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时空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自从发生那次意外我开始接触到了另一世界,目睹了它们的嗜血、凶暴、残忍,毁灭终将降临我们的世界。
为了抵御那些恶魔,人类重新找回自己使命,但是这一切努力会不会终化为泡影。
最简单也是唯一抵御它们的方法就是把它们全部毁灭!

错乱时空封面

第2章 韩羽儿家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阵口渴,就顺口就喊了一句:“胖子,给我倒杯水”。
“啪”我面前瞬间亮了起来,就听见有人走出去的声音。我还不能适应这刺目的灯光,就伸出手遮在眼上。我一看周围环境是那么温馨熟悉,粉色的墙壁,熟悉的家具摆设还有……
这不是韩羽儿家吗?我怎么到这了?一阵脚步声伴随甜蜜的声音传来:“哥,你醒了啊!来喝点水”。
说着韩羽儿把水递到我嘴边,我赶忙接了下来喝了一口问她:“我怎么到你家了?”韩羽儿嘴角微微扬起轻笑着说:“我把你绑架了,呵呵!”
我看她和我开玩笑我收敛笑容严肃的对她说:“这么大人了还闹,呵呵!”我又笑着跟她说:“别闹了,我怎么到这了?”“你那几个朋友把你送过来的”。韩羽儿笑着跟我说。
这几个人怎么搞得不送我家怎么把我送这了。我从床上下来,看了一下手机两点十分,回头对韩羽儿说:“不早了耽误你休息了我先走了,拜拜”。
我刚转身韩羽儿拉我坐下有些请求的语气说:“哥,坐会呗!你难得回家一趟,再说你有钥匙回家吗?”。
我一摸裤兜忽然想起我临走是忘拿钥匙了,我爸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旅游去了,估计没半个月回不来。
我问她:“叔叔阿姨在家吗?”“跟秦叔叔张妈妈一起走的,我都没看见他们的影子。就早上发了一条信息打电话都打不通。”
羽儿从小就叫我爸秦爸爸叫我妈张妈妈。“哎,你爸妈什么时候跟我妈学这臭毛病,一出门就关机”。
我这半开玩笑对羽儿讲。羽儿笑着跟我说:“才不是呢!张妈妈每次出门你不是大事小事电话一个一个打,张妈妈怎么安心放松啊!”
我笑着跟羽儿说:“你们是一伙的,你们真是一对好母女,好我服,我能投降吗?”羽儿开心的笑了起来。我们就这样有互相问答着十分无聊的学术问题。
直到再也找不到我们两人谈论的话题。我们两个都沉默了,我思考着我要投奔哪个哥们去。
胖子太远排除,罗效太远排除,汪洋可以不过人家会不会不欢迎啊!我正思考着羽儿打断我的思绪。
“哥,你变了”。羽儿脸上不再有刚才的笑而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严肃。我一脸疑惑地问羽儿:“说说我都是哪里变了?”羽儿思考一会说:“你比以前更成熟、稳重还有多了一点腼腆”。说着羽儿坐到我身边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羽儿低声说着:“要是永远能这样该多好啊!”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其实我本能是想推开羽儿可是我,我真的做不到。
一会儿,羽儿抬起头,又恢复刚才的笑嘴角微微扬起对我说:“哎!当时高考我怎么就多做了两道题呢?”
我呵呵一笑对她说:“那是两道题那么简单吗?”我忽然看到羽儿前额头发底下一块小小的纱布,我怕台灯光线暗看错,我伸手拨开羽儿的长发没错正是一块纱布。
我指着纱布问羽儿:“你头怎么了?”羽儿慌忙用头发盖住纱布说:“没事,没事不小心碰的”。
我真的不想再待在羽儿家里了我找理由说:“羽儿,大热天的我想洗个澡,先走了”。
我刚想起身羽儿把手放在了我的腿上忙说:“在我家洗呗!你这大半夜的上哪洗澡去?”
我摇头对羽儿说:“我去附近我一个哥们家,你看在你家衣服什么的,多不方便”。
羽儿一指韩叔叔与张阿姨的房间说:“我爸有的是还没穿的新衣服,你俩体型差不多”。
我忙推辞着“浴巾呢?”羽儿说:“用我的”。我脱口而出:“那怎么行?”羽儿忙说:“怎么,你嫌弃我?”我忙说:“没,没”。我一阵无语也是嘴欠提什么洗澡啊!
我洗完澡走出浴室,换上羽儿爸爸的衣服还挺合身。我看一下表三点零八分,我转身对羽儿说:“你也挺累的你也睡会吧!”羽儿打个哈欠对我说:“哥你在我房间睡吧!我去我爸妈房间,哥晚安!”我忙跟着说:“晚安!”
我躺在羽儿的床上,拿起手机给我妈发了条短信问她们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也是白发。
我放刚下手机突然震动一下,我拿起手机是羽儿发给我的短信:哥你睡着了吗?我回她:还没。她那边又马上回复:哥,明天有空吗?
我想了一下真没什么事情我回复羽儿:明天我没事。我等了有五秒钟的时间羽儿那边回复我:哥,明天陪我去学校好吗?我那边有点事。我回复:没问题,晚安!她那边又回复:晚安。
“哥起来吃早餐了。”我还在睡梦中听到羽儿的声音传来。我使劲闭了闭眼,摇摇头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拿起手机一看八点多了我忙穿好衣服,推开羽儿房门走了出去。
刚走到客厅拐角满屋美食的香味钩得我味蕾大开,我忍不住赞叹:“真香啊!”羽儿从厨房走出来把我拉到客厅:“哥,尝尝我的手艺”。
我忍不住夸赞羽儿:“厉害啊!我还真是得刮目相看啊!看这菜就有食欲”。“哥,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羽儿忙给我夹菜道。
吃过早餐后我和羽儿走到路边打了辆车,我帮羽儿把行李箱塞进出租车里。羽儿说明我们的目的地,谈好价格我们就出发了。
羽儿一路上和我谈着我俩小时候的事,学我小时候的语气说我说过的话,弄得我老脸通红。








