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与黑之隼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林鸠名被家族背叛,被卖到地下奴隶监狱,却在不禁意间触碰到远古神兽的力量,从此“隼”的孤独路程开始!

极端与黑之隼封面

第2章 叶家三少爷



黑鹰古岭深处,一只体型巨大,毛色呈白蓝相间的凶兽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行人,眼中不断冒出幽幽蓝光,巨大又粗壮的利爪在地上摩擦。

“啊啊。。。”一行人当中的一位年纪轻轻的男子滚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身上很明显有一道十分骇人的爪印,皮开肉绽,血流不止。吓得旁边的一位青衣女子瘫倒在地。

“喂,叶旭你不是说这片森林不会有玄兽的吗?!”其中的一位白衣男子对左边不远处的叶旭呵斥道。

叶旭盯着眼前的玄兽,疑惑道:“终于来了。”就在人群对这只玄兽的贸然出现感到惊愕时,玄兽突然朝前面的青衣女子猛扑过去,身上不断旋转着白色的灵气,地面开始皲裂,仿佛下一瞬间青衣女子就要被撕裂。

“雪晴!!该死的畜生!!轰!!!”白衣男子看见玄兽朝那青衣女子扑去暴怒道,一个踏步迅速移步到玄兽左侧,顺势一个金色手印轰了过去。

掌印狠狠撞击在玄兽身上却不见任何效果,玄兽猛地回头,对准白衣男子,巨口中早已形成一个小型的蓝光漩涡,白衣男子发现自己攻击不起效果后,马上从胸口处摸出一张金钟符贴在身上,立刻白衣男子的全身被一股强大的金光所覆盖。

玄兽把满口蓝光全部喷出,顿时蓝色的火焰熊熊卷起,顿时淹没了白衣男子和刚才受伤的男子,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皆只在3秒之内。

“啊啊啊!!!”白衣男子痛苦地在熊熊火焰中惨叫!身影开始模糊,好似随时都会被火焰给完全淹没。而那受伤男子就在刚才火焰蔓延过来的几秒钟,踢开了受伤男子。

“嘶嘶嘶嘶!!!”火焰在不断燃烧!

“啊啊!!”惨叫声也不间断。

“天毅!!”杨雪晴看着白衣男子在火中无法逃生,且随时都可能被火焚尽,顿时心急如焚,双手结印,周围的树木开始结霜,周围气息开始变得异常寒冷起来,而杨雪晴的双手上结上一层薄薄的冰花,原本白皙无比的脸蛋开始因为冰的寒冷而发紫,吐出一口乌血。

杨雪晴双掌一挥,一道寒冰绵掌飞向玄兽,气息十分可怕。而正在聚集灵气支撑火焰的玄兽好似感受到了威胁,马上停下吐息,准备躲开掌印,可掌印速度过快,直接轰到了玄兽的腹部,重创皮骨,玄兽被抛到百米之外,重重地砸在树上。

“吼!!!”玄兽左侧皮肉层层开裂,微微泛光的蓝色血液流淌在地上,疼痛让这头凶兽更加愤怒与残暴。

而白衣男子从火中解脱,被杨雪晴深深地抱在怀里,“天毅!天毅!”呼喊了几声都不见白衣男子回应,双眸中泛出几点泪光,一张精致无比的脸蛋,惹人怜爱,带着哭腔,“天毅!不要啊!不要离开我!”

这玄兽舔了舔自己的伤口,眼中闪出暴戾之气,“吼吼!!”玄兽狂吼一声,身上的灵气在不断恢复伤口,利爪上不断缠绕着。

“吼!”终于,那玄兽猛地朝杨雪晴两人撕去,誓报刚才一掌之仇。

“畜生!休想伤人性命!”一声怒吼从玄兽后方传来,玄兽还来不及转身抵挡,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把短剑刺中了兽头上的命门,霎时玄兽就动弹不得。

从天上冒出一股青烟落在了地上,而那青烟也化成了一个年纪不大的黑发少年的模样。没错,此人正是林鸠名,刚才突如其来的袭击就是他发出的。

杨雪晴虚弱地看着这莫名而出现的黑发少年,虽不知道他是谁,但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蓝幽火狮!”林鸠名发现这妖兽竟然是火焰妖兽中排名第13的“蓝幽火狮”而且还是地玄期中期,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可是即使把它定住,以自己的实力是绝不可能伤到它一根毫毛的。况且,如果不是刚才蓝幽火狮晚那么几秒注意到自己偷袭,且自己知道它的命门在哪里,可能现在不说刚才两人了,就连自己都逃不掉!

