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前世是后来

秒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我的今生,她的前世,后来,怎么样了 ?
你想过你的今生吗?它有前世吗?后来……
今生前世是后来

今生前世是后来封面

第3章 离开



老头叹了口气,又转过头去,不在看花絮月,深邃的眉头紧了又紧,让人捉摸不透。
“老头……”花絮月轻叫了一声,那滴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仿佛沉默了很久很久,仿佛连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到,那一瞬间,就好像时间都停止了,好像过了一世纪。
她有过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看惯了离别,却不曾流过一滴泪,动过一丝情,可那仅仅是在前世。她以为老天爷可怜她,又给了她一美好的人生,得到了她前世触不可及父爱,可望不可及的亲情。可谁又能明白,这不过是一个骗局的开始而已,前世今生都只是先甜后苦罢了。人人都以为这是为她好,可谁又能知道她内心的痛苦。
“呵呵”她苦笑了一声:“老头,我走了!”
“慢着”他深邃的看了一眼花絮月:“絮月,如今我亦老了,也没什么可送给你的。”他左手一淌开,一个血滴子出现在她眼前:“这个你拿去吧!关键时候可能会启点作用。”
花絮月面无表情:“天下血滴子仅有一对,这么多年多少人想要得到,我若如此轻易得到,是否有点说不过去!”
说归说,可血滴子马上就到了她手里,消失了人影,山崖间却回荡着这样一句话:“老头,我为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这个就当你的回报,后会无期。”
那位老头大笑了一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任何岁月的痕迹,仿佛他没有来过这里,也似乎没有人来过……



第4章 逸千尘



此时此刻,花絮月站在山脚,望着那如仙境的,那个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花絮月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迷失了方向。
“时间轮回,回忆重播,
画面浮现,像是昨天,
我像一个瞌睡虫,
坐着时光机穿梭回忆,
会意的微笑,由内而发,
时间停止,那一刻醒了,
原来只是自导自演,
快乐不缺乏伤感,
完美不缺乏遗憾,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随性,
勾勒出那现实与幻想的完美与不完美,
此时此景只有那一丝丝的念想。”花絮月忧伤的说完了这一段话,便飘然想要离去。
“好,说的太好了。”一阵掌声响起,一个白衣素男恍然出现在了花絮月面前。
“你是谁?”花絮月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其实她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出声,想要他自己现身罢了。
“在下逸千尘,不知姑娘尊姓大名?”他眼睛闪亮的看着花絮月。
多漂亮的一个人啊,可惜,太重的贵族气息了,绝对不像外表那样单纯,花絮月边打量边摇头,完全没有听到逸千尘在说些什么。
“姑娘,姑娘”逸千尘重复叫了几遍,才把花絮月从幻想中拉出来。逸千尘又问到:“不知姑娘摇头是何意,是对在下刚才举动不满意吗,那在下在此给姑娘赔不是了。”又向花絮月佛了佛身子。
花絮月自然知道是指什么,心想:偷都偷看了,也听了,说对不起就可以假装没有了,她可没那么大的胸怀,要是别人把你捅一刀,在给你说声对不起,你就会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吗?不可能。花絮月想是这样想,却假装抬手将他抬起,就像是在说:“爱卿,快快起身。”花絮月说道:“没事,我有事就先走了,后会有期。”她也不想跟这样的人有太深的交情,说完就向前方走去了。
“哎,姑娘……”不等逸千尘说完,花絮月就消失在了他前方。“有意思!”逸千尘笑了笑,也消失在了原地。