第3章 忍无可忍



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来到羽儿的学校。付好钱之后我拉着羽儿的行李箱从车里走了下来,羽儿跟在我身后下车。
从外面观察羽儿学校,正面主教学楼周围有宿舍、有其它教学楼、餐厅等等。
走在路上我问羽儿:“羽儿,你们学校放假了?”羽儿回答:“没,今天才正式放假,昨天我请的假。”
我点点头。我们走到学校门口,本以为门卫叔叔会好好盘问一番,没想到门卫叔叔对我们视而不见。我们径直从侧门进去了,我真为羽儿学校同学们的安全叹口气。
我跟着羽儿来到她们宿舍,羽儿刚一开门就一股清香从宿舍里传来,我深深呼吸了一口,跟着羽儿把行李箱拉了进去。
我看着羽儿把一本本书放入行李箱我开口问羽儿:“羽儿,需要我帮忙吗?”羽儿说:“哥,不用你不知道哪本书我用得着”。
我看到右侧墙上贴着一张照片,心中暗道这么巧啊!这照片我见过,照片上三个人,中间是罗效两边是他的两个妹妹分别是罗姗姗和罗彬彬。
我跟羽儿说:“巧了羽儿,我跟你们室友的哥哥是哥们哎!”我本以为羽儿也会很吃惊没想到她只是淡定地点了点头。
看来她知道啊!没从电话里跟我提起过,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忙伸出头看向门外。门外走过来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她好像注意到我,径直朝我这边走来,我赶忙把头伸了回来。
过一会她还是走到羽儿宿舍门口了,很惊讶地看着我。羽儿看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和羽儿关系肯定不错。
我忙陪笑问道:“你是?”我对面那女子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我说:“让韩羽儿告诉你我要迟到了”。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羽儿也收拾完了对我说:“哥,我带你在我们学校转转吧!”我点了点头说道:“好”。
我们两个走出了宿舍,跟着羽儿来到宿舍的后面。
主教楼后面还真是别有洞天啊!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湖和周围一排排整齐的柳树,风景好美我心中暗自赞叹。
更令我惊异的是湖中心一块耸立的大石头,足有十间教室那么大真是令我惊叹不已。
羽儿指着一棵柳树下的一排座椅道:“哥,我们到那边坐会吧!”
我们走到离座椅十多米远的地方,我渐渐产生一种心慌的感觉。
走到离座椅有大概五米远的地方,我的心就如同被人握在手中用力挤压,强烈的疼痛涌遍我的全身。我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用右手使劲按在我的胸口上想缓解一下疼痛。
羽儿察觉我的异常赶忙过来扶住我:“哥,你怎么了,没事吧!”说着羽儿把我扶到了座椅上,我长呼吸了几口气,渐渐疼痛感消失。
羽儿用手绢一边给我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关切地问:“哥怎么了要不要叫救护车”。我摆了摆手:“没事,刚才不知怎么回事心口疼的厉害。不过现在没事了,一点感觉都没了。”我拍拍了拍胸脯示意自己没事。
“滚开,站老子地了。吆奥这不是韩羽儿吗?吆这位是?”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指着我的脸问。
我心里靠了一句刚要起身,羽儿拉住我的手:“哥,我们走”。那黄毛砸着嘴:“吆,这声哥叫的,来叫我听听我放你们走”。
他周围两个人也笑了起来。我靠尼玛,我刚要动手,羽儿用力拉住我的胳膊示意要我走。
