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之你是我的光(1)水的梦影未留(2)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想和作者讨论的读者们,加我QQ,QQ号3505983780哦。
第一本书《EXO之你是我的光》,是一本复仇文,但并没有重生,主边伯贤中虐。
第二本书《EXO之风的秘密深埋心底》,是一本校园青春文,主吴世勋,有虐有甜。
第三本书《EXO之水的梦影未留》,是一本穿越文,主金俊勉,大虐。
剩下的话,大大如果要再写书,会在前面补充哦。谢谢支持。

第2章 再见却不能回首



三年的时间,她回来了。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曾经的回忆涌上心头,但,终究不再是过去了啊……
张艺兴来到零度机场,来接他的小丫头。转眼间,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个让她心死的背影,原来,他过的很好。
这时的沐梦蹊已经下了飞机。
一头浅咖色的长发已经及腰,发尾还有着些许自然卷,一顶鸭舌帽倒扣在头上,显得有些帅气。一双如星空般深邃的深蓝色眼眸深处好像蕴藏着无穷的星光。如蝶翼般缓缓扑闪着的长长的眼睫毛,衬着那双星眸,显得无限妖艳与神秘,她的鼻子很好看,小巧玲珑的,小嘴巴是裸色的,好像猫咪一样。她的脸庞上有一丝说不出的疏离和冷漠。
她整个人的气质有些像女王的优雅霸气,又有些猫咪的慵懒傲娇。
她的手指修长白嫩,并没有因为染上无数人的血液而干燥粗糙。
她的穿着很简单,一件韩版圆领针织衫露出了她白净的肩膀,一条白色的长裤显出了她完美的腿形。一双镶满水钻的高跟鞋,显出了她的纤纤玉足。
她这次没有戴墨镜,也没有戴口罩,她那张完美绝色的脸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眼前,让大家不由得一阵一阵的感叹和惊艳。
她拖着行李箱穿梭在人群中,人群十分拥挤,让她有些烦躁。她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一分钟后,遍地血红。而她的身上却没有一滴血。
“呵,愚蠢的人群。”冷笑一声后,她跑向了张艺兴。
“艺兴哥,我回来了!”她扑到艺兴怀里的,还像小猫咪似的蹭了蹭。
他轻轻的揉揉她的发,笑着对她说:“傻丫头,你就算不来,我下个星期也会回去的。”
“艺兴哥,话说,这些人的尸体怎么处理啊……我可不想一群恶心的人类呆在我的机场。”她嫌弃的盯着这些尸体,拽拽艺兴的袖子对他说。
“诶,丫头啊,你不是已经.....”
“哼,吴世勋那个小子,我饶不了他,竟敢挂我电话。”梦蹊越说越来气,都想把拿在手中的手机摔了。
突然一阵歌声响起,非常的不合时宜。
“每次我闭上双眼
每当我想起那天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又一次内心悸动
我的心里总是
浮现那天的每个瞬间
我的心里依然
完好无缺地铭记
The best scene of my life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场景
more than anything
美好过其他
The day before last christmas
and gently flowing melodies
In the soft light of candles
Is where I sang my song for you
And in your eyes
In your face
In the way you hold my hand
The memories of you with me 
I'll never forget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读着彻夜烦恼后
写下的那封信件
连那些无比
颤动的瞬间
我的心里总是
浮现那天的每个瞬间
我的心里依然
完好无缺地铭记
The best scene of my life
more than anything
The day before last christmas
and gently flowing melodies
In the soft light of candles
Is where I sang my song for you
And in your eyes
In your face
In the way you hold my hand
The memories of you with me
I'll never forget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Merry Christmas
The day before last christmas
and gently flowing melodies
In the soft light of candles
Is where I sang my song for you
And in your eyes
In your face
In the way you hold my hand
The memories of you with me
I'll never forget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Merry Christmas!”
这是梦蹊的手机铃声,她不喜欢追星,而IU,BoA和FX确实她少见的很喜欢的几个歌手。
一首《12月24日》播放完,梦蹊才想起那时自己的手机铃声!肯定有人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连忙把电话拨过去,电话那头传来吴世勋低沉的声音:“喂,蹊啊,你有什么事吗?我刚刚有事把你电话挂了。”
“吴世勋,你还有脸打过来,你!算了算了,帮我吧零轴机场的尸体清干净就行,快点啊。”梦蹊用十分不和善的语气和他说话,毕竟,在他们面前自己已经无拘无束惯了。
零轴机场的另一边,边伯贤看到了这一切,脸上不再是一贯的温文尔雅,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沐梦蹊感觉到那束目光,扭头看向边伯贤,那目光透露了很多,比如冰冷,比如仇恨,比如落寞。
她还是原来的傲娇,但她却变了,变得强大,变得恨他。
过去,再也回不去了吧,从他抛弃自己跑向安妍兮的那一刻,就已经回不去了吧……





