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泮林如北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这里千叶晓,首次在壹写作出文。《十一年泮林如北》是心头一个很大的羁绊,主线剧情比起生活来说更多是虚构,但是人物个性以及他们所发生的故事,都来源于生活。文风会以现代为主,偶尔幽默吐槽。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喜欢。

她,别人口中无所事事的二小姐。
他,全市最著名的阎王爷总裁。
她胆大包天却唯独不敢对他放肆。
他不近女色却几次被她吸引注意。
上一代的恩怨,
各家族的情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

十一年泮林如北封面

第知道。


  北父北母自转移家业以来,常年在国外享受人生,北家就剩奈雪一人,他若是在这时候离开,奈雪的负担该有多重,她只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孩子啊。
  “我妹要回来了。”
  林炽逍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恢复原状。他做事一向以随机应变著称,但是老大突然有了个妹妹,还是令他有些许惊奇。
  “她从小爱惹是生非,”北奈雪撇了一眼林炽逍,缓缓开口。“十岁让爸妈带走了。”
  “双胞胎?”
  “嗯。总之就是这两天了,所以说既然北家又有活人了,你就去忙你们林氏的事情吧,听说林氏没了你,变得一塌糊涂。”
  有林氏那几个人渣,家业能好到哪里去?

  
  林家别墅。
  “叫全家出来开会!”林老爷子坐在客厅沙发上,拄着拐杖用力敲击地面,明显在因什么而感到生气。身旁的仆人立马去照办,家里最不好伺候的便是这喜怒无常的老爷子,要不是林家开的薪水很高,才不会有谁来管这破地方。
  约莫二十分钟后家里人才庸庸散散地聚集在老爷子身边,竟然让他等了这么长时间?本来就生气的老爷子火冒三丈。
  气氛尴尬,谁都不想先说话去挑战老爷子的底线,只有林奶奶一直安抚着老爷子。
  “爷爷,召集全家人来,是有什么事吗?”林家老四林心瑶,也是现在林家唯一一个女孩率先打破沉闷的气氛。
  老爷子火气未消,林奶奶叹了一口气,徐徐开口:“老大打来电话了。”
  此言一出,像是埋了好久的炸弹突然爆炸,林家客厅突然炸开。
  林心瑶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安,“他回来干嘛?”
  林家老二林炽辉沉默良久,也终于开口:“大哥这是?”
  “林心瑶!你别没大没小!再怎么样他也是你大哥,别用那种语气说话!”老爷子不停地把拐杖往地板上敲,林炽辉急忙上前安抚,怕把老爷子气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林炽逍干了亏了老林家的事情,还不让人说了!”林心瑶不屑地回答。
  “我干什么了。”冰冷的语调,从林炽逍口中蹦出。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一直在听这一家子的聊天过程。
  这就是他的家人么?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山脸。
  既然你们不尊重他,又有何德何能让他来尊重你们呢?
  “你你你……”林心瑶没大没小惯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可若真是见着大哥本人,她那些大道理,一句也蹦不出来。
  “大哥回来了,这不,我们刚刚还说你来着呢!”林炽辉尴尬地笑着,努力打圆场。
  “我没聋。”
说罢他直冲林心瑶走去,单手捏住林心瑶的下巴。“我警告你,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评论。”他很少说长句子,一旦说起来,气势非同小可,阴冷的霸气从身上每个细胞中流露出来。
  “痛唔……”林心瑶努力挣脱着,林炽逍松开手,她立马跑到林炽辉背后:“二哥……”这一声二哥娇声娇气,令人心疼不已。
  “老大回来了,家里的事情总算有了个着落。”老爷子恢复平静,“林心瑶,别总拿你二哥挡箭,滚回你房间去!”
  “爷爷您就饶了她吧,心瑶还小,不懂事。”林炽辉再次开口求情。
  呦?这林心瑶想必就是林炽辉惯成毛病的?真是没一个好东西呢。
  “小不小她自己知道!”老爷子起身,和林奶奶并肩走向茶室。
  林炽逍也转身走上楼梯,走向三楼那个原本就属于他的房间。
  