我心中暗骂,靠,今天要不是羽儿在尼玛……“吆,这么一个怂逼。也配做韩羽儿男朋友,看到韩羽儿头上的伤了吗?我弄的,下次就会是在下边了”。
我直接甩开羽儿的手,跑到黄毛面前,一把抓住黄毛的头发用力朝一旁的柳树上撞去。
跟在黄毛身后的两个青年冲了过来,我一脚踹到离我最近的一个青年肚子上,第二个我直接踹进湖里。
我拿开黄毛的头发现没有达到预计的效果,我又比刚才稍加一点力撞了一下,黄毛好像是对我,我没听清反正就是喊了一句。我认为他就是骂我又用了更大的力气,抓着黄毛的头发撞到柳树上。
此时周围已经聚满了人,一些男同学攥着拳头喊:“揍他!揍他!”我蹲下身子看着满头是血的黄毛,没想到这小子挺硬,让我这么揍还咬牙瞪着我。
我站起身来忽然想起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又狠狠地冲他某个部位踹了一脚。“有种你别走!”黄毛趴在地上用手捂着某个部位,咬牙切齿地瞪着我说。
我呵呵一笑:“一群废物,能怎样?”刚才黄毛身边的两位青年扶起了黄毛,耳语了几句。没想到刚被我痛扁一顿的黄毛语气又硬了起来:“喂,小子”。他刚说到这我挥了挥拳头,黄毛瞬间老实了。
我走到一旁去拉站在一旁受到惊吓的羽儿我一脸淡然说:“羽儿,没事了,别怕”。羽儿用力摇着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刚才被我踹进水里的青年喊道:“来了,鹏哥来了”。
羽儿听到青年的喊话双手抓紧了我的胳膊。
只见人群中走出一群穿着一身黑衣服的青年,走在中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刚才被我踹倒的青年忙走了过去,对那中年人耳语几句。我终于知道羽儿担心什么了,这几个小虾米后面还有一条大鱼,这大鱼貌似有点难对付啊!
那青年指着我带着那名中年人走了过来。走近我听到那青年说:“鹏哥,就是这小子”。我转头看了看旁边地上扔的一根钢棍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中年人走到我面前,摘掉了墨镜满脸吃惊的看着我,最后那中年人嘴里吐出俩字“风哥!”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是不是认错人了,可是他知道我名字应该认识,我仔细又看了看他,我记忆中的确没有这个人。“混蛋,你说谁呢!还不给风哥道歉。”那中年一巴掌拍在刚才指着我的青年的后脑勺骂道。
羽儿抬头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我摇摇头、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明白。教训完小弟那中年人笑着走了过来:“风哥,教子无方,教子无方”。
我看人家这么给我面子,我也担心会不会是闹什么乌龙我忙打发他们:“没事了,回去好好教训教训这几个孙子”。我刚要继续说些离谱的话,羽儿用胳膊顶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再说了。
我忙岔开话题问道:“你是?”“呵呵”。那叫鹏哥的呵呵一笑道:“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半年前那场宴会”。
我恍然大悟。中年人接到一个电话转身对我说:“风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打电话,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我说句话多少管点用。有空的时候顺便到我家坐坐”。
我跟着羽儿又在她们学校走了一会儿,羽儿疑惑的跟我说:“哥,那人对你怎么这么客气,好像他还非常怕你,你看他额头上的冷汗。”








