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编辑器


幻封面

第2章 不明少女



“这就是东京塔啊,小日本的东西就是没有我大中华的6”良人边喝奶茶边说到。这位站在东京塔脚下的少年高中生一名,外貌一般般,有着浓厚的爱国情怀。良人用脚踹了踹东京塔道:“就这建筑还旅游景点,说不定这大半夜被我这一踹就掉下块砖。”
“正在分析生物数据”
“分析完毕 雄性 中国人……”
“警告 警告 伤势扩大 大脑无法支持云计算 ”
“谁在后面!”良人警觉的转过身来,在日本他从未放心过自己的安全。“这……”良人只觉得自己的双眼瞬间被紫色的炫烂所充斥,这种暴力的美感紧紧地压抑着他,让他无法呼吸。
站在良人身后的正是那名用二级文明技术获得整个人类数据的女孩。那名女孩正双手执剑对着良人。良人艰难地回过神来道:“小姐,你这是玩cosplay玩过头了吧?”
嗡轰~远处一颗需三人环抱的大树应声倒下。“我…这…骗人…人…的吧”良人结巴道
嗡轰~远处又一颗需三人环抱的大树应声倒下。“救命啊!杀人啦!”良人转身就跑,良人肯定这速度比他高中运动会赛跑得第一时都跑的快,绝对打破校纪录了,“啊~啊~啊~”
良人一口气跑了三条街才敢回头看那名少女追过来了没。“呼…呼…我的天啊……呼……怎么可能,我的天啊,累死我了。”良人又警觉的左顾右盼了一下,确认那名少女没有追来后才敢回宾馆。
良人像软了骨头一样的躺在床上,心里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一幕。那个美丽的少女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明明我记得我周围是没有人的啊。还有到白刃斩大树的特效哪来的,差点没把我削死,我去尼马日本这地就是个不详之地啊。
算了,不想了,一定是幻觉,睡觉……
可是没过五分钟良人就又睁开眼,坐在床头拍着脑袋自言自语道:“良人啊良人,这不是你发春的时候,别老想那个女的!”良人脑海里突然又想起了一句话:警告,警告,伤势加重,大脑无法支持云计算。难道她受伤了?……
“呼……呼……”良人撑着树喘息了一会儿,现在是凌晨一点左右。街道周围全是一片漆黑一个人也没有,良人的视野尽靠一盏盏昏暗的路灯支持。尽管是夏天,可良人总感觉有股莫名其妙的寒意入侵他的体内。“啊。”良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好这是在日本,要在中国这个时间点路灯都关了,不过这灯泡是几百年没换了。”良人一边抱怨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
七绕八绕的良人终于来到了事发点,良人的脚边正是他没喝完丢掉的奶茶。良人看到远处那两颗被截腰斩断的树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不是幻觉……
良人发扬了中国人的“好习惯”(拿出手机,拍张照)
“嗯?”良人突然觉得脚底黏黏的,低头一看 血!
果然没猜错,良人顺着隐隐约约的血迹来到了一个小巷里。突然一个黑影从良人眼前迅速穿过,“谁!”良人顺手拿起了堆在墙旁的木棍“我告诉你,你别吓我,我可是很历害的。”良人紧张的环顾四周。其实良人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动手永远都是他的弱向。
