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学校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他有一身蔚蓝色半透明的血液,像天空一样清澈,让人神往。他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却在拥有最先进科技的超能力学校长大。
  本书记录了他的成长历程和精彩的生活片段。

超能力学校封面

第2章



第二章
  “下课!”物理老师扯着嗓子吼了一声。
  午休时间。
  深处,隐约可见一座小矮亭,由瓦片铺成的亭檐末端像展翅翱翔的鸿鹄高高翘起,孩童捧着竹简坐在奇形怪状的石头上细细品读,垂在手边的细皮条和竹叶在风中摇曳,轻轻的笛声不知从竹林何处飘荡而来,雨点滴落在近处的积水之中,打出一轮又一轮不断扩散的水波,春笋和成熟的竹子的倒影模糊不清……
  文万东吸着刚刚不知为何突然发热的右手食指,关掉了这幅作为背景的动态图片,抬头就看见一个身高马大的壮小伙横在面前。
  “打饭去!”林鹤随意地一拍文万东的肩膀,那力度却让文万东觉得要脱臼。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浑身是肌肉的运动强人与带着一副深度眼镜的文绉绉书生铁得不得了。
  事实上,他们很小就认识,两家人勉强混个温饱,住在一个小城市里,治安很差,但这样的地方却迎合了林鹤的性格,成为了他的天堂。
  更巧的是,两人同时被检测出来基因有变异的迹象,千里迢迢送到一个秘密地区,进入超能力学校预备学校的同一个班级。
  林鹤的学习成绩只是中下水平,初来乍到,一时还不能适应这里的安逸与和平,所以被称为了“野小子”,但林鹤并不喜欢这个外号。
  首先他们将受到三年的高等教育,这里的教育方式与外界不同,实验室比其它杂七杂八的房间加起来的面积还要大五倍不止,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那里度过。除了必修的几项,他们可以选修喜欢的项目,林鹤选的便是各种各样的体育项目了。
  “给我——”
  打饭的学员只是指了一指,菜就已经神奇地出现在他的餐盘里。
  排队的人走动得很快,添菜大妈机器人忙得不可开交,它身上披着多余的围裙,一共有四个机械臂,分别管汤、饭、素、荤。现在就可以看到它的手臂挥舞得极快,身体的旋转同样快速,围裙有被甩掉的迹象,那种突兀的停顿和启动让新来的学员极不适应。然而它从来没有失误,甚至一滴汤都没有洒出来,即使一年不去打扫它所站立的地面,还是光亮如新。
  “嗨!大妈!”另外一个学员打饭时给它打了个招呼。
  “你要什么?”机器人的脸色本来就不好看,这时更加阴沉了,“我要为158人服务,之后还有其它年级,你以为我很轻松吗?你以为我还有时间和你聊天吗?你以为我是机器人所以就不会生气吗?你以为……”
  显然,那个学员被说懵了,愣了好长时间,结果引起大家的不满,也没有人再敢和添菜大妈讲话了。
  “我要向校长要求添个帮手。”添菜大妈给林鹤添菜时用悲哀的声音抱怨,“这工作太无聊了。”
  林鹤向文万东打了一个眼色,两个人拿了餐盘逃之夭夭。
  “林指导,你这算不算是基因变异呢?”找到位置坐下后,文万东指了指林鹤面前满满的三碗汤和一餐盘饭菜,又看了看自己面前几口就能解决的一团,禁不住摇了摇头。
  “没办法,吃饱了才有力气参加训练。而且,你知道的,最近我总是口渴。”林鹤将餐盘直接端到眼前,用筷子不停地往嘴里拨,嘴角沾满了油水和米粒。文万东甚至不确定他是否嚼了没有。
  “你的跆拳道练得怎么样了?听说又想换散打?”文万东夹了两颗青菜缓缓地送进嘴里,直嚼成了菜浆才咽下。
  “恩……对。”林鹤灌下一碗汤,接着扒饭,腮帮子已经被撑得像个球,“那个……跆……跆拳道……在实战的……时候……没什么用。”
  “是你学腻了吧。”
  “嘿嘿……”林鹤暂缓了一会儿,端起另外一碗汤。
  “你就是沉不住气。”文万东用责备的语气说,“学习怎么可以这样?”
  “学习?”林鹤诧异地看着他,“我亲爱的四眼文,这可是跆拳道!”