第4章 年轻的主任



“这事要从半年前说起,你记不记得我跟你提过我一个舍友汪洋”。羽儿点点头。我继续说:“就是他一个朋友举办一个宴会我应邀去了,然后就和他这人有一面之缘”。
我怕她担心没敢告诉羽儿。我一开始也不了解 后来才知道我去的那是一个叫“死倾”的帮派组织我也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究竟是做什么的我也没弄明白。我和他们头挺谈的来的应该是这方面的缘故,所以他才对我这么客气。
我简单讲述给羽儿,羽儿严肃的对我说:“哥,这些人你最好少接触”。
我点点头示意明白。
我们两个准备回羽儿宿舍,手机铃声响起。我拿起手机一看我妈打来的,我忙接起手机:“妈,你啥时候回来我忘拿钥匙了,你儿子可要流落街头了”。
我妈那边不屑的说:“我们没一个月估计回不去,羽儿不是快放假了吗?先到你韩叔叔家住一段时间,羽儿自己在家我们也不放心”。
切,我无奈的笑笑开玩笑说:“我自己在家你咋那么放心呢!这女儿比儿子亲”。“那是,你这臭小子照顾好羽儿!”我妈补充了一句挂断电话。
我一脑子黑线,我妈这雷厉风行的性格咋一点都没遗传给我呢?哎!我还没说完话呢!我心里暗自抱怨。
“张妈妈?”羽儿大概听到一点我和我妈的对话了。我点点头示意没错。
“能不能告诉我张妈妈说什么了?”羽儿疑惑的问道。我把我和我妈的对话大致向羽儿转述。
羽儿听后拍了拍胸脯:“好,哥我来照顾你”。我呵呵笑道:“你哥我好像照顾的了自己,没那么严重”。
羽儿知道我是在开玩笑也笑了起来。“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一个和蔼、甜美、透着无尽吸引力的声音从我俩身后传来,我忙转过身想看一下声音的主人究竟是何人。
羽儿先我一步转过身来两个字脱口而出:“主任”。
我一脸惊讶的打量这面前这个女人,不太可能吧!这看起来比我们大不了两岁啊!竟然是主任?
那女人两步走了过来,我又重新审视了面前这女人,长发顺滑披肩、长相温和文雅、身材高挑匀称加上这一身标准的教师服装还有刚才那声音。
这我一阵无语这要叫她给上课,这男同胞们哪还有心思学习,绝对考验定力。
或许她是看到了我满脸惊讶,向我递过左手来介绍说:“我叫凌依怜是韩羽儿的系主任”。
我忙和她握手:“凌主任好,我是羽儿的哥,秦风”。“呵呵!大小伙子说那么腼腆干嘛?看得出来,看得出来”。
羽儿主任笑着跟我俩说。我抬头瞟了她眼睛一眼,我心里一惊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没错就是他。
“下午两点十分有会要开一定要到哦!”凌依怜莞尔一笑对羽儿说。羽儿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目送着凌依怜离去,我的心变得凝重起来,真的是他吗?一个人外表的细节、习惯、气质这些都可以改变,但是都会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来自灵魂深处的桀傲是可以改变的吗?
这种眼神会出现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身上吗?可能或许是我真的多疑了,我生怕会遗漏什么细节,我又仔细想着那天所看到的那人。
羽儿用胳膊碰了我一下打断了我的思绪:“哥,你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你不会?”
我尴尬的笑笑说:“你想多了,我只是看你们主任跟一个人有点像”。“哦?和谁像我认识吗?”羽儿忙问道。
