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无戏言。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女孩想要追回遗失的亲情,开始努力弥补前世犯下的过错;男子在新兵茫茫人潮之中,选择了她做自己唯一的下属。

【重生】军无戏言。封面

第1章 前尘





第1节 前世(01)



蓝耘有想过自己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是会像普通的女人一样找一个喜欢的男生嫁了,生一个孩子,开始过着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
还是就这样独善其身,先花半辈子的岁月存下一笔钱,然后开始一个人的旅行。
不管哪一种,都不在她的选项当中。
她无法决定自己的人生选项,从她开始叛逆之后,像是老天爷为了惩罚她不尊敬老者、不孝敬父母,不友爱兄弟姐妹,所以收回了她选择的权利。
那时候她还怨天尤人,抱怨连连,对家人的态度像是见了仇人,她记得很清楚妈妈和友人在谈天时说到了她,友人阿姨说妳女儿很依赖妈妈,妈妈无奈的笑说,她还在叛逆期,等过了就好了。她对此嗤之以鼻。
等长大了,成熟了,开始发觉到自己的幼稚,想要开始弥补孝顺,她的人生却遭逢巨变。
起初她蒙住了,当她回过神来,眼泪却模糊视线,在医院放声大哭的她,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惭愧、无尽哀戚和漫天的无助。
家人在出去做生意的路上,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撞上,从此他们天人永隔。那时候她因为前一晚做报告做到早上没睡觉,所以被爸爸勒令待在家里补眠,没想到这个决定却是迎向这种结局。
如果她坚持要一起出门,是不是就不会尝到这股令人反胃恶心的苦涩味?
如果她前一晚不要拖拖拉拉,快速的将报告做完,是不是就能和家人一起出门做生意,是不是她就不必一个人活在这世界,独自承受这份孤寂和罪孽?
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
只有所谓的“必然”。
在那段时日里,她不只一次厌恶、痛恨过去的自己,那个罪无可赦的自己。
那一年,她17岁。

高中毕业之后她选择进入军校,训练、上课、训练。
她藉大量的操练来麻痹自己的心。
几年之后她以优秀的成绩毕业 ,开始出任务,甚至开始学习各种技能,外语、野外生存、板金、汽修……她不觉得太晚,只怕自己没有耐心。
因为这样,在她29岁的时候她跟随军队前往国外灾区协助救灾。
认识了在她生命中影响最深的人,那就是她的上司,尉迟爵。
他在国家是一位重臣,跺一跺脚连顶层人物也要后怕三分,礼遇也是最好的形式,尉迟爵是一名元帅,当初会认识他,蓝耘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大人物会想接见她这种连做微尘都不配的小脚色。
那一年,她29岁。

她32岁那年,在功绩的快速累积和老元帅的推波助澜及推荐下,她成为了老元帅的贴身助理。
也渐渐发现到世界的内部秘密,与外表的华丽、贴近人心截然相反,内部的腐朽,和邪恶因子的蔓延,都让蓝耘的心麻痹,在国际会议上,她眼神麻木的听着那些被人民推崇的人物,在讨论如何抛下他们好在世界末日来临前逃出生天,国研会已经研发出类似古代的诺亚方舟……云云的话。
听到最后,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天冷不是冷;心冷才是寒。
老元帅也和她一样听的心里怒火中烧,面上不显一丝神色,但是蓝耘知道,尉迟爵生气了,那是一种感觉,也是多年来在老元帅身边养成的观察和了解。
结束会议之后,他们回到休息室,两边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知道还踩在他国的土地上话就不能随心讲,当心被对方听去。
「小耘,别想太多了。」尉迟爵接过蓝耘刚烫起的茶水,他的脸在茶雾之中,显得蒙眬,啜了口茶,他轻声的说。
蓝耘整理茶具的手一顿,继续整理时她微微点头,「我对此没意见,请爵爷别担心。」
尉迟爵没在说话,蓝耘也跟着在他对面坐下来,静心啜饮着手上的茶水,嘴巴里满满的苦涩味,她扯出一抹讥讽,将茶一饮而尽。
「还是喝不到甘的味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