“哼哼,各位,这蓝幽火狮的兽核我就收下啦!”叶旭忽然冷笑道,手中凭空显出一把带着点点火色的古剑,古剑上不断缠绕着红色的火焰,而叶旭闭眼口中不断念叨着古文,眼中不断闪出火光,周围的冰霜开始融化,“天地火灵,借吾神力,杀!”叶旭突然睁眼,那柄火色古剑变成一道剑光,刺向动弹不得的蓝幽火狮,瞬间刺进火狮体内,暴虐的气息在火狮体内翻腾,让这头凶兽痛苦不堪,七窍流血,终于被剑上的火焰给化为灰烬。

林鸠名看着这么一只地玄期中期玄兽就化为了灰烬,虽然期间这火狮受过伤,且被自己定住,但这样的瞬杀还是让林鸠名被吓到了,这法宝绝对的是玄器级别的!

“收!”蓝幽火狮被烧尽后,留下一个时时散发出火焰气息的深蓝色的一个小球,表面的颜色光泽四溢。下时间马上就被叶旭给抢在手心里,脸上不免冒出丝丝笑意。

而那火色古剑杀掉火狮后,就断成了几截。

看来这男子是一直在隔岸观火啊,刚才一直没动手,甚至让那青衣女子和受伤男子作诱饵,一直等到这蓝幽火狮被打成重伤才出手的,真是一个心机颇深的人。

“多谢道友赶来救援。”叶旭满脸笑容对着林鸠名微微鞠躬,笑容中总有看不透的秘密,林鸠名也不会去故意指出这男子的心机,但也不会去和这种人深交,所以只是示意地点了点头。

看得出这叶旭和这群人不是这里的人,应该是外地贵族人家派来磨练自己的,年轻子弟嘛,总要去经历一些磨难才能磨砺自己的道心,让自己在武道上走得更远。

“谢谢道友救命之恩。”旁边的白衣男子刚才已经醒过来了,刚才的一切他也都看在眼里,现被杨雪晴扶着。

林鸠名也只是点头示意而已。

“你这混蛋!”突然白衣男子一掌拍向叶旭,被叶旭用灵气护衣给挡下了。

“莫兄何必动武呢?”叶旭笑了笑,仿佛刚才一切都没发生一般。“你这混蛋!下次你再敢拿雪晴当诱饵,我绝对会拿你来血祭!”白衣男子吼道,随后又吐了一口乌血。

“天毅,不要再说了,你的伤已经够重了。”扶着白衣男子的杨雪晴眸中闪泪,恳求白衣男子不要再大声说话,以免丹田灵气紊乱,爆血而死。

“不,雪晴,你不用阻止我,我必要和他讨个说法!”说完,白衣男子又吐了一口乌血。

“莫兄这是何苦呢,看把雪晴师妹给急的,好好休息,不要在运作灵气了。”叶旭好似恳求白衣男子为杨雪晴考虑考虑,不要伤了自己。

“好,姓叶的,你等着,看我回宗门后,看我怎么对付你!”白衣男子狠狠地盯着叶旭。

“本师弟尽当恭候师兄。”叶旭仿佛完全没把白衣男子的威胁当回事,他天龙帝国大贵族叶家的三少爷岂会怕这莫天毅?!笑话!

“道友来此处是来做何事?”叶旭随即又笑着看向林鸠名,满脸笑容,总是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家族磨砺。”林鸠名随口说出一个理由,不能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告诉这个心机男。

“哦!看来道友和我们一样,不如结伴而行,彼此也有个照应。”叶旭笑道,“而且我这有一阵法图册,可以威慑和防御天玄期的妖兽,怎样,道友意下如何啊?”

什么?!还有一这么厉害的阵法,刚才怎么不拿出来!?顿时白衣男子心中重起怒火,卷起拳头就朝叶旭鼻梁打去,被叶旭一个转身,躲开了。

叶旭一招点穴,白衣男子瘫倒在地,马上杨雪晴把他扶起,怒道:“叶旭!你还是当师弟的么?!天毅都这样了,你还不放手!?”

“喂喂,雪晴师妹,你看见么?是他先动的手。”叶旭笑道,活是一个笑面虎。“既然这样,接下来的路我与这位道友来开,让你和莫兄,木兄走在后面,怎么样?”

林鸠名看到眼前的一幕,怎么不知道这人表面好似好相处,可内在却是一条毒蛇,这样的人很难缠。

“就这样吧,道友?”叶旭笑着看向林鸠名。

虽然是条毒蛇,但既然他有一不可多得的镇妖阵法,何不去呢,没准还能找到那只黑鸟呢。想到这,林鸠名毫不犹豫地答道:“可以。”






第3章 血战狗头蛇



路途中,林鸠名了解到这一行人各自的姓名,白衣男子莫天毅,青衣白腿女子杨雪晴,经常面带笑容的叶旭,以及队伍最后面受伤的黑衣粗眉壮汉木槿。

这次他们来黑鹰古岭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完成家族和宗门磨砺自己的任务,还有就是找到黑鹰古岭中特有的一种奇特妖兽,“雪隼!”这雪隼可是远古神兽朱雀的后裔,属于一种非常厉害的妖兽,此兽身型巨大,有吞吐暴雪,操纵天气等神通,就让其人们疯狂的是雪隼腹部羽毛深处有一块极品雪晶,可打造上品玄器,曾让得整片天龙帝国的武修为之疯狂。

