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定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昔日,看残花落尽
如今,眷娇人肆意

那是你的紫色渲染繁华
这是我的灵魂随风弥散

待定封面

第3章 向往




“啪!”一声轻响,“你确定你物课没有疯?老杨的课你也敢这么猖狂?”女孩甩了甩手,“看你这背硬的,很耐打吧?”

澈旻一手扶墙,一手拍胸,强行地把想将中午吃的回锅肉都喷涌而出感觉压下。“你就不能轻点啊?!会死人的啊!”旻哥当即就怒了,龇牙咧嘴地咆哮起来,“你信不信再这样…再这样……”到最后,声音却越来越小。

“啊啊啊!”

欲哭无泪,旻哥完全没辙了,所谓的一物降一物,旻哥天生的天不怕地不怕,却偏偏遇到了杨勇,三下五除二的,旻哥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而从前混得顺风顺水的旻哥也好死不死的遇到了命中的克星。

黎颜馨,姓黎,名颜馨。打小就和白澈旻邻居,一起经历了幼儿园、小学、初中乃至高中,也就是旻哥口中最可怕的青梅竹马。旻哥亲人不多,但黎颜馨却是为数不多的、关系略加亲近的人。为什么都青梅竹马了却还是略加亲近?别想多了,只是旻哥担心英年早逝罢了……

“喂,我不就是轻轻的拍了一下嘛,至于那么深仇大恨的样子吗?”女孩嘟着嘴拍了拍蓝色的碧水长裙,微皱的眉头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旻哥一阵头痛,完全无法将眼前的女孩和刚刚的暴行联系起来。真是造孽啊……

“话说,你决定好了没?那么长的暑假不可能没有一点规划吧?”终于,女孩忍不住拉出了真正的主题,“别说什么都没想好啊,我可是给你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呢。”

“呵。”旻哥睥睨般地一声轻笑,“我是谁?未来什么的早就想好了!长井市!我就决定去那儿了。我绝对不能让我这个天才浪费在你们这群凡人身上!”

“看来你还真是爱绘画,爱到不疯魔不成活了啊。”女孩一阵无语,“你说你要是把你的热情都投入到学习上,现在恐怕现在都多了一个学霸了…”

“凡人,你懂什么?这说来说去就是天分上的差距了,说多了都是泪。”摊了摊手,不知不觉间旻哥已经得瑟了起来“你的泪。”

$%#*&……

于是旻哥再一次重伤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总之背上是多了一对乌青的“小翅膀”。

白澈旻从小就喜欢绘画,看见什么就画什么,然而现实的社会经常扼杀旻哥的灵感。已经快成年了,旻哥依旧没有放弃梦想,可能是视力极好的缘故,旻哥经常在各个科书上大兴作画,然后默默地在走廊里吹风……

说到视力,旻哥总觉得自己有超能力者的潜力。为什么?旻哥每次高度集中精力的时候,眼前的第一层屏障就会被略过,也就是所谓的透视。

当然,白澈旻也幻想过每一个男人都幻想过的香艳场景。然而,每一次都在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因为紧张过度而失败……并且,这种能力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将有将近半天的时间头脑昏沉,也就是打瞌睡……

能力的要求过高,让旻哥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挖的一个坑。当初旻哥发现这个能力的时候当真是欣喜若狂,有一种心脏都要蹦达出来的感觉,然而上天默默地给他浇了一盆冷水,“坑爹呢!这是!”不到一分钟,旻哥就彻底躺了,而且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当第二天新老师(也就是老杨)笑眯眯的问起作业的时候,旻哥还处于患得患失的状态下,“啊?哦,作业啊。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扶老奶奶,结果被讹走了整个书包。”旻哥哭丧着脸摊了摊手,并且以夸张的幅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身露了露空空的后背,“诺,书包都没了。”很敷衍,很无赖,不过旻哥就喜欢这么干。