  “同样是学习。”文万东说。
  “啊,哈哈,对,是学习,是学习!”林鹤敷衍地说着,猛地低下头去吃了口饭。
  “你承认了?”文万东推了一下落下的眼镜,两眼放光地问,只是这一下好像是被静电给电到了,猛然缩回了手。
  “不承认也得让你说得不得不承认。”林鹤将三个空碗放到餐盘上,轻松地端起来,无奈地在身侧颠了颠,随意地放到自动洗碗机里,飞也似地跑了。
  方方正正的洗碗机突然弹出了两只脚,它几乎是火箭发射般冲射起来,身上红红绿绿的灯光气恼地闪烁着,一边歪歪斜斜地追着林鹤,一边爆发出刺耳的尖声警报:“混蛋!混蛋!餐盘位置不正确。混蛋!你要正确放置餐盘位置……”
  文万东看着他跑走的方向愣了一会儿,揉了揉又有些发热的右手食指,小声说:“林指导也不怕阑尾炎。”然后继续斯斯文文地吃饭。
  直到他吃完后,才发觉旁边的一个女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憨憨地笑了笑,扭捏着离开了。
  “喂!你在看什么呢?”陈半月的语气有些暧昧,“是刚才那个跑走的帅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二班的林鹤,外号‘林指导’——”
  吴庆阳突然间笑了出来,她揽过陈半月的头,咬着耳朵:“文万东刚刚把屋顶上落下的白灰给吃了!”
  “真的?”陈半月下意识地抬头,看到的是完好无损的屋顶,回忆一下,刚才也没有什么震动,但是她随即就笑了起来,“白灰不放盐,健脑又养颜!”
  “我要把这事告诉同学。”漂亮的一个甩头,吴庆阳的长发纷纷扬扬的飘起,引来一片学员的注目。



第3章



第三章
  “四眼文?”在床上做着俯卧撑的林鹤轻叫了一声。
  “恩?什么事?”智能课桌旁看书的的文万东回应道。寝室的两张床是靠着门和两侧墙壁摆放的,更深处,则有两张智能课桌,林鹤从来没有用过他的那一张。
  “你觉得我会不会是DNA变异者?”林鹤心中默数着俯卧撑的个数,一边问。
  “首先,更正一下。”文万东回头道,“DNA是脱氧核糖核酸双链和脱氧核苷酸——碱基的统称。变异的是你的一些碱基,可以称为基因变异。你的蓝色血液就是一种表现。”
  “可是,我说的是——”
  “超能力是吗?据我所知,这次的检测所发现的只会是有获得超能力前兆的学员,研究发现所有超能力者的几十万个碱基与众不同,还有将近千万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
  “好吧,那么你觉得我会不会是D……会不会获得超能力?”林鹤无奈地问,他实在受不了文万东那股认真的劲。
  文万东抓住了一个教育林鹤的机会:“你知道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吗?”
  “我只知道进化论。”虽然接受的是自由的教育方式,仍然让林鹤感到十分吃力,尽管他已经尽了全力。
  “自然选择学说,简单地来说,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文万东一板一眼地说,林鹤突然发觉,这时候的他有一种老师所特有的认真。
  “达尔文认为各种生物——包括人类——的数量都会几何倍数地增长,简单地来说,就是拥有很强的繁殖能力。”文万东看了一眼林鹤,“但是,你知道,就比如人类,为了各种利益,冲突不断地发生。最厉害的冲突是什么?”
  “什么?”
  “是战争。”
  “还真是的,战争从来没有停过,据说现在六国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
  文万东轻咳一声,巧妙地将林鹤拉回到课堂中:“战争导致了人类数量的急速下降,同样,各类生物之间为了食物、地盘或者配偶都有可能发生争斗,而这样的争斗也会导致它们的死亡。除此之外,外部的环境,比如天敌的攻击、疾病的传播、极端的天气和火山喷发、地震之类的灾难,所导致的死亡数量更大。”
  “说了……这么多,还没到……主题吗?”林鹤喘着气问。
  “你急什么。”文万东瞪了他一眼,“我继续讲了。既然有死亡,那么必定有存活,而什么样的个体能够在这样的激烈竞争和恶劣环境下更好地生存呢?是拥有在冰天雪地中更能保暖,在沙漠中更容易散热,在族内竞争中拥有更强的武装,在天敌的追捕中拥有逃跑利器的个体,而它们的不同是如何而来的呢?”