第3节 初相遇



  遭了!她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张金贵的脸,一定要拍下来!这几乎是现在整个k市的媒体目标。
  “北奈雪小姐,请问顾氏倒闭是否与您有关系?”“请问您对顾氏的起诉有什么看法?”“……”接连不断的问题迅速倾泄而来。
  她怎么知道?她又不是北奈雪!她真的很想说你们认错人了啊啊啊!
  北奈雨遮着半张脸,躲避着媒体的闪光灯,看准了空子冲出人群,直接冲进马路对面的高档写字楼。“敢围本小姐,待我弄清楚这块地方,玩死你们!”她在心里怒吼,一万只羊驼呼啸而过。
  她按上通往最高层的电梯,果然没有记者追上来,一定是被她的心理磁电吓怕了吧哈哈哈,她北奈雨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机智的人!(记者汗)
  他们的确不敢追上来——这可是k市有名阎王爷林炽逍的地盘!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
  北奈雨愣住,居然会在顶层碰到活人?
  林炽逍眯起眼睛仔细端详这张脸,这小丫头居然敢来打扰他?
  下一秒。
  k市居然有这种帅哥!她默默咽下口水。
  这就是老大的妹妹吧?林炽逍的冰山脸没有任何变化。
  “那个……”北奈雪被冰山的阴冷气息压到不敢呼吸,“有媒体在追我……”
  他不说话。
  她也不敢说话,就那么不知所措地站着,殊不知背后的电梯再次降到一楼。
  看样子是有不怕死的便衣记者跟来了,他细微扬起眉毛。
  还是不说话。安静得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电梯上升到10楼了。
  ……
  20楼了。
  ……
  他沉稳地迈步走过去,背对电梯。
  林炽逍高大的身躯正面挡住北奈雨,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一向不知天高地厚的她居然觉得小心脏砰砰直跳。
  远看那么帅……近看,居然更帅了!
  这样还不够,林炽逍伸出双臂拥她入怀。
  “喂!你干嘛!”就算是仗着自己帅也不能因为她漂亮就抱她吧!北奈雨不安分地想要挣脱。
  他的喉结动了动,“你别动。”三个字,极其冷静,却又像命令一样让她难以不服从。这就是所谓的气场么?
  似乎算好了时间,他话音刚落,电梯门就轻轻打开,看到林炽逍抱着一个女人,电梯里的人一怔,立马识趣地关上。
  林炽逍放开北奈雨。
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徐叔,一个便衣记者刚上来过,你控制一下,嗯,让他滚出新闻界回家好了。”语气极为平静,却杀意浓浓。
  北奈雨已经完全石化。滚出新闻界回家?呃?这难道是k市黑社会老大?
  “你要怎么谢我?”他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你白白占了本小姐的便宜。”虽然她很享受刚刚那个拥抱,面前帅哥怀里淡淡的香水味让她难以忘怀,但是她能怎么报答?还是转防为攻先下手为强!
  “北奈雨?”
  “你认识我?”
  “长这么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不是北奈雪就是北奈雨。我送你回家吧。”奇怪,大少爷一向不多管闲事的,不仅如此,今天的话是不是格外多了些?
  “我怎么相信你?”
  “我认识你姐。”
  “谁不认识我姐?”
  林炽逍还真没一次说过这么多话。
  “我叫你姐来领人。”
他知道北奈雨在顾虑什么,也是一句话,消除了她的顾虑。
  “……”就只有她姐姐能压得住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了。
  她从小习武,穿男生的衣服,打男生玩的游戏,第一个冲上去打架,在各项除了学习的领域里毫不服输,当然,她北奈雨也没输过。
  惹到她姐姐的人,她背地里打趴下了多少个。
  北奈雪是她一生誓死护周全的人,只要她姐姐一句话,烧杀抢掠在所不辞(奈雪汗:我什么时候会让你烧杀抢掠……)。
  林炽逍给北家管家打了电话,又翻开资料,静静地看着。
  北奈雨百无聊赖地向四周张望。
  突然,她愣住。
  世界上怎么会有林炽逍这么耐看的人?她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奈雨:明明就是作者大大词穷了好吧),大概就是看着他,心里会豁然开朗吧,即使他有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喂,你什么职业?”话未落口北奈雨自己就在心底骂自己,北奈雨你可不可以矜持一点!“喂”是什么啊!
  林炽逍头都不抬一下,阳光洒在他细长的睫毛上,甚是耀眼。“林氏跨国企业总裁。”
  年轻霸道男总裁!北奈雨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敬意。但是,她也不差,在这里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段位,绝对不是其他人口中无所事事、只知道惹是生非的游手好闲二小姐。
  但是她不可以解释。
  “二小姐,”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北家大宅管家向北奈雨深深鞠了一躬。“大小姐在家等您。”
  “林少,今天的事情小姐已经听说了,谢谢您。”
  林炽逍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那个……今天谢谢你。”她跟随管家走进电梯。
  林总裁专属办公室又陷入了宁静。
  ……
  兰博基尼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
  等等……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呢?
  ……
  啊啊啊!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第4节 荣耀回归