第3章 你不懂失去



既然从未失去,你又怎么会懂那种陌生又熟悉的心痛。
----------题记
她走了,拉着张艺兴,决绝的走了。眼里不再闪烁着星光,至少对他,不会再这样下去了。
艺兴笑嘻嘻的神情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一张完美的脸,他的笑容僵住了。
看到艺兴的神情,梦蹊拉起他的手,把他拉进车里,然后驾驶着那辆兰博基尼飞驰而去。
她对艺兴说:“艺兴哥,我没事的,不要再想了。我会毁掉他的一切。”她的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艺兴没有听出来。
虽然这三年受尽各种训练,身上的神经几乎都与麻木了,但心不同啊,其实,她的心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在海里淹死了不是嘛……想到这里,她的眼光闪过一丝狠戾。
“丫头,你记住,你还有我们。”艺兴捕捉到了梦蹊眼光一瞬间的狠戾,把她的肩膀扭过来,让她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坚定的说完。
艺兴哥,我明白这些年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但,你知道,我爱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不是你啊……梦蹊有些难过,毕竟自己已经死过一次,再见面,也只能是陌路了吧……
“喂,妍兮啊,你到了吗?”边伯贤看着梦蹊的身影远去,心中有些烦躁,拿起手机,给安妍兮打了个电话。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都是安妍兮安排好的,在梦蹊回国的同一天来到机场,让他接机,就是为了让沐梦蹊知道,他爱的人是自己。只可惜,安妍兮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边伯贤爱的一直是沐梦蹊而沐梦蹊也从未放下他,但,这都是后话了。
“伯贤啊,听说Forget的总裁回国了,你不是要和他谈生意吗?我已经和他的助理说过了,今晚在Advice酒店。”安妍兮嗲嗲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让边伯贤旁边的助理一阵恶寒。
“哦?Advice酒店,有意思。”边伯贤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有点像在自言自语。
“还有啊,伯贤,Advice酒店里会有人来接应你的,不用担心。”安妍兮语气不平不淡的说。
“妍兮啊……还是你想得周到。”边伯贤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安妍兮的身体不由得一震。伯贤,如果你以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还会这样对我吗……
沐梦蹊此时正接到属下的通知,她一袭黑色长裙,浅咖色的长发垂落下来,一双星眸微眯着,审视着吴世勋。
“吴世勋你是找打啊。”一字一句的说完,沐梦蹊把目光转到自己手上的戒指。
一枚蓝宝石戒指,蓝宝石由世界上最昂贵的“凋梦·海泪”切割成六边形,上面还镶嵌着一颗世界唯一的银紫色宝石“凋梦·残花”。周围点缀着点点碎钻,“梦·灭”是它的名字。
“梦·灭”这个名字是梦蹊自己取的。凋梦·海泪,当初父亲留给自己的唯一信物,这颗价值不菲的蓝宝石,是从海洋最深处,亚特兰蒂斯神殿的主柱上取得的蓝宝石,她竟想过送给边伯贤。
凋梦·残花,她凭借自己第一杀手的身手,从炼狱里拿来。她并不是第一次去炼狱,只是每次出来都会血流不止。她曾经差一点就要死了,但在手触到残花的那一瞬间,眼中闪过一缕银紫色的光芒,整个人的身手成了GL第一。