老杨没有当即发出雷霆震怒,而是推了推自己墨绿色镜框的平光眼睛,裂开嘴微笑了起来。于是,白澈旻与老杨的孽缘就就此结上了……

说起旻哥的身世,当真是满满的泪。旻哥从小就没爹没娘,十多年里都和外婆住在一起,靠着外婆那几套老房子的租金过活。相对而言,白澈旻的生活还算是比较充足的,毕竟只有两个人。但是,日子久了也会难免寂寞,不知道白澈旻问过多少次关于自己父母的问题,然而外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道是他的父母考古中失去了踪影。

让白澈旻无奈的事大大小小多了去了,但旻哥总是不屈于所谓的命运,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在原地踏步,而上天也很默契地给了他一个又一个巴掌。的确,没把这货扇得一脸懵比都是好的了。

“澈旻啊,睡了吗?”一个老妇人扶着突起的门把,看着躺在昏黄灯光下的白澈旻。

“呃,还没有。有什么事吗?外婆。”没错,这位头戴着一条灰绿头巾的老人就是白澈旻的外婆。

白澈旻哧溜地一下坐了起来,顺手拉开了主灯。炽亮的光芒一下子掩盖了台灯昏黄的灯光。灯光下,老人的脸一下子就从阴影中显露了出来。老人皱纹不多,超过半百的脸仍旧风韵犹存。

“明天就要出发了吗?”

“嗯。”

“去寻找自己的命运吧。你的父亲就是一个不羁于世的人。”

“我的父亲……吗?…”



第4章 出发与曾经



恭喜获得剧情道具“外婆的钱”,白澈旻将“外婆的钱”发入了行囊中……

好吧,咱不提那些一零年代的游戏梗了…(注:旻哥可是2065年的人,游戏什么的早就是3D虚拟实景了)

回到现实,转眼暑假就到了,前文提过,当代的教育力度十分突出,补课什么的早就严令禁止了。于是,旻哥在暑假里的第一天里就迫不及待地破门而出了,是不是觉得旻哥很疯狂?完全没有,只是旻哥走得太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看着身旁的两个人,白澈旻一阵又一阵地叹气。没错,就是两个人。一个当然是旻哥的“老相好”——颜馨妹子了,当真甩都甩不掉。而另一个嘛,就要说说其他的故事了……一年前,白澈旻揣着自己的爱疯16躲到了食堂后面的窄巷子里,本打算听一听歌,或者……看一看羞羞哒小视频的……却未曾料想,竟有人敢打扰旻哥的雅兴。

“嗯?说什么呢你?没钱?没钱你还敢来找我!?”“噢,是来找打的是吧?”“哥儿几个抄家伙,给这小子练练筋骨!”这是齐腾一第一次遇见白澈旻,或者说是旻哥遇到了齐腾一。齐腾一当时就跪在地上被三个小混混欺负,你问为什么?貌似是齐腾一这傻缺撞到了这三个小混混的头头,顺便一提,用的是自行车。由于齐腾一总是睡懒觉,每天都不得不匆匆忙忙地去学校,不出事还好,出了事嘛,那就是自己脸黑了。

再说说白澈旻,在看到这起校园暴力事件的时候,旻哥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走。没错,就是转身就走。走到一半,还好死不死的遇到了老杨。在老杨惊诧的眼光中,旻哥很少见的向老杨叫了一声“老师好”然后……顺手顺走了老杨的假发……

“白!澈!旻!你!给!我!站!住!”老杨的秃头是老杨最大的秘密,也怪不得他这么愤怒,毕竟他只有二十九岁,对,就是二十九岁……

拿着老杨的假发,白澈旻转身就跑,手里抓着老杨的假发一边“啊,啊,啊”地嚎叫……然后在齐腾一和小混混们诡异的眼神中淡定地从几个人的中间穿了过去。而随后而至的老杨自然是看到了这一案发现场,光是从齐腾一衣衫褴褛的模样就能看出发生了什么,更何况,那三个混混手里还抄着家伙什么的……

从此齐腾一就把白澈旻当成了再世父母,发誓一生都跟定了旻哥(可以看出齐腾一确实被整得够惨的……),从此旻哥后面就多了一个跟屁虫。白澈旻却总是觉得麻烦,这样自己不就没有了隐私了吗?所以,有时候白澈旻就觉得当初自己绝对是跑错了方向……