第5章 猥琐男



花絮月悠哉悠哉的到了绿水镇就想着到酒楼吃东西:“小二,有什么好吃的吗?”花絮月前世可是个不二吃货,一不高兴就去吃,什么山珍海味没碰过,而且几乎每天都有不高兴吧?嗯,是的。关键是她有资本咯嘛!人家有钱,人家就是任性。
“有,鲍鱼、龙虾……什么都有。”那个小二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把花絮月头都弄晕了:“不知姑娘吃什么?”
“来一碗大米饭呗。”
“哦,好的,一碗大米饭马上就来。”小二眼睛露出些许失望。
“再来……”花絮月小小的犹豫了一下,而那个小二也不希望她能点什么价格昂贵的小菜了,他们这里生意本就不是很好,一天也就二三十桌,最多也不会超过四十桌,点的也就是一些许家长菜,而本店的招牌菜顶多卖出去十来盘,哎!淡啦!“再来一盘鱼香肉丝和春姜土豆,顺带招牌菜!”
“好嘞!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小二满脸惊喜的跑向厨房。
果不其然,她点的一会儿就上齐了。
“哎!”看着眼前这些小菜,花絮月叹了一口气,难怪这家酒楼生意不好,人人都说吃饭要色香味俱全,他们这颜色一点都不正宗嘛!把好好的鱼香肉丝抄成这样,也怪不得谁啊!她看着眼前那些菜就没有什么味口了,寥寥的吃了几口就离开了。
花絮月一出门口就听见这样得对话:“你想干什么!给本姑娘让开。”粉色衣服的女孩大声叫着,周围有一大群人围观,可没一个人开口说话。
“嘿嘿”那个长得有点猥琐的男子猥琐的笑了笑:“干什?,问得好,你说我要干什么啊?”一脸色像的看着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女孩,旁边还有几个一样猥琐的人色眯眯的看着她,衣裳都还比较华丽,应该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公子,不过这也太猥琐了嘛,花絮月由衷的的感叹。
“哎,她长得很漂亮吗?”花絮月跺了跺猥琐男,问到。
“当然,她可是整个绿水镇最漂亮的,比春江楼的花魁白竹姑娘还要美上几分。”说完这句话,猥琐男又更加猥琐了几分。
“是吗?那你觉得我呢,有她漂亮吗?”花絮月早已撕下那张坑坑洼洼不堪的人面皮换上了一张我见犹怜的人面,面带微笑的看着猥琐男,而其他猥琐自然是早就色咪咪的看着她了。
“你”猥琐男惊奇的看了一眼花絮月,色看到:“她简直比不上你的一根手指头。”
“是吗?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啊!好脏哦!”花絮月假装遮了遮脸。
“啊!”猥琐男的手赶紧向嘴角擦去,没有啊,还自语到。
“哈哈哈……”引得围观人群一阵大笑。
猥琐男猥琐的目光向周围扫去,围观人就赶紧闭了嘴,向后退去,生怕猥琐男看到他似的。
“来人”猥琐男把他忠诚的狗奴才叫了上来,指着花絮月说:“把她给我带走。”说完家奴就准备将她抓住,看来他已经把粉色女忘记了。
花絮月一脚抬起,就把家奴给揣到猥琐男身上了,猥琐男“哎”的一声就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而其他几个人蜂蛹而上,想要抓住花絮月,都被她巧妙的躲开了还顺带几脚。




第6章 上有小下有老



猥琐被另外几个猥琐男扶了起来,凶巴巴的看着花絮月,说:“你给我等着。”就带着一群人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姑娘快走吧,要是等那等登徒子来了,你可就跑不了了,今儿个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粉色女孩还是有点良心的,提醒花絮月离开。
花絮月对粉色女孩笑了笑,到:“我啊!就在这等着他,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又瞄了一眼粉色女孩,说:“你还是快走吧!别经常往大街上乱跑,要在遇到这些个人,怎么办?长得这样好看,不知道多少人窥探着你呢!要出来玩,也得找个人陪着嘛!穿个男装也不错的!”最后还加上一句:“你是偷跑出来的吧!”
不过花絮月的好心提醒好像并没有什么用,粉色女孩微红着脸,大声道:“关你什么事啊!我不用你提醒!”跺了跺脚就气颠一样的跑开了,嗯,应该是回家了吧!花絮月心想,那猥琐男死定了,这姑娘脾气真大,应该不会放过猥琐男吧!想着想着花絮月就笑了,她可不知道她这一笑可以迷死多少人。
看这天也快黑了,花絮月就找了个酒楼住下了,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要去哪玩,可还没躺多久就发现窗外有人影!是谁?花絮月悄悄的下了床走向另一个窗前,跳出去,飘然到了人影前,一把抓住。她试探过,这个人武功不深,更何况她自己做过那么多任务,还不知道爬个多少次窗了,还会怕他。
“干什么的,给我老实交代,留你一条小命。”花絮月笑嘻嘻的看着他,不正是那猥琐男身边的那个人吗,她记得,记天是白天被他一脚踢到猥琐男身上的人吗,看来是被猥琐男用来当枪使了。
“姑娘饶命啊,我上有小下有老啊,没了我,他们都吃不上饭的,会被活活饿死的。”他急忙跪下了,说的好生可怜。
花絮月直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问到:“你上有小下有老?”
“是啊!是啊,您就饶了我吧!”
“可以啊!不过人家是上有老下有小,怎么到你这还反了。”花絮月一脸无害的看着他。