突然一个叫声打破了恐怖的死寂
喵~
原来是只流浪猫
“靠,禾死老子了”良人将木棍扔到了一旁。就在此时一只手毫无征兆地搭上了良人的右肩!“啊!~”良人立马转过身来,他看到的是一张绝美却又极度虚弱的容颜。没错就,就是这个少女。但此时这个少女却用右手捂住腹部的伤口,鲜血已经浸红了腹部的衣物。
少女虚弱地说到“你……你……是……来……来……”
良人打断了少女的话:“都要死了,还说什么说。”说罢一手将少女背了起来。
少女似乎坚持不住自己的伤势晕了过去,但最后几个字仍传入了良人的耳中
“你是来杀我的吗?”
“什么鬼,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杀你。我回来只是为了验证一下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毕竟白刃斩大树在现实中可不常见。”
“…………”
“嗯?晕了?!先前的威猛呢?唉——”
良人背着受伤的少女,缓慢走向旅馆。走的慢并不是因为少女太重,而是因为良人一路跑来跟本没有停歇又怕少女伤口裂开的缘故。良人将向上抖了抖身体,将快要滑下去的少女提了上来。可就在同时,原本微弱的两团柔软而又诱人的触感突然扩大从背后传来使良人身体一震。
“什么鬼,不要在这时候发生这种事情啊!”良人又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但可能是良人心虚亦或是少女身材发育的太好,良人总感觉那触感越来越越明显。
“不行了,你要再这样我可就坚持不住了,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
为了避免那种无法抵抗的诱惑,良人停了下来,将背后的少女抱在身前,没错就是公主抱。
“伤口不会发炎吧?”良人看到少女腹部的伤口皱了皱眉头,然后眼神不自觉的上移,再然后他就看到了刚才传出柔软触感的元凶。
“这……这……这……”良人狠狠地咽了口口水。随即双眼一闭发疯一般的朝旅馆跑去……
良人把少女放到了床上,摸了摸她的额头“吁……还好没发烧,累死我了。这么晚了,上哪去找医院而且我也不会说日语。对了找老板娘啊,她是中国人!”
良人帮少女盖好被子后来到了老板娘的房间。
这个所谓的老板娘名字叫任妖,别笑!“她”就是个男的……
“任老板,我知道你没睡,快开门。”良人边敲门边说到
“…………”
良人脸上一阵抽搐喊到:“死任妖,有钱赚啦!”
“哎呦,小良人,还是你懂我。”门内立马传来任妖肉麻的声音。“快一点,给你钱赚你都不积极。”良人面对慢吞吞的任妖有些着急了。“来了,来了,这么急干嘛。”任妖打开了门将良人引到了大厅“你要是再这么吵,人家的客人都要向你投拆了,说吧小良人找我什么事。”
良人看着任妖一身的花枝招展强忍住反胃的感觉道:“我有一朋友受伤了,需要医治。”
“这你应该找那人们口中的白衣天使,找我干嘛?”
“这不费话吗?这么晚了,我上哪找医院,何况我又不认识路!”良人有点不耐烦了
“冷静,冷静,都说了不要这么大声说话。一口价2000”
“日元?”
“想得美,人民币!”
“……”
“怎么?闲出少了,你钱多的话也可以多给点哦”任妖笑了笑对良人抛了个媚眼。良人咬了咬牙道:“成交!”“这就对了嘛。走,让姐姐我去看看你那朋友的伤势吧。”
良人又是一阵胃液翻涌,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和任妖打交道的。











