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不举,便是晴天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是21世纪的金牌特工;他,是只手遮天的玉面鬼王。命运的安排,使之相遇,是捉弄,还是缘分?
看他们强强联手,共得天下。
看他们心心相惜,共赏白头。

第3章 嘿,帅哥交个朋友



夏花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特地选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子。
“谁。”夏花虽然受了伤,但并不影响她敏锐的洞察力。她明显感觉到在这条小巷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气息。而且那人气息紊乱,估计是受了伤。
一阵凉风徐徐吹来,霎时鸦雀无声,看来那人并不打算露面。
夏花凭着敏锐的听觉,顺着那人的呼吸声,找到了原主,天!这真的是人吗?虽然带着面具,却并不影响他的美,白皙的肌肤,完美的轮廓,紧闭的双眼,长而浓密的睫毛像在休憩的蝴蝶,高挺的鼻梁,微启的薄唇,泛着迷人的色泽,这个男人,美的就像一幅画,让人不忍心去惊扰。
夏花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震撼的,但依然面不改色。她更感兴趣的,是他的面具,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是用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那细碎的纹络,精致的做工…夏花已经在心里盘算这面具值多少银子了,正好卖了它充当家当。当然,那个可怜的男人并不知道有人在打他面具的主意。
夏花正沉浸在钱堆里,一手向那白玉面具伸去,根本没注意到面具的主人早已睁开了双眸正盯着她。
“女人,你想干什么?”男人的声音虽然略带沙哑,却迷人性感。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差点没吓死夏花。“喂,你说话之前不能打个招呼吗,吓死老娘了。”夏花抱怨到。然而可怜的女主并没有意识到是她在打别人面具的主意,反而质问起了面具的主人,果然是遇到帅哥脑子就短路。
“哼。”男人很不屑地轻哼一声,“女人,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最好清楚自己的实力。” “啧,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嘴硬,真是不识好歹。” “你知道我受了伤?”男人乌黑深邃的眼眸里泛起警觉的光芒。 “啧,帅哥,别冲动,我没有恶意的,交个朋友呗!”
莫邪嫌弃地盯着对他笑的春花灿烂的女人,凌乱的头发,平平的五官,还有露出大片春光的前胸……







