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一不舍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伊一,你怎么这么不乖,怀着宝宝还要吃冰淇凌,"我想吃嘛",某女委屈得娇嗔道,"就再吃一个","不行"某男迈着大长腿,夺走某女的冰淇凌,某女踮着脚尖,踩上沙发"你给不给我,不给我就。饿死我算了哼"某男实在没办法"呐,就只能吃一口。"伊一立刻把冰淇凌塞嘴里,某男气急,"吃慢点,含热了再咽",某女却傲娇道"本来就是一口啊,不准耍赖"。

第4章 好想你



帝豪酒店。
"来为我们这次愉快合作干杯","干杯",伊一笑的甜,平时一点酒不沾的她,喝了2杯,饭后,有人提议去KTV,不好推辞,大伙就一起去了,伊一正好跟楚辞一块坐,伊一死党兼同事艾米站起来,"伊一,来,这次公司策划案能成功,大半是你的功劳",楚辞微皱眉头,伊一的脸通红,带着酒气,她醉了。艾米还要赶份合同,于是称有事离开了,其余的人也纷纷走了,只剩下黑着脸的楚辞和胡言乱语的伊一,楚辞把钱放在桌上,"伊一别闹,宾馆号多少?"唔,难受,楚辞哥哥,好想你额,伊一抓着楚辞的手,一股脑儿全吐在了楚辞衣服上,楚辞有洁癖,但也没有推开伊一,把伊一横抱了起来,开车回家。
让佣人帮她洗澡,家里没有女性睡衣,伊一只能穿自己的衬衫,她瘦了,不是以前那个胖乎乎,整天缠着自己的小丫头了,五官也更为精致,小巧的脸蛋,皮肤细腻光滑,楚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刚要去冲冷水澡,伊一拉住他,楚辞哥哥,别走,伊一只觉得浑身难受,朦胧间看见温暖的影子,楚辞哥哥的声音,沉沉的睡过去了。
楚辞看伊一手不肯放开,也只能让她拽着,强忍着欲望,双手环抱着她睡觉,忽然觉得安心了不少,心也不再空唠唠的,今夜,注定失眠。



第5章 落荒而逃



"唉,头好痛啊"伊一伸了伸懒腰,手触到肉体,伊一眯了眯眼,边上的不正是总裁吗,"天哪",伊一连忙爬起来,拎起包拖上鞋,匆忙地穿好衣服,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楚辞睁开了眼,小女人,还真是有趣呢。
伊一坐在办公桌上,艾米看她呼哧的样子,故意轻轻走到她身后,手拍了一下她的肩,"啊,哎哟吓死我了 ","怎么了伊一,昨晚去做鬼了啊","没什么啊,去做你的事吧"伊一把艾米推到她的位置上"别八卦了"。
伊一回自己办公桌,摸摸楚辞7年前送她的项链,楚辞哥哥,我跟别人睡了一晚怎么办啊,唉,伊一心里暗自懊恼,再仔细看看自己的身体,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酸痛的感觉啊。应该没发生什么吧,她稍微呼了口气。
但是总裁常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啊,难道他们认识?不不不,自己认识的人好像没有听说做了总裁啊,楚辞哥哥,你在哪里啊,唉。
伊一想该回去一趟了,去向总裁请个假吧。
伊一拿着写好的请假书,走到总裁办公室,"勋南,我要请个假,回家看看。" "怎么了,忽然想到回去了?"勋南是帝朗,本的朋友,也是他推荐伊一来这个公司的,同时,勋南也是伊一的同学。"好,回去吧,就准你一天假期,我会想你的哦" "行了,别闹了,我走了"伊一扬了扬包,回头走了。



第6章 伊一身世



伊一打车回到了老家,她的老家坐落在溪边的小村庄,清澈的小溪围绕着这个幽静的小村子,溪边有秋千躺椅,伊一眼睛有些发酸,揉了揉,伊一走向自己的家。
伊一的养父特别爱花花草草,所以儿时房屋即使简陋,边上也种满了花草,这是她童年时与楚辞哥哥的乐趣。
她看见了自己的养母,多了几根银丝,仿佛苍老了许多,眼睛有些花白,背也弯曲了不少,"妈,我回来了",伊一心里不好受,"唉,孩子",母亲的声音还是那么亲切,这么多年,伊一还是很怀念小时候的生活,尽管没有现在那么富裕,这7年内,伊一一人出国,她的亲生母亲与父亲只是给她每月打足够的钱,,伊一一分也没花,连学费也是靠自己打工赚来的,遇到了困难就看着那串项链,这是她在外面唯一的依靠,伊一红了眼,她看见了个红色的盒子,想要转移这种令人想哭的气氛,"妈这装的什么?"没想到养母她流了眼泪,"孩子,是你爸的骨灰,他刚去世不久,得了病去了",她靠在桌上,全是褶皱的双手捂住了眼睛,"没事了,提这做啥呢",她又整理了碗筷,伊一坐了下来,抱住她:"妈,我存了些钱,过几天买套房子,你住我那吧,我现在工作也稳定了,我可以养你啊,妈",她叹息起来"孩子,我都这把老骨头了,去了也是拖累你,何况这里都住了大半辈子了,也习惯了,有邻里乡亲。孩子啊,你还记得楚辞吗?"伊一没说话。"楚辞他开了家大公司,这小伙子,很有出息啊"。
伊一愣了神,没这么巧吧。"什么公司啊?" "公司名叫啥来着,你看我这记性,楚辞前几天还回来问候过,这小子啊,也是大孝子呢,以后哪家姑娘能嫁给他,也是修来的福气啊。



第7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