  “变异!”林鹤大吼一声,俯卧撑终于到达了极限,73个。
  “没错,就是变异。”文万东整理了一下思路,“但是,变异所产生的可观测现象是很微小的,大部分的变异也只能让你的身体机能比平常人更好一些,可以听到频率更高一点的声音,或者肺活量稍微增加等等罢了。我想,你所说的变异是指获得电影或漫画中的超能力吧?”
  “我超级喜欢金刚狼。”林鹤将身体伸出床外,文万东看到他的右手紧紧握拳,每两根手指间夹着一支笔充当金刚狼的爱德曼金刚爪,挥了几下。
  “我觉得突变更合适。”
  “突变吗?这个词听起来更帅。”
  文万东并没有被林鹤逗笑,他很认真地说:“事实上,突变和变异这两个词在某些方面是可以互相转换的,但为了方便……”
  “你很啰嗦。”林鹤不满地打断他,“我很不喜欢你这种腔调。”
  “突变——或者变异——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的突变,就是细胞分裂时基因的错误所造成。”文万东说,“另外一种是诱发……”
  “就像绿巨人。”
  “呃……你说什么?”因为林鹤在学校时常和别人谈起金刚狼,所以文万东也知道,但绿巨人却不清楚了。
  “遭到伽马射线的辐射而突变的。”林鹤陷入无限的遐想之中,“想变得力大无穷,就变得力大无穷——”
  “恩,看来你对诱发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文万东点点头,教师的味道更浓烈,“虽然如今地球环境的恶化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突变的发生率,但总的来说,概率仍然很小,即使是像我们,已经发现了基因突变的前兆,但是否真的突变,也很难说,是否突变后就会获得超能力,就更难说了。”
  “哎,你这是存心打击我。”林鹤略带怨恨地看了文万东一眼。
  “我说的是事实。”文万东耸耸肩,又看书去了,还不忘说一句,“下课!”
  林鹤没有再说话,他关掉了发光屋顶,转个身,将脸对着墙壁,拉了拉毛巾被,盖住大半个头部。
  “拜托,拜托让我成为超能力者……”那在晚间已经灰暗了三年的双眼,终于闪烁出一道光芒。



第4章



第四章
  星期五总算在期盼中来到了,坐在位置上的林鹤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进来一个仪器,林鹤想到一个搞笑的比喻:像棺材。
  通过智能课桌,他了解到这仪器的功能很多,仅仅是通过扫描便能得知一个人身体内的各项数据,比如眼睛度数、是否是色盲、心率、血压、血糖浓度、骨骼强度、是否受过伤、生长激素是否充足、胰岛的分泌是否正常等等,而且保证辐射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这时,那“棺材”的玻璃门打开了,它的内壁十分光滑,根本不是林鹤想象中的有很多外露的感应器、触头或者电线。
  “一号。”班主任叫道,一个男生走了上去。他的智能课桌爆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大笑,好像之后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我……我要脱衣服吗?”他害羞地问。
  “如果你喜欢别人叫你暴露狂。”其中一个医生微笑着回答。
  全班哄堂大笑,他们也能听到别的班级的笑声。
  男生红着脸走进“棺材”,医生嘱咐他:“尽量不要乱动就行。”然后推上了玻璃门。
  两道绿色的扇形光线分别从“棺材”的左右两壁射出,在一号男生的身体上形成一个环绕着他的缓慢下移的绿色线条,当线条经过他的肚脐时,坐在座位上的学员微微有些骚动起来,还可以听见有人正在低笑。
  “来了,来了!”林鹤对旁边的女生说。
  “有了扫描射线就是不一样,平时看不出来,现在看得见了!”女生毫无忌讳地说,这让林鹤相当无语。
  男生尴尬地扭了扭身体。
  扫描完成,玻璃门打开。医生对他说:“你动什么?要是短了几厘米怎么办?”
  所有同学连带着班主任再次爆笑,更有人鼓起了掌。
  男生想要逃回座位,却被班主任拉住了:“哎!你是怕缺血怎么着?医生还要抽血呢。”
  又是一阵笑声。
  林鹤认定这男生心中一定在骂着倒霉,为什么学号是一号呢?