话回正轨,白澈旻三人已经到了长井市,长井市极大,不是白澈旻居住的尹岚市所能比拟的。长井市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前曾经是世界上动漫业最为发达的国家,而如今,长井市只是炎黄洲的一个大市。虽时隔多年,但繁华程度不减当年,甚至犹有胜之,也难怪白澈旻非要来这里。

“先找个住的地方吧,可能我们要在这里待上几天。”白澈旻抬起手挡了挡炽烈的阳光。

“喏,哪儿不就有一家旅店么。嗯……好像叫什么……什么‘陨星旅客’。店主是中二病的小学生么……”黎颜馨撇开额前的头发有些发愣,旅店看起来确实有些诡异……

“诶,旻哥,咱们来长井市干嘛啊?”摸了摸后脑,齐腾一表示十分的疑惑,这货只知道跟着白澈旻,连去哪儿都不知道。

“画展啊,这你都不知道?”“你又没说……”

“等等,你说的是什么画展?”黎颜馨转过头,像似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嗯……好像有‘极刃’‘誓约低语’‘吟诵天罚’什么的……有问题吗?”白澈旻挠了挠头,一本正经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听到一阵指关节的‘噼啪’声,“有问题?呵,问题大了去了!这TMD不都是动漫吗!?”黎颜馨唾沫星子都快喷出来了,也顾不得形象地骂起了脏话。颜馨真的是怒了,本来以为是修养身心的画展结果变成了骨灰级中二病的瞎逛……

“旻,旻哥,那个其实是漫展啦……”齐腾一极力地压低了音量小声地说,低下的头始终不敢去看颜馨。

“有区别么?不都是画出来的么?”白澈旻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咱们还是先把住的房间定下来再说吧。”

“哼,要定你们自己去定吧!我一个人去逛逛街,晚上再回来。你们好自为之吧。”这么繁华的城市,总是让颜馨觉得将时间浪费在那个什么画展上实在是一种罪过。在刚刚到达长井市就头也不回地闪人了……

“旻哥…不管她了吗?”齐腾一这才敢冒出个头愣愣地看着黎颜馨潇洒离去的背影。

斜眼看了看齐腾一,嘴角不自然地撇了撇,“管她?你是想去见阎王还是想去见上帝啊?”

“都不想……”

“那就赶紧走呗。把房间定了再说。”说罢,白澈旻也转过身向着那个店主疑似小学生的旅店走去。

“诶,等等我啊。”

“老板?老板?老板在吗?”一楼人挺多的,白澈旻却没看到老板,虽然那里确实坐着一群小学生,但白澈旻也不可能真的去问那群小学生'你们谁是老板'这样的问题吧?

“谁叫我啊?有客人吗?”在一个紫色的的走廊的转角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确实十分高大…一米九的身高配上满身的肌肉再加上他那逗比的紫色紧身衣,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大,大叔…你的中二,啊不,你这旅店怎么收费的啊……”看来白澈旻确实被店名和老板的穿着给影响了。

看出白澈旻稍有结巴,猛男一阵大笑,“哈哈哈哈……你们,是第一次来长井市吧?”即使齐腾一躲在了旻哥的背后,但是也被一览无余,这就是身高上的差距了。而齐腾一嘛…只是被打怕了…嗯,咱们不管他。

嗯哼?莫不是触发了隐藏任务?白澈旻立马觉得这里绝对有故事,“确实…是第一次来…”

指了指店门,“你们一定觉得店名很奇怪吧?这也怪不得你们,貌似十年前你们应该只有几岁吧?就在十年前的一个晚上,一颗陨石从天上掉下来,直接砸进了中心商城,还好当时晚上没人,不然那汽车都能抛飞的力量,人的话不就直接成了肉饼了吧?”

“后来有人去陨石坑里巡视,结果,发现的并不是陨石。而是,一把刀。”

“哇擦嘞?刀?”

“嗯哼,没想到吧?掉下来的是一把紫色的刀,外观嘛,大致和武士刀差不多。”

“等等,紫色的刀!?”