第7章 预谋



“对啊!对啊!我是上有小下有老啊!姑娘您就绕了我吧!”他一边点头一边流泪,不过立马就住口了,也不敢说话,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语言有误。
“告诉你那位猪头,没有下回,否则叫他吃不了兜着走。”花絮月转过头去,凶狠的骂到:“快滚!”
“是是是”说完就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花絮月也没多想,就坐在床上开始练功了,出来这么多天,也没练过几次啊,都感觉退了好多,这是花絮月由衷的感叹。
“哇,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里离诛山也不远,一俩天的就能到,离武林大会的开始也还有半个月,看这风景也不错,都没好好玩过,先玩俩天在去也不迟。嗯,就这样。这张脸先不换了,这么个人突然消失了也不好。”花絮月满脸笑容的下了楼,可还不等她笑完,一群官兵就来了,真是引人咒骂,一到美好的风景就这样被他们破坏了。
官兵大喊:“谁都不许动,听我说,昨夜有小贼进到郡王王府,偷走了小郡王最喜爱的玉佩,特派我来搜查。”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兵,手一挥,士兵就上了楼,没过一会,士兵就拿着一块玉佩下了,凑到一个深绿衣的官兵前说:“找到了,5号房间。”声音不大不小,差不多酒楼的人都能听到。
“谁,谁住到5号房间?”他瞄了眼花絮月,加大声音叫到。
“我,怎么样?”花絮月不紧不慢的说着,手上还摇着一杯茶水,语气到像是在质问,心里却说:有预谋。
“给我带走!”深绿衣的管兵发出声音不大不小命令。
“哎,慢着。”花絮月还是坐在那里摇着水杯,一脸无害,可说话的语气却令人发寒:“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就凭你偷了小郡爷的玉佩。”深绿衣的管兵色眯眯的看着花絮月。
“我偷了小郡王的玉佩?”花絮月泯了一口水,眯着眼直盯着深绿衣的官兵。
官兵抖了一抖,“给我把她抓起来。”
“慢着,也懒得动手,走吧。”花絮月把水杯放下,不紧不慢,声音不大不小的道:“小二,银子给你放这咯!”而此时小二早已吓软了腿,躲在角落不敢出声,周围的人更是一脸惊吓,气都不敢出,哎,恐怕都是报着看戏的心里吧,可惜戏还没有演完,你们看不着了。



第8章 钟家遇太子



花絮月悠哉悠哉的跟着一大群士兵走过大街小巷,人们都峰峰议论着,花絮月自然是听得到他们在议论什么,不过就是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又要被糟蹋了,一些惋惜罢了,花絮月那脸上微微的笑容依旧挂着,可谁又能知道这是她的武器,笑里藏刀你们懂不懂,谁看得到她背后埋葬着的利刀。
“哎,慢着。”花絮月一脸小孩不懂的表情看着领头官兵:“是你们说我偷了东西是吧。”
官兵自觉的点了点头。
花絮月又问:“那应该去衙门吧。”
官兵又一脸傻笑的看着花絮月点了点头。
花絮月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芊芊玉手指了指钟家侧门,“那你带我来这干嘛?”虽然是一个质问,但说的特别小声,不过足以让官兵听得到,把握的恰到好处,让人会觉得她怕了,不过她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美人如玉,不过这个美人可不是他能肖想的,还想多活几年勒,官兵咳了两声就正色道:“你偷的是小侯爷的玉佩,当然得来侯爷这里。”官兵向身后的士兵使了个眼色就带着她和几个人进去了。
花絮月边走边跟身边的一脸正经的官兵说,说话的声音那叫一个大:“想不到这侯爷府还挺大的哦,不过就是有些美中不足,要是能在那个湖中,你看,就那个湖中修建一个亭子就好了……”可花絮月说这些官兵那敢回答啊,还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这可是侯爷府,正宗的侯爷府!
管兵像是做贼似得加快了脚步,不过天不就是随人愿,侯爷正和一边翩翩少年在这后花园交谈,一脸得笑容,想来也是那个大官吧,听到花絮月说的那些话一脸不悦的向这边看来,官兵就更加紧紧张了,跑一样了带着花絮月离开,花絮月那肯啊,还故意摔了一跟头,还不等她站起来,侯爷就到了他们面前,一只修罗长的手伸到了她面前,花絮月只当是没看见,优雅的站了起来,而那些人早已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向侯爷求饶,花絮月向面前那个人笑了笑,就看向那几个说道:“你们干什么啊,不应该是来找侯爷的吗?”还是一脸无知的表情,看了一眼侯爷说:“侯爷应该没那么不讲理吧?”低下头装作可怜的样子。
侯爷没有回答她,而是转头看向翩翩少年,恭敬的说:“太子,您看,这会也该吃午饭了,您先去吃午饭,我把家事处理了再叫小儿带您到处看看,这样可好?”
是太子啊,不错啊,可以加以利用,不过侯爷啊,您也有三四十了吧,对一个儿子大的少年这样毕恭毕敬丢脸啊!花絮月在心里对少年破口大骂,转眼又想,不过人家是太子嘛,也是应该滴,谁叫你官没人家大啦。
少年并没有回答侯爷,而是眯着眼睛盯着花絮月。
我靠,少年你会读心术吗?花絮月心里闪烁了一下,继续她的可怜样。
少年手指花絮月:“是家事?”
侯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是。”
“你确定?”少年语气严厉了些。
好的,就是要这样,逼的他无话可说,花絮月暗暗为太子加油。
“当然,太子您不会连本侯爷的家事也要管管吧!”
花絮月见情况不妙,扑通一下跪在太子身边,轻扯了一下太子的衣袖:“太,太子,我,我,求求你,救救我。”眼睛里的泪水吧嗒吧嗒的就往下落,突然就晕了过去。