  轮到林鹤的时候,虽然医生和班主任的笑话能够带动气氛,也已经没有人觉得好玩和新奇,没有人再去看林鹤一眼。
  出来后林鹤抽了血,他难以置信的蔚蓝色半透明的血液让没仔细看资料的医生惊奇不已,而同学和老师已经见怪不怪了。
  文万东在他之后,他看到了文万东扎针时扭曲的表情,以及旁边的讲台上,三维影像投射出立体的阿拉伯字母“10”,正是期末考的倒计时。
  10天,说快不快,说慢不慢,文万东毫无悬念地通过了考试,再一次夺得全班第一,全校第三的宝座,而林鹤同样毫无悬念地败得一塌糊涂。



第5章



第五章
  半圆形穹顶罩住了整个预备学校,内部严格按照一年四季暖热凉冷来变化的,并且空气与穹顶外的沙漠相比更加湿润。期末考的结束代表了夏天的开始,而沙漠的夏冬变化只在一天之内完成。他透过寝室的窗户,穿过穹顶,看到了无垠的沙海,此起彼伏的沙丘像是野兽的背脊,长条的阴影所显现的一条条沟壑如同巨大的鳞片,粗犷而狂野。穹顶内的热空气在缓缓上升,这让林鹤觉得身体中的水分正在飞速流失,气流使得后面的世界变得模糊不清,就像他现在的思想。
  昨天,所有学员们都收到了检测结果即将出来的通知。这半天,林鹤一直在焦急的等待之中度过,而文万东竟然从林鹤起床来就没出现过。
  太阳很快上升到头顶,热空气的流动更加明显,林鹤感到了阵阵倦意。
  他打开每个学生都有的小储藏柜,翻出来一些旧照片,回到寝室细看。照片已经布上了不少褶皱的痕迹,大多是他和爸爸妈妈去九寨沟旅游时拍的,那是他唯一一次和爸爸妈妈的旅游。
  照片上,林鹤的爸爸林思鸿笑得十分豪爽,和矮小的林鹤勾着肩膀,好似兄弟,只是还不到三十五的他额头上已显出些许皱纹。他的妈妈冯雅则是一脸的忧心忡忡,林鹤知道妈妈最恨的就是爸爸乱花钱,她有一次说家里之所以连温饱都算不上,完全是因为爸爸花钱如挥土所致。
  “可是妈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叫挥金如土。”林鹤想。
  在这个特殊的学校里并不缺乏富二代,林鹤就认识一个叫钱升千的,听这名字就知道他家人想钱想疯掉,“钱升千”不就是“钱生钱”吗?还有人曾开玩笑说怎么不叫“钱升兆”,成为世上第一个兆万富翁。
  钱升千曾告诉过林鹤,他爸请客户吃饭最奢侈的一次,一顿就花出去将近六万,更不用说之后更奢侈的娱乐项目了。
  而让林鹤惊奇的是,这个“钱生钱”说起这些时,语气中竟然带着无尽的厌恶。
  “后来生意做成了吗?”林鹤很好奇。
  “没有。”钱升千贱笑道,“客户被他的奢侈恶心住了。”
  旅游回来后,林思鸿所在的公司就破产了,老板欠下了一笔大债,却跑了路,讨债的人最后将手伸向了林思鸿和他的同事,盯得很紧。林鹤一家的经济状况瞬间跌至贫困水平。
  之后,一些穿着西装的人找到了林鹤,那时超能力者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秘密。那些人说明了来意,并告诉他们能够进入超能力学校的孩子在五年内成为超能力者的可能性占百分之七十,并且只要他们答应,还可以得到一些资助,而当林鹤真正成为超能力者后,他们会受到想象不到的好待遇。就算没有成为超能力者,国家也会为他分配到一个能胜任的好工作。林思鸿和冯雅惊喜交加,与林鹤商量过后,他们签下了协议。
  “林哥?”
  林鹤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放好照片,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满头大汗的稚嫩的男孩面孔,他说话的声音还跟女生似的。林鹤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认识他,是刚刚进入预备学校一年级的学员,此刻,他正趴在面对走廊的窗前,好奇地看着林鹤。
  “怎么了?”林鹤友好地朝他笑笑,“又碰到你的冤家了?”
  “哪啊!”小男孩也笑了,“这么热的天,那家伙连欺负人都不想了。”
  “进来坐坐吧。”林鹤朝他招招手。
  “你是想害我吧。屋子里比外面还热。”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倒是林哥你,在干什么呢?”