第3章 奇怪的伤口



“喏,病人就在床上。”良人指了指床上的少女。
“哎呦,是个女的啊。小良人,这不会是你女朋友吧,这小姑娘长得真漂亮啊。”任妖向良人眨了眨眼睛。
“干嘛?”良人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难道你不知道医生在医治病人的时候,无关人等因该回避吗?难道……”任妖捂住了自己的嘴惊讶的望着良人“难道你想趁机窥看你女朋友的裸……太可怕了,没想到小良人你如此有心机,我的天呐!”
良人的额头隐约露出了几条黑线:“好好做你的本职工作,你要是再说费话……嘿嘿……我就不交下个月的房租了,略略略,”良人做了个鬼脸便跑下楼去。
“还有,她不是我女朋友!”良人的大喊声从楼梯间传来。
任妖摇了摇头:“唉,这小屁孩,都说了要小点声,他就是不听。”任妖小心地掀开了盖在少女身上的被子。“好了,是时候开始做正事了”
任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丝毫没有感染的伤口,“这……这……这怎么可能!”任妖颤抖地往后退了两步。脸色发白的任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对,这个伤口既然是……那他怎么能看见这个伤口……难道良人也是……也不对!如良人身上有超数据波动,我不可能感受不出来!”任妖的大脑疯狂地计算了无数种可能性,但没有一种能解释这时的现况。
任妖闭上双眼摇了摇头,平息了心中的震惊后重新来到床前:“唉——算了,救人要紧。良人啊,良人,这种伤口只收你2000人民币,算我倒霉。”
宇宙空间站——阿加拉丝
白色,白色,还是白色!这里的白色无边无际,令人感觉身置在一个无限大的密封空间里。唯一能证明这是一个房间的标志就只有那扇微微开启一道黑缝的门,当然这个门也是完全与周围的白色毫无冲突的融为一体。就在这个令人窒息的白色恐怖中间却突兀的摆放了一张长达五米的棕色长弧圆木桌,而一个白发苍苍老头正坐在这个长弧圆木桌的正中央。从外表看上去,这个老头并不精练,相反还有些慵懒,脸上都是岁月无情的伤痕。此时的他似乎躺在木椅上睡着了……
突然一个优雅的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站长,代号小鸟用暗物质3号线路请求通信。”
这个被称为站长的老人慢慢撑起了松弛的眼皮,睁开了他那双看似浑浊的白色眼睛。
温和而又慈祥的声音从老人口中慢悠悠地吐出:“暗物质3号线路,看来我可爱的小鸟受到的惊吓可不小啊……接受通讯吧。”
“是,站长,正在开启全息投影。”
嗡——
一个身著蓝色旗袍的女人就凭空出现在长桌面前,如此逼真的一个人谁能想到这只是个投影呢?
“哦,我亲爱的蓝大机机械师。我以为你已经被暗物质脉冲震成了「超弦」了呢。”
没错!站在老人面前的投影正是那个明明应该被暗物质脉冲毁灭的蓝雀!
蓝雀捂着嘴轻轻笑了笑道:“站长真会说笑,那只是我的一个分身而已,那种事我还没傻到亲力亲为。”“蓝雀啊,什么时候你能分出无数个分身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再为那些不懂事的人操劳了。”老人笑道。
“好了,站长。我可不是来和你开玩笑的,下面咱们开始说正事吧。”蓝雀收起了刚刚脸上的笑容。
“正事?你是说这个小女孩吗?”突然一道蓝色的光幕凭空出现在空中,光幕中正放映着那名少女站在东京塔读取数据的一幕。“是个人类?难道是异能者?”蓝雀惊呼。
老人用指尖轻轻敲了敲桌子“先别忙着提问题,听我把话说完。”蓝雀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礼,立马恭敬地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老人看着画中的少女道:“就是这个女孩利用自己远超地球文明的技术,通过互联网获取了地球所有的信息。但是阿加拉丝的网络系统是独立的,所以这个女孩并未探察到阿加拉丝的存在。而对于你刚才那个问题有两个答案,一是这个女孩是不属于地球文明的另一高级文明。”
“可是在已知文明中并没有一种文明的生物形态是类人类啊?”
“没错,但她可能是游荡类文明,游荡类文明数量极少并在宇宙中飞来飞去是无法统计的。说不定就是某个游荡类文明发现了地球并想占领它呢?”
“那第二种答案呢?”
老人沉默了一下,双手合揖道:“第二种可能就有的趣多了,她可能是人造文明!”说道这里老人污浊的双眼突然明亮起来“人造文明是T实验的终极目的,尽管现在T实验的目标是人造异能者但我们终将朝着终极目标前进!「The Creative Life」这个计划的全称,也是建立啊加拉丝的目的。所以无论这个小女孩是什么身份,她都是一个巨大的宝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我亲爱的小鸟……”
面对老人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眼神蓝雀用坚定的语气道:“明白!站长!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很好,这个小女孩的超数据波动很强烈估计是二级文明,但这也同时暴露了她的位置。还有,这次任务你必须要本人去。”
“为什么?”蓝雀皱着眉头道,毕竟接到这种奇怪的命令还是第一次。
“因为这个小女孩在东京,那里可有你的老朋友啊……呵呵,不是吗?”老人对蓝雀挑了挑早已变白的眉毛。
蓝雀是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双手不自觉的握紧起来……