为了抓雪隼,他们可是带来了前辈所托付给他们的捉妖法宝,可谓是准备十分充分。

“谢谢林兄的救命之恩。”莫天毅被杨雪晴搀扶着,微微地低头对林鸠名表示感谢,在刚才的谈话中,对方都已知道彼此的名字。

“不,莫兄过奖了,道友我只是出了一剑之力而已,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林鸠名听见别人这样叫他林兄,也不好意思不回应,顺势客气地说道。

“哈哈,林兄太谦虚了,我看林兄有这般能力,定能以后成为一代英雄人物呢,竟能准确刺中那畜生的命门,我们都不知道命门在哪里呢。”莫天毅淡笑道,这么年轻轻轻就敢独闯黑鹰古岭,不用说,林鸠名的胆量肯定是过人的。

“莫兄也颇有神通啊。”林鸠名也附和笑道。一代英雄吗?就自己这废物一般的天赋,可能是一辈子的梦啊。

一行人有说有笑,一路顺风无阻,多亏了叶旭手里的“天罗仪盘阵”,能够侦测出哪有高级妖兽,哪里妖兽较少,还可以发出阵阵金波,驱散魔兽,不得不说这叶旭带来的东西真不少。

“林兄怎么看这周围?”叶旭手托着罗盘,靠近林鸠名,面带笑容的说道。

“难道是雪域狗头蛇?”林鸠名早已发现周围的气息逐渐变得寒冷,且可以看见树梢上的点点雪霜。更是可以闻到那狗头蛇特殊的香味,那刺鼻的香味。

“嗯,我也这么认为。”叶旭点了点头,“找到雪域狗头蛇,就说明找到雪隼的踪迹了。”雪隼和雪域狗头蛇同是寒冰妖兽,且雪隼常常猎捕狗头蛇,可以说狗头蛇是它的主食之一。

众人闻到雪域狗头蛇的气味后,都打起精神来,仔细搜查着。。。

“等等,来了!”林鸠名突然发现距离队伍左方气味最为浓烈,好似在靠近他们,马上大喊道。

听见林鸠名叫停,众人摆好阵势,停在原地,等它出来,再一举拿下。狗头蛇爱躲在草丛里,主动进攻只会变成被动,所以只能等。

“嘶嘶嘶!!!”果不其然从左边树林里突然冒出一条全身雪白有蓝色花斑的狗头巨蛇,浓密的黑色狗毛几乎覆盖住了半个身子。狗头蛇狗眼死死盯着这行人,露出毒牙,猛地朝木槿突刺过去,身上缠绕着缕缕白色的灵气。

“哼,区区天灵期前期,竟敢露出你的狗头来咬爷!找打!”本来木槿对自己被刚才蓝幽火狮打昏而气愤不已,这狗头蛇竟想来咬他,顿时火冒三丈。跳起身来,卷起乌黑的铁拳直指狗头就抡了过去。

“天雷拳!”木槿大吼一声,青筋暴起,带着蓝色闪电的铁拳重重砸在狗头蛇头上,狗头瞬间爆炸!红色的脑浆溅得满地都是。

“哼!不堪一击!”木槿铁拳一挥,附在拳上的脑浆洒满地上。

“嗯~以木兄这神通,区区一条天灵期前期的狗头蛇当然不是木兄的敌手的啦。”叶旭笑道,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这狗头蛇的兽核就给木兄吧,是吧?林兄?”

“我无所谓。”林鸠名淡淡地摇头,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周围那刺鼻的气味还没消散,不觉得警惕起来。

“小心!”突然从莫天毅和杨雪晴背后蹿出一只雪域狗头蛇,狗头张开巨嘴,迅猛地朝两人咬去。

眼看下一秒毒牙就要咬到两人,杨雪晴猛地推开莫天毅,瞬间双手结印,寒冰再次袭来,形成一道屏障,抵挡着这狗头蛇咬击。

“雪晴!不要再用苦寒掌了!你会被寒毒给侵染的!”莫天毅猛地从地上爬起,跑向痛苦支撑着的杨雪晴,“混蛋!放开雪晴!”说完,莫天毅手中突然凝成一团金色漩涡,朝那条狗头蛇轰去。

“停下!莫兄!”莫天毅这样毫无防备地冲过去简直是送死。林鸠名立马踏步准备阻止莫天毅。

“停下!”木槿用手挡在莫天毅面前。“滚开!”莫天毅随手一掌劈向木槿,“是师兄弟就别挡我!”