  北氏家大业大,别墅却冷清,上下几百号人只服侍着大小姐一人,不过大小姐根本不需要操什么心,只是按时清洁卫生、烹饪就好。相比之下林家仆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二小姐终于要回来了。
  北奈雪那年为什么要让她走?她那么舍不得这个风雪患难、荣辱与共的家。
  只因她太爱她。奈雪不想让妹妹跟着自己受苦、肩上沉着这么重的担子、背负着这么重要的使命。
  她想要独当一面。
  北父北母带奈雨出国定居,留她一人闯荡天下,若是她不说,奈雨就不会走,她会更轻松。可她说了。
  这几年时间,北氏变了,虽然在北父北母领导时就已经极负盛誉,但现在,不仅这么简单,北氏的一举一动关乎整个k市、甚至整个s国商界、股市等领域。如今,她不再需要谁保护,她亲手守护着自己的一切。
  这么多年,她没跟妹妹说过一句话,哪怕是一句寒暄,她的身份始她身边亲近的人陷入麻烦。
  但是现在,她北奈雪不怕。
  她刀枪不入的性格和飞速运转的大脑,无疑是她的利刃,她会把她的利刃深深刺进敌人的心脏,针针见血,刀刀毙命。
  北奈雨荣耀回归,她会给妹妹一个世纪性的接风宴,把妹妹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内,告诉所有人,这是她妹妹,你动不了。
  
  
  北奈雨,她回来了。
  除了奈雨和她的心腹,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
  她不稀罕这个北家二小姐,也不忘想得到任何财产。
  毕竟——她一挥手,能买下多少个北氏。
  世界第一黑道集团,全世界范围内的地下王国,当之无愧的王牌组织。
  她是高层之一。
  她是杀手,是她说自己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的杀手。一把步枪,千里无人。
她在国外无所事事四处游荡之时偶然遇到黑道集团黑吃黑,被王牌组织计划杀人灭口,却被王牌组织老大蒋青城发现过人之处,留下当作组织的人才全面培养。
  那年,她十一岁。
  北奈雪十六岁把北氏壮大,而她在十六岁执行第一次任务。摸枪刀战团队血拼,样样精通。
  对外对内,她都只是二小姐,只不过有时会连续几天几周不回家。
  对组织,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杀手,无数通缉榜上有她的代号,来去匆匆无影无踪的存在。
  从十一岁开始,她守住这个秘密,整整十一年了。
  一步一步,从无数雇佣兵中走出,视生死别离如家常便饭。现在她二十二岁,已经坐上组织中的第二把交椅。老大,她别无选择地拼死保护。
  ——蒋青城,这个留了她一条命的人。
  她这次回来,一来为了组织执行任务,二来为了继续保护她十二年没有见到的姐姐。
  