第4章 任玄妖一



当清晨的第N缕阳光洒在了少女精致的五官上时,少女轻轻睁开了自己的朦胧的星眸。“嗯哼?”少女突然觉得自己长长的睫毛似乎扫到了什么东西。算了,不理它,人家还没睡够呢。闭眼,翻身,继续睡……
嘣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闪入了少女混沌的大脑。咦,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刚才看到的是人类吗?
“啊————————”
轰——
原本准备喊少女起床的良人直接被踹飞到门外。
“咳……咳……我的天啊”良人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剧烈的疼痛感从腹部毫无遮拦地传来。
“需要帮忙吗?小良人。”任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良人的身边。
“小心!任妖!”良人强忍住腹部的痛感猛地将任妖扑倒在地上,下一瞬一道凌厉的剑气从刚才任妖所站的地方斩过……但似乎卵用都没有……因为那看似凌厉的剑刃碰到旅馆的墙壁后就像是溶解了一样,什么实质性的破坏都没有。
少女有些惊讶的看着手中的剑,良人也感到不解“不对啊,昨晚上她都能白刃斩大树,今天怎么在墙上连一道白痕也没留下?”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囚禁到这里来做一些不为人知、残无人道的实验。”少女用剑指着地上的两人用娇嫩的声音怒吼道。说着说着少女的星眸开始有泪珠涌现:“没想到逃到了地球,也有人要伤害我,全宇宙都这么坏!”
说罢手中的剑化为星光点点,少女竟跪在床上抺起了眼泪“我不逃了……呜呜……我受够了这种生活……哼……呜呜……你们只要不杀我,把我关到一个充满毛绒玩具的房间里,天天给我糖还有饭后甜点,我就什么都招……呜呜……呜啊啊啊”少女用特别特别认真的口气哭道。
看到这一幕良人和任妖眼珠都快从眼睛里掉出来了。
“这……”良人与任妖对视了一眼,任妖把脸望向一旁,一副这是你带来的人关我屁事的样子。
良人只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走到少女的身旁,“这个……别哭了,我们不是坏人啊。”
任妖眼角一阵抽搐,这话说出来谁会信啊,连你自己也说服不了吧。
良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只好伸手去摸摸少女的头,让她感觉一丝温暖。
但就在良人触碰到少女乌黑的秀发时,少女的嘴角似乎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下一秒一只洁白如玉的手突然从下方伸出紧紧抓住了良人的手腕。良人随后只感觉身体一轻,眼前一花就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少女身上浓浓的薰衣草香味刺激着良人的大脑,但是良人可没有心思去歪想 ,
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正紧紧贴着他的脖子。
“你骗我!”良人愤怒地喊到。少女轻笑道:“我可没有骗你,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我现在又反悔了。说!你们为什么把我关到这里。”
少女淡淡地鼻息轻轻地吹过良人的后颈,良人只感觉痒痒的,先前的愤怒立马变成了尴尬。
“这位美女,我们绝对没有囚禁你,真的,我对天发誓啊。我只是在街上看见你腹部受伤晕倒了,我就把你好心带回来医治。是吧任妖。”良人叫到
任妖看良人把“球”踢到他这边了,只好接话:“没错,还是我救的你呢。虽说治好了你的伤,但……恐怕你七天之内只能简单使用你的力量了。”
少女听了这话并没有放松警惕:“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到我的伤口。”说罢少女的匕首又加深了几分力度。
感受到颈部的力度越来越大良人更慌乱了:“别冲动,别冲动,我们就是普通人啊,一个伤口我们怎么可能看不见呢?”良人向任妖递出了一个求救的眼神。
“这句话我可不赞同哦。”任妖给出了良人出乎意料的回答。
“任妖,你!”良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任妖。
但任妖接下来的话却让良人彻底崩溃了自己的世界观
“我可从没说过我是正常人啊。”任妖嘴角一丝上扬道,“在下,任玄妖一!”
一道道与少女一样的灿烂白色星云从任玄妖一的右手臂涌现出来。慢慢地那神秘的星云在任玄妖一的整只右手臂凝聚,形成了某种东西的形状。突然一道剧烈的白光从任玄妖一的右手臂炸开,良人与少女都条件反射的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儿,良人与少女同时睁开了双眼。他们看到的东西只有一个——黝黑的炮口。
一个直径一米的炮口!
此时的任妖,不,任玄妖一的整个右手臂都被机械所包裹,而这个炮口正是从这上面沿伸出来的。
冷汗同时浸透了良人与少女的后背。
“放人吧,这位不知名的少女。”任玄妖一抖了抖炮口道。
少女松开了匕首,将良人推到一旁:“我就暂时相信你们,但你们必须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任玄妖一笑了笑:“这就对了嘛,平下心来,好好说话。”
任妖右臂的机械也在下一瞬化为点点星光。
良人仍是一脸震惊:“任妖,你这是怎么回事,老实教代。”
任妖揉了揉右手道:这句话我应该问你才对,你是什么人。一个普通人是绝对无法看见这位姑娘的伤口。”
“没错。”少女坐在床前依附道。
“………………”