  “等人。”
  “谁?”小男孩立刻来了兴趣。
  “专门来通知我是否成为超能力——”提到这几个字时,林鹤也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你要成为超能力者了?”小男孩大叫一声,他甚至比林鹤还激动。事实上,被选中的学员还不能称为超能力者,而只是超能力学员。
  “恩!”林鹤用力地点点头,再抬起头时,他毫不掩饰地向小男孩表露出了自己的期待。虽然在第一年的基因检测中就被选中的概率也是一个很小的数值,但他依然有着极强的信心。  “我跟你一起等!”得到了林鹤肯定的回答,小男孩迅即冲入了他的寝室。
  “这可不行。”林鹤皱起眉头,“这件事很重要,他们一定会请你出去。”
  这时,寝室门外走进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穿着西装,打着格子领带,手中托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另外一个穿着军装的壮实年轻男子,他面带微笑着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语气和蔼地说道:“小同学,请你出去。”
  “不嘛!我要在这里,我想知道林哥是不是超能力者!”小男孩哭闹起来。
  这时林鹤已经飞快地站了起来,他拎起小男孩二话不说扔出了房间。
  “超能力学校预备学校2053届二班林鹤学员!”军装男见到这一幕,收起了他和蔼的面容,变得一脸肃穆,说得字字铿锵,雄浑有力。
  林鹤肃然一惊,想到了军训时的内容,一个大跨步从年轻男子的身后来到身前,标准的后转身,脚跟有力地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双手紧贴两侧,挺起胸膛,微微昂起脑袋,面容严肃:“到!”
  军装男看到林鹤的反应,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跟我来。”便走出了寝室。
  林鹤赶紧跟上,西装男后一步走了出来,林鹤想他一定就是班主任口中的心小得不得了的人了。小男孩对着军装男做鬼脸,却难掩高兴的神色,也一步不落地跟在林鹤的身后。
  在楼梯上,他还遇到了另外一个被选中的超能力学员,也是跟着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身后也有一个拖着文件夹的西装男,就像是被保镖保护在中间,他一脸的兴奋,
  两人被带到了操场上,那里已经站着两个穿着军服的人和一个运动装的学员,显然也是一个超能力学员,林鹤在他的旁边站定,发现宿舍楼几乎所有的门都打开了,所有学员都走了出来观看,还有一些矮个子清洁机器人爬上了墙沿。离得太远,林鹤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他能够猜到一定是羡慕中带着嫉妒,这让他感到步伐变得轻盈。
  接着,又有两个人从女生宿舍楼被带了出来。之后便再没有学员出来了。
  这样一来,林鹤可以肯定了,第一次基因检测,从2053届的预备学校的五个班,158人中,共选出了五人,三个男学员,两个女学员。
  五个西装男零零散散地站在一旁,五个军装男站成一排,一个接一个朝第六个敬礼,那是一个十分健壮的大汉,棱角分明的脸庞,和即使在军服里仍隐隐显出肌肉的四肢都显出他的强悍。敬完礼后,五人排成一队小跑着离开了,而那大汉突然之间吼了一声:“立正!”
  立刻,被晒得快要趴下的五人中,林鹤和一个女学员几乎是同时挺直了腰杆,而另外三人虽然也很快速,但相比起来却显得软绵绵的。
  原本喧闹的两幢宿舍楼暂时安静了下来。
  “你,你,你!”大汉连着指了那三人,咆哮道,“50个俯卧撑!”
  宿舍楼“哗——”的一下沸腾了,每个人都在交头接耳地交谈,有些人甚至感到了庆幸。
  林鹤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禁有些同情地扭头去看了那三人一眼,他们正一脸惊恐地盯着下达命令的大汉。
  大汉突然指向了林鹤:“你!100个俯卧撑!”
  一切又是那么地安静,“100”这个阿拉伯数字回荡在的所有学员的耳边。
  轮到三个人同情林鹤了,而林鹤却发现另外一个女学员至始至终都没有眨过一下眼睛,就像是一座已经生了根的雕像,好像旁边发生的所有事都与她无关。
  “100个……”林鹤回过神来,在第一批就被选中的快乐仍然让他心潮澎湃,而这时,一股叛逆的情绪升腾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吧……做就做,谁怕谁?”