“师兄!”木槿拦不下莫天毅,想抓住莫天毅不让他去,却无法跟上他的速度。

“啊啊啊啊!!畜生!看招!”莫天毅吼叫道,右手轰出一金色大地气息的巨大掌印,啪的一声,被狗头蛇用灵气护衣搁挡住住了,但由于剩下的掌印余力太大,直接被轰到百米之外,蛇身上的鳞片被刮得零零散散,皮开肉绽,地上全是裂痕。

以上的一切都是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

狗头蛇的攻击停止,杨雪晴瘫坐在地上,不禁吐出一口乌血,脸上附着一些蓝冰,冻得发紫,眼球开始发黑。

莫天毅刚才轰出那一掌后,已是筋疲力竭,不断地呼呼喘气。

“嘶嘶!!!”突然从莫天毅右侧冒出一个狗头,牙齿坚利无比,速度极快地咬向莫天毅,势必要咬死他。

又一只狗头蛇!看来已是埋伏已久。

“莫兄,当心!”林鸠名早已跳到空中,一把短剑附着林鸠名全部的灵气,撕拉一声斩向狗头蛇的七寸,可剑斩进去还不到两根手指的长度就卡住不前了。

不过算是压制住这狗头蛇的行动了,林鸠名额头冒汗,剑在不断颤抖,狗头蛇的蛇尾在疯狂地挣扎,撞倒周围的树木和卷起一层层的沙土。

“快撑不住了!”林鸠名头顶冒汗默念道,果然自己还是太废了吗?!

“林兄就这样,限制住他的行动。”叶旭笑了笑,手中凝成一把灵气长剑,剑尖直指云霄,势如破竹。随其,叶旭操控这柄灵气长剑悬空飞行,“去!”话音刚停,一剑斩掉狗头蛇的狗头,血腥无比。

“莫兄,林兄没事吧。”叶旭缓缓走来,面带微笑。莫天毅看着差点就死于这狗头蛇之口了,幸好林鸠名及时按住这蛇的七寸,连连鞠躬对林鸠名表示感谢。

“没事。”林鸠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莫兄,快去看看雪晴师妹吧。”

莫天毅当然不用林鸠名提醒,早早地就去扶起杨雪晴,喂她吃下一颗黑色的药丸,面色才逐渐红润了起来。

而刚才那条被轰飞了的狗头蛇似乎还不罢休,发出嘶嘶准备进攻的声音,狗头压得很低。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这叫声?!难道是!?”林鸠名好像感觉。。。没错,它来了!

“撕拉——”一只巨大的鹰爪瞬间直下,死死地扣住刚才的那头雪域狗头蛇,雪色的皮毛是那么的光泽美丽,绽出点点星光,挺拔的身躯如同一位绝世皇者,双眼沐浴着阳光,十分威武。

这就是曾让全帝国武修为之疯狂的“雪隼”!!






第4章 雪隼与觉醒



众人被这美丽无比的雪隼给迷住了元神,不知过了好一会,才逐渐意识到他们苦苦寻找的猎物找到了!

“各位!看来我们走大运了!”叶旭原本微笑的面容不禁变成了大笑,两条弯眉微微朝上,“地玄期的幼鸟吗,不过也足够了。”手中的灵气长剑在不断颤抖。

“天毅师兄与雪晴师妹就在后面吧,我们三个打前锋。”木槿看向眼前已经筋疲力尽的莫天毅和受了重伤的杨雪晴。

“我明白了。”莫天毅和杨雪晴都知道自己身受重伤,所以他们不会去逞强去前面与雪隼直接接触,而是选择相对安全的后方。

“那么诸位都这么想的话,我和林兄做辅助,木兄当前锋如何?”叶旭微笑道。

“可以。”

“木槿你不是还有伤吗?”

“这算得了什么,至少比那些总是出门身带各种法宝,却只敢当缩头孬种的人好!!木槿愤愤地说道,这话是说给叶旭听的,叶旭在做什么他可是都看见了。

叶旭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微笑。

众人确立好战略后,各自进入状态,而那雪隼早已把爪下的狗头蛇给生吞活剥,剩下的只有一些狗毛而已。

“天雷地火!”木槿站在前面,双拳撞在一起,粗壮的双臂不断暴起青筋,黝黑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愤怒,霎时一条又一条的雷电和火焰在双臂上旋转。“林兄!可以了!”木槿大喊一声,两颗黑珠死盯前面的雪隼。

雪隼好似感觉到那双拳的可怕气息,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又发出一声厉鸣,展开巨大的雪翅,扇起一股又一股强劲的气流,刮得地上一道又一道裂痕。

看来是想逃走,但怎么可能让到嘴的肉飞掉呢?既然来了,就留下吧!林鸠名心想道,从身后摸出一张速行符贴在身上,马上速行符化为一道白光融入到林鸠名体内,霎时林鸠名深黑的双眸中闪出一道不羁——想逃!没这么容易!