第5章 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不说话是吧,给你两个选择。一.吃我一炮。”任妖一脸无赖地说到。
“什么鬼!”良人叫到“我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啊。”
“反正我不信,你信吗?”任妖看了少女一眼。
少女荡了荡玉腿猛地摇了摇头。
良人一脸悲愤道:“第二个选择呢?。”任妖阴阴一笑:“第二个嘛,加入组织——卡尼亚。水电全免,包吃包住还帮你打架哦。”
“成交!”良人一口答应下来
任妖似乎对良人一口答应并没有感到惊讶,毕竟这是他唯一的选择“卡尼亚是一自由组织,理念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顺带捞点小便宜。现在加你有3个人。”
“加我只有3个人?这么少!”良人吐嘈到。
“你应该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交入组织费1000元。”任妖眨了眨眼睛。
“what the fuck!你确定你建立这个组织不是为了骗别人钱!”良人怒道。
突然一只小手扯了扯良人的衣襟,良人转过身递给少女一个疑惑的眼神。
“放心,加入他们你不会亏的,拥有高级文明的组织绝对不能用人数来计算。”少女轻声说到
良人又望了望任妖,任妖摊了摊手一副随你便的样子。“好吧,我正式入坑了。”良人无奈道。
“这就对了嘛,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任妖将一只手搭在了良人的肩上,“来,让我带你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说罢欲将良人带出了少女的房间。
“早饭还没吃呢?”良人连忙说到。任妖一脸无语道:“现在都十点了,待会儿吃中饭吧。”
良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对房内的少女道:“那个……”刚想喊少女等下一起吃中饭的良人这才发现到现在自己连少女的名字都不知道。
良人被任妖拖到了一个奇特的地下室里。这个房间不同别的房间,这个房间全是由一种良人叫不出名字的金属打造。这种金属散发出柔和的蓝色光芒,房间的光源就是它提供的。
“这……这金属该值多少钱啊”良人敲了敲身旁的金属墙。
“不贵,这个屋子全陨石打造,怎么也值一个……”
“一个亿?”良人估了估价格道
“一个菲律宾”任妖淡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吓得良人立马缩回了贴在墙上的手。“怎么样,是不是世界观被颠覆了?”任妖看到良人这副受到惊讶的表情笑道。“有……有点”良人结巴道。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说罢那金属散发出的蓝色光晕开始有目的地浮动起来,在房间中央形成了一个悬浮于两人头顶的地球投影。
“在这个宇宙中人类绝不是唯一的生命,有许多高级文明其实就在银河系不远处,只是我们感受不到而己。”光晕突然扩散到房间的各各角落,形成了一副副美丽而又神秘的宇宙图景。
“根据文明的发展程度,文明被大致分为五个级别,从高到低分别是一,二,三,四和原始文明。而地球则只是四级文明中期,但这也仅仅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其实地球某些私人组织的科技力量已经快达到二级文明的程度了。”
良人皱了皱眉道:“恐怕这些组织里都有一个高级文明在支持吧。要不然在自然情况下按社会学来说,一个密封的空间里文明的进步应该是趋于同步的。”
任妖打了个响指道:“没错,为了防止类似《三体》中「黑暗森林」的状况出现,全宇宙唯一一个已知一级文明自创了一个星际法,并通过特殊手段传给了三级及三级以上的文明。其中有一条就是非同等级文明不能相互干涉。于是那些垂涎地球环境的高级文明就只能用这种方式间接干预咯。”
良人感叹道:“看来那个一级文明十分强大啊!”
“那是当然,每一个文明等级的差距都是难以想象的。举个例子,进入三级文明的门槛是光速飞行,正式的三级文明可以熟练暗物质,并可以简单使用超数据。而现在的人类才刚刚勉强探测暗物质,还无知的证明了任何有质量的东西速度无法到达光速,更别说超数据了。”
任妖叹了口气继续说到“算了,别的超科技概念说多了你也不懂。但有两个概念你必须了解一二。”
“什么概念?”
“这两个概念分别是暗物质与超数据。”
“我先说暗物质吧,暗物质是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占宇宙质量的26%。可以这么说,人每一分钟都至少有一个暗物质粒子穿过人的身体,而在撞击你的那一瞬间,其实那颗暗物质就记录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信息。而平均一个人一年受到的暗物质撞击高达100000次。就在这100000次撞击中你一年的信息就全被记忆了并几乎永不丢失,因为暗物质的寿命与宇宙一样长,甚至更大。”
良人震惊道:“那些高级既然能熟练使用暗物质,岂不是说他们能轻易读取我们的所有信息了!”
“猜对了,所以我才说每一个文明等级之间的差距是无法估量的。对了暗物质不仅只撞人哦。”任妖笑道,“不仅如此,暗物质还在高级文明的手里延伸出了保护信息,储存信息甚至是攻击等手段。”
“那超数据呢?!”良人的已经迫不及的想知道这个二级文明的技术了。
任妖沉默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我尽量用地球知识跟你讲吧。你要知道组成物质最小的粒子是「超弦」,我们身边的一切表象都是因为「超弦」的震动产生的。而超数据则是强制改变周围的「超弦」震动频率,从而达到改变物质的效果。例如刚才少女能凭空产生剑,我的右手臂凭空产生的巨能炮都是改变周围「超弦」的震动频率的原因。”
“那岂不是可以造钱咯!”良人脱口而出。
任妖鄙视了良人一脸道:“你不也和我一样爱财吗?本性暴露了吧。”
额……
任妖没有管他接着说道:“但是凭自己的力量改变「超弦」的震动频率的工作量不仅大还复杂,所以光凭自身是绝对不可能做到了,反正二级文明是不行的。然而我们能这么做,有一个东西绝对不能少,那就是程序。
“什么程序?”
“你想造出物质的「超弦」震动频率程序。这个程序就如同一张设计图纸,有了它我们就可以造出图纸所表达的东西。”
“那是怎样的人才能设计出如此复杂的图纸啊。”良人感叹道。
“这个问题一是机密,二是说了你也不懂。”任妖耸了耸肩道,“并且这只是「超数据」20%的用处”