  
荣耀回归,谁都在为对方拼命。











第5节 她是暗杀星



  “暗杀星?”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通过变音器传入她的耳机。暗杀星,是她在国际地下组织以及通缉榜上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代号。
  奈雨毕恭毕敬,尽量压低声音:“老大,我在。”
  这是午夜,奈雨住在北家老宅的第一个夜晚,她在和国外的蒋青城语音对话。
  “你知道的,因为时差,组织例会必须打扰你的休息。不过这样,也是护你身份周全的最好方式。”国内国外当然不一样,但她为了组织,牺牲一点睡眠时间又算什么?枪子都挨了不下五颗了。
  “他的势力还在扩大。”
  北奈雨皱眉,“没有任何组织他的办法?”
  “IT部查到的信息,只有他代号火狐,人在k市。”
  “我一定会努力。”就是把k市翻个底朝天,她也要把火狐拉出来毙了。
  她回来的目的,正是为了摧毁火狐的巢穴,废了他不停崛起的组织。蒋青城深知k市的战略位置重要性,一但有势力在这里壮大,不免又有一场恶战。
  不如就在星星之火不足以燎原之时,将其掐灭。
  五楼之隔,北奈雨也无法入睡。
  她一向很准的第六感告诉她有危险在不断靠近。可她认真检查过,不论是北氏之事,还是家事,都再正常不过。可她就是放不下这颗悬着的心。
  大概因为奈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吧。
  江湖水太深。
  她们两个,都在为对方担心又拼命。
  
  清晨,明媚的阳光,奈雨在花园里享受早餐。
  香醇的咖啡,真不是她在国外组织里能喝到的东西。组织的训练有如魔鬼,一点点的吞噬每个人健康的身体,最终,剩下的都是王中王。她眯眼享受着一切,怪不得她这么放不下这个家。
  蹑手蹑脚的女仆递给北奈雪一份餐盒,她却执意要在家里享用,和久违的妹妹一起,重温是三年前的温馨。
  “姐。”好久没念这个称呼,国外的日子里她只能在心底、在记忆中一遍又一遍呐喊。
  “嗯,我在。”
  “我在”这个词真的好暖好暖,多希望她以后都会有她的陪伴,像两株相辅相成的玫瑰一般。
  奈雪轻抿一口牛奶,又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一饮而尽。伸手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对了,明晚有你的接风宴,准备一下。”
  北家家宴,她多久没参加过。
  很期待嘛。











第6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林家唯一一个可以跟林炽逍说话的下人,便是徐叔,徐叔看着他从小长大,林炽逍对他惟有尊敬。
  老大这次恐怕另有目的吧。
  “另外,她说,想让您公开表明林氏总裁的身份,重回林家。”
  “林家赶我走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总有一天我会回来。”他的语气冰冷至极,仿佛说着与自己不相关的话一般。
  想到那个因他而死的人,心痛,却不能表现在脸上。
  徐叔沉默许久,“大少爷,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林家三小姐,正是因为他而死。
  林门和狼族在那年的斗争中,双方损失均惨重,局面僵持,两大boss对立举枪,正白热化,却突然出现一个女孩。
  黑道虽黑道,但也不会滥杀无辜,不知如何处置这名少女之时,她却要逃跑。这一跑,激怒了双方。黑吃黑场面,再怎么说也不应该让其他人看到,更何况她现在还欲一走了之,若是走漏风声,岂不有大事发生。
  三小姐林心瑜想放她逃走,两大boss都不同意,追赶少女时,林心瑜用自己堵在少女离去之路中央,枪子不长眼。
  当场身亡,林心瑜只留下一句“让她活着”,安然离去。
  “她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林炽逍的声音悲伤而低沉。
  他这个妹妹,九岁就道上有名,从不畏惧举枪战斗,相反,那是她热衷之事。
  “我发过誓,若是找到那个女孩,一定亲手杀了她。”她让他最爱的妹妹从世界上消失,也正因如此被林家扫地出门。
  “少爷,都过去了。”徐叔深深叹了口气。“无论如何,三小姐也回不来了。”
  ……是啊,就算他做再多的事情,心瑜也只会在冰冷青色的石碑上温暖地笑着,一如离世前那般模样。
  但他就是不甘心,心瑜你为何这么傻,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人拼命呢。
  一命换一命,只有这样,才是对她最好的祭奠吧。
  “今晚的宴会,我会去。”
  徐叔这才放心下来,轻轻退出房间。
  林炽逍的眼眸里闪出仇恨,亦有些许悲伤。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林心瑜,不是死于自己人手中。
  那也绝对不是乱枪,是赤裸裸的谋杀。
  那个女孩,究竟是巧合?还是和狼族的里应外合?
  只有抓住她,当年之事才会水落石出。
  如果与那名女孩有关,他诛她全家。
如果与狼族有关,他灭狼族满门。
  如果正好是里应外合,他亲手还妹妹一个天下。
  她那么善良,怎么会有人忍心?
  
