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iat002

主标签

历史

注册了
2 年 2 周

他写作的作品

手机、电脑写作软件

  写小说、写剧本、写电子书、这软件都有独特的格式,也分设备的写作,比如写作手机、电脑写作软件等等,能有各个版本的写作软件,就得算壹写作了,壹写作是拥有各个版本还支持跨写作的软件,就连mac版都有,Mac电脑上的写作软件非常稀缺,目前壹写作就是一家。先来介绍壹写作的写作功能!

手机、电脑写作软件

  可以直接创建一部灵感集,里面专门记录你的灵感,平时生活中,遇到什么,想到什么,说到什么,都可以记录在灵感集里,这随即而来的灵感,是很珍贵的,必须要随手记录下,手机作为时刻在手的设备,哪怕没有网络,都可以记录,不利用起来就可惜了。

写作的经历之谈

  要说写作经验,恐不敢点动手指(诸位莫笑话,我在头条上所产生的所有文字都是先在壹写作写完,导出才发到头条上),为什么不敢点动手指呢?你想呀,写作经验呢!这是啥概念,这是一个经历的过程,还要从中有可学习的地方呀。所谓经验,……真不敢想象倒底是的经历,才能得到经验,反正是相当多的意思。而我,写作的经验心得不敢说,说点我的经历实在!

写作的姿态

写作,贵在坚持

   最早写作7到8岁,小学三年级左右,写了超过十年不知道投稿的事。其间放弃了写了多年的武侠小说和旧体诗词,转向现代文学,经历了无比艰难的转型阵痛,直到18岁接触到文学圈的人,才开始投稿。当年在本县文联的杂志上发表了一首诗,在《通俗歌曲》上发表了一首歌词,参加了湖北省的一个诗歌征文,得到三等奖。

 

靠写书赚钱的人,必备的六个方面

  我就有一个朋友就是靠写书赚钱的人,之前在打工,这两年专职靠自媒体创作赚钱,平均一个月自媒体收入一万,最低时一个月是三千多,上个月是两万,我总结一下他六个方面好的做法:

靠写书赚钱的人,必备的六个方面

  一是要有写作基础。这是最基本的,除了通常所讲的写作,还要懂网言网语,对标题内容的表达技巧也要熟悉。


  二是要有网络经验。我这个朋友之前在深圳打工,打工时像深圳各大网站论坛,包括网易新浪搜狐等都有他的身影,经常发表文章,打工之余基本上就是活跃在网络上。


网络写手怎么赚钱?

  真实的文字换钞票,文字换名气。我想对菜鸟的网络写手说。签约写手的苦与甜、写手的真实收入。

网络写手如何挣钱?

  文坛之所以那么神秘,是没人告诉你这些,我做签约写手一年所学到的,受用终身。


  教你挣钱。~~~~有米才是王道~~~~


  先来说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写手的收入是多少。


  自由写手:第一年,收入是1--5位数。第二年,是1--6位数。先别砸鸡蛋,听我给你细细说。


浅析小说写作的方法

  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常有朋友问我小说写作的方法

小说写作

  说心里话,除了教科书上的那些知识,我还真的说不出更多。别看教科书上说的小说几要素说的特别简单,但是你真的领悟和掌握这些要素还是挺难的。下面结合自己的体会,说一些关于小说写作的问题。


  问题一:初学者从短篇小说开始写,还是从中长篇小说开始写?


  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是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


美人如斯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大抵不过是如此罢了。
老爷给她取名作懿欢,意在要她美好永欢。
只是有女总有长成时。
她不过有一张倾世无双的美貌,不过是略通歌舞辞赋,不过是有一个好嗓子。
只是大家闺秀,要这么些物什有什么用呢。
这些是妓女所需。
如今她明白了。
许家的重担,在她许懿欢身上。
她需得入宫。
----------------------
前一篇小说因不明原因不见了……
所以这是一部新的。

弑杀天下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病毒众所皆知,它们会传染,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是来自外太空的传染性十分高的病毒,因为这些病毒,引起的惨案,被病毒控制的少年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世界变了,由于伤心和复仇的心情,他踏上了杀戮的旅程

千年回梦琬璃传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
历历在目,却无从勾勒。梦边,彷徨已久的容色。
谁执意流落人间,作这异乡异客?
不见咫尺,丹青远楼阁。水与墨,溶成眉眼婆娑。
收笔形意留,纸上光阴旧,从何处斑驳?
平地风波 ,卷飘零之身,相逢于落寞。
同行绝地,才知进退无措。因缘,终将道破。
此去,山遥水阔。踏尽烟尘,偏向穷途跋涉。
抉择落定时的刹那,静默...天边行云太薄。

若轮回亦能信笔勾勒,是否愿抹去这场纠葛?
待眉间染透夕阳幻色,谁为过客?
合眼,一片丹青远楼阁。
水墨间,几人面目如昨。
满纸光阴旧,形意两长留。
依稀千年事,画卷上斑驳。

——取自歌曲《丹青客》

仙君,笑纳了

题材风格: 
书籍类型: 


别人都说,天上最为逍遥快活的神仙就是我。可谁知,我也有求而不得,那不得的乃是贯穿我一生的桃花,桃花微苦。

凡间时,他躺在我旁边,以手枕头,眼里满是星星点点,恍若天上的星光全坠入了他的眸中。
我环抱住他的腰身,也顾不得矜持。那夜,也不算太长,我们却一直在无言。

“思蕴仙君,你可欢喜我?”唯有我满身是血时,真真要归化与虚无,才真真问出了这句话。