第5章 天降之物



“啊,对啊,紫色的刀。听说还有一个石碑什么的,上面写着……写着……诶,写着什么来着?噢,好像写着‘拔出即缘’什么的,不过好像现在都没人拔得出来……”

不等猛男说完,白澈旻就已经淡定不住了,“紫色,紫色,为什么那么熟悉?”

“如果我堕入轮回,再也没有前世的记忆,我将如何寻你?” “别担心,我会静静地守在这里,等你带我一起归去。” “嗯,如若归去,我定让他们低下他们那不可一世的头!我要让地颤抖,让天翻覆,让海咆哮!” “嗯,我等你。”

风中似有底喃随风弥散……

“诶,我还没说完呢……”身后猛男隐约的喊声渐渐地被车水马龙淹没……

两个小时后……白澈旻和齐腾一终于到达了中心公园……嗯?你说中心商城啊?早在陨星降落的时候就被磁共振毁了所有的电路,商城什么的早就废了……

路上的人很多,一路上熙熙攘攘,白澈旻顾不得其他拨开人群向着公园中心穿梭。内心一股莫名的悸动让他浑身颤抖,就连眼角的晶莹也未曾理会。

刀,紫色的刀。静静地立在一个紫色的坑中。那么相似,那么孤独。雕花的栅栏,秀美无比,却像一个囚笼将那一把刀禁锢在原地。

毫不犹豫,白澈旻绕过人群长龙翻身跨过了栅栏。

“喂,说你呢。干什么呢你?买票了吗?买了也要去排队啊!”一个安保人员叫嚷了起来,顿时周围,维持秩序的几个保安也都围了过来。

“旻,旻哥,咱们排队吧?反,反正也不差那么一会儿的时间……”齐腾一背对着白澈旻慢慢后退,面前是凶神恶煞的保安。

白澈旻却呆呆地站在那里,直愣愣地看着那柄紫色的刀。“这,是梦里的那把刀吗?”满心疑惑,颤抖的手微微抬起,触向古色古香的刀柄。

“喂,喂,黎姐。旻哥疯了啊怎么办啊!?”也顾不得喊白澈旻了,齐腾一拿出手机滴滴滴地就拨打出了黎颜馨的号码,毕竟白澈旻克星可不是白叫的。

“啊?哦,他不是一直都是疯的吗?”

“不是啊,这一次是紧急情况啊……”额头上满是汗,一时半会儿齐腾一完全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然而保安大叔可不给时间,后面堆起的人群也嚷了起来,“前面的在干什么啊?搞快点行不行啊?”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几乎盖过了周围汽车的鸣笛声和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声音。

几个安保大汉已经越过了栅栏,伸手就要抓像白澈旻时,变故徒生。白澈旻单手猛地一拔,一团紫色的光芒从白澈旻的衣袖中爆发,散开的光晕像波文一样四散。

“啊———!”白澈旻发出一声高亢的吼叫,右臂上的衣袖像被紫色的光波震碎了一般化为了灰烬。而周围的几个保安也被一股巨大的、无形的力量掀飞,直到滚出了接近十米的距离才停下。强烈的光芒炽灼得齐腾一几乎张不开眼,只能从指缝中略微地看到一个紫色光球缓缓升起,白澈旻不在原地,很明显,白澈旻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光球里,人影依稀可见。

白澈旻感到了一股窒息感,仿佛紫光瞬间抽离了所有空气。一阵刺痛传来,手臂突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灼热感并带着耀眼的紫芒,粉碎,衣袖完全变成了飞灰,手臂上的紫色印记燃起了紫色的火焰,跳跃的火焰格外暴戾,像要焚尽世间万物。

紫色的火焰缓缓地从白澈旻的手臂上升起,剥离的紫色印记旋转着飘在空中。突然,“锵—!”白澈旻手掌握住的紫刀一声刀鸣,像感应到了老友一般愉悦高昂,这时白澈旻才发现刀已不在原地,雪白的刀刃映着紫光,就像燃着紫火,清雅高贵。而旻哥面前的紫色印记也缓缓放大,一个长匣子般的东西渐渐显露眼前,紫色的外壳上嵌着一条长长的红色月牙,在浓郁的紫光中依旧闪着血色的光辉。