第4章 屋里藏人



丞相府。
“哎呦,你怎么跟死人一样沉啊。”夏花抱怨着,完全忽视了男人的一脸黑线。
好在药效已过,夏花又满血复活了,扛着个大男人飞檐走壁,总算避过了所有家丁,到达了目的地一一她那万恶的姨娘给她准备的的小破屋。
屋内很简陋,一桌一椅一床,连女孩子家基本的梳妆镜都没有,只有一面泛黄的小镜子,却闪着不一般的光泽。
“丞相府穷到连女儿都养不起的地步了吗。”男人嫌弃地说到。夏花瞥了他一眼:“闭嘴,给我乖乖的。”
这时,屋外传来了敲门声。“谁。” “小姐,是您回来了吗,奴婢是歌儿啊。”
歌儿?夏花迅速在大脑中搜寻有关这个自称她奴婢的人的信息:沐歌,原主的贴身婢女,是原主的娘亲生前安排的伺候她的人,两人从小两小无猜,是值得信赖的人。
想到这里,夏花松了口气,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不必多疑了:“进来吧。”
随即门被推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双眼噙着泪水就向她扑了过来:“小姐,呜呜呜…奴婢还以为~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还没等夏花说话,又听到一声惊叫:“啊~~~男人,小姐你屋里怎么有个男人!”
“行了,别废话了,快帮我打盆热水来。”
“是,小姐。”沐歌带着哭腔说到。
看着床上早已熟睡的男人,夏花双眉紧锁,若有所思。
“小姐,水来了。”不一会儿,沐歌端着一盆热水进来。
“好,水给我,你出去吧。”
“是。”小姐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沐歌若有所思地想着。
夏花正在屋里帮男人处理着伤口,她是特工,随时都会受伤,所以自己处理伤口是家常便饭。
“ 姨娘,就是这里,梅儿说她刚才看到那个草包带男人回来了…"
“一纯啊,这事可不能瞎说啊,这可是关系到女子清白的大事啊!”
夏花的听力敏锐,远远地就听到了有人在议论她,她那个五姐还真是关心她啊,连她带男人回来都知道了,真是太照顾她这个妹妹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五小姐带着苏姨娘来了,肯定又是找小姐的麻烦。”
“知道了,你下去吧。”夏花漫不经心地答着。
“可是小姐……”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是,小姐您千万小心。“
沐歌前脚刚走,后脚夏一纯和苏姨娘就带着一大批家丁过来了。
“哟,五姐姐,姨娘,你们弄个这么大的阵势来看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
“哼,贱人,你别做梦了,我们会来看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屋里藏了男人,别装纯洁了,你就是一个婊子。”夏一纯抬高着下巴,阴阳怪气地说到。
“花儿啊,你也别嘴硬了,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了,女孩子要自尊自爱,虽然你娘去的早,老爷太忙也没顾得上你,但府里的嬷嬷都是教过你礼仪尊卑的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苏姨娘假惺惺的一脸心疼惋惜地说到。
呵,花儿?夏花不由得抽了抽嘴,叫的这么亲密,是想恶心死她吗,话里暗指她有娘生没爹教,学过礼仪却还不守妇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跟姐玩文字游戏?那行,姐就陪你们玩玩:“五姐姐,苏姨娘,你们口口声声说夏花屋里藏了人,可有证据?若没有证据,怎能如此玷污我的清白,我要找爹主持公道!”
“这…”苏姨娘霎时间哑口无言。一双美目瞪着夏一纯。
“姨娘,您别听她瞎说,梅儿亲眼看到的,到底有没有男人,我们进去看看便可知晓。”
“是啊,大夫人,梅儿亲眼看到的,不会有错。”那名叫梅儿的婢女说到,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夏花。
“好,既然如此,你们进来便是,若是我屋里没有藏人,我定向爹讨个公道!”夏花漫不经心地说着。
苏姨娘见夏花如此干脆,心中虽有疑惑,却还是面不改色地进了屋子。
“这,这怎么可能…”夏一纯翻遍了夏花的屋子,也没有找到一个男人的影子。
搜寻的家丁也都一一集合:“回大夫人,五小姐,屋内没有其他人。”
“呵呵,我就说我没有藏人吧,毕竟也是学过礼仪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不守妇道的事呢?”夏花笑的一脸璀璨。 他们当然找不到人,因为夏花早就把人藏的严严实实了。
“姨娘,这不可能,梅儿亲眼看见的,肯定是这个贱人藏起来了!”夏一纯满眼不甘心的说到。
“好了,你闭嘴!”苏姨娘恶狠狠地说,转头又对夏花说到:“花儿啊,这件事是姨娘处理有误,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苏姨娘已知自己理亏,再闹下去会对自己不利。
“呵呵,姨娘,你这也太轻描淡写了吧,你们诬陷了夏花的清白,难道我不该找爹讨回公道吗?”
“夏花,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老爷他很忙,没工夫管你的闲事!”苏姨娘终于憋不住了,露出了原来那张凶恶的嘴脸。
“姨娘,您别急嘛,不找爹也行,但是,这个叫梅儿的婢女我要留下,问她几个问题。”
梅儿一听夏花要把她留下,瞬间面露惊恐,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好,我答应你,我们走。”苏姨娘很爽快的答应了,拉着不情不愿的夏一纯气狠狠地走了。
只留下面如死灰的梅儿跌坐在地上,她知道,七小姐变了,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草包了。
夏花踱步到她面前,一手掐住她的脖颈:“看到了吧,你不过是一个奴婢,可有可无,她们不会在乎你的生死。”随即捏紧她的下颚,塞进一颗药丸到她嘴里,逼迫梅儿吞了下去。
梅儿的双目瞪的大大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想要把夏花喂她的药丸吐出来,可惜也只是做无用功。
“这是噬魂丹,若是一月之内没有解药,你就会七窍流血而死,而且你的身体里会散发出一种奇臭,引来毒虫叮咬,死无全尸。”夏花一字一句的从口中慢慢吐出,敲在梅儿的心上。
梅儿听了,连忙在地上磕头,一面嘴里求着饶。
“想要不死也可以,我这里没有解药,但我可以帮你抑制毒发,只要你每隔一月来我这领解药,你就不会死,但是一一我要你做我的人,把夏一纯的一举一动都告诉我。”
“好,奴婢答应你,奴婢答应你,你千万别杀奴婢。”
“呵。”夏花一声轻笑,“你可以滚了。”
“是,奴婢告退。”梅儿连滚带爬的出了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