“刷刷——”林鸠名化成一道流光,眼睛死盯着雪隼的那毛发茂盛的下腹,雪隼最脆的地方就是这里!雪隼看见林鸠名竟然直逼自己命门,瞬间飞向半空,虽然面前的少年修为很低,但知道自己的弱点,且毫不犹豫地使用全力斩过来,威胁还是很大的,所以先飞起来避开锋芒,反正一个地灵境的人类少年,是不会御空飞行的。

“天罗地网!”就在雪隼飞向半空时,叶旭冷笑一声,瞬间将托在手中的“天罗仪盘阵”丢向空中,天罗仪盘马上悬浮在半空中。

天罗仪盘呈圆状,一共有八个口,排部在罗盘的“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东南,西北,东北,西南”八个方向,悬浮在空中的天罗仪盘的壳上闪烁出金光,八口朝八方喷吐金色丝线,交叉重合,错综复杂,形成一个空间金色球体,包裹住林鸠名一群人和雪隼所在的区域,时时散发出虚空之气。

“虚空禁域!”眼前的这小小人类使用的法宝竟可释放虚空之术,这不觉让正想飞上天空的雪隼吃了一大惊,这群人是想玩死它啊,但它朱雀后裔可不是吃素的,既然逃不掉,那就拼死一战!

被困住的雪隼如同走投无路的猛虎,攻击欲望异常强盛,疯狂地在低空中发出冰晶,林鸠名飞快地躲避来往的冰晶,但还是被速度极快的冰晶给刮到,这冰晶的速度可不是开玩笑,完全媲美子弹,一次次的刮伤,林鸠名的长袍早已被撕破,脸上,手上,腿上不免有些血痕在不断流血。

“顶上去!”林鸠名此时万无杂念,“不管怎样,都要顶上去!”跳到空中,心由剑动,剑由心生,刹那无双,手中的短剑在不断斩断飞快的冰晶,这。。。

是什么?!

众人被眼前的林鸠名给惊呆了,林鸠名身上散发出丝丝白光,气息愈来愈来强烈!这白光可不是灵气,仿佛由林鸠名天生形成,而一边的微弱的灵气根本无法与之匹敌。

雪隼也被这奇特的白光给吓了一跳,林鸠名身上那特殊的气息是什么,它祖母可是没给它提过,现在的雪隼只能提高输出,一个地灵境的人类难道还可以战胜握着地玄期的朱雀后裔不成,虽然祖母叫我们不要小看人类,但像这群井底之蛙,就让他们看看何为力量!

突然空中的冰晶停下了,林鸠名感觉到一股强大而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突然天暗了,风停了。林鸠名皱起眉头,仰头看见,突现眼前的一幕让林鸠名吓得冷汗直流。

一座冰山!

林鸠名瞪大双眼看着眼前这巨大的冰山,冷汗不停地流淌在他的背上,长袍早已浸透,而那巨大的冰山仿佛要遮盖无尽苍天,雪隼每次扇动雪色的翅膀,身前的蓝色冰山在不断变大,冰山上还时不时有白色寒气缓缓旋转缠绕。

地上一群人退开到五十米开外,如果这东西砸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是爆炸就砸出坑。

雪隼厉鸣一声,周围的万物仿佛要被冻住一般——林鸠名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寒气直逼肺腑,自己竭尽全力去抵挡,可是。。。为什么自己不能动了?!

“怎么回事?林兄怎么不回避,不怕被轰死吗?!”木槿发现那雪隼的大招快要放出来了,怎么林鸠名还不回避感觉到丝丝古怪。

“不是不回避,而是不能动了。”莫天毅眼神严肃地说道,“没想到,竟然会是灵魂禁锢!”莫天毅从刚开始就有感觉,周围的树灵都开始大量死去,要说是周围寒气太重,但树灵可是一种极度抗旱抗寒的灵物,怎么可能连地玄期的寒气都撑不住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寒气进入树内把树灵魂给抹杀掉。

林鸠名竟然没有被这招瞬秒,也是令人大吃一惊。

“该死。。。”林鸠名眼球充血,脸上很痛苦,咬牙努力坚持不被这寒气侵入,手臂上早已结上一层薄冰,冰霜开始慢慢蔓延开来,很快把林鸠名冻成一块冰雕坠到森林深处。

“林兄!可恶,畜生去死!”原本在不断集气强化攻击的木槿看见林鸠名被活活冻住,目眦尽裂,脸上充满怒气,一腿蹦上空中,“天雷火拳!”木槿铁拳轰出,一道紫色闪电和红色火焰所形成的拳印轰向雪隼。

“不行!木槿,快回来!”莫天毅同时喊道,该死,木槿没有等到天雷火拳集到最强就轰出,这不是白白浪费了刚才林鸠名所争取到的时间吗!就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所以才会造成在蓝幽火狮那受伤。

木槿才不会管那些,有气不发非男人!现在只想打爆这该死的雪隼的鸟头。脑门上青筋暴起,两颗黑珠死盯雪隼——突兀又是一拳轰出。

雪隼丝毫不在意木槿那充满力量的铁拳,竟然对着它的头打,真是愚蠢的人类,鸟喙可是鸟类妖兽最硬的地方啊。拳印打在身上,只是稍稍掉了些羽毛而已。一个甩翼就把拳印给抵消掉了。

“木槿!快逃!”莫天毅惊恐地叫喊道,脸都黑了,要是被鸟喙咬一下,必死无疑!而一旁的叶旭却时时发出冷笑,仿佛一切都是他那计划中那么顺利一样。

可那有时间逃,木槿如今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马上雪隼的巨喙就以惊人的速度咬向木槿。逃不掉了,死定了,木槿已经知道自己绝对要被咬死,已不作任何抵抗。