我摇摇头:“或许是我多疑了吧!”我说着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中午我们在羽儿食堂简单吃了点,比我们食堂的饭菜合口多了。哎!差距啊!
两点我们到了羽儿教室里,人不多偌大的教室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
我和羽儿找了两个位置坐下,我无聊的翻看着手机。
放下手机我闭上眼睛把头仰在座椅上。可一闭眼想到的都是那双凌厉、充满傲气的眼睛。
我正思考中,有人用手轻轻拍我一下,我赶忙直起身子回头看。
只见一个长相帅气,满脸阳光气息的青年笑着跟我说:“抱歉学长打扰了,我拿我的画!”
青年指了指刚才被我压在身后的那幅画。我满脸歉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怪我没看到,实在抱歉”。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画叹道:“不错!可以!能拿过来让我仔细看看吗?”青年笑着递了过来:“请学长指教”。
我微微一笑接下了青年的画,真的是不错。他画的是凌依怜清新淡雅、超凡脱俗、楚楚动人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哎!”我叹息一声。青年和在一旁忙碌的羽儿被我这一声叹息成功的吸引过来了。
羽儿看到我手中的画也竖起了大拇指。青年没有理睬羽儿疑惑的问:“学长,有什么不足吗?请指教”。
我看着青年道:“你这画的不足之处就是——这里,你懂了吗?”青年疑惑的看向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要信得过我把笔递给我”。我满脸坦诚的看向青年。那青年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把笔递了过来。我擦掉了凌依怜的一双眼睛,转过身子在我面前的那张桌子上画了起来。羽儿和那青年说着什么,我继续着画作。
“好了”。我转过身把画递了出来。羽儿看了画后趴在我耳边悄悄说:“哥,你是给人家捣乱的吗?还不如人家画的好看呢!”
我默默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一会儿,青年开口了:“好!我知道了,多谢学长指教。”我笑着点了点头:“知道什么了?”
青年考虑几秒钟点头说:“学长,不瞒你说,这双眼睛我已经画了半个月了一直没有画出合适的。被你擦掉这一双我认为是最完美的了,还有也包括我以前的一些作品。之前我画作是尽力追求完美,追求极致。遇到你我才明白我的想法是错误的,追求完美的同时失掉了自然之美,难道这不是一种极大的损失吗?
我之前画的那双眼睛画出的是一位温婉、和蔼、温柔的凌老师。
你之后画的那双眼睛不失温婉、和蔼、温柔多了几分气质、自然、真实。看是平淡如水,其实表里不一,其画中以是波涛汹涌。好极,好极!”
我看青年越说越来劲,情绪也越来越高涨我忙打断:“好了,可以了,年轻人要淡定”。
青年满脸崇拜的看向我:“学长,请问你是学什么的?”我脱口而出:“除了会画两笔之外,其它啥都不会”。
青年向我询问了联系方式等等,还问了一些个人问题,我简单说了说。那青年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厌倦,老实消停一边待着去了。
很多同学陆陆续续赶了过来,不一会刚才还显空旷的教室逐渐热闹起来。