  他只觉胸口闷热,解开几颗衬衣扣子,锁骨与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终于泛进些许凉意。
  这个没有感情的冰山阎王爷,居然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这么多年来,妹妹是他感情的唯一羁绊。其余不曾对任何人流露。
  就算天塌下来,又与他何关?
  唯独,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查妹妹的案件。那被沙尘掩埋的,事实的真相。
  
  别墅的内线电话突然响起,他用有力的手指捏起,细细听着。
  是林家人,他皱起眉头。林家人想说什么却不当面说,这就说明,内容一定是他不爱听的。
  “老大,今晚北小姐的宴会,你去吗?”林奶奶试探着。
  “嗯。”他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很好听,只可惜他惜字如金。
  林奶奶放下心来,终于问出这几年来她一直默默关心的问题。她年纪大了,政界商界之事不便参与,就只关心林家的香火。
“你有女朋友吗?”
  “我对女人不感兴趣。”无论谁问,他就这一个回答,玉皇大帝又能奈他有何?
  林奶奶当然不喜欢这个回答,聪明地换了一种方式,“今晚的宴会有各界千金名媛,你可要多看看。”
  原来就是这个目的,他挂了电话,露出一张冷峻的脸。
  他走到哪,就有数以千计的女人跟到哪,他又不缺这个。
  只是……
  他找不到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第7节 明争暗斗接风宴



  北家仆人们闲习惯了,说起来倒是第一次这么忙,上上下下一刻也没闲着。不过倒也有两个例外——
  两个小姐都在睡觉!
  北奈雪很累,她一有闲暇时间就会补觉已经上下皆知,只是怎么这二小姐也是一样呢?仆人们一头黑线。
  北奈雨不想也不能解释,大半夜开会她能不累么?王牌杀手又怎样?该睡觉不还是得睡。
  奈雨蜷成一团舒服地睡着,她在国外几乎没怎么睡安稳过,这次回来总算是赚到了睡眠时间。而且,她也已经知道了林氏总裁也会来,回忆着那张耐看的脸,一脸花痴地睡了过去。
  
  晚宴进入倒计时,北奈雪一袭碎花点缀的庄雅长裙,既不有失北氏总裁的身份,也衬托出二十二岁佳龄少女该有的优雅和曼妙身姿。
  北奈雨则是更显俏皮地选择了设计师精心设计的短裙(奈雨:其实是不习惯太累赘的衣服而已),素颜朝天,但这样就已经足够。
  长相一致的两人,五官小巧精致,气质优雅大气,身材曼妙多姿,在这里,还真没人比得上这姐妹两人的天生丽质。
  