“木槿!”杨雪晴看见以前在宗门经常帮助自己的师兄就要被雪隼咬死,一双清水星眸留下一抹眼泪,虽然自己已是莫天毅的人,但难免为这位曾经追求过自己的人马上就要死去感到心痛。

去死吧!愚蠢的人类!雪隼的鸟喙已非常逼近木槿,就在这一霎那,一切都停止了。

“咔咔!!”突然一道剑光闪出,溅出一道血箭。雪隼发出一声痛叫,在它的鸟喙上骇人地出现了一道血痕,它的瞳孔不断睁大,青筋暴起。

“怎么可能?!”当莫天毅众人看清楚那道剑光时,都发出前所未有的惊讶,那被撕裂的衣角,那黑色的头发,还有那嘴角的血迹和眼中的不羁。

“林鸠名?!”木槿不敢相信刚才死下谷底的林鸠名就站在自己面前。而雪隼却死死盯着林鸠名,它已经不去想为什么自己的“灵魂禁锢”会对林鸠名无效。现在它眼里满是恐惧,愤怒与恐惧交杂在一起,他是怎么斩伤自己身体最坚硬的鸟喙的?!

“下一剑,那里。”林鸠名气喘吁吁地紧握短剑,对准刚才自己要刺向雪隼的下腹,“这一次,全部避开!”林鸠名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状态是怎么的,但是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斩向雪隼!

木槿已经落到了地面上来,没有多大的危险。

低空中只有站在树梢上的林鸠名和雪隼。雪隼发出一道凄厉无比的厉鸣,天色大变,鸟喙以惊人的速度聚集灵气,顿时间一股暴风雪吐息直冲林鸠名头顶。

“好清楚。”林鸠名冷笑道,扑来的气流卷起他的衣角,树梢的叶子在不停飘舞,现在站立的他如同一位潇洒的无尽战神一般。现在他对雪隼出招的方向,气流看得不能再清楚。原本那可是根本看不见的快招。

“速——”林鸠名不羁地笑道,瞬间,林鸠名离开原地,出现在风暴下游,一把短剑刺入风暴眼,“斩!斩!斩斩斩!!”林鸠名口中不断喊道,剑与林鸠名化作一道流光,一道剑光突然闪出,“咔咔咔!!”风暴被剑光一剑斩成两半,顿时泄露出的暴风刮起一阵又一阵狂风,周围的树木开始被这狂风给拦腰截断。

这时,雪隼眼中的愤怒已荡然无存,仅剩下无尽的恐惧,眼前这斩断它竭尽全力所发出的暴风雪吐息,此子,恐怖如斯!

突然一道冰块碰撞的声音传出,刚才一直悬浮在空中的巨大冰山开始摇晃,上面的冰晶不断滚落。“呼呼呼!!”那座冰山终于动了,速度由快到慢砸向林鸠名。

“呵。”林鸠名冷笑道,紧握手中剑,既然已经死过一次,我又何惧这区区威胁,要战?便战!

林鸠名化成一道剑光,笔直冲向冰山,突然“咔咔咔!!”的声响传出,林鸠名双手紧握短剑,以飞快的速度疾奔在冰山边缘,剑尖不断摩擦冰山表面,“啊啊啊啊!!我的剑啊,斩断吧!!”林鸠名身上已满是鲜血,手臂的血管爆掉,血液直流。

雪隼想逃走,不断发出悲鸣,可是被天罗地网罩住的它早已是瓮中之鳖。

“斩断吧!”突然,林鸠名跑过了冰山顶峰,霎时,冰山被斩成两半,朝左右砸去,滚滚黄土卷起,形成两个巨型的大坑,气流在不停肆掠。

“斩!”林鸠名早已飞跃到雪隼面前,脸上布满伤痕,血液直流,那抹笑容还是那么潇洒,划,撕,裂!雪隼被拦腰截断,瞬间爆炸,天空下起血雨,到处飞洒。




第5章 玄玉掌诀



“咔嚓。”黄昏,一枝落在地上的树枝被踩断,一位身穿棕色破损的长袍,一头黑色头发和深黑眸子的少年来到一座崖壁前,看见旁边双爪紧抓在树梢上的黑鸟,那位少年不禁意间露出一抹笑容。

“终于被我找到了!”少年的笑意愈发浓烈,看着手里的写着“天云宗”的名牌,回想起刚才的对话,少年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得到一次绝无仅有的机会,“母亲,孩儿终于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柳香,等着我,我一定会变强,然后娶你,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林鸠名的人都去吃屎去吧,我要变强,守护我的一切!”少年默念道,内心的雄心壮志如火焰一般熊熊燃起,眼中比起以往多了一份坚定,一份信念。