第5章 神吗?什么?



刚才还热闹嘈杂的教室被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声打断:“同学们,安静一下!”话音刚落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凌依怜站在了讲台之上。
刚才还长发漫肩一身教师服装的凌依怜,扎起了自己长发,换上了一件白裙。
我不得不再吃一惊,这我要不是观察的仔细真差点没认出来。这看上去不过十七岁的少女,这要走到大街上遮挡住那高耸凸起的那啥,这完全不会想到这会是一名大二的教师。
吃惊过后我无聊的听着凌依怜的讲话,不过就是老生常谈和我们主任讲得也差不多了。
我无聊的翻看手机看到了一条未读的短信“在干嘛呢?”我心想这会是谁呢?尾号668我再次确认后,实在想不到是谁?我发过短信“你是哪位?”
大约有三十秒钟的时间那边短信发过来了“王樱,秦风你最近有空吗?我爹想请你来我家坐坐。”
我满脑子黑线我想我们很熟吗?就见过一次这咋……我给她发过去一个问号问这是什么意思。
那边发来短信“电话聊吧!”发完这条短信过了大约五秒钟她那边电话打来了,我假借上厕所之名向凌依怜请了个假。凌依怜痛快的准了,我在大家的目送下离开了教室。
来到走廊里我接起电话,我刚要开口是一个爽朗的男人声音传来:“秦风”。
一听这声音我就知道是谁了,这不就是在羽儿学校被那个混混叫做鹏哥的中年人
我客气的说:“鹏哥是吗?您有何贵干啊!”对于这些小混混就不能给他们好脸子,我这么说是给足了他面子,要我以前的脾气……
那边中年人开口了:“贵干谈不上,我作为王樱的父亲邀请你来我家一趟,你俩不是同学吗?什么时候你有空呢!不要拒绝奥!”
这近乎套的我忙推辞:“我最近有些忙,鹏哥这对不起了,等我有空再给你回电话。拜拜!”
说完我挂掉电话。真是的我真的和你们很熟吗?我正准备回羽儿教室羽儿他们已经下课了。
羽儿走到我身边问我:“哥,找不到厕所吗?在那”。“我不找厕所刚才我接了个电话”。我拿着手机对羽儿说。羽儿没多问,我也没多说。
我们两个向羽儿宿舍走去,准备拿好东西在随便逛逛就回家。
我们走到一家超市门口羽儿把行李箱丢给了我:“哥,我看看我的一个好朋友她受了点伤,一起吗?”
人家看朋友我去干嘛!我摇摇头对羽儿说:“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说完我拉着行李箱坐到了一边的座椅上。羽儿回头对我笑笑转身进去了。我独自坐在座椅上,无聊的看着马路上忙碌的小蚂蚁,我拿个小木棒来挑逗地上忙碌的它们。
时间分秒流逝,挑逗完蚂蚁我又独自盯着马路发呆,看着来去的车流我不禁又思考起凌依怜和那人的目光的相似之处。
忽然,我听到一个巷子里有呼救的声音,我冲进超市把行李放到超市的一个服务员手中:“帮忙看一下,谢谢!”
我冲出超市跑到那个巷子里看到几个男人中间有一个小姑娘,巷子有些黑暗看不清几个人长什么样。
只是看见中间那个小姑娘两手推向周围那几个靠向自己的几个人,嘴中慌乱的喊救着。我靠这声音不是,我忙抄起了一旁的一根木棍冲了过去。
随着走近我的确验证了我的猜测,我占个先手一棒甩了过去,打在了一人头上我怕伤了后面的人所以没有多用力。
我忙拉住里面的姑娘道:“凌主任,快跑”。我忙把凌依怜护在了身前我们前后的跑出了巷子。
跑的太慌忙凌依怜穿着高跟鞋跑不快,没跑多远那几个人追了上来。
我靠着墙壁把凌依怜护在了身后,把棍子抵在胸前皱着眉头盯着几个人。被我干了一棍子的那人也捂着头踉跄的走了过来恶狠狠地说:“妈的,弄死他”。
说着那人抽出了匕首,我小声的对凌依怜说:“凌主任我尽量给你拖住你快跑,上那条街上去,那边人多”。
话音刚落我一肘击到了一个混混的鼻梁骨,左手一拳挥向另一个人的眼睛。
凌依怜趁机也跑了出去,好在几个人的注意力在我没有人去追她。我又把脚踢向一个人的裆部。忽然我左胸一痛嘴里瞬间一股温热的香甜的味道。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一般,我面前飞快的显现出我小时候的场景,虽然是以千倍万倍的速度呈现给我,但是这一切我看的是那么的清晰。
小时候我跟羽儿的种种画面爸妈的种种关怀和关爱。
中学时和同学们打闹班上的每个同学我都看得很清晰。
大学时我们几个哥们和别人打架,天天被叫进主任的办公室天天被通报……这些事情都以我的视角呈现出来,直到刚刚发生的这一幕。
我的大脑渐渐地失去了知觉,眼前渐渐黑了下来,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这种感受让我很不舒服,就好比是好几个月没有睡觉一样的渴睡,我知道我肯定要挂了,就在我就要睡去的时候。
忽然,我的脸上有温热液体流动的感觉,这不得不让我又清醒了一下。
我看到了眼前隐约闪现的光点,我就好像是黑夜中的一叶小舟踌躇徘徊在原地突然看到了闪烁的灯塔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我渴望到达目标强忍着十分的困意前进。
在我走到光点之后面前的画面突然又变了,变成了羽儿的学校后面是那巨大的湖泊,湖泊中间巨大的怪石。
我跟羽儿坐过的座椅上坐着一团人形黑雾背朝着我开口了:“等你好久了,没有人指引能走过濒死间不错我这两年没白等”。
我径直向前走去走到了座椅上坐了下来我刚过来他把头转了过去我问他:“你是什么?”
既然能这种环境下出现他肯定不是人,咦!那我不就也不是人了吗?那我是什么?难道他是神吗,鬼吗?等等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直奔主题问他是什么看他作何回答。