第9章 撒谎一流



干嘛啊,本小姐就假装晕了而已,你用得着占我便宜嘛,花絮月这会是真的想晕了,演戏而已,太子你多好的心机啊,比本姑娘还装的好。
太子撇了一眼侯爷把花絮月抱到了他的房间。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钟辕渊。”梧暝鸷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喝着。
“太子,这是小儿楠轩的一名妾室,冲撞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她吧。”钟辕渊小心翼翼的说着。
“是吗,钟楠轩的妾室倒不少,只是你确定她是吗?要不要让钟楠轩来证实一下,嗯!”梧暝鸷手轻摇着水杯,眼紧盯着钟辕渊。
“这到不用,这名贱妾曾和家丁偷欢,多次想要逃离出府,小儿心善便让她留在了那静影阁,想不到到如今还不知悔改,等她醒了便将她送往衙门处理,太子,还是先让丫头带您去别处去休息吧。”说完就做了个请的姿势。
梧暝鸷眼中愠怒,把杯子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轻吼到:“她是太子妃。”走到床前微微弯腰:“怎么样,我可爱妃子,偷听够了吗?”面对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还真大不同。
“撒谎一流的好。”花絮月也不装晕了,坐起来随口一说。
“你说什么?”梧暝鸷微微皱眉。
“没,没什么,你听错了。”花絮月推开梧暝鸷,做在床前穿好了鞋子,走到了钟辕渊面前:“你刚刚说什么啊?”微微一笑,她没有看见梧暝鸷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
“太子妃饶命啊!您与小儿的那贱妾实在太像了,我老眼昏花糊涂了……”说了一大串自己的不是,对花絮月微微弯腰表是道歉。
“老眼昏花!”花絮月眼睛眯了眯:“糊涂了!”
“对对对”钟辕渊立即附和到。
“可惜我什么都好,就是有个小毛病。”看了一眼梧暝鸷,吓得钟辕渊出了虚汗,这在他眼中可是实实在在的恩爱夫妻啊!花絮月摸了摸下巴:“也不是什么毛病,就是爱记小人过。”慢慢悠悠的说完了这一句话:“你说怎么办呢?”
“啊!”钟辕渊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这就叫小儿来赔礼道歉。”转头就犀利的看向身边的小斯,大约十六七岁,吓的直打抖:“小莫,还不快去把少爷给我叫过来。”
“慢着,去外堂。”是梧暝鸷开口说的话:“走吧!我可爱妃子。”拉着花絮月的小手就随门而出。
一路上静静的,谁都不敢出声,侯爷府的丫头小斯哪见过什么太子,更不知道自家侯爷哪时如此害怕过,生怕一个不小心,死的就是自己啊!