此人正是林鸠名,两个时辰前,林鸠名斩掉雪隼后,莫天毅等人得到了雪晶,完成宗门的磨砺,就准备回天龙帝国复命。

走时,莫天毅等人得知林鸠名修为才地灵,不觉得一大惊,而叶旭也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林鸠名,这小子的战斗力太惊人了,地灵吊打地玄雪隼,前所未闻。其次莫天毅给林鸠名一枚命牌,说这是他的宗门“天云宗”的过门牌,林鸠名可以通过这枚命牌成为天云宗歪门弟子。

这天云宗可不是什么小宗门,而是一座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巨大宗门,其天云宗的底蕴之深不可估量,与天龙帝国“极光剑门”,“七仙莲花殿”并称“天龙三宗”。当然其他大小宗门也不经其数。

以林鸠名的战斗力绝对可以进去,只要突破地灵就可加入。
但他没想到林鸠名也是一个前所未见的武道废物,修为8年都没有突破,要林鸠名以那极低的天赋去突破地灵,太难了!

可林鸠名不信,从刚才的战斗中,他知道自己身体的特殊,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突破地灵的。

林鸠名心想着,来到那只黑鸟的树梢低下,“喂,既然都到了,也应该开始了吧。”林鸠名笑着看着黑鸟,他知道这只黑鸟带他来这种地方是绝对不会没有理由的。

突然黑鸟惊声鸣叫起来,凄凉的鸣声仿佛能贯穿人的头骨,给人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林鸠名只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一样,失去了一会的意识。声音穿过一层又一层的茂密森林,忽然,林鸠名面前的崖壁上爬满的树蔓开始缩回,裸出干涸的崖壁的表面。

但林鸠名却发现崖壁上有许多凹槽,仿佛。。。是被水流冲刷而成的。林鸠名看见崖壁中的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小洞中一股清泉涌出,冒出滚滚烟雾,沿着崖壁上的凹槽促成的“通道”顺流而下,泉水不断变大,直到整个岩壁被水给遮盖,形成一个小型的瀑布。

“这黑鹰古岭竟还有这种地方?!”林鸠名不觉大惊,太奇妙了,一道水帘出现在自己面前,高度差不多是林鸠名身高的两倍。

水帘形成后,黑鸟再次厉鸣,张开翅膀,一溜烟地飞入水帘中,不知所向,好似被水帘吸入一般,不见踪影。

“这水帘仿佛是一道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门,不然那黑鸟也不会一去不回。”林鸠名推理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宝物竟被这样严密保管。”

希望不要已经被他人盗走了,林鸠名心里默念。的确,在风云大陆,像这种秘地是不经其数的,很有可能已经被人搜刮过了,想到这,林鸠名快步走入水帘中,顿时,一股清凉的水流卷起林鸠名莫入虚空。进入水帘后,崖壁上的水流突然停止,一道瀑布就这样消失了,周围寂静无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咳咳!”林鸠名进入了一个长得不见其尽头的石砌长廊,周围四壁的石块上刻满了无数经文和古代图画,仿佛是在讲述一段古老的故事,且一直蔓延到长廊深处。

“吾乃罗刹时期,玄水灵尊。。。”林鸠名开始一边朝长廊深处走去,一边开始读起周围的刻着的文字,“吾因触怒天齐皇者,被打入此地九九八十一万年,停滞在圣元之境,知吾命不久绝,留吾毕生所学,玄玉诀,传给到的此地的后辈,如有心,可传之。。。”

林鸠名被这文字刻着的内容深深地震撼住了,罗刹时期可是上古神话时期中的中后期啊,这经文竟留在此地如此之久,不觉让人感叹——这是一绝世强者的葬身之地。

不知走了多久,林鸠名走到了一个圆形屋顶的大厅,白色的玉柱上长满了藤蔓,白色的地板也早就开裂,一只黑鸟落在一枝倒塌的柱子上显得十分显眼,大厅中央有一禅坐着的穿着白色长袍的身影,只是白色的鹰头兜帽看不清脸。

林鸠名叹了口气,不禁苦笑,看来这就是那绝世强者的尸骸了,不觉得世界真大,能困住圣元境强者万年,那到底天齐皇者又有多强啊。

林鸠名目光转向四周的石壁,已是残损破裂了,上面的经文已是看不清楚,林鸠名不觉感到十分可惜,这绝世强者留下的毕生所学就这样被时间给吞噬殆尽了。

林鸠名走到第二块石壁下,这是唯一没有那么损坏严重的石壁了,希望能得到什么。

“玄玉掌诀。。。”林鸠名抬头看着石壁低语道,突然当林鸠名仔细观读石壁时,一股强烈的,如波涛一般汹涌的光束猛地侵入林鸠名的头颅内,一颗闪亮的白星浮现在林鸠名的额头上。

“啊啊啊!!”林鸠名顿时头脑像是遭到地震一样,一股强劲的气流在林鸠名头中乱窜,痛得林鸠名痛得直接席地而坐,双手结印,用尽他所有的稀少灵气来维持清醒,可气流不断冲击林鸠名头内,林鸠名是不是冒出两声痛叫,衣服已被汗水侵湿,不停地在咬牙坚持。