第6章 不弃 不恨 不灭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莫明其妙地从两人声旁的黑暗处传来“那个……我饿了……”
面对这个声音良人是猛的往后跳,而任妖则是直接秒变巨能炮。原本聚集在房中央的蓝色光晕迅速退回到周围的陨石上,照亮了整个房间。
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人显出形来。
“是你?!”良人拍了拍胸口道。没错,隐藏在黑暗中的正是那名少女。
任玄妖一皱着眉头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种空间技术在我们那里只能算低等水平。你们的传送门加入了「双向数学」理论的确很隐蔽,但你们传送时的数据波动太大了。密码直接就主动钻我的脑海,这不能怪我。”少女一脸无辜说到。
任玄妖一叹了口气道:“良人,现在明白文明等级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了吧。不过现在是要去吃饭了。”
“任妖,我被传到哪了?”良人问道。
“秘密。”
“…………”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我的中文名了,我的名字叫『幻』。既然这几天要麻烦你们,那么请多多关照吧。”说罢幻向良人二人深深的鞠了一个躬,顺便露出了深深的事业线。
“咦,良人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幻歪着头看了看良人道。幻紫色的星眸中露出几许疑惑。
任玄妖一一脸坏笑道:“因为良人不良啊,哈哈哈。”说罢任玄妖一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死任妖,你给我站住!”良人追着任妖跑出了房间。
幻眼珠转了转立马明白了为什么,一团红晕俏然爬上了幻的俏脸……
“良人,你坏死了,不准跑!”幻也立马跑出了这个房间。
日本 东京 凌乱的寿司店
良人与任玄妖一满脸灰尘衣衫破烂的坐在幻对面。
而幻正开心的吃着寿司……
“死任妖,你为什么骗她芥末放多了很好吃。”
“我是真的觉得很好吃啊……”
“…………”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任玄妖一满脸你要相信我的样子。
“…………”
良人把桌角上被挖掉一大块的芥末放到任玄妖一面前道:“不吃完,不准离开。”
任玄妖一嘴角一阵抽搐。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就是这家寿司店了!”幻站在全日本最贵的餐厅前开心地叫道。“什么鬼!哪个,幻啊,我们换一家吧。”良人擢了擢幻道。
“这位中国帅哥,您是带女朋友来吃饭的吗?今天我们的情侣套餐打八折哦。”优雅的女服务员用熟练的中文说到。 “不,我们是三个人,所以点家族餐。”任玄妖一从两人中间挤了出来。
服务员听到这句话后立马便的恭敬起来:“敢问先生家族氏?”任玄妖一装13地从衬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卡递给了服务员。
这张黑卡没有任何装饰,纯黑。沉重的黑色使这张卡散发出几丝庄严与神秘。
服务员接到这张卡后连忙跑了进去。
过了一会一位身穿蓝色旗袍的美丽女士踏着𨄮步快速走了出来。“让几位久等了,请跟我来。”良人轻声道:“任妖,这是怎么回事?”任妖笑道:“这就当作迎新仪式吧,毕竟卡尼亚很久没有新人加入了。”说罢一脚踏入了电梯。“喂!”良人也紧跟了上去。