现在想来,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他啊……梦,迟早会变成梦魇,不是嘛……
“蹊。你不想,折磨死他吗......”吴世勋缓缓开口,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吴世勋,你是说,这次的客户,是他......呵,还真是该和他好好玩玩了......世勋啊,是我错怪你了,不过,下次就不是这样了-啊。”沐梦蹊的眼光闪过一丝冷意,噬骨的冰冷。
“啊啊啊啊,蹊你!我都帮你这么大的忙了,你还!诶算了不说了。我走了啊。”说完,吴世勋起身离开。
我该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你和安妍兮了......沐梦蹊有些犹豫,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这样的自己,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她走到一幅挂画前,那是一幅肖像画,自己和他。但是今时不比往日,自己早已经死过一回。
她缓缓的推动着那扇门,书架后,是一个暗室。
她找到一本陈旧的书。那是她死前的日记。
上面的泪痕让她不由得心生厌恶,原来的自己,竟然这么的弱小。
上面的第一句话是:
“时间会把我们变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就像现在染上孤独寂寞疏离的病症。”
是啊,自己,安妍兮,又何曾不是这样,可悲的是,他不信我,他也不爱她。
晚上七点,Advice酒店内,吴世勋正坐在大厅内像是在等待什么。
七点二十,边伯贤来到了这里,看到大厅中的吴世勋,不由得皱起了眉。
“吴世勋,你来这里干什么?”冷冷的语气,好像对他很是厌恶。
“哦?边伯贤,别高看自己,ONLY的决定是什么可不一定啊……还有108层,总统套房,0506,房卡。”说完,吴世勋从怀里掏出一张房卡丢给边伯贤,边伯贤用两根手指夹住,撇了撇他,上楼了。
“是你......”边伯贤拿出房卡,打开门,开门就看到了沐梦蹊。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哦?边总是没想到Forget和ONES的总裁是我?还是,”沐梦蹊停下自己的话,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看到ONLY是我,想要反悔......这样的交易,很不值哦……”她的嘴角上扬,脸上的嘲讽和不屑显而易见。
“你变了。”边伯贤轻吐出三个字。
“是啊,毕竟人都是在变化不是吗?要是我不是这样,那还会被不少人推下海呢……”虽然是嘲讽的语气,但丝毫没有影响她慵懒霸气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高傲。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难道边总你听不懂吗……”她反唇相讥,眼中的冰冷更甚。
“你这种人,不配。”边伯贤的厌恶还是写在脸上,但这回,沐梦蹊却回了他一句话。
“那她安妍兮,就配吗……”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边伯贤,你也不配我现在说你。你从从未经历过失去,又怎么会明白,那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你既然从未经历过失去,又怎么会明白心痛的感觉……”
“沐梦蹊,你当初陷害妍兮,她善良没有怪你,可我一定会帮她讨回来的。”边伯贤一字一句地说。
就算经历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选择相信安妍兮吗……