“啊!”突然林鸠名喷出一道鲜血,口角留下一条血迹,“快不行了,灵气太弱了。。。啊!”林鸠名意识到这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极限,不禁又吐了一口鲜血,五脏六腑开始不停翻腾起来,绞肉的疼痛,让林鸠名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已丧失触觉。

突然,他来到一座满山鲜花的小山上,徐徐叫的鸟儿在不停飞舞,微风缓缓拂来,发出“沙沙,沙沙”的树叶声。

“鸠儿。”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他好像听到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鸠儿,可以了,来母亲这吧。”那是。。。母亲!林鸠名不敢相信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他逝世8年的母亲。

“母亲?”林鸠名眼中流出眼泪,他感觉自己好似做梦一般,以往那个和蔼可亲的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袭长长的淡绿,一头乌黑亮丽的齐腰长发,散发点点星光的眸子,那美丽的人。“母亲!”林鸠名跑向母亲青灵的方向,一把抱住她,“母亲,我好想你。”

林鸠名这8年来的委屈和痛苦仿佛一瞬间泄了出来,被家仆耻笑,被父亲冷落,被武道所否定,他的痛苦仿佛得到了释放。

“鸠儿,母亲带你去个地方怎样。”青灵突然微微邪笑道,“母亲我们要去哪?!我还得带上柳香呢,我不能留下她一人。”林鸠名感觉有点不对劲,母亲怎么有点古怪。

“别管那个女人了,跟我走,就我和你。”青灵笑得更古怪了,说完,还准备拉着林鸠名走。

“不对!”林鸠名突然大喊道,脸色开始黑下来。青灵有点吃惊,安慰地说道:“怎么了,不和母亲走了?”林鸠名面色阴下来,双眼盯着青灵,带着一股质疑的味道,“你不是母亲,你是谁?!”

“母亲怎么不会是母亲呢,快过来,我们一起去那没有痛苦的地方吧。”青灵和蔼地笑道。

“我母亲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你到底是谁!?”林鸠名愈来愈来感觉到不对劲,他母亲从来都不是会说“不要管那女人”的话,他觉得这里很不对。

“鸠儿你不是很痛苦吗?快来到母亲身边,去那没有痛苦的地方。”青灵说完,试图去拉林鸠名的手,却啪的被林鸠名甩开,“武道之上,没有什么事不用付出代价的,那没有痛苦之地根本就不存在!”林鸠名盯着青灵,眼中充满坚定,似乎还有些许愤怒,到底是谁冒充他母亲来迷惑他!?

青灵愣了一下,突然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啊,你这地灵境的小小人类竟可以识破我的迷幻术,小子,你的道心很坚定,好!我就不溜弯子了。吾等本名鱼水,是这第二块石壁的守护灵,今有缘相见,就赐予汝等玄玉掌诀吧。”说完,青灵化作一道白光射进林鸠名头内,顿时,林鸠名头脑内闪现出许多记忆。

玄玉掌诀,本为玄玉诀第二招式,分为以下三式:

反掌,可反弹一切境界低或实战实力比自己弱的攻击,天灵境可修炼;(可随境界的提升而进化)

吸水掌,可吸天地灵水为自己所用,有解毒,困敌的能力,地玄境可修炼;(可随境界的提升而进化)

玄冰残掌,冻结一切,冰封千里,有驱水冰之术,天玄境可修炼;(可随境界的提升而进化)

白色大厅内,林鸠名盘坐在一块石壁上前,时间流逝,林鸠名缓缓睁开双眼,额头上的白星也早就全部被林鸠名吸收,消失不见。

“这玄玉掌诀每一式都十分强悍,只是自己那弱得可怜的修为,无法修炼其第一式。”林鸠名不免苦笑道,自己辛辛苦苦挨了多少痛才得到玄玉掌诀,却因自己修为低而无修炼,真是让人苦笑不得。

“是时候该走了。”林鸠名低语道,可是出口已经不见了,怎么出去啊?!林鸠名不禁苦恼起来。

“呀——”突然旁边的黑鸟叫了起来,朝一块积水处直接跃去,消失不见。

“难道。。。”林鸠名目睹黑鸟飞进那滩积水处,消失不见,顿时恍然大悟,走时还顺便带走了那绝世强者的长袍,这可是圣元境强者的东西啊,怎么可能会留下!!

林鸠名除了发现一件白色长袍,还有一棕色的储物戒指,顺势滴血打开戒指,除了一些速行符和金疮药也就没什么,把长袍收进戒指后,林鸠名纵身一跃进入积水中,离开了这座绝世强者的坟墓。






附注



关于《极端与黑之隼》的等级制度:(从上到下,境界由低到高)

PS:除真神境外,其它全部境界都是有“萌芽”,“前期”,“中期”,
“后期”,“圆满”五种阶段。

地灵境

天灵境

地玄境

天玄境

地元境

天元境

圣元境

半神境

真神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