  宾客们缓缓走进北家别墅的宴会厅,这里将成为今晚全市最繁华热闹的地方。
  熟悉的黑色劳斯莱斯和车牌号,林炽逍下车,散发出一身冰冷气息。
  他径直走进北家别墅,从一位侍者手中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鸡尾酒,找了个没人打扰的沙发坐下来,翘起二郎腿。
  简直不能再好看!这种款款的优雅夹着与生俱来的霸气是怎么回事!
  今晚,有不少名媛为他而来。
  北奈雨眯着眼睛,怎么好像有不少猎人同时盯上了一块肉呢?她站在二楼平台之上,勾起嘴角,想要仔细看看这上流社会的明争暗斗。
  名媛们很快捕捉到林炽逍的身影,一口一个“逍哥哥”地围了过来,热烈的气氛很快占据林炽逍本来很安静的一角。
  没被注意到,他的眸子闪过一丝厌恶和清冷。
  唯有远在二楼的北奈雨注意到林炽逍神情的变化,职业本能会让她下意识地捕捉到每一个细小的信息。
  一个衣着大方、身材曼妙的女孩进入所有人的焦点,她径直走来不知廉耻地坐在林炽逍身旁,“逍哥哥,陪我喝一杯嘛。”声音很细,给人以一种娇柔的感觉。
  这余音未落,周围的女孩们明着毫不在意,实则已吩咐自己身旁的逝者调查这不知天高地厚之人的背景。
  林炽逍倒依然是那张冰山脸,十里寒气不留人。“没兴趣。”三个字,一锤定音。
  “逍哥哥,”林炽逍越是冷淡,女孩越是靠近,语气更娇嗔了,“来嘛。”
  北奈雨远远暗自感慨,女孩子要懂得自矜啊。
  林炽逍不为所动,若是风雨不动安如山,他就是安如山般说道:“离我远点。”
  女孩脸颊略有泛红,只是自讨没趣,便举着高脚杯悻悻离去。
  北奈雨勾起嘴角,这冷冰冰的大少爷的确是不为小事所动,好像还不错。
  “二小姐。”几分钟前被叫到身旁的仆人一声轻唤,递过她北奈雨吩咐的东西。她立马接过还饶有礼貌地道谢,小女仆哪里经得起这般惊宠,蹑蹑跑开了。