  在那被罚的一女两男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林鹤已经开始做俯卧撑了,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下,他一口气做完了70个,只是之后手臂的酸痛让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再做,而当他做完100个后,手臂已经再也抬不起来了,只能趴着大口喘气。
  现在,宿舍楼的喧闹又渐渐回来了。
  这时两个男学员已经做了30多个,而那个女学员却迟迟没有做,大汉踏着沉稳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阴森着脸盯着她,女学员惊叫一声,竟然哭了,终于颤颤巍巍地俯下身,可是只做了17个怎么看都不标准的俯卧撑便再也做不动,像一滩泥趴在地上,轻轻地抽泣着。
  大汉轻“哼”了一声,等到那两个男学员做完后,叫道:“陈天钏!”
  “到!”一个男学员用劲力气喊了一声,然后就喘了起来。
  “尹晨!”
  “到!”那仍然没有动过的女学员喊道。
  “本冬豪!”
  “到!”已经缓过劲的另一个男学员回答道。
  “林鹤!”
  “到!”林鹤勉勉强强站了起来,发出嘶哑的声音。地面上留下了三个人形的肮脏汗水印。
  “马芸!”
  “呜呜呜——”
  “马芸!”
  “呜呜呜……”
  “马芸!”大汉一个大跨步来到趴着的马芸身前,怒吼道,那声音让林鹤的耳膜鼓动不休。
  显然,马芸被吓坏了,她突然之间不再哭泣,过了好一会儿才爬了起来,用蚊子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到……”
  “你们听好了,这只是开始,当你们正式进入超能力学校,也就是六十天后,你们将面对更大量的训练。在外面的体校,训练只是严酷,而你们的训练可用‘残酷’来形容,因为你们都是有着无尽潜力的种子,以后将受到国家的重用。”大汉阴着脸说,“超能力学员每天上午有专门的老师讲课,下午进行三个小时的体能训练,其余是自由时间,宿舍重新分配。当然,你们可以选择退出,这样,你们将继续在预备学校学习,直到毕业。”
  大汉一一扫视过五人神色各异的脸庞,然后说:“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你们可以互相认识一下。解散!”



第6章



第六章
  方才那大汉的下手之狠让五人在听到“解散”的命令后都没敢动一下,直到他和五个西装男边聊边缓步走出他们的视野。林鹤看到本冬豪和陈天钏特有默契地脱离了队伍,朝他走来。
  “你好,我叫本冬豪。”本冬豪甩了一下头上的汗珠,溅了林鹤一身,“你叫林鹤,是吗?”
  林鹤微笑着点点头:“对。以后我们就是同学……队友了。”
  本冬豪见林鹤挺随意,也就放了开来,一双狂热的眼睛盯上了林鹤的手臂,他伸出手,捏了捏:“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强?”
  “小时候打架打出来的。”
  本冬豪“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打架吗?”
  “打架只是小时候的事。”林鹤侧眼看到宿舍楼里的学生都一个个回去了,“恩……若是你想问俯卧撑的话,只要每天都做到撑不动就行了,进步很快的。”
  本冬豪本来还想问问其它的,却看见林鹤突然一个闪身,一道速度奇快的黑影掠了过去。
  “哈哈!林哥!你真的是超能力者!”小男孩狂喜地重新朝林鹤扑了上去,这次林鹤没有躲,而是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林鹤,你是超能力者?”本冬豪惊讶地问。
  “小孩子懂什么。”林鹤笑笑,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员罢了,我连自己的超能力是什么还不清楚呢!”