第4章 自作多情



“边伯贤,我想我们还是先讨论合作的问题吧……”沐梦蹊开口,语气平淡。
“好,这个项目我们五五分,大概可以盈利5000万美金。”边伯贤盯着她的眸子,那双星眸紧盯着合同上的条约,微微撇眉,她抬头,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陷入了这片深邃的星空。
边伯贤,别忘了,她可是伤害了妍兮啊……
“5000万美金,如果我和世勋,俊勉或是艺兴的公司合作,那么,至少你这个数,会翻5倍。”沐梦蹊挑眉看他,“如果你是想糊弄我,那么大可不必,现在你就可以走,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我和你合作你能盈利多少,而你又能帮助Forget什么。”还是原来的语气,平淡如水。
“还有,我有能力随时让你的公司破产。Beak集团的发展,可是没什么前景呢……”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边伯贤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他平常最讨厌别人威胁他,沐梦蹊也明白这一点。
“并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且,继承人的位置,我随时可以让你下台。”
“沐梦蹊你!”
“我沐梦蹊从来就没有办不到的事。”这点现在的我能力一定能办到。
“好,沐梦蹊,如果我同意,你会答应吗?”
“改合同。五五分改成三七分,我可以让你盈利达到6个亿美金。怎么样,1800万美金,可以满足你吗?”沐梦蹊冷笑。
边伯贤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孩,心中有些翻腾。
“好,成交。”边伯贤盯着她的眼睛,希望可以从中看出一丝情绪。
“对了,EXO集团继承人的位置,我估计,你还拿不到了。”沐梦蹊冷冷吐出一句话。
“你怎么会这么肯定。难道是你定的?”
沐梦蹊很不喜欢这种怀疑的语气,对他说“不是我定的,去问那个老头去。”
看看他为了EXO集团的荣誉,不惜牺牲你们的幸福。
“沐梦蹊,你告诉我,当年的事,倒是事怎么回事?”边伯贤盯着她的眼睛,自从她失踪后,他就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哦?你是说哪件事?是她自己捅自己,自己找人扇自己,还是她把我推下海呢?她做的事那么多,你到底是问我哪件?还有你如果还有别的话,请快点问,我还有事情要去做。”沐梦蹊的话很难听,但边伯贤还是不相信安妍兮能做出这些事情。
“不可能,沐梦蹊,你还真是费尽心机啊……为了你自己,不惜嫁祸妍兮,妍兮她根本不是这样的人。”边伯贤一字一句地说,打在她的心上却是那么的痛。
“那你就真正的了解过丫头吗?你自以为很懂她,你自以为很懂安妍兮,可你根本就不懂!你自己仔细看看吧,边伯贤,我之前真是看错你了。”张艺兴突然打开门进来,对着边伯贤说。还把一碟光盘摔在地板上。
“边伯贤,你还真是不明是非啊……就算有证据,你还是这么傻。你的心被狗吃了吗?梦蹊为你做过什么你都忘了吗……”
金俊勉打开门,对着边伯贤摇摇头,“算我看错你了,边伯贤,还有,这合同,蹊儿是不会签的,至于你的集团,好自为之吧。”金俊勉甩下这一句话,拉着张艺兴和沐梦蹊离开了Advice酒店。
“丫头,为什么不说真相?”金俊勉盯着她,好像想从她的眼中看出一丝情绪。但是他错了,沐梦蹊的眼睛还是往常的深蓝色,眼中的深邃让人看不懂。她的眼中有一丝不符合她年纪的沉稳内敛。
“俊勉,我想,我的复仇之路,要开始啦……”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哦?丫头,你想怎么做?”张艺兴凑近她,她只是笑笑。
“让安妍兮那个女人陷害我,无妨,真相,我要让他深刻的体会。”沐梦蹊挑眉,金俊勉紧锁着眉头,对她的话有些难过。
小蹊啊……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以前的你,可是很温柔很爱我们的啊……
原来时间真可以改变一个人,一颗心,哪怕是一颗真心。沐梦蹊曾经想过,自己要以什么身份,什么方式再和他见面,她曾经无数次想过,但,终究只是沦为仇人。
“Beak集团会在一周内破产,而他,将会因为安妍兮失去EXO集团继承人资格。你们的父亲曾经找我谈过,最后,谁和我结婚,将会继承EXO集团和Forget的35%的股份。”沐梦蹊把玩着戒指,说完,缓缓抬头看向他们,撇了撇嘴。
“所以,他早就没有继承家族的资格了,是吗?”金俊勉对她笑着,梦蹊也回给他一个明媚的笑容,接着点了点头。
丫头啊,你是多久没对我们真心笑过了。