第8节 这不就非常尴尬了



  北奈雨随手翻看,不由得惊叹自家手下的办事能力,所受邀的每一位宾客都有清晰的近照和详细的资料,印成厚厚一册,下人们必须人手一份,就连厨师都有,每位厨师都需要了解谁爱吃什么忌什么。
  这接风宴,果真是空前盛大。不过也是,政界、军界、商界知名人士及膝下子女来了不少,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果真是她姐姐办事的风格。
  这张照片……刚刚那女人?
  怪不得,来头也确实不小,靠父亲萧云鹏在商界的地位和一手打下的天地苟全到现在。奈雨扬眉,合上资料册,最看不惯这种仰仗家世自己不懂得努力的人。
  要是在她北奈雨的地盘上,她早都一枪崩了她。
  北奈雨仰头看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玫瑰钟,时针已悄然指向八点,她款款移步离开二楼长廊。好戏快开始了。
  北奈雪在亲手指挥布置,特警和便衣警察早已安插在各个角落把关,若是有半点不是她预设的场景,她会立马封锁整幢别墅及周边交通要道。
门卫查邀请函倒也相当严格,确保绝对不会有半点闲杂人等混入宴会大厅。
  ——北奈雨都看在眼里。
  这个姐姐,对她实在太好,一如小时候那般给她无限宠爱。
  北奈雪对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又吩咐了几句,便也踏着红毯走入别墅。
  北奈雨觉得,姐姐进来的那一刹那,所有宾客都会突然换上谄媚的笑脸。
  果然,各界人士不论老少,纷纷迎了上去。也该是她出场之时,她转身下楼。
  “北小姐今天很漂亮嘛。”一位体态略略发福的中年男人面带笑容缓缓开口。看得出,他很是尊敬北奈雪。这么小的孩子,打下这么一片江山,实则令人敬佩不已。
  “萧叔叔您也是说笑了,我哪里比得上您家千金。”
北奈雪回报以微笑却是话中有话。
  她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来认识各家龙凤,还不是方才进来时看到一个女生随意和一群富家子弟说笑闹,还毫不自矜地仰头大口喝酒,有失礼节,问了问身旁的侍者才有所得知。
  萧云鹏倒没听出哪里不对,心中暗自得意还故作谦让,“不敢当,不敢当。”
  北奈雨如参加婚礼的新娘一般美丽动人,幽幽降临在姐姐身旁,轻轻开口,却有十足的戏谑在其中,“萧先生,敢问您千金是否与林总有所婚约?”
  “这位是?”听到这话萧云鹏当然不会开心,看到这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不想也只是谁,但他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问。
  “北家二小姐,北奈雨,我妹妹。”北奈雪轻吐几字,掷地有声。
  这寥寥几字的一句,直接把她北奈雨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也给奈雨助涨了威风,仿佛就在说“她是北家的人,没人敢动得了。”
  整个会场稍稍安静下来。
  “她从小在国外,前几天刚回国,诸位有什么疑问?还是在怀疑我们堂堂北家人的身份?”这话一吐出,全场鸦雀无声,谁敢对她北家有半点疑问,她分分钟灭了你。
  北奈雪说这些话居然还在笑,那是一丝霸气的笑容,让人看到后皆生凉意。
  “萧先生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北奈雨也笑着追问。
  “啊是的,怎么会有这种事呢?不知二小姐从何听说。”萧家哪里攀得上林家,但既然北奈雨这么说,一定是有什么理由。他倒也是聪明,知道立马称呼奈雨为二小姐,毕恭毕敬,以免惹祸上身。
  “萧小姐对林总可是含情脉脉,我还以为两人关系好到如此境界了呢。”北奈雨勾起一个狡黠的笑容,虽然在其他人眼里是天真调皮。
  萧云鹏在众人之间突然成了妄想通过女儿攀上林氏的笑话,这让他以后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虽然对北奈雨是万分不满,但他也不可以表现出来。“这怎么可能呢?该是二小姐看错了吧。”他一脸歉意地笑着。
  假惺惺。这就是北奈雨对这个笑容的评价。
  ……
  北奈雪似乎明白了妹妹问这个问题的用意。
  怎么?林炽逍刚刚恢复林家大少爷的身份,这商界举足轻重之人就得到了消息,还放女儿出来上演一出“美人计”?
  为了利益就不惜一切手段?
  北奈雪的眼神里飘过一丝轻蔑,随即立马恢复了公式化的笑脸。“我看这就是小事一桩,奈雨何必当真呢?”
  前脚妹妹当众揭穿给他萧云鹏难堪,后脚姐姐就发挥大家风范大人不记小人过。
  配合天衣无缝,果真是妥妥的双胞胎!
  北奈雪投给妹妹一个宠溺的眼神,北奈雨也立刻领会,便跟了话:“是呢,谁让林总太有魅力,我一时醋意大发。”说罢她还调皮吐舌,立刻打破僵持的气氛。
  再没有方才的尴尬,宾客们继续有说有笑地攀谈起来,似乎十分融洽。
  可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萧先生?