“哇,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电梯吗?好厉害。”幻掂着脚好奇地看着周围,“咦,这些数字键是干什么用的?”
“别点!”良人叫道。但已经晚了,幻已经用她那神奇的手速从一点到了五十三层……
“良人,为什么电梯老是开关?”
…………
“任妖,为什么电梯老是开关?”幻又把脑袋望向任妖
…………
幻挠了挠头:“大姐姐,这电梯是不是坏了?”
女士向良人露出微笑:“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是很可爱呢。”
…………
不一会儿他们就被带到了一个古朴的大门前。“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任玄妖一指了指女士的旗袍道:“我不喜欢别人穿蓝色旗袍,换成黑裙。” “是,先生。”女士微微欠身道。
在良人还沉迷在周围典雅的气息时,幻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将众人面前古朴的大门推开。
吱~吱~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红木骑士圆桌,原本刺眼的光线透过教堂的七彩玻璃后,柔和地散在圆桌上。而最让良人感到震惊的是挂在房间墙壁上三米高的十字架。静穆,庄严的气氛浓浓地包围着良人三人,连一直活跃的幻也安静了下来,缩在良人背后。
“这里是饭店的最高层,只有凭黑卡才能进入。并且任意消费全免费哦。”任玄妖一率先踏入了房间。
“哇……好久没见过如此古老的装饰了。”幻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墙上的壁画,“这些画是什么意思啊?”
“团结正义壮烈”良人轻声说到。
“净瞎说,历史书上都是骗人的。”任玄妖一笑道,“不弃 不恨 不灭”
“恐怕这才是卡尼亚正真的理念吧。”良人看着任玄妖一道,“我还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组织了呢。”任玄玄一摊手道:“随你怎么想咯。”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这可是我在地球上的第一餐呢,我都快等不急了。”幻咽了咽口水道。原来服务员已经把菜端上桌子了,那名女士也早已按照任玄妖一的话换好了衣服站在一旁。
“别急,吃家宴前还要做祷告哦。”任玄妖一笑道。“祷告?那我可以参加吗?”幻睁着大眼睛道。“当然可以,虽然你不是卡尼亚的成员但也算半个宾客吧。”幻连忙坐在良人旁期待着祷告。
“首先手牵手,闭上双眼。”
没等良人伸手幻就已经乖乖地把小手钻进了良人的手心。良人看着幻甜美的笑容不禁轻轻地加了些力,主动的握住了幻柔软的小手。任玄妖一也握住了良人的左手。但良人看不见的是,就在他闭上双眼的一瞬间,幻的俏脸悄悄浮上了两朵红云。


















第7章



三人手牵着手围着圆桌坐着,若大的房间静的能听见三人的呼吸声。
“钱与权永远是身外之物” “钱与权永远是身外之物”
“永远存在的只有我们的家人” “永远存在的只有我们的家人”
“愿万能的主保佑我们” “愿万能的主保佑我们”
“不弃” “不弃”
“不恨” “不恨”
“不灭” “不灭”




第8章 章标题





第9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