第6章 梦么



“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答啊!”那东西慵懒着声音对我说。
我心里一惊难道他知道我想什么?“没错你的一些强烈的想法我大致能知道,比如你问的这几个问题,问题在你灵魂和欲望的驱使下是很强烈的想法,所以我就能知道你的这几个问题”。
我不禁竖起了大拇指:“你知道了我的问题能一一解答给我吗?”“好的,没什么的我的任务就是等你,你我相逢便是缘这也是天意,等等我还要送你一点东西。
好吧!不多说了你时间也不多,我跟你们人类所称的神应该没多大区别吧!你是人不过只是魂魄来的肉身还在阳间,你暂时还死不了我等等也许还要把你送回去”。
那人,不对人家都说他是神了,这么恶心的神我去叫他怪物得了(要是在大街上遇到这么个人对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热心的我一定会把他送进精神病院,我怎么说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要不是环境特殊——),那怪物语气笑着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知道我还没挂掉我很是高兴我笑着对那怪物说:“你我相遇是天意那你们不是我们的天吗?怎么还?”
那神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反感:“哼,你们所说的天意?不过是你们的吉凶祸福,财运寿命,怎还会记得你们的使命?”
我一头雾水向那怪物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目光。他虽然没回头但是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
语调一转又和蔼的对我说:“哎!我们也只不过是他们失败的试验品罢了,这个我们也包括你们人类。”
他语气一顿又生气的说:“几千年前你们只是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我们怜惜这些躯壳把我们同类之间快要散掉的灵体植入了那些行尸走肉中,没想到你们的契合度那么的高。那时自以为多么强大的你们在我们面前不过如齐腰的孩童一般。”
我看这里面有事啊!这事情不简单啊!不过我可没这兴趣想知道,我现在就是想回去。
我语气放缓显得更加尊重的说:“喂,那谁,我怎么能回去啊!”“你急什么,你就不想知道我在这等你是为什么吗?”
那黑雾不停扭动着身体说。我心中一阵翻滚这尼玛干嘛?黑漆污哟的。
我也不急着走了想问个清楚他想什么?不过这些想法我不敢太强烈,我瞄了一眼那团蠕动的黑雾,太恶心了!我把屁股又向另一侧挪了挪。
那怪物丝毫不在意我的小动作不屑的对我说:“乱了,一切都乱了,哎!”说着那怪物转过头来,没想到的是我本以为他肯定长得狰狞恐怖,转过头来一看他竟长着一名二十岁青年模样,更令我惊讶的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
我眼睛刚与他对视面前场景一换我变成一只海鸥自由自在翱翔天际,我非常喜欢这种翱翔天际的感觉,我不经意间俯身看了一下身下的大海。
刚才平静蔚蓝的大海忽然变得空洞漆黑起来,平静的海面翻涌起巨大的漩涡,我不禁慌乱用力拍打着翅膀想要逃离海面、逃离这个恐怖之地,但是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漩涡的强大吸力眼睁睁看着漩涡飞速向我逼近。
随着漩涡的靠近我我的翅膀抖动的更加剧烈起来,我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我不知道被卷进漩涡会有什么后果,但我知道我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想什么呢?”坐我对面那怪物开口打破了刚才的场景。
我用力晃晃头揉揉眼,我去变脸吗?刚才还青年模样的怪物变成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人。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解释:“没,没什么。”“你时间不多了你得回去了。”
说完那怪物一掌打在我脑门上,我来不及躲闪剧烈的疼痛感从头部涌遍全身,疼得我失去了知觉渐渐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恢复了意识,咦!这是哪啊?我一扫周围环境我对面楼上一个醒目的大大的红十字,我怎么在医院啊?
我躺在地上想要爬起来,没想到我刚刚起身我的身体就漂浮起来,飘到离地面半米的距离。
我心想我也成超人了?比蜘蛛侠都牛气好玩。我刚想往前走意念控制身体向前漂浮而去,好玩这比一步一步走来的好。
收起玩心我更多的是疑惑,我打量着四周环境一切那么的熟悉同样又那么的陌生。我努力搜寻记忆中的片段,想从我杂乱的记忆中搜索我想要的部分。
前面的骚乱打断了我的思绪,只听呜呜丫丫阵阵噪声从前方传来,我身体前浮向前方飞速飞去,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寻着声音飞到医院主楼后面。
门口站着两人阻挡前面的人,这两人不正是汪洋和胖子赵兴吗?他们在这是不是胖子二叔啊?前年被查出得了癌症。
我远远的看着胖子和汪洋拦住前面一群人,那群人身穿白衣大褂身后抬着一副担架。