第5章 真相背后



一周后,新闻上报道了Beak集团破产。
梦蹊正在喝茶,看到电视上的报道不禁皱眉,原来,还是这么倔强啊。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曾经软弱的沐梦蹊已经死了。
手机响了,他去接电话。那骄傲的个性让他无法去求沐梦蹊,他的公司破产只是时间问题,而沐梦蹊这次的行为,则加快了这个时间。
“边伯贤,公司破产了,这是第一份大礼,接着,你将失去其他所有,等着吧,你会输的很惨。”沐梦蹊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冷的让他打了个寒战。
“沐梦蹊,你把话说清楚.....”边伯贤的语调有些不平稳,而沐梦蹊则是直接挂掉了电话。
机械冰冷的女声从电话那边传来,他笑出了声,笑的已经流了泪。
拿起金俊勉那天丢给他的那盘光盘,放进光碟机里,过去的一幕幕场景浮现在眼前。
看完后边伯贤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脑袋里一片混乱。
“喂,幻,你帮我查查,三年前的那几件事。把真相告诉我。”边伯贤冷冷的开口,抑制住自己的烦恼,他揉揉太阳穴,轻叹了口气。
十分钟后,幻就把资料都给了他,然后退下。幻的速度就是这样,很快,很利索,当初边伯贤也是看上他这点,才让他做了自己的探子。
边伯贤看着这一页页资料,不禁皱眉,原来,是自己误会她了啊……
他有些懊悔,毕竟是自己的过错,而自己却因为信错了人,让自己到这个下场......
他想,梦蹊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相信你,可是,我还有机会吗……
他的泪顺着脸颊流下,脸上的泪痕,被正在进来的安妍兮看了个正着。
听说Forget的总裁就是沐梦蹊,安妍兮十分烦躁不安,怕她说出事情的真相,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沐梦蹊,你非要抢走我的一切吗?我的张艺兴,我的边伯贤还有,我的身份。沐梦蹊,我恨你,你凭什么能轻而易举得到这些,我恨你!
安妍兮的眼睛里满是恨意的光芒,只是正在沉思的边伯贤并没有发现她的恨意。也没有揭穿她之前的一切。
“妍兮啊,你怎么来了。”终于注意到妍兮存在的边伯贤抬起头,望着她回给她一个微笑。他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和明媚,安妍兮松了口气,紧紧握住的手也松开了。
看到安妍兮这个细小的动作,边伯贤终于确信,之前的事自己都是错怪沐梦蹊了。不由得心里有些失落,梦蹊,你愿意原谅我吗……
“沐梦蹊,你非要抢走我的一切才行吗?”安妍兮拦住正要回公司的沐梦蹊,咬牙切齿地对她说。
“哦?我想,安妍兮,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说我。我该说你贱呢?我还是该说你......”沐梦蹊故意顿住,安妍兮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的。“水性杨花呢?”
沐梦蹊说完,安妍兮起身,扇了她一巴掌,“沐梦蹊,你个贱人,你以为伯贤喜欢的真是你吗?妄想,他爱的是我!”
沐梦蹊只是冷笑着,“这一巴掌,我要你和他拿命换。”说完,就见安妍兮一脸无辜的坐在地上哭,一边哭还一边说:“梦蹊啊,是我错了,我不该和你抢艺兴和伯贤的,求你恢复他的公司吧……”
沐梦蹊冷笑一声,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朝暗处眨了眨眼,然后一脚踩上了安妍兮的肚子。
“安妍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嘛……哼,不想死,就赶紧求饶,不然,后果......自负。”沐梦蹊踩着她肚子的脚一用力,安妍兮疼的大叫起来,而沐梦蹊脸上则是一脸漠然。
杀人,对她来说是件很平常的事情,至少现在是这样。
“安妍兮,你干了什么自己清楚,至于你的事情,媒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报道呢……”沐梦蹊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沐梦蹊,我恨你!”安妍兮狠狠地喊出这句话后,沐梦蹊的脚一使劲,她倒在了地上。
这次,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沐梦蹊嫌弃的把她踢开,给吴世勋打了个电话。
“吴世勋,帮我个忙。”命令的语气,让人不容置疑。
“呦,沐大小姐也会求人了?”吴世勋调戏的语调让沐梦蹊很反感,“再不来,灭了你的集团。”
“别别别!大小姐,我错了还不行吗,说吧,什么事?”
“找人......顺便把她的前科都供出去,还有,我要出道。”沐梦蹊说完,吴世勋已经黑线了。
“蹊啊……你,要出道?”吴世勋不确定的问,生怕自己惹到这个姑奶奶。
“怎么了?你有意见?”沐梦蹊的语气让吴世勋打了个寒战。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办。”吴世勋说完,挂断了电话。
沐梦蹊扶额,诶,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挂我电话了!