  “没劲!”小男孩挣脱林鹤的怀抱,朝他做了个鬼脸,跑走了。
  这时陈天钏走了上来,与本冬豪有所不同的是,除了他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外,脸和手上已经没了汗水,因俯卧撑而变得肮脏的手掌也被擦得干干净净。他微微欠身,伸出右手:“你好,我姓陈,名天钏,陈旧的陈,天空的天,钏是川流不息的川加一个金字旁,哦,是金属的金,不是纸巾的巾。”
  听着陈天钏的自我介绍,林鹤感到了些许不自在,他赶紧将右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和陈天钏握手:“林鹤,树林的林,白鹤的鹤。”
  陈天钏松开手便没有再说话,他只是听着本冬豪和林鹤聊天,始终挂着自然的微笑。林鹤发现他的腰间别着一块毛巾,当有汗渗出后,他就用毛巾擦一下。
  林鹤从本冬豪的口中得知他是三班的,陈天钏是四班的,两人也是铁得不得了,形影不离。聊了一会儿后,本冬豪热得实在受不了了,终于拉着陈天钏走向浴室。
  林鹤想再去认识一下那两个女学员,本来她以为她们会在一起,可是却看到尹晨正在绕着操场跑圈,那修长的身影像弹簧一样一蹦一跳,好像拥有永远也耗不完的精力,黑色的短发下,她微微张开嘴唇,有节奏地呼吸,却始终是一副冷漠的面孔。
  再看一眼马芸,她在大汉走后又开始轻轻地抽泣起来,现在,她就站在林鹤一步以外,而其他三人却管也不管就走了,这让林鹤十分尴尬。
  马芸的身材十分娇小,连一米六都不到,林鹤估摸了一下,他的拇指和食指指尖相抵形成的环都能套住她的手腕。
  犹豫了一会儿,林鹤终于走上前去,俯下身,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发觉自己根本就不会安慰女生。
  “呃……马芸?别……别哭了,好吗……这里太热了……我送你去寝室好吗……呃……我不能进去……不管怎样你先回寝室好吗……再这样会中暑……”
  听到林鹤毫无技巧的安慰,马芸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她放下擦眼泪的手臂,睁开迷蒙的双眼,却看到了林鹤飞奔而去的身影,她的心里一沉,顿时又跌入了低谷,竟一屁股坐倒在地,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
  “喂……马芸,喝口水吧。”
  “嗯?”马芸有些惊讶地抬头,看见林鹤正站在她身前,伸出的手上拿着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马芸伸出手,又缩了回来。
  “真的会中暑的。”林鹤说着,帮她打开了矿泉水瓶,强压住喝水的欲望,俯下身去,放在她的嘴边。
  “谢……谢谢……”马芸接过了水瓶,无意间,她瞥到了林鹤干裂翘起的嘴角。
  “他笑得真好看……”马芸心想,喝了几口水,由于还没有缓过劲来,被呛住了。  “你……你自己不喝么……”她小声地问,说完,脸就红了。
  林鹤一摊手:“我忘了再拿一瓶。恩,要我陪你回寝室吗?”
  “不了……谢谢你……”马芸的声音更小了。
  “什么?”林鹤不得不将耳朵凑了上去。
  “我是说……好,好啊……麻烦你了……”马芸缓缓站了起来。
  “那么,马芸,你是几班的?”马芸走得很慢,女生宿舍在操场的另一边,为了避免尴尬,林鹤不得不随便找个话题。
  “五班的……”马芸一直低着头。
  “哦……五班啊……”林鹤点点头,“我只认识一个叫吴庆阳的,她的头发是出名的长。”
  马芸“嗯”了一声。
  “对了,你还不知道我是几班的吧?我——”
  “你是二班的。”马芸抢先回答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二班的?”林鹤有些吃惊地看着她。
  “嘻嘻……”马芸笑了起来,那笑声就像银铃一般悦耳动听,她脑后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一个体育强人学习白痴和一个学习强人体育白痴的组合,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你还有一身蔚蓝色的血液……”
  林鹤无语了,原来他和文万东是那么出名?
  听林鹤久久没有回答,马芸还以为他生气了,赶紧抬起头,歉意地说:“大家都是那么说,我也就是随口说出来了,你别介意……”
  “我?我从来不介意这种事。”林鹤低下头看她,淡淡地笑了,看着她红通通的脸蛋,心中涌动出一股奇怪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散了。
  “听说你会跆拳道?”马芸又低下头。
  “恩。”
  “厉害吗?”
  “只是会一点点,如果今年没被选中的话,就换散打了。”林鹤问,“你呢?你会什么?”
  “我学过绘画。”
  “绘画吗?真不错啊,你最喜欢画什么?”
  “风景,我喜欢旅游,喜欢把好风景都画出来,永远记录。”
  “那这三年来你一定画过不少?”预备学校所组织的外出旅游比之普通学校更多,而且去的地方遍布整个亚国。北亚冰天雪地中的树林、南亚群岛上的美丽沙滩、西亚高原的大草原和东亚的各个大城市他们都去过。
  “当然,有时间请你看看怎么样?”马芸略微兴奋地说道。
  “好啊,当然好。”林鹤笑笑回答道。
  “那么……再见了……”马芸说,已经来到女生宿舍楼的门口了。
  “哦,好,再见。”林鹤笔挺地站着,朝她挥了挥手。
  见马芸走进宿舍楼,林鹤喊了一声:“我一定来看你的画!”然后转身飞快地朝男生宿舍楼跑去。
  马芸从门后探出头,有些不舍地看着林鹤跑远的背影,不自觉地勾勒出一丝微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