这竟是一把刀鞘!白澈旻暗自乍舌,这个陪了自己十几年的印记竟是一把刀的刀鞘!看着紫刀自行地插入刀鞘,周围的紫光终于也慢慢的开始消散。

周围的人只来得及看见一团紫光以刀为中心爆发,强烈的光芒几乎让人张不开眼,光芒越来越强盛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感到了一丝刺痛,人们有的不得不低下头或者蒙着眼,也有的转过了身去。

一切都不过发生在一两分钟内,当齐腾一感觉光芒渐渐开始减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赶紧闪人!”然后一股大力从后颈的衣领上传来,快速地将他拖入了旁边的草丛。

待齐腾一恢复了视力,一个狼狈的身影落入他的眼里,白澈旻几乎缺了半边的衣服,切口光滑而整齐,就像用剪刀轻轻地剪过,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似曾相识的刀,一把紫色的刀,古色古香的刀鞘上嵌着一个血色月牙,让人不寒而栗。

“旻哥?”

“别说话,先找个没人的地方。”

……



第6章 魇,衍



“你偷的?”黎颜馨皱着眉看着桌子上的刀。

“你去偷一个试试?”白澈旻翻了翻白眼。

“那你从哪儿弄来的?”黎颜馨一脸惊异,自己就出去逛了两三个小时的功夫就被叫了回来,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旻哥,你今天仗势那么大,不会有事吧?”

“有事?何止啊,这次事情大发了。”白澈旻一脸苦笑,“就今天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我相信那些科学怪才们都能把我给解剖了。再说了,这刀估计是国宝级的东西啊,无论是偷还是抢,咱们都是铁定的进监狱了……”

“那你为什么不偷偷还回去呢?”听了半天,黎颜馨才听得半懂半懂的。

白澈旻无奈地看了黎颜馨一眼,“有用吗?他们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的,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喜欢把所有的事情弄明白。而且……这把刀我现在是想丢都丢不了啊……”

“为什么啊?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谁都不知道不就行了吗?”抓了抓头发,齐腾一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白澈旻耸了耸肩,“那就给你们表演一下什么叫奇迹。”说完,白澈旻转过身向着房外走去。看着白澈旻背影消失,房间里剩下的两人一脸疑惑。

突然,桌子上的刀毫无征兆地突兀地飘了起来。齐腾一和黎颜馨着实被吓了一跳。漂浮的刀在闪过一阵紫色光华后消失不见。

“就是这样。”一分钟后,白澈旻握着消失的刀回到了房间,“只要我离开它一定距离,它就会自动来到我的面前……”

“唉,那不是以后我们都要像干了坏事一样出门都要偷偷摸摸的了?”黎颜馨刚说出口,突然眼睛一亮,“不对,应该就你们俩吧?我又没去。”

“哼。”白澈旻冒出一声冷哼,慢慢地摸出了一张登记卡,“咱们是一起进城的吧?有登记的,你忘了?”

“我#$&%&#……”

夜深人静。

“这把刀…怎么和梦里的一模一样……”白澈旻躺在床上心事重重,心里总是有一种压抑的感觉,今天发生的事完全超出了白澈旻的理解范围。

揉了揉太阳穴,白澈旻一阵头痛,“真羡慕齐腾一这小子啊,睡得这么香。”撇过头看了看旁边齐腾一熟睡的样子,白澈旻却睡意全无,“睡得真安静呢…看不出来这家伙睡相这么好…”

突然,白澈旻感觉到了一丝诡异,“不对啊,这里是长井市的市区,怎么这么安静?”站起身,走到窗边,面前是空无一人的大马路



第7章 章标题





第8章 章标题





第9章 章标题





第10章 章标题





第11章 章标题





第12章 章标题





第13章 章标题





第14章 章标题





第15章 章标题





第16章 章标题





第17章 章标题





第18章 章标题





第19章 章标题





第20章 章标题





第21章 章标题





第22章 章标题





第23章 章标题





第24章 章标题





第25章 章标题





第26章 章标题





第27章 章标题





第28章 章标题





第29章 章标题





第30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