第6章 年少轻狂



也许你变了,我也变了,我已经不了解你,又或许是,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你。
-------------边伯贤
第二天,新闻上曝出了安氏大小姐安妍兮的丑闻。
她冷笑着看着电视上的一条条有关安妍兮的丑闻,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吴世勋,干得不错。
她看着眼前的电视,皱起了眉,自己自言自语道“呵,安妍兮,你自己要死,别怪我无情。”当初,你们就是这样,把我一点点推入绝望的深渊……
安妍兮站在海边,她被逼的没有退路,沐梦蹊,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一定要杀了你!但是这时,一把小刀已经刺透了她的心脏,她死在吴世勋的刀下。
吴世勋冷笑,你以为伤害她的人,会死的这么轻松吗……他把她的尸体带走,交给了一群壮汉。
后来,他冷笑着让人把安妍兮一丝不挂的身体丢到了树林里。
第二天,猎人只能看见一个漂亮女人的人头和一地的血。
沐梦蹊流出一滴清泪,还记得六年前,他和我表白,但即使时间会倒流,我们也在回不去了吧……
六年前:
“梦蹊梦蹊!出事了出大事了!”梦蹊的好闺蜜林允儿喘了好几口气跑向梦蹊,并拉着她跑向了一个花园。
“允儿,你干嘛呢?”梦蹊看着正在飞奔的允儿,不解地问。
“都说了出大事了!你别问了。”允儿非常扫兴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允儿,你带我来花园干什么?我还要上课呢!”梦蹊十分傲娇地说,一脸的“你来哄我啊!”
允儿黑线,忍住怒气,揉揉太阳穴对她说“小姐啊,你都写完管理系博士学位的课程了,你还学什么高中课程啊……”
“允儿,虽然这样,但是,逃课是不对的......”梦蹊非常耐心的给允儿解释着,但有个人打断了她。
“小蹊啊……是我让允儿叫你来的。”边伯贤笑着对她说,还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允儿意识到自己当了一个特大的电灯泡,于是灰溜溜的走了。心里还默默的诅咒他们,哼,秀恩爱死得快。后来分手后,允儿总觉得自己当初如果不想这句话的话,是不是,梦蹊就不会成现在这样。
“呀!边伯贤摸头会长不高的!”梦蹊非常不爽的拍掉了边伯贤放在自己头上的手。
“小蹊我的手这么好看,你竟然忍心拍它。”边伯贤一脸的悲痛。
“诶,边伯贤你到底什么事啊?”梦蹊盯着他黑曜石般的眸子,不解地问。
“傻瓜。”边伯贤对她小声说了一句。
“呀!边伯贤!你给我站住,谁是傻瓜!”梦蹊一边跑,一边说。
“沐梦蹊!我爱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边伯贤突然停下,拿起一束花,递给梦蹊。
“喂,你们怎么都这样。哼,刚刚不是还说我傻吗?我才不做你的女朋友。”梦蹊非常傲娇的说。
“除了我谁还会娶你?”边伯贤还是笑着,那双眸子闪着光芒。
“你!好吧,我勉为其难的接受你吧……”梦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边伯贤吻了上去,她十分慌张的想推开他,但她的力气并没有边伯贤的力气大,只能任由她吻着。
“沐梦蹊,你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了。”边伯贤非常霸道的说。
“哦,知道了,你.....我要,我要上课去了,你.....我走了。”梦蹊被他吻的语无伦次,逃似的离开了那个花园。
下课后,允儿和秀晶跑过来问她有没有发生什么,而她只是红着脸说什么都没有。
允儿和秀晶看到她这个样子,相视一笑,一块儿走了。到宿舍后,一直调侃她,看着她清澈深邃的眼眸,她们同时笑起来。而梦蹊也笑起来。她们以后再也没有这样过,梦蹊的事,也成为她们的心结,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现在,故人已去,只是物是人非。
那些年我们一起爱过的人,现在,都已改变,只剩心底的悸动。
那些年我们一起笑过的时光,现在,一去不返,只是回忆当年。
那些年我们一起许诺过的花园,现在,物是人非,只是有我难过。
还记得,他和我分手时,说过的话,是那么伤人,“沐梦蹊,我曾经以为你和那些女生都不一样,我以为你会理解我,我以为你不会去害别人,但我发现,我错了,安妍兮她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置她于死地!沐梦蹊,我们分手吧……是我年少轻狂,爱错了人,你走吧。”
那是她第一次对她流泪,因为他曾说过,笑着的梦蹊最好看了,梦蹊一定要笑着啊……
“好,我们分手,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不要因为现在再来找我。”梦蹊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尽量不让他听出自己的难过和绝望。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要置我于死地,呵,我还是自作多情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喧闹的街,却不能掩盖住心底的落寞与寒心。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这么讨厌吗……



第7章 镜花水月梦一场



从此以后,再找不到那心动,你已刻骨铭心在我心中;从此以后,不再有我陪你走到最后,松开手我才会好过;从此以后,请不要为我流泪好好过,松开手我不会难过。
-----------沐梦蹊
有人说过,爱是成全。可是,你真的可以在你爱的人爱上别人时,坦然微笑吗……沐梦蹊做不到,她也无法做到了。她被逼到了海边。
海洋还是那么的蔚蓝,就像父亲给自己的那块宝石一样,我今天就要葬身在这里了吧。
再见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让你们痛苦万分。
她跳下去了,她还是微笑着,她的脑袋里想着一句话,“笑着的梦蹊最好看了,梦蹊一定要笑着啊。”边伯贤,我做到了,你呢?再见了。
她想到了以前的许多事,他和她的初遇,那片鸢尾花花海。只可惜,她曾看见,他搂着安妍兮的肩膀,和她一起看着星空。
星空很美,就像她的眸子,深邃,但又有一种吸引着人的魔力。




第8章 章标题





第9章 章标题





第10章 章标题





第11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