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帐户

主标签

输入您的 壹写作 的用户名。
输入与您用户名相匹配的密码。

我许你一世,你给我一生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血池中一男一女跪坐着,女子双手被囚禁,像困兽一样。男子呢,全身爬虫遍布,身体无一丝完好。
泪水顺脸颊流下,女子哭了。
“流年似水,偏偏我爱上了你,世事炎凉,偏偏我们是那对被拆散的爱人。我求你别折磨我了,我什么也不是。”
“火儿,我说过陪你生陪你死,如今你被囚禁,我却无能为力,我该……”
男子瞬间停下,睁大眼睛,想要爬起来阻止女子的动作,却无能为力。女子嘴里念着咒语:“以死为代价,以魂为引荐,换吾沉睡,万年之后,将重返人世,血魄起……”
女子笑着,倾国倾城。她倒下前,轻轻地说:“你许了我一世,我便还你我的一生。”
“火儿,火儿……”男人喊着,最后轻声说“值吗,这样对我值吗?”

北城以南,温凉自欢喜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陈安南
从开始到现在,我认识你八年了
余春娇说:“我喜欢一个男生,他抽烟,我想跟他有共同话题,所以我也抽烟了。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我要戒烟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喜欢的女孩不喜欢他抽烟。他的烟戒掉了,可是我的没有。”
你喜欢抽烟,我也会抽烟,你不喜欢喝酒的,我戒酒了。
我看到很多人说,谁会一直等一个人,除非是电影,可是我等了你八年了。
路星河的那么多次求婚换回耿耿的一句我来晚了,然后余淮走了。
她死了,我的两千九百二十一次的我喜欢你,换不回你的温情么?

我路过这么多人,唯独只有你跟在我身后,陪我等他,我分不清这是喜欢还是习惯。

月光集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老去的故乡

当玉米树枯了不再回荣
当锄音几成山谷的绝响
田野渐渐荒废成你额头上的道道皱纹
荒草是胡子 纠结着乱长
过了火的森林是秃着的顶
旧屋倒塌成你脸上的斑痕
屋檐下 还挂着燕子窝的念想

故乡呐

你佝偻着背
守在回忆的自留地里

藤椅、蒲扇和火炉混淆起年月
风车水车转着日夜不停的经轮
你的墙上有我用木炭画出的一支藤蔓
枝叶间长满
抓鱼游泳玩萤火虫的娃的身影
蝴蝶蜻蜓和前桌丫头辫子的事情
大人们的笑谈
锅巴的清香

我记得 喜欢过
麦芒在裤管里爬行
树皮卷的口笛吹出嘹亮的单音
在池边取了冰钗冰刀
为小小的心事刻满所有的墙角

我记得 温暖过
稻草垛容偷醉的我卧过
老榕树洞里容我藏过
故乡半开着一扇门
门里头是你的社戏你的呼吸
是可以坐的膝头可以靠的胸怀

娃们长大后总会离开
所有的记得也只是涩涩的覆盆子
尝着
有时会让人流泪

穿越之王妃崛起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我叫郝可巫 一个天不怕地不怕脸皮比城墙厚坏主意比鬼多整人从来不手软打你根本没商量的野性难驯的坏姑娘,要问我为什么这样欠揍那大概就是得到了我父亲那句座右铭的启发就是“人生苦短,一定要随着自己的想法活着,不要走到尽头才发现你的一生都是遗憾,那就晚了。”但我一点也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会英年早逝魂穿古代,靠,狗血死了,上帝果然比我缺德比我狠,所以我决定把缺德发扬光大!!!(上帝悄悄摸了摸额头的汗,靠,不反省还敢污蔑我的优良作风,我这是为现代人除害好不!大大的良民啊!于是上帝被自己感动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