第7章 以水化形



我在全身剧烈的疼痛中醒来。
好在周围光线不是太强烈,我很快适应了这环境。
剧烈的疼痛让我的呼吸都变得剧极速起来,这种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的身体欲加的疲倦起来,意识逐渐模糊渐渐的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悦耳的手机铃音响起,我赶忙睁开眼睛把头侧向声音传来的一边。只见羽儿眼神迷离,眼眶红红的,脸上一道道未干泪痕还依稀可见。
我心想羽儿这是怎么了?我想把羽儿拥入怀中做为一个哥哥,倾听妹妹诉说自己的委屈。
我用力抬手发现我的手发现没有反应,我又试着控制我的身体,我惊怕的发现我的身体就如灌铅一般,任凭我怎样挣扎身体如山一般纹丝不动。
羽儿接起自己的手机声音沙哑的说:“喂,哪位?”那边一个青年声音传来:“韩羽儿,我有办法复活秦风,你如果不想让他死就把他带到我这里来。”说完青年挂掉了电话。我心里一惊难道我已经?我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但是联想到我刚刚的遭遇,状态非常不好的羽儿……
在这时羽儿的手机又响起一声清脆的短信铃声。羽儿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忙向外走去。
我的耳朵异常的灵敏,听着羽儿的脚步声逐渐减弱、停止。之后一个微微沙哑的女声传来:“羽儿,我……”羽儿没有等凌依怜开口忙问道:“凌主任,你帮我打辆车好吗?”凌依怜问道:“羽儿,你要去哪?我今天开车来的我带你去。”
大约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三个来到了一个村庄停在一个平房门口。
“咣”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男两女走到车旁。羽儿一把拉住走在中间青年道:“真的?真的能救活秦风?”青年推开羽儿说:“先把他抬进去吧!”
几个人把我的身体抬到一个房间的大厅中间的木床上,床周围摆满一周古旧坛子。青年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对我喝道:“以水化形,得以天形,秦风。”说罢青年一指我的额头,周围坛子中的水迅速在我身上集结。
也就羽儿一行人不在否则,这种毁三观的神奇事情发生在她们眼前,还不得颠覆几个人的人生观念。
不久坛中水在我上方集结出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身体,我的意识被水化得形逐渐吸引过去。
不一会儿,我身下的本体逐渐消融、消失。
青年默默点了点头道:“来吧!跟我过来。”我挪开周围的几个坛子,跟面前的青年走去。
青年走到墙边虚点几下墙壁逐渐扭曲起来,青年一脚迈了进去。我忙跟上那名青年,迈入墙壁。
进入墙壁周围空气扭曲起来,青年身处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我也被扭曲的空间带了进来。
随着我们进入房间,房间变的亮了起来。只见房间中还站立着一个长相亲和,身着休闲装的少年。站在一旁的青年道:“主人,我先退下了。”少年轻轻点了下头。青年化为虚影,逐渐消失。
少年点头微笑对我道:“秦风,我叫李硕看来顾叔对你没少费心思。”我忙问道:“弟弟,这是哪?”少年笑的更加的开心:“弟弟,我?好吧!”我意识到我已经说错了什么话。我尴尬的向少年笑了笑,一阵的无语。我心想他们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救我因为什么?我实在想不出他们以什么理由救我。
“你能救我吗?”我问道。“其实你并没有死,你的身体被顾叔保护的挺好,就算顾叔欠我个人情吧!”少年莞尔一笑道。我心想这少年可以帮我,心里十分的感激。
“你的主魂魄现在被扣到濒死间,想要救你我们必须要到濒死间走一趟。”少年看着我说道。
这时候刚刚那青年又显身出来:“主人,有什么吩咐。”“帮我到主殿查一下他的命格,我好修改命格,让他活过来。”少年指着我道。
青年默默点头隐去身形。
不一会儿,青年身形一现激动的指着我说道:“他,他没有命格。怎么?”少年听后先是一脸的震惊然后微微笑道:“哈哈,我知道顾叔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对你那么上心了。”
“走吧!” 少年转头对我说道。





第8章





第9章 章标题





第10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