第10章 阴谋



“父亲,我看您是老糊涂了,太子不近女色天下皆知,二十有二了还未成有一妾室,更别说妃子,这会儿又哪来的太子妃啊!”这话是钟楠轩说的,这刚到外堂钟辕渊就说,这孽子还不来,想来是下人们慢了些脚步,让太子、太子妃好等,不如让我去寻他来。
“好啊,去吧,快些来哦,我到没事,可这要是惹怒了太子,小心你的脑袋?”花絮月把罪过都推给了梧暝鸷。
钟辕渊刚出去就看见小莫在外面打转,见着钟辕渊出来了就急急忙忙的把他叫走了,想来是那小莫把事情告诉了些于钟楠轩,本想跟去看看的,但太子又在这里,正犹豫不定时,梧暝鸷抱着花絮月的腰就飞上了房顶,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这不,才到钟辕渊和钟楠轩那里就听到这样一句话。
“这倒是真的,可这太子也不假啊!”钟辕渊犹豫了一小会。
“太子假不假,我不知道,您也不晓得。”看了一眼钟辕渊:“不是吗?父亲,您见太子已是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可会让一个人改变不少!”
“那这太子要是真的……”钟辕渊小心翼翼的说着,殊不知被人尽收眼底。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钟楠轩站起来向钟辕渊作了个揖,继续说到:“几天后就是诛山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了,这两天就会有人来拜见您,这太子要是真的,您可是武林大会的重量级人物,他来这里不就是比武的吗?到时自然得对您毕恭毕敬的。”转了一个圈,继续到:“这要是假的……”慢一个节拍:“就是我们不管,就那几位,恐怕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吧!”
“好”也不叫太子了:“等会他要是问,你就说那贱妾前几天因觉醒,自觉无脸在见你,就自尽而死了,而前两天我又不在府中,自是不知道,昨儿个刚回来,倒有些不如意的事,见到此等的人,又是在您面前,自是有些动肝火,倒是你的不对,没有及时跟我说与太子您产生了些误会,请酒陪罪您看可好?这样,不管他是真太子还是不是,也得要给我几分薄面吧!”
花絮月听完心里就乐啦,猥琐男是够猥琐,不过这狡猾程度也够高的,平时这侯爷不少被自己儿子糊弄吧!脸色铁青,干嘛呢,要杀人啦!
“父亲,依我看,那个女人也有几分姿色,事情完了,就赏给我吧!”钟楠轩露出一脸色相。
钟辕渊皱了皱眉:“在外面还嫌玩的不够吗?”
“父亲……这还不是为了给您老传中接待吗!”
“恶心!”花絮月小声叫了一句,转头就想吐,这人妖撒娇她到见过不少,可这刚才还血气方刚的样子,这会就向自个父亲撒娇的男人她到是第一回见到。




第11章 好歹活了两辈子



“你干什么!”花絮月还没恶心完,梧暝鸷就又抱着她的小蛮腰回到了外堂,而梧暝鸷并没有回答她,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走进来,(⊙o⊙)…额?不能说是婀娜多姿,只能算是狐媚骚人。
花絮月眯起眼睛,好一个惹人怜爱的小狐狸,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去春江楼当头牌姑娘勾引男人怪可惜的,花絮月看了一眼梧暝鸷,面无表情,可能都不曾看过她一眼,她向梧暝鸷走去了。
“太子哥哥,三年不见,到了府中也不来看看我!枉费我一片真心!”那姑娘想来是只看见了她的太子哥哥,眼要去抓梧暝鸷的右袖子了。
花絮月立马就挡在了梧暝鸷和那姑娘的中间,那姑娘都不明白自己前面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见她要碰到梧暝鸷时,感觉一点都不爽。
那姑娘“啊”的叫了一声,又立即捂着嘴,表现出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花絮月可不管,问到:“姑娘可否知道一句古话。”
那姑娘正糊里糊涂的想要说话,花絮月又继续到:“古人常说,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姑娘“是吧!”
“你,你是谁?”她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又想要去抓住梧暝鸷的左手,花絮月就一把拉过梧暝鸷,那姑娘落了个空,收回手轻泣了起来,猛的一下,向梧暝鸷扑去,而梧暝鸷那会让她碰到,闪到了花絮月身后,那姑娘见目标不见了,慌了心神,扑通一下就摔在了梧暝鸷刚刚站的后面那张桌子上。
就在这时,钟家父子来了,那姑娘的眼泪哗啦啦的就往下跑。
钟辕渊几步就到了钟楠梦身边,扶起钟楠梦:“楠梦,我的乖女儿,怎么了,谁欺负你啦!”
她拿出丝巾擦了擦眼泪,瞄了一眼花絮月,小声的说到:“没,没有。”
花絮月心里就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过遍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没有就好,楠梦最乖了,没事的,要是有人欺负你啦一定要告诉父亲哦,父亲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看了看门外,冷冷的。
钟楠轩立马就喊到:“春竹、夏荷、秋叶、冬梅,还不快来把自个主子扶下去,怎么,几天不见越发猖狂了。”
“是,老爷、少爷,小姐回房了。”几个声音一起答到。
“去吧,好生伺候着小姐,要在受着惊吓,必是饶不了你们。”是钟辕渊说的。
“哼,好一个宝贝女儿,好歹我也活两辈子,别在我面前演戏,可难看了,就是本姑娘欺负的,怎么样啊,有种你就来啊,来呀,来打我啊。”花絮月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嘴里却说到:“是小姐啊,可真是我见犹怜啊,就是我看了都动心,谁还会舍得欺负她啊,你说是不是。”手臂碰了碰梧暝鸷。
“丑死了”梧暝鸷面瘫似的表情,爆出一句。




