相公。"
"还没成婚呢。"
"先熟练熟练嘛。"
"......相公。"
她笑了,那一笑,恍惚了他的双眼。
嗯,他的她,真美。
[是谁把光阴剪成了烟花,一瞬间,看尽繁华。]



第14章 忆成殇(二)



忆成殇(二)

依旧是漫天杏花的季节。
她戴着银白面具,一身白衣,笑盈盈地坐在他别院里。
她抚一曲«离殇»,伴曲而唱。
他就那么愣在那里,没有说话,也没有走上前。
眼前的她,那么像他魂牵梦萦的那个她。
一曲终,她站起身,向他微微行礼。
"小女子见公子院中一把瑶琴,甚是喜爱,便偷溜进院子一探。还望公子莫要怪罪。"
那把瑶琴,便是她曾赠与他的。
他走上前,抚上她面颊,想要摘下她的面具。
她灵活避过,淡笑,
"小女子面容怕吓到公子,还望公子不要勉强。"
他面容一僵,微有失望,
"是我冒犯了。"
她福了福身,"小女子先行告退。"
罢,起身飞出院子。
他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嘴中呢喃,
"绾儿......"
那么像。
那琴曲,那歌声,那轻功,
都那么像。
他心中微动。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大宴上。
他坐于皇座,看殿中一蒙面女子翩翩起舞。
一曲惊鸿,一舞倾城。
舞罢,她微微一笑,醉了他的心。
他起身走下大殿,提起她面庞。
"封妃,赐字绾。"
绾妃。
她福身,"多谢皇上恩典。"
就连声音,都那么像她。
从此,宫中便多了一位绾妃。
听说,这位绾妃容颜倾城,才貌出众,十分像已故的皇后。
听说,皇上夜夜留宿绾妃的青绾宫,这位绾妃深得皇上宠爱。
听说,皇上经常为了绾妃而推辞早朝。
听说,所有谩骂绾妃祸国妖女的人都被皇上砍了头,并诛连九族。
于是,这个国家,被周边小国逐渐攻打吞并。
皇城被攻破那一天,她用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胸膛。
他看着眼前弥漫的鲜血,笑了。
抬手,摘下她面纱。
那一张绝色的脸庞,和曾经的她一模一样。
他忍住疼痛,拥她在怀,"绾儿,我好想你......"
她猛地推开他,眼角却流下一行血泪,"你机关算尽,为了夺权不惜杀害我父亲,你本该死!
"但是,我要看着你国破人亡,看着你最终一无所有!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多希望你我从未遇见......"
不知何时,火光弥漫了整个皇宫。
他想拉住她的手,却发现离她越来越远。
她慢慢融入火海,最后,她对他说,"可悲的是,我居然还爱你。"
后来,听说皇上死前见到了已故的皇后,随皇后而去了。
也有人说,是皇后看不下去皇上的暴政,回来将皇上带走了。
众说纷纭,但国破已成定局,任谁也无力改变。
千年后,这段故事也湮没在时间的尘埃中。
却无人记得,曾经杏花林中的她,和她身后深情的他。
[ 如若今生再相见,哪怕琉璃百世,迷途千年,也愿。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