第9节 南有乔木,北有佳人



“哦?”粗细有致的线条勾勒出一张完美的脸庞,黝黑的眸子深似潭,只留下锐利的杀气,一个字,霸气侧露。
林炽逍的西装与他的身材太过相称,又把他冷峻、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显露无遗。
没有任何表情,眉宇间却透着一股优雅。
北奈雨怔在原地,这样的他,果真是各界名媛所钟爱的一款。
宴会悄然开幕,宾客们纷纷携手舞伴滑入北家舞厅,华丽的灯光下,对对佳人在悠扬的舞曲陪衬下款款迈步。
一时间会客厅不剩几人,就连北奈雪也不知去向。
……这是属于北奈雨和林炽逍的对视。
“二小姐,有兴趣陪在下小舞一曲吗?”林炽逍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柔软却又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语气。
字字句句,深得她心。
他礼貌地伸出手邀请。
她情不自禁地将手轻轻搭上。
他神情自若。
她心神恍惚。
他眉宇间多了一分骄傲。
她心里砰砰直跳。
他们没有滑入舞池,就在这里展示最美的舞姿,平实却不失华丽。
他抬手,她华丽转圈,裙摆美得不可一世,而她脸颊的红晕,更添一份姿色。
林炽逍眼眸好似更深了。
“你相信一见倾心么?”她喃喃开口。
“嗯?”他没有回答,低沉的嗓音温柔而雄浑。
第一次交谊舞,两人配合得极其完美。
她闭上双眸,突然想到一个词语。
——天作之合。
睁眼,她笑得花枝乱颤。
一曲终了,他搂着她的腰,卡在最后一个节拍。
深情对视,她似笑如花的眼睛对上他黝黑深邃的明眸。
……
“咳咳。”防不胜防的一声干咳,奈雨的眸闪过一丝惊异。
林炽逍突然把她推出,仿佛是直接否定了两人的关系。
奈雨回头,柔软的长发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度,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萧梓深v领的性感礼服,简直扎了他林炽逍的眼。
“敢问逍哥哥可否与我共舞一曲?”那娇羞的表情,若是被旁人看到,恐怕真会以为她萧梓有多么小鸟依人。
可她北奈雨不吃这套,“做作。”二小姐直言不讳,果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萧梓倒是摆出一副大小姐不计较小人言语的样子,笑意更浓,“难道北二小姐不是这么邀请逍哥哥的?还是说——另有他法?”她说的话,当然字句斟酌,别有用心。
林炽逍站在一旁,冰山脸形象丝毫不改一分,不说话,也对两个女人的话不感兴趣,只静默着,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她北奈雨不是吃素的,冷笑一声,“让您失望了,还真不是哦。”言下之意,字字逼萧梓眉心,萧小姐又何必自己赏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还真敢当着逍哥哥的面狡辩,二小姐也确实是随心所欲来去自由了,只可惜,你却只能孤芳自赏。”
孤芳自赏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是我邀请二小姐的。”林炽逍似乎旁观不下去,冰冷的几个字,掷地有声。

【作者君的话】考试临近,千叶酱要暂停一阵子辣,一周过后,暑假存稿来个炒鸡大更新~敬请期待~
【请各位积极入坑】喜欢看宠文加虐文,有笑有泪史的亲们迅速入坑哦~求收藏呢~



第10节 两个小姐一台戏



萧梓愣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谁都知道林炽逍他根本不屑于和别人跳交谊舞,今儿怎么就如此奇怪呢。
“逍哥哥……”她咬紧嘴唇,语气娇弱到不行。方才那股盛气凌人荡然无存。
“我认识你么?”
北奈雨硬是忍住不笑出声,想不到林炽逍还会玩这招。
“……”晶莹的泪珠顺着精致的脸颊淌下。
北奈雨简直要喝彩了,她要是奥斯卡主办方,第一个就颁奥斯卡影帝奖给萧梓小姐!
萧梓暗笑,她早就想假装脚扭摔倒然后一脸泪痕被林炽逍温柔扶起,妆容早都防水了。
我嘞个擦!这不是赤裸裸的娇姿欲滴小莲花嘛!北奈雨一头黑线。又没人把你怎样你哭个鬼!大街上人要是不认识你你还哭给他们看嘛!
“我跟你好像不熟。”林炽逍完全看不到萧梓那一脸楚楚动人,萧梓睁着泪盈盈的大眼,泪花闪闪,心里就快要高呼了:逍哥哥!看我!
然后萧梓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动作自然到两毛钱特效镜头程度,优雅坐在地上。
北奈雨差点没喷出血来,大姐你从哪里学来这么多搞笑段子?太俗了好么?
林炽逍的眸还是没有映进去萧大小姐的一丝光彩,旁若无人站在一旁。
这种时候,玛丽苏偶像剧应该是“男主温柔走过去蹲在一旁,温柔说‘你脚扭了,我送你回家吧,’女主固执地想要自己站起来却发现根本站不起来,男主扶起她送回家”。
这就是萧大小姐构思好的场景。
可惜了,这个故事没有男主,只有一个傻到一种境界的女一号。


【作者大大抹泪】真的说好了不更了辣,结果因为封面问题硬生生再更掉五百多个字,考完试后再好好加工这一节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