第12章 玩心机



“呵呵,这人也来了,先坐下在说吧。”花絮月坐在了梧暝鸷旁边,立马就转换了话题:“怎么样,想必你父亲已经跟你说了吧!你还有什么话说的吗?,钟楠轩。”花絮月一字一句的说着,脸上又增添了几分微笑。
“没什么可说的,请太子太子妃谅解我父亲,要罚就发我吧!”钟楠轩抱拳向梧暝鸷致敬。
“好一个没什么可说的!”梧暝鸷冷冷的说着。
“是啊!”花絮月单手支撑起脑袋,歪歪斜斜的坐着,眼睛直盯着钟楠轩:“真的没什么可说的吗?”
钟楠轩心里一抖:“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太子妃,还请原谅。”
“今天的事,是吗?”花絮月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钟楠轩:“那昨天呢,小侯爷忘记了我不介意帮您想想。昨天我在……”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对不起,太子妃您实在太漂亮了,您要怎么罚小人也都认了。”眼中还带着闪过一丝色意。
“怎么样都认了……”花絮月又回到座位上坐下了。
“是的,还请太子妃原谅了我父亲。”
“好吧!”花絮月眯着眼睛假装想了想:“你说怎么办啊?”看向梧暝鸷。
梧暝鸷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却不说话,一时间静的可怕。
“哎,跟你说话呢,没听到吗?”花絮月跺了跺梧暝鸷:“不然就算了吧,累了一上午了,我也饿了,有没有吃的啊?”这句话是对着钟楠轩说的,这一会儿钟辕渊被当成了空气,不过脸上依旧是和颜悦色。
“是,父亲,那我便先去准备饭菜了。”钟楠轩站起看向钟辕渊。
“去吧”说完钟楠轩便大步走了。
梧暝鸷邪魅的笑从脸上一闪而过,却被花絮月尽收眼中。
“小侯爷啊,你看,今儿个这太阳也挺大的,这太子身上的衣裳都快被汗水湿透了,要不然就先回去沐浴更衣了在去吃饭吧!”
“是是是,太子妃您不说本侯爷还没察觉,这一说啊我觉得有些炎热啊,那您们就先回去吧。”大声一叫:“小莫,快带太子太子妃回房。”
“不用了”梧暝鸷拉着花絮月的手就走了。




第13章 灭门



梧暝鸷手掌一张,整个钟府布满了红色。
而此时,钟辕渊手颤抖的指着梧暝鸷,苍白的脸色,钟楠梦嘴中还在不停的骂着花絮月,只有钟楠轩理智的向梧暝鸷发起攻击:“梧暝鸷,你不是人族?”
梧暝鸷没有说话,花絮月一脚把钟楠梦踢到了钟楠轩面前:“人族?”呵呵一笑:“”钟楠轩,五年前你就没有资格说这两个字了,不是吗?”
“你?”钟楠轩眼睛一眯:“居然是你!”身边就冲满了厌弃,黑色的雾团就向